第605章 討伐聯軍圍困雲頂山!

第605章 討伐聯軍圍困雲頂山!

這時候,柳春風和劉玄的爭執,從雲頂山延續到了明鏡湖。

兩人爭論的面紅耳赤,幾乎就差動手了。

最後,兩人把事情鬧到了湖心島的鏡湖醫仙這裡。

柳春風當著鏡湖醫仙的面也毫不客氣:「大人,紅盟會和我們明鏡湖早就結成同盟,所謂同盟,就是同生共死,一方受到攻擊,另外一方必須無條件的傾巢而出,全力支持。凌傑開啟聚靈法陣,對我們明鏡湖毫不吝嗇。直接允許所有明鏡湖弟子自由出入雲頂山。現在雲頂山有難,劉玄卻要我明鏡湖袖手旁觀,抽身退縮。這等行徑,簡直敗壞我明鏡湖的名聲。以後我們的名聲都要毀了。」

劉玄當仁不讓:「凌傑自命不凡,面對這等規模的討伐聯軍居然還要硬抗?這不是找死么。我們明鏡湖立派兩百年,豈能跟著凌傑去送死?況且,凌傑頒布誓死抵抗的命令后,現在紅盟會內部都亂了。范坡帶著五百名弟子脫離紅盟會,投靠了玄清門。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弟子脫離紅盟會。最後紅盟會能剩下一百個人就不錯了。還拿什麼去對抗討伐聯軍?」

雙方直接爭執起來。

鏡湖醫仙站在一棵梧桐樹下,衣裳飄飄,輕聲道:「好了,你們都不要爭論了。」

「哼!劉玄,你就是個貪生怕死之輩。」

「柳春風,你才愚蠢不堪。」

兩個人互相冷哼一聲,誰也不看誰。

鏡湖醫仙道:「這件事情的確關係重大。你們是否見過凌傑本人?」

兩人這才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紛紛搖頭。

鏡湖醫仙不愧是高人,一語就點出了事情的嚴重性:「這話你們你們是否親耳聽到凌傑說的?」

兩人繼續搖頭。

鏡湖醫仙道:「這就是了。沒有見到凌傑,也沒有聽到凌傑說這樣的話。那麼就不要隨意的下結論。」

兩人頓時面紅耳赤。

說起來,有點丟人了。

鏡湖醫仙道:「我這一次讓你們去雲頂山,本意是讓你們見到凌傑本人。和他本人溝通交談。結果你們聽了別人的說辭,反而自己爭執不休。」

兩人臉色窘迫。

鏡湖醫仙態度平靜:「知道我當初為什麼願意和紅盟會結盟么?」

劉玄道:「自然是看中了紅盟會的發展潛力。紅盟會有可能改變持續了兩百年的漢江武界格局。我們和這樣的變數結盟,我們自己也就充滿了變數。」

鏡湖醫仙沒有回答,而是轉頭看了眼柳春風:「你怎麼看?」

柳春風道:「自然是看中了凌傑的為人,此人潛力無窮,為人慷慨,人品正直,所以不二。是個靠得住的夥伴。」

鏡湖醫仙點點頭,轉而看了劉玄一眼:「劉玄,這一點,你不如春風。」

劉玄道:「我不認為我有什麼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明鏡湖的發展。和紅盟會結盟我不反對,紅盟會的確有實力和我們結盟。但現在紅盟會要去送死,我堅決反對我們跟著去送死。」

鏡湖醫仙道:「一切為了門派的發展,當然沒錯。可是兩百年來,我們明鏡湖歷代長老,歷代醫仙。都為了這個目標去窮盡一切,結果改變了什麼嗎?」

劉玄一愣。

鏡湖醫仙搖頭:「什麼都沒改變。漢江武界,還是那個漢江武界,三大門派還是那三大門派。任何一大門派都無法徹底擊潰另外兩大門派。曾經的青雲真人那麼強大,一度壓得明鏡湖和武裝盟抬不起頭來,連他也沒能夠改變武界的格局。」

劉玄道:「那醫仙你是什麼意思?」

鏡湖醫仙道:「很多時候,我們身處在局中,往往看到的是局裡的利弊,而看不到更遠的東西。越是如此,越無法跳出這個棋局。我選擇和凌傑結盟,的確如柳春風說的那樣,主要是看中凌傑的人品和潛力。當然,紅盟會有這個實力,也是我們結盟的重要原因。很多事情,我們不能只看利弊,而要看到未來。」

「未來?」劉玄似有所思。

鏡湖醫仙點點頭:「不錯,我從凌傑的身上,看到了漢江武界的未來,看到了漢江武界未來的曙光。他,註定了是漢江武界兩百年來從未有過的那個人。如果有人可以改變漢江武界格局的話,那麼這個人不是萬弘,也不是葉蒼龍,必定是凌傑!」

這話,鏡湖醫仙說的斬釘截鐵,不容置喙。

劉玄都渾身震動了一下。

鏡湖醫仙繼續道:「一年半前,凌傑剛去玄清門的時候,連脈輪境都沒進入。現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凌傑已經可以媲美玄武境了。這樣的人,漢江武界出現過么?」

「自打青雲真人辭任消失之後,萬弘掌管玄清門,葉蒼龍掌管行省總督府,這兩個人,繼承了青雲真人的兩大職位。這二十年來,這兩位大佬互相攻防,發展的轟轟烈烈。從來沒有人可以讓這兩個人吃癟難受,更沒有人可以撼動萬弘的地位。但是凌傑進入玄清門不到一年半,組建紅盟會,讓萬弘壓力極大。這樣的人,以前出現過么?」

「凌傑還讓葉蒼龍感到驚慌,致使他派出張子文葉擎去古泉大峽谷誅殺凌傑,這樣的人,以前出現過么?」

「雲頂山上覺醒的根本不是什麼聚靈法陣,而是整個三江行省的風水鼻祖疊中雀。過往兩百年時間裡,無人找到這處風水。連符籙老人都沒找到到,結果被凌傑打開了。以前出現過這樣的人么?」

面對鏡湖醫仙一聲聲的質問,劉玄啞口無言,滿頭大汗。

鏡湖醫仙道:「凌傑這樣的人,以前從未出現過。但現在出現了,一切都表明,凌傑絕對不是一個衝動的人。這一路做過來,他步步為營,精心策劃,才有如今的成就。他只要任何一步走錯了,都會粉身碎骨。」

「一個月前,萬弘設計讓凌傑去古泉大峽谷斬殺兩大意武大圓滿的大妖。並且萬弘和葉蒼龍同時派出高手半路截殺。那時候,所有人都認定凌傑一旦去了古泉大峽谷,必定有去無回。那是扎找死的行為,結果呢?凌傑去了。非但實力大漲,而且還斬殺了這兩大妖王。凱旋而歸。這一次,紅盟會頒布誓死抵抗的命令,看起來似乎也是在找死,然而你縱觀凌傑過往的所作所為,還覺得他是在找死么?他會衝動么?」鏡湖醫仙一字一句的看著劉玄。

問的劉玄滿頭大汗:「可就算醫仙你剛剛說的是事實,我也不否認。可不代表這一次凌傑也能夠創造奇迹啊。奇迹和運氣,不會每次都眷顧凌傑吧?只要這一次失敗了,凌傑就一無所有啊。我們明鏡湖也會跟著煙消雲散啊。」

鏡湖醫仙道:「所以,你不敢豪賭?」

劉玄道:「是。我不敢拿整個兩百年傳承的明鏡湖去豪賭。我們輸不起。」

鏡湖醫仙忽然笑了,抬頭看著頭頂的藍空。

劉玄也跟著抬頭看了眼藍空:「醫仙,你在想什麼呢?」

鏡湖醫仙看著藍天上的大雁往南飛,美如畫:「我在想凌傑在想什麼。」

劉玄微微吃驚,瞳孔一縮:「他在想什麼呢?」

鏡湖醫仙道:「他在豪賭。我賭他在豪賭。我問你,這一次紅盟會最後一次對外重申誓死決戰法令的人,是誰?」

這一刻的鏡湖醫仙,身上忽然展現出一股罕見的凜冽之氣。

猶如颶風橫掃,越過山林。

劉玄道:「混元子。原來玄清門的二長老。」

鏡湖醫仙笑道:「這就對了。凌傑就是在豪賭,一場驚天豪賭。你想想看,為什麼最後一次重申法令的,不是內閣元老呢?」

劉玄忽然沉默,搖頭。

鏡湖醫仙道:「因為內閣元老給自己留後路了。最後一次重申法令,為的就是摸查一下多少人要離開紅盟會。如果離開的人數太多,內閣元老會收回抵抗的命令。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最後離開的人不多。」

劉玄道:「不錯,還剩下一千一百個弟子。這些人,這兩天沒有離開。但保不齊他們還會走。」

鏡湖醫仙道:「這些人,不會走了。因為這些人經受住了凌傑的洗禮和考驗。他們是凌傑所需要的那部分人,那部分願意跟著凌傑同生共死的人。這些人,是凌傑選出來的,他們是紅盟會的棟樑。」

劉玄頓時想到了什麼,頓時吃驚道:「你是說,這一次凌傑故意下達戰書,為的就是剔除掉那些不想和紅盟會共患難的人?」

鏡湖醫仙道:「是。聚靈法陣這麼好的東西,紅盟會持續用這個法陣培養弟子,未來三五年後,紅盟會必定會壓過玄清門。一躍成為漢江第一大武界門派。這麼好的東西,凌傑怎麼會給那些不願意和他共患難的人呢?」

劉玄目瞪口呆:「如果這是真的,那凌傑這個年輕人的心思,還真是深沉啊。」

鏡湖醫仙笑道:「能夠帶著紅盟會在這麼短時間裡快速崛起的凌傑,豈會簡單?」

劉玄道:「可就算這些你猜對了,接下來討伐聯軍還是要圍攻雲頂山啊。到時候凌傑再怎麼有手段,也不可能同時抵抗討伐聯軍吧?紅盟會最終,還是難逃一死啊。」

鏡湖醫仙道:「這也是我沒想明白的地方。或許,這是凌傑的另外一場豪賭。這會是紅盟會徹底崛起的一個良機。至於凌傑如何化解,我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了萬全之策。」

劉玄道:「我不信,面對討伐聯軍,靠的實打實的實力對抗,沒有捷徑可走。」

鏡湖醫仙道:「知道凌傑為什麼不在下達戰書之前和你們商量么?」

柳春風道:「給我們留足了餘地,讓我們自己決定進退。」

鏡湖醫仙道:「不錯,凌傑把選擇交給我們。如果我們選擇退縮的話,以後我們就永遠失去這個盟友了。」

劉玄道:「那醫仙你的意思是?」

天空大雁往南飛,排成了一個大大的人字形。

鏡湖醫仙很留戀的看著這排大雁,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綻放:「我也豪賭一次。我賭凌傑可以涅槃重生!凌傑都敢豪賭,我又有什麼害怕的啊。我厭惡這個格局已久,漢江的局面,是時候變化了。這一次,我為凌傑,賭上我的一切,也賭上明鏡湖的一切。」

劉玄渾身發抖:「醫仙,三思啊。這一次如果我們輸掉了,明鏡湖就沒有未來了,三千弟子跟著滅亡,魂歸九天。」

鏡湖醫仙道:「我的志向不改,我的決定不變。明天,明鏡湖所有弟子集結,前往雲頂山,為凌傑,助威!」

劉玄,渾身大震,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醫仙,請你三思啊。」

「醫仙大人英明,乾坤獨斷。我柳春風,願意為明鏡湖打先鋒。相助雲頂山!」柳春風咆哮一聲,渾身戰役燃燒:「我很久就想著能夠和凌傑並肩作戰啊。如今,終於如願了。」

「下去準備吧。我在湖心島,閉關苦修三十載,是時候亮劍了。明鏡湖,蜷縮在這個地方韜光養晦兩百年,如今,該是一戰了。」

鏡湖醫仙留下一句話,轉身走了。

兩人,獃獃的站在原地。

特別是劉玄,還伏在地上,請求鏡湖醫仙再三思索。奈何鏡湖醫仙人已經消失了。

……

翌日清晨。

各路武界高手紛紛齊聚,從各個方向開拔,直奔雲頂山。

秦家,歷家,鴻家。三大武道勢力,傾巢而出,加在一起足足三千人。

個個都是高手。

武裝盟,總督府武理司,行政院傾巢而出,加在一起六千人。

光明殿七大高手,包括殿主在內全部出場。

玄清門,三千高徒,傾巢出動。在萬弘的帶領下,直奔雲頂山。

加上其他的大小武界勢力,全部出動,浩浩蕩蕩的沖雲頂上。人馬足足超過兩萬!

超過八成的武道高手都齊聚在一起。組成天法聯軍,掛著盟主旗幟,團團圍住雲頂山,主力大軍在雲頂山下正門。

鐵蹄滾滾,鋼鐵洪流。

所向披靡!

漢江武界震動。

軍政界,商界震動。

誰都知道,這一天,將決定漢江武界全新的格局。

劃時代的一場戰鬥,即將拉開序幕。

鴻老和程進兩個人在人群前方最為活躍,囂張不已。

鴻老哈哈大笑道:「這場面真是震撼啊。我都沒想到凌傑會死在這樣的場面之下,他也算是光宗耀祖了。這小子三番五次的和我作對,這一次終於品嘗到滅亡的滋味了。哈哈哈,我真是高興啊。」

程進含笑道:「我也很高興啊。如此局面,我長這麼大,還是*看到。這一次,凌傑根本不可能逃脫死亡了。」

一旁的范坡更是得意地很:「還好我棄暗投明,這才有了光明的未來。如此大軍圍剿,就算凌傑有三頭六臂,也死翹翹的了。」

劉三連忙拍馬屁道:「不愧是我范哥,我們跟著你,才有這光明璀璨的未來。今天,我就要親眼看著凌傑怎麼死的。到時候他會不會跪地求饒啊?」

「應該會的。看到我們的陣容,只怕嚇都嚇死了,哈哈哈。」范坡意氣風發,彷彿達到了自己的人生巔峰。

萬弘此刻緩緩下車,來道雲頂山下,負手而立,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大山,喃喃道:「凌傑,你自己非要裝比誓死抵抗的,一切都結束了。你的路,到今天,就到頭了。」

葉擎,張子文,鴻鵠子,秦烈等人紛紛跟在周圍。

「這裡的靈力還真是濃郁啊。殿主,這山上的靈力濃郁程度,足夠媲美你們光明殿的靈台了吧?」萬弘忽然問了一句。

殿主不冷不熱的道:「可以媲美了,有過之無不及啊。凌傑的確是個人才,只可惜,走錯了路。」

萬弘道:「是啊,除了光明殿,豈能讓別人擁有這麼好的條件呢。傳出去,不是讓光明殿成為笑柄么。想當初,我玄清門的弟子要去靈台修行,還需要經歷萬種考驗呢。凌傑這是在打你我的臉啊。」

殿主微微冷笑道:「有道理。」

「傳我命令,立刻登山,直抵紅盟會大門口。」萬弘發布盟主令。

命令立刻傳達。

大軍開動。

兩萬修者高手,同時聽令而行。

這一刻的萬弘,只覺自己達到了人生巔峰。

這才是盟主的風範啊。

凌傑啊凌傑,我倒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危害到了整個漢江武界的利益,我這個盟主,還真沒機會施展這樣的神威啊。更沒機會統領光明殿和總督府的人。

我萬弘,倒是要謝謝你成全我了。

大軍登山。

浩浩蕩蕩,山河震動。

雲頂山都開始震動不已。

最終,兩萬大軍,抵達雲頂山口,距離紅盟會大門不過千米。

遙遙相望。

這時候,大軍停了下來。

萬弘再次看著前方的氣派大門。

上面掛著一個巨大的牌匾,上面寫著三個字:紅盟會。

很氣派。

萬弘笑了,紅盟會,到此為止了。

成立至今不過兩個月的紅盟會,終於要成為漢江武界的一個笑話。

跳樑小丑,就應該以成為笑柄作為結局嘛。

萬弘喃喃道:「鴻老,你和程進帶著我的命令去山上傳話,告誡紅盟會成員,投降不殺。抵抗者死。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願意跟著凌傑赴死。」

鴻老大喜道:「是,我現在就去傳話。紅盟會還有一千一百名弟子不願意離開呢,這一次看到我們的陣容,只怕他們絕大部分都要投降了。哈哈哈。」

程進道:「鴻老,走,我們去傳話,我倒要看看那些弟子有多大的骨氣。」

兩人走過千米距離,來到紅盟會的大門口。

兩個守門的門衛,面對這樣的景象,都嚇得渾身發抖。

他們是紅盟會的弟子,最先是玄水院的弟子。

這一次紅盟會選擇留下來,就是選擇和紅盟會同生共死。但是他們萬萬沒想到,討伐聯軍的滾滾威壓,居然這麼強大。遠在千米之外,就讓他們喘不過去來。

鴻老霸氣的看著一個矮個弟子,俯視的看著他,冷冷道:「去告訴所有紅盟會的螻蟻弟子們,我們天法聯軍來了。給他們兩個小時的時間,投降不殺!一個小時后,討伐聯軍發起總攻,踏平紅盟會,把每一個紅盟會弟子殺的片甲不留。」

矮個弟子膽子本來就小,此刻被鴻老這麼一呵斥,頓時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鴻老對自己的威壓很滿意:「投降嘛,就要有投降的樣子,每個人頭戴白布,跪著爬出大門,方才可以饒恕。否則,一律誅殺。」

矮個弟子嚇得渾身發抖,又往後退了兩步,強忍著畏懼,喃喃道:「我,我……我們不投降。誓死和紅盟會共存亡。」

「啪!」

鴻老直接一巴掌抽在對方臉上:「你混賬,我讓你去傳話,你耳朵聾了么?我鴻遠的命令,你都敢違抗?想死么。」

矮個弟子:「我不是混賬,我有名字,我叫陳三。啊!」

陳三話還沒說完,又被鴻老抽了一巴掌。

這一次鴻老下手很重,陳三瞬間被打飛了,臉上掉下來一塊皮,鮮血淋漓。

「老子讓你去傳話,你哪那麼多廢話。再不去傳話,我立刻殺了你。」鴻老耀武揚威,很霸氣。

「傳話就傳話,我還是那句話,我們不投降。」陳三忍著劇痛,忍著臉上的傷口,小跑著進了大門。

鴻老這才鬆了口氣,冷哼道:「一群將死的螻蟻。還膽敢在我面前豪橫?一會我第一個剁死你。」

……

紅盟會弟子們,雖然在大門之內,但也都看到了門外的討伐聯軍。

滾滾鐵蹄,威壓驚天。

多少人都嚇傻了。

「好可怕的討伐聯軍,這要是殺進來,我們連一個小時都抵抗不了啊。結果會是一邊倒的屠殺。我們都會死。」

「是啊,太可怕了,我原本以為我們還有一戰之力呢。沒想到實力如此懸殊,這根本就是要我們去送死么。我感覺還是投降算了。」

「我也覺得投降算了,這戰根本沒辦法打。」

「屠殺,當方面的屠殺。我們就是炮灰。」

「投降吧,投降還有一點機會。我加入紅盟會的時間不長,不想在這裡做無謂的犧牲。」

「我也決定投降。」

「我李九,帶著大家去投降。大家跟我來。」

雲頂山莊內,無數弟子紛紛驚慌失措,跑來跑去。有的去和自己的愛人告別,有的去找自己的兄弟哭訴。有的則互相緊緊抱在一起,擁抱取暖。

一個叫做李九的人,找到了自己的情侶,陳晴。

兩人從小青梅竹馬。

一起加入紅盟會,共謀未來。

上一次混元子在中和殿外訓話。他們相約和同盟會同生共死。但是剛剛看到外面的討伐聯軍,李九改變主意。

李九,很強。

九縷巔峰。

距離形武境,一步之遙。算是紅盟會內可以衝刺形武境的種子。

在紅盟會內有很高的聲望。

李九看到門外的天法聯軍,第一時間來到陳晴的宿舍,也不管女生宿舍的規定,直接闖了進去,拉著陳晴就往外跑。

陳晴,很美麗的一個姑娘,前途無限。

此刻卻不斷的掙扎著:「李九,你拉疼我了。你幹嘛啊?」

李九霸氣道:「跟我走,去投降。」

「不,我不投降!」陳晴被拉出寢室大樓門外,猛然甩開李九的手:「凌傑和諸位內閣元老對我很好,現在紅盟會有難,我不能投降。」

「你跟我來。」李九不管陳晴的想法,強勢拉著陳晴登高遠望,指著前方浩浩蕩蕩氣勢如龍的討伐聯軍:「你自己看,這麼可怕的討伐聯軍,我們怎麼打?一打就是死,一個小時后,討伐聯軍衝進來,等待我們的,只有被屠殺。」

陳晴也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到了。

太可怕了。

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抖。

李九道:「我帶你來紅盟會的時候,答應過你媽,一定護你周全。年底梅花盛開的時候,我們就在你家的梅花園裡舉辦婚禮。你是我李九的妻子,我說什麼也要帶你走。絕不能讓你死在這裡。」

陳晴咬牙道:「可是,前不久凌傑還親自為我傳功。讓我進入了七縷巔峰。他說年後,要讓我成為形武境強者。只有等我成為形武境強者,我父親的仇,才能報。凌傑和其他內閣成員對我都很好,我不能撇下他們不管啊。」

「你傻啊。到現在凌傑都沒出現。卻讓我們去抵抗討伐聯軍,這不是讓我們成為炮灰么?如果凌傑真的想抵抗聯軍,他早就應該出現了。但是他人呢?人呢?」李九喝道。

陳晴道:「你別這麼說凌傑,我很敬重他。」

李九道:「我也很敬重他。他也給我傳功過,我很感激,真的。如果他現在出現的話,只要他能夠護你安全,我李九這條命,就是他凌傑的。我願意為他去死。但是凌傑到現在都沒出現。他肯定先跑了!讓我們做炮灰。」

陳晴猶豫了,一邊搖頭:「我不相信凌傑是這樣的人。我就是敬佩他的為人和壯舉才加入紅盟會的,我不信。」

「陳晴,我的好晴兒,我唯一的晴兒。不說凌傑了,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我知道你壞了我的孩子。這一次聽我的好不好?就算凌傑沒跑,也請你為我們的孩子考慮。事後,如果凌傑沒跑,我李九回來,把這條命,陪給凌傑。」李九大聲道。

陳晴淚流滿面,還未想明白,李九便一把抱起陳晴,沖向大門口。

身後跟著三十多名弟子,一起跟著李九和陳晴,爬出大門。

李九啞聲道:「我李九,帶著大家投降!」

他,以紅盟會核心高徒的身份,說出了這番話。

身後弟子,紛紛跟著。

「我們投降。求你們別殺我們。我們不想死啊。」

這一幕場景出現,整個雲頂山莊徹底亂了。

有第一個投降,就會有第二個。

而且其他決定死戰的弟子,心態也會被搞崩潰。

無數弟子驚慌不已。

消息傳到中和殿。

中和殿內的諸位內閣元老都急瘋了。

瑞明更是咆哮不已:「搞什麼啊。凌傑和白先生怎麼到現在都還不出現?決戰在即啊。他們不是說有辦法解決么?我們貫徹了他們的意志,結果現在大戰在即,他們還沒拿出一個辦法。無數弟子已經要投降了。弟子們的心態,綳不住了。急需要有人出來穩定局面啊。」

千絕皺眉道:「現在的確繼續有人出來穩住局面,弟子們都是年輕人,他們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極限施壓。會崩潰的。白先生人呢?」

瑞明嘆息道:「誒,早知道我們就不應該聽凌傑的。我們內閣自己決議就好了。現在紅盟會真的要完了。」

混元子還算比較淡定的:「你們就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方楠已經去找白先生了。等白先生來了再說吧。」

就這時候,丹青忽然挎著長刀沖了進來:「大事不好,李九陳晴率三十弟子投降。這點燃了投降的火焰,無數弟子綳不住了。」

丹青,一個奇人。

現在什麼級別?

形武後期!

可怕吧?

非常可怕!

但,這就是丹青的潛力。他現在的成就,遠遠超越了張曉龍。

一句話,全場炸裂。

瑞明渾身發抖,癱軟在椅子上:「完了。全完了,李九和陳晴都是紅盟會年青一代的翹楚,核心種子。曾經凌傑親自給他們傳功的天才。這兩個重量級的弟子投降,接下來肯定會引發雪崩效應。攔不住了!」

混元子道:「別慌。等方楠回來。」

這時候,方楠急匆匆的沖了進來,混元子連忙迎了上去:「方楠,找到白先生了嗎?」

面對這樣的情況,其實每個元老心中都認定紅盟會要完了。就算白先生和凌傑來了,也解決不了問題。

方楠上氣不接下氣,強自道:「找到了。白先生去找凌傑了。她讓我傳話過來。內閣元老立刻讓所有弟子到門口的中央大廣場集合。由內閣元老穩住大家的心態。」

瑞明上前大叫:「就這樣?」

方楠尷尬道:「就這樣。」

瑞明一臉不可思議:「沒有別的解決的辦法?」

方楠道:「沒有。」

瑞再次跌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語,一個勁的說完蛋了。

混元子道:「好了,大家都不要氣餒了,立刻執行。這個時候,我們除了相信白先生和凌傑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不要浪費時間了,趕快行動。多拖延一分鐘,弟子們都可能頂不住壓力了。」

渝水瑤這時候大叫一聲:「好,就這麼辦,大家快去行動。大不了一死,有什麼了不起的。」

千絕道:「好,大不了一死。我千絕從來不怕死。」

玉蓉妃道:「算我一個。」

樊籠表態:「算我一個。大家全部出動,立刻讓弟子在門口的中央大廣場集合。穩住弟子的心態!」

……

這時候,雲頂山後山寒潭。

白子歌一身紫衣,雙手揣著一個熱水袋,緩緩走到寒潭邊,微微欠身道:「恭喜公子,你終於成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霸婿目錄 霸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5章 討伐聯軍圍困雲頂山!

9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