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凌傑怎麼就這麼牛呢?

第604章 凌傑怎麼就這麼牛呢?

方楠尷尬的看著四位內閣元老:「這可如何是好?」

玉蓉妃略顯不快道:「這件事情關係到紅盟會的生死存亡,更關係到每一個弟子的興衰。如果不給大家一個交代的吧,只怕人心驚慌。會有不少紅盟會的弟子離開啊。」

渝水瑤道:「是的,我也擔心出現這樣的局面。到時候本就風雨飄搖的紅盟會,只怕會分崩離析。」

方楠美眸緊蹙,在內心深處,她贊成渝水瑤和玉蓉妃的意見。

就她所了解到的情況,紅盟會這一次面臨危難,不少弟子都人心浮動,彷徨不已。如果白子歌不給大家吃一個定心丸的話,只怕很多弟子會選擇離開。

畢竟,誰都不想死。

更不想去對抗一場毫無希望的決戰。

千絕道:「雖然我相信白先生的為人和手段,也相信白先生有可能再次創造奇迹。但這件事情畢竟太大了,這樣的安排太草率了。如果我們原話傳達給紅盟會的弟子們的話,只怕他們心態會炸裂。一個大好的紅盟會,頃刻間就會分崩離析。這樣的結果一旦出現,我們想要挽回,都不可能了。」

這時候,遠處觀望的瑞明和混元子走了上來。

他們雖然是元老,但是沒有進入內閣。在重大的事務上,在流程上沒辦法參與進來。

瑞明嘆了口氣:「我想白先生可能也沒有解決的辦法了。這聚靈法陣,耗盡了白先生多年的心血。如今好不容易打開,要關閉。白先生情感上接受不了。她自然不願意多說。」

大家仔細品味這話,深以為然。

混元子搖頭道:「你們肯定誤會白先生了。她肯定不是這個意思。而且她也絕對不是這麼自私自利的人。」

玉蓉妃道:「她都已經明確表態了,要我們原話傳達她的意思。這還不是自私自利?我看這件事情,得靠我們自己解決了。」

瑞明點頭道:「既然白先生這個態度,我建議紅盟會內閣召開會議,由內閣多數人的態度為最終決定。形成決議,對外發布吧。」

瑞明說的話,也沒毛病。

紅盟會有這個規章制度。

紅盟會沒有設真正意義上的會長。

只設了內閣。

白子歌,凌傑,千絕,玉蓉妃,渝水瑤,樊籠六名內閣成員。

內閣存在的意義,就是集中制解決問題。一旦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召開內閣會議,多數人的意見,就代表了紅盟會的意志。

不可更改。

白子歌和凌傑如果不到場。

那麼就由另外四名內閣元老開內閣會議,只要超過半數的人同意,就可以形成代表整個紅盟會意志的決定。

流程上,沒問題。

混元子道:「諸位別激動。既然大家都有這樣的覺悟了,既然如此,何不去找凌傑呢。凌傑此刻就在後山山下修行。」

玉蓉妃目光一亮:「是啊,我怎麼把這個辦法給忘記了,走,我們去找凌傑。」

大家一致贊同,紛紛朝著後山而去。

蘇日安流程上,他們可以通過內閣會議解決。但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不想這麼做。

為何?

他們都知道,紅盟會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全靠白子歌和凌傑兩個人的付出和努力。這兩個人才是紅盟會的主心骨。他們更願意尊重他們的意見。

一行人很快來到後山腳下,在池旁邊看到了凌傑。

凌傑坐在池塘邊,身上光芒流轉,靈氣縱橫。

強大的靈力,壓迫的讓人無法喘息。

七個人,看到凌傑身上展現出來的超凡靈力,紛紛啞然。

玉蓉妃驚訝萬分,喃喃自語道:「好強的氣息,此刻的凌傑,只怕已經在衝刺玄武境了。而且看這瘋狂的意志,我看凌傑應該快突破成功了。」

渝水瑤深深道:「確實好強啊。當初在古泉大峽谷的時候,我知道凌傑很強,但萬萬沒想到他成長的速度這麼快。此刻凌傑在閉關的關鍵時期,我們等一段時間。」

七人等了好幾個消息,終於看到凌傑身外的氣息慢慢的趨於緩和。

凌傑這才緩緩睜開雙眼:「讓諸位久等了。說吧。什麼事。」

凌傑沒有起身,否則容易中斷修行的節奏。

此刻的凌傑的確在衝擊玄武境。

他不想中斷。

「我現在正在修行的關鍵期,恕我不能起身相迎。你們有事請說。」凌傑加了一句。這些都是凌傑的前輩,老師。凌傑理應起身相迎。

既然不能起身相迎,那也要做一番說明。

瑞明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最後道:「我們認為白先生的處理方式過於草率了。本想著用內閣會議的規矩表決。特來詢問你啊。」

凌傑微微皺眉。

沒想到啊。萬弘這麼按捺不住?

我這邊才剛剛打開風水秘境,他們就迫不及待的要我關閉這聚靈法陣?

看來,這風水秘境的出現,讓他們感到害怕了。

白子歌的處理方式看起來的確很草率。

如果換成別人,肯定要責怪白子歌了。

但凌傑稍微一想就明白過來,當下輕笑道:「諸位的意思我明白了。先生的意思我也明白。既然你們來詢問我的意見,我支持先生的意見。這的確是最好的方法。」

瑞明倒吸一口冷氣:「凌傑,你是不是腦子不清楚啊。這麼大的事情,你也同意白先生的處理意見?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啊。」

千絕道:「不錯。這件事情,關係到紅盟會的生死存亡,不可草率處理啊。」

凌傑輕笑道:「我沒草率,先生也沒草率。先生這麼做,那就意味著我們紅盟會真正崛起的時候要來了。」

千絕凝聲道:「你什麼意思?」

凌傑道:「我問你們,這聚靈法陣的價值如何?」

千絕道:「堪比光明殿的靈台。此前只有極少部分的人才有機會去靈台。現在只要登上雲頂山就可以享用和靈台一樣的資源。行省之內,無雙價值。」

玉蓉妃道:「不錯,這也是萬弘迫不及待要我們解散的原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凌傑道:「這就對了,連萬弘他們都眼饞的東西。這東西好啊。好東西,自然要留給最適合我們紅盟會的人使用。」

千絕仍舊感到疑惑:「最適合我們紅盟會的人使用?」

凌傑點點頭,道:「如果不是出了萬弘這檔子事,只怕所有漢江武界的高手都想登上雲頂山吧。」

千絕不可否認:「是。聚靈陣法一出現,在極短的時間裡,無數的人都紛紛請求加入我紅盟會。」

凌傑道:「那麼現在出了這檔子事呢?」

千絕道:「大家不敢來了,而且都等著我們的笑話。另外,紅盟會內部很多人都因為不想跟著赴死,想趁機離開。一旦我們不給他們一個說法,他們沒有吃到定心丸,只怕不知道多少弟子要離開紅盟會而去了。」

「那就讓他們走嘛。他們只想使用我們紅盟會最好的東西,卻不想著和我們紅盟會共同面對困難。這樣的弟子,留著有什麼用?」凌傑笑得很開心:「要想使用我紅盟會的好東西,可以。那就必須和我紅盟會同患難。否則,他們不配。經過這一次的考驗,願意留下來跟隨我們抵抗討伐聯軍的紅盟會弟子,才是我們值得耗費巨大心力去培養的未來棟樑。」

這話一出。

全場驚呆。

雖然話語很突兀,但仔細一想,卻覺得非常有道理。

凌傑道:「我非但贊成先生的意見,我還要加上一道命令。對外宣布——我紅盟會拒絕解散聚靈陣法,誓死和討伐聯軍決一死戰。就這麼簡單的命令,原話發布下去。」

瑞明頓時醒悟過來:「還是凌傑看的遠啊。我贊成。只是我有點擔心,這麼一來的話,只怕無數弟子要離開了。萬一離開的弟子數量太多,我們紅盟會內部不成組織怎麼辦?」

凌傑搖頭道:「不必擔心這些東西。一千六百個弟子,我就不相信所有人都會走。只要留下一個人,也是值得的。」

凌傑的態度十分堅決。

大家心中還是認同的。

凌傑道:「我們紅盟會,不能一直大而不強。必須經受磨難的洗禮,才能夠留下一批火種,而這批火種,就是我們紅盟會未來南征北戰的棟樑。這一次,就給他們來一次徹底的洗禮吧。」

玉蓉妃點點頭:「你這麼一說我就理解了。可白先生為何不給我們言明其中的利害關係呢?」

凌傑道:「因為先生不想這個真實意圖被人們所知道,一旦紅盟會的弟子們知道了我們高層的想法,只怕他們就會順應我們的想法,選擇留下來。這樣的話,洗禮就不夠純粹了。你們就不要責怪先生了,她做的沒錯。若不是因為你們是我的前輩老師,和我同生共死,我也不會說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大家也不好多說什麼。

渝水瑤道:「到時候我們不會真的要和討伐聯軍硬抗吧?這損失有點大啊。」

這話,換成其他的紅盟會弟子說,就有貪生怕死之嫌了。但渝水瑤說沒問題。

凌傑道:「現這樣傳話下去,看看有多少人離開。討伐聯軍抵達山下的時候,我會親自前往中和殿訓話。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處理。這一次之後,我紅盟會當徹底崛起了。」

凌傑都這麼說了,他們自然不好多說。

「我要趁這個時間點,衝刺一下我的修為實力。諸位皆可安心,這一次,是我們紅盟會崛起的良機。」凌傑再三說了一遍。

大家紛紛離開。

當天晚上。

紅盟會內閣四大元老聯名在中和殿外,面見一千六百名弟子,發布公告——紅盟會拒絕解散聚靈陣法,誓死和討伐聯軍決一死戰。請在場的任何一個紅盟會弟子做好戰鬥準備,做好粉身碎骨的準備。

命令就這麼簡單。

沒有其他的任何說辭。

甚至都沒和明鏡湖的劉玄柳春風商量。

紅盟會內部,頓時炸開了鍋。

一處房間里。

劉玄和柳春風都慌了。

劉玄抿著茶,面色沉凝:「紅盟會這是瘋了啊。做出這樣的決定之前都不和我們商量一下。他們這是要以紅盟會一己之力對抗討伐聯軍么?」

柳春風意氣奮發道:「估計是凌傑做出的決定。這樣的決定好啊。我很佩服凌傑。年輕人,就應該有這樣的決心。他沒和我們事先商量,就是不想場面尷尬,讓我們自己選擇。留給我們明鏡湖進退主動的權力。凌傑這是用心良苦了。」

劉玄微微點頭:「這一點,凌傑倒是做的不錯,沒把我們明鏡湖拉下水,的確是君子作風。既然如此,我們就承下他這份好意吧。」

柳春風皺眉道:「長老,你什麼意思?」

劉玄道:「還能什麼意思,當然是撤退啊。難不成你要我明鏡湖跟著紅盟會去送死?」

柳春風滿臉啞然的看著劉玄:「長老,你太慫了吧。多年來,紅盟會對我們不薄啊。聚靈法陣剛剛完成,就邀請我們明鏡湖的人上來修鍊。而且還特許任何一個明鏡湖的弟子都可以自由出入雲頂山。這樣的恩德,你都忘記了?現在紅盟會有難,我們就要撇下他們不管?」

劉玄嚴肅道:「如果是其他的事情,我劉玄絕對不會含糊。但是對抗討伐聯軍,這分明就是找死的決策。我們明鏡湖豈能跟著去送死?」

柳春風道:「不行。絕對不行。如果我們明鏡湖這一次選擇退縮,撇下盟友不顧。以後我們明鏡湖的名聲就毀了。我想鏡湖醫仙也不會同意你的決定。」

劉玄喝道:「你放肆。這一次鏡湖醫仙就是讓我全權處理事務。我的意見就代表明鏡湖的意志。你別傻了。明鏡湖立派兩百年,絕不能就這麼沒了。」

柳春風道:「我不同意。我要去找鏡湖醫仙反饋。哼。」

說完,柳春風拂袖而去。

「你個小崽子,別衝動,給我回來。」

劉玄急匆匆的追了上去:「行啊,那就去找鏡湖醫仙理論,看看她會不會和你一樣愚蠢。」

……

與此同時,紅盟會內部,掀起了驚濤還來。

紅盟會組建的時間不長。

弟子之中,人員結構也比較雜亂。

其中以原來的玄水院和大地院弟子為主,因為發展的需要,全盤吸收了原來大地院和玄水院的弟子。特別是大地院的九百名弟子,全盤吸收,沒有經過很嚴格的篩選。

如今,紅盟會已經很大了。

一千六百名弟子的規模,在整個漢江武界都算前幾名的數量。

大地院弟子加入之後,紅盟會從發展需要的考慮,沒有淘汰過任何一名大地院的弟子。

其實白子歌和凌傑早就知道,其中有不少弟子不適合紅盟會。他們的人品,實力,天賦,等等都有問題。

但不能淘汰他們。

為何?

這是童路和樊籠的心血。

而且當初紅盟會發展的時候,不惜一切代價收攏大地院,展現出一副收攏天下英才的姿態。況且樊籠和童路為了帶著大地院弟子上山,前後都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如果裁撤這些不合格的弟子,難免傷害紅盟會名聲。

另外也會傷害樊籠和童路的感情。

引起更大的內部割裂。

既然不好主動的淘汰人,那就被動的淘汰吧。

這一次,無疑就是天賜良機。

當天晚上,原來大地院的一個高徒,范坡。

如今是八脈巔峰境界的高手。原來就是大地院的第四大高手。僅次於樊籠,紫韻和珀薇。在大地院有很大的影響力。

加上范坡的年紀比較大,威名遠揚,無數大地院的弟子都聚攏在范坡身邊,聽從范坡的號令。

加入紅盟會後,范坡仍舊坐著自己的山大王,帶著一百多號原來的弟子拉幫結派,開始形成自己的小團體,講究特權,不太尊從紅盟會的規矩。還經常帶著弟子外出,去一些男人最喜歡的場所。

而今,紅盟會下達和討伐聯軍決一死戰的決定后。

無數弟子紛紛找上范坡,有了自己的想法。

范坡家中,聚集著上百名原來的弟子,大家的情緒都很不舒服。

其中一個氣息很強的手下道:「范坡大哥,我們來紅盟會的時候,是紅盟會請我們來的。結果來到紅盟會,他們對我們並沒有任何的優待。反而到處說什麼一視同仁,完全沒有特殊照顧我們的感受。這本來就讓我們不高興了。現在討伐聯軍要求凌傑解散聚靈法陣,凌傑居然不解散,反而還要我們去和討伐聯軍決戰,讓我們做好粉身碎骨的準備,我呸!他凌傑算什麼東西?當初不過和我們一樣,只是一個玄清門的普通弟子罷了。現在,卻讓我們去做炮灰,我才不傻呢。」

這話一出,瞬間點燃了大家的熱情。

「劉三師兄說的對,我們才不做凌傑的炮灰呢。他之前不過是玄水院的一個垃圾弟子,連我們都不如。現在略有成就,就不管我們的死活。他哪裡有半點老大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傢伙。」

「劉三師兄說的有道理,我們絕對不能去做炮灰。」

「劉三師兄說的對,我們憑什麼為凌傑去死啊?他算個什麼東西。」

「……」

最開始說話的那個尖嘴猴腮青年很高興。

他就是劉三。

范坡的副手,實力七脈巔峰。距離八脈不遠了。

劉三笑容滿面:「這兩天玄水院的程進長老接見過我們范坡大哥。有意讓范坡大哥帶著我們脫離紅盟會,重新回到玄清門。程進長老親自許諾,會優待我們。兄弟們,這是我們平步青雲的大好機會啊。「

「哇哦,連程進長老都接見過范坡大哥。范坡大哥真是太牛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肯定跟著程進長老吃香的喝辣的去啊。」

「不錯,我們不幹了。去投靠程進長老吧。」

「范坡大哥,你說句話,我們都跟你走。」

「范坡大哥,表態吧,我們都聽你的。」

「……」

范坡高坐在首席位置上,此刻很愜意的抽著煙,一副很裝比的姿態:「劉三剛剛說的沒錯,不過劉三隻說對了一半。非但程進長老見過我們,許諾我們豐厚的條件。連鴻老都秘密見過我。希望我可以公開脫離紅盟會。鴻老也答應給我們豐厚的條件。既然大家都願意跟著我。那麼我就做主了。劉三,有多少人願意跟著我走?」

劉三嘿嘿笑道:「一百三十個。我都秘密洽談過,他們表示只要范大哥一句話,立刻動身。」

范坡似乎對自己的影響力感到很滿意,當下道:「既然如此,那就今晚,我帶著一百三十個人離開紅盟會。離開之後,立刻發布聲明,斥責凌傑的諸多不是,同時向所有紅盟會的會員發起邀約,希望他們一起加入玄清門。」

劉三大喜道:「好,霸氣。不愧是我范哥。這件事情,我去聯繫。」

這時候,一個弟子道:「范大哥,凌傑知道了會不會報復我們啊?凌傑現在的實力很強呢,如果要處分我們,我們恐怕逃不了啊。」

范坡冷哼一聲:「凌傑?他現在自顧不暇,討伐聯軍將至,他自己都要死了。哪裡還管得了我們?再說,我們有鴻老和程進的幫助。也就等於有了萬弘真人的幫助,凌傑根本不敢對我們怎麼樣。」

「有道理!」

「還是范哥霸氣!」

「不愧是我范哥。」

「……」

范坡很霸氣的道:「諸位,今晚就走。我帶你們去吃香的喝辣的,還帶你們去找美女。哈哈哈。」『

「范哥威武!」

「不愧是我范哥。」

「……」

當晚,距離討伐兩軍出動還有兩天時間。

紅盟會內發生一件天大的事情。

范坡帶著一百三十名紅盟會弟子離開雲頂山。離開后的第一時間就公開發表聲明,斥責凌傑自私自利,讓紅盟會弟子去做炮灰,去送死。這樣的紅盟會不值得大家追隨。同時邀請所有紅盟會弟子加入玄清門。

但凡脫離紅盟會的弟子,一律得到優待。

連優待的具體套件都寫的清清楚楚。

條件十分動人。

雲頂山,炸裂了。

很快,立刻又有兩百人宣布脫離紅盟會,跟隨范坡離開。

只有,陸陸續續有人離開紅盟會。

情況,愈演愈烈,眼看都要失控了。

消息傳入中和殿內閣。

內閣震動。

他們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千絕,玉蓉妃,渝水瑤和樊籠四人,加上瑞明,混元子,童路和方楠四人,連夜抵達中和殿,商議對策。

瑞明嘆了口氣:「誒,凌傑還是年輕啊。我之前就一再提醒可能會導致內部的混亂。現在,我最擔心的事情終於出現了。根據我得到的消息,現在已經有將近四百人離開紅盟會,直奔玄清門去了。人,哪有不怕死的啊。」

童路面色沉凝,很難看。

因為這四百人,大部分都是他原來大地院的弟子。

丟人啊。

樊籠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事情都發生了,說這些沒用。我們還是討論一下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吧?」

瑞明道:「我認為絕對不能讓這種情況惡化下去了,必須立刻停止錯誤的決策。再有人走的話,我們紅盟會就不成體統了。人都沒有,要紅盟會有何用?」

千絕道:「現在這情況惡化的比我們想的要嚴重的多,剩下的人,也都人心驚慌。的確要立刻遏制。不然會出大事。「

玉蓉妃道:「既然如此,我們還是以內閣會議投票表決的方式形成新的決策吧。凌傑終究年輕,這種情況,他可能不太明白有多麼的嚴重。」

大多數人認可這種意見。

混元子道:「不行,我堅決反對。在這件事情上,白先生和凌傑都形成了一致性的意見。你們雖然是內閣成員,有權力形成自己的決議。但是,紅盟會成立至今,是白先生和凌傑耗費生命的傑作。我們不能違背他們的意志。」

瑞明不高興了:「那你什麼意思?」

混元子道:「既然事情發生了,那麼我們就把凌傑的意志貫徹到底。」

瑞明寒聲道:「如何貫徹到底?」

混元子道:「很簡單,召集剩下的弟子,明確告訴他們,如果有人想要離開,讓他們當場選擇離開。這樣有一個好處,我們可以第一時間知道,有多少弟子要離開。如果離開的弟子不太多,那麼我們可以繼續貫徹。如果有八九成弟子離開,我們就再召開內閣會議,自行決定。」

渝水瑤沉思片刻后,微微點頭道:「這不失為一個折中的辦法。至少我心中有數。行,我同意混元子的辦法。」

大家一致同意。

混元子負責具體的事情,第一時間召集剩下的一千兩百多名弟子抵達中和殿外的廣場。

混元子公開表態:「我知道,讓諸位留下來和我們同盟會抵抗討伐聯軍,九死一生,粉身碎骨的概率很大。我們沒有任何勝算,或許,這是一場註定失敗的戰爭。但,這是我們紅盟會的抉擇,是我們必須面臨的痛苦。如果願意留下的,是我紅盟會的棟樑,未來可以享受聚靈法陣的無上好處。如果想走的,現在立刻出列離開,我們紅盟會絕不阻攔。」

混元子說的話很直接,也很悲壯。

沒有透露任何凌傑的用意。

把抉擇權完全交給弟子們自己權衡。

而且,這件事情為什麼要讓混元子來做?而不是地位更高的內閣元老?

其實,這就有講究了。

因為這是試探啊。

如果脫離紅盟會的弟子太多,導致場面失控。內閣的幾個元老可以立刻表態,說這件事情內閣不知道,是混元子自己的決策,不算數。內閣決議讓大家留下來,我們另外商量對策。

這就有了一個緩衝的餘地。

如果由內閣成員出面說這些話,那就代表著紅盟會的意志。

到時候場面失控,就沒辦法收場了。

紅盟會的意志,總不能朝令夕改吧?

饒是如此,混元子的問話,帶給全場所有人很大的壓力。

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說不出話來。

混元子繼續道:「這是我給你們最後的機會。這一次你們選擇拉脫離紅盟會,我不懲罰。如果事後再出走,一律嚴懲。」

混元子再次施壓。

他內心都很害怕。

萬一出走的弟子超過半數,那就完了。

不要啊!

希望你們都有決心和紅盟會同生共死啊。

原來玄水院的幾十個弟子,同時第一是表態:「誓死留下來,和紅盟會共存亡。」

第一個表態的,劍秋。

還有韓月,邱非等等。

但,還是有一個人在這樣的壓力下,選擇離開:「對不起,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死。我要離開!」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混元子慌了。

中和殿內的隱藏在暗處的幾個內閣元老也都屏住呼吸。

不要走太多人啊。

十分鐘內走了三十個。

二十分鐘內,又走了二十個。

呼吸,凝滯。

然而,半個小時后,只走了十個。

隨著時間的流逝,選擇離開的弟子越來越少。

只有一百個人,選擇出走。

一個小時后,全場無人離開。

還有一千一百名弟子。

混元子渾身鬆弛下來,笑了:「好,很好。你們這一千一百個人,是我紅盟會的棟樑。我代表紅盟會,謝謝你們。回去吧,準備戰鬥。兩天之後,凌傑會親自和你們談話!」

這一刻,中和殿內的四大內閣元老同時站了起來,每個人的而眼睛里都露出笑容。

厲害啊!

這些弟子們厲害!

一場豪賭,凌傑贏了,白子歌贏了。

凌傑厲害,白子歌更厲害!因為這兩個頂級的大佬,似乎從一開始就對弟子們充滿自信!

也正是因為這份自信,他們才膽敢讓紅盟會經受這樣的考驗。

凌傑和白子歌,怎麼就這麼牛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霸婿目錄 霸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4章 凌傑怎麼就這麼牛呢?

8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