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反擊

第440章 反擊

「來了!」鄒羽精神一震,心裡暗道。隨後對劉仁願使了一個眼神。

「來人!去看看怎麼回事!」劉仁願點點頭,衝出城樓,大聲喊道。

「喏!」一名士卒抱拳應了一聲,隨後下樓,騎著戰馬沖了出去。

又過了一會,士卒急沖沖的跑上城頭,離著老遠就大聲喊道:「將軍,厚載門有敵人偷襲,情況危急!」

為了真實,這士卒可是真的跑了一趟厚載門,因此氣喘吁吁可不是假的,當然,厚載門那邊情況危急是假的,只是大部分兵力還隱藏著,沒有上城頭防守而已。

「來人!跟本將來!」劉仁願也不管城外黑暗處有沒有人觀察,大喊一聲,揮手招呼,隨後提著武器,帶人下了城頭。

隨著劉仁願帶人下城頭,帶走了火把,讓城頭一下子變得更加黑暗。

劉仁願帶人下城頭之後,默不作聲的揮揮手,打著火把的士卒,立即奔跑向遠處,又等了一會,拿著熄滅的火把,走了回來,慢慢的彎著腰摸上了城頭。

鄒羽也知道到了關鍵時候,蹲下來凝神靜氣的看向城外。

沒有過多久,預料之中的事情就出現了,城外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影。

鄒羽回頭,對左右打了打手勢,劉仁願點點頭,帶著士卒拿起了連弩,還有幾十個人拿著布包,旁邊的同伴跟著拿出了火摺子。

偷襲當然講究出其不意,還有就是快!因此李世民的人接近城牆的時候,立即快速奔跑,抬著攻城梯就撲向城牆。

「敵襲!敵襲!」一名士卒故作驚慌的大喊,並且敲響了城樓的警鐘。

「放箭!放箭!」士卒在大喊,跟著有幾十個人,拿著弩箭射向城外。

鄒羽等人紋絲不動,這當然是在釣魚,等待更多的人衝過來。

城外的人並沒有注意到,無論他們沖了多少人過來,城頭看似岌岌可危,不過始終沒有人衝上去。

「殺!」車騎郎將楊武威冒著箭雨,衝上了城頭,大喊一聲,揮動大刀,就想大開殺戒。

突然猶如當頭冷水,澆滅了他的興奮感,一身鋼甲,手持雙棍的鄒羽正站在他不遠處,那盤旋鋼甲的龍紋以及龍頭護肩,提醒著他面對的是誰。

「死!」許久沒有動手的鄒羽,早已心癢難耐,大喝一聲,揮動武器,一棍劈了過去。

這一棍又急又快,楊武威被嚇了一跳,慌忙橫刀格擋,

「鐺!」的一聲,楊武威只感覺手臂發麻,手中大刀差點抓不住。

不等楊武威做出反應,鄒羽已經抬腿一腳蹬出。

楊武威身體騰空而起,隨後撞到城垛上,嘴一張,就是一口鮮血噴出,顯然內臟受到不輕的震傷。

「殺!」鄒羽一聲爆喝,揮動雙棍,把跟在楊武威身後衝上來的兩士卒劈翻在地。至於楊武威,在他衝過去的時候,順便再踢了一腳,已經昏死在那裡。

鄒羽這一聲大喝,就是一個信號,埋伏著的士卒,全都站起身來,手中連弩,對著城下瘋狂射擊。如今城下全是人影,想放空箭都難。還有那點燃的炸藥包,也被用力的扔了出去。

城頭突然出現大量敵人,箭支,滾木雷石,雨點一般落下,瞬間讓城下的進攻為之一頓。

不過進攻的士卒,可沒空觀察四周,他們盯著的就是城牆,眼中也只有攻城梯,唯一的念頭就是護住自己,儘快衝上去。

「轟!轟轟!」一連串的震天巨響響起,無數人影騰空而起,被爆炸的衝擊波吹飛。

爆炸在黑夜之中,分外顯眼,幾十個巨大的火球,接連出現,別說攻城的人,就是守城的士卒,都為之一呆,雖然平時也有訓練,不過那最多也是一個個的點燃爆炸,這種驚天動地的情景,對他們來說,不亞於見到世界末日。

爆炸過後,世界為止一靜,隨後另外幾處城門,也響起了爆炸之聲。

「轟!轟轟!」安放在城裡的火炮,也隨之響起。

投石車,連弩,同樣向外猛的攻了一波,雖然黑夜之中,看不見人影,不過白天早就觀察過,那些地方,能夠容納人員,即便盲攻,也能放倒一些。

「開城門!殺出去!」鄒羽提起武器,振臂高呼。喊完他就想從城頭衝下去。

「陛下不可!」劉仁願一個箭步上前,死死拉住鄒羽,一臉堅定的說道。

「你和我一起去,總行了吧。」鄒羽無奈的說道。

「不行!皇后,房尚書和家父,都有嚴令,不得讓陛下出城。」劉仁願用力的搖搖頭。

看著已經衝出城的親衛,鄒羽只得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好吧!不去了。」

「朕一言九鼎!說不去就不去了。」見劉仁願還一臉不相信的樣子,鄒羽有些惱怒的說道,當然,他不會承認想要支開劉仁願的想法。

聽鄒羽如此說,劉仁願這才鬆開,不過任然亦步亦趨,寸步不離的跟著。

這都是計劃好的,以火藥打李世民一個措手不及,然後乘機反攻,因為想要偷襲,第一波來的肯定是最精銳的士卒,最精銳的已經被打散,其他人就沒有太大威脅。

洛陽城駐軍五萬,加上緊急招募的青壯兩萬多人,除去留守的,有三萬人殺出了城,這其中騎兵只有八千,不過已經足夠了。

李世民就在城外兩千米的地方,他同樣被接連的震天巨響所震驚,畢竟參觀的時候,火炮雖然聲音巨大,不過可沒有火光。

這次偷襲,他可是派出了八萬大軍,針對洛陽城的幾座城門,以及旁邊的含嘉城。

前方劇烈爆炸,甚至有火炮擊打在他不遠處,引起一陣慘叫和慌亂,隨後響起震天的喊殺,黑夜中清晰可見,一條條火龍,從城裡沖了出來。

李世民心裡焦急萬分,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失敗了,而且這次是慘敗,李世民一面讓手下前去接應前方攻城的人馬,一面又傳令前方人馬撤退,至於他本人,帶著文臣向後方撤退。

撤退到二十裡外,李世民這才佔據了一個要道,焦急的等待撤退的人員。

沒有讓他多等,就有士卒,不斷的撤退回來,許多人都是丟盔棄甲的模樣,分明就是潰逃來的。

讓人不斷收攏潰兵,越等李世民心裡越是焦急,因為許多將領都沒有回來。直到天快要亮的時候,段志玄也帶著玄甲兵,灰頭土臉的逃了回來。

眼見自己最重視的五千玄甲兵,只剩下一千多人,李世民不由大驚失色。

「末將損兵折將,請殿下治罪!」段志玄滾落馬下,羞愧的說道。

「你們遇到了什麼?」李世民扶起渾身血跡的段志玄問道。

「末將遇到了鄒長鳳的親衛,玄甲軍不是他們的對手,一個拿著方天畫戟的武將,武力也在末將之上,幸得伍天錫將軍救援,末將才得以脫身。」段志玄心有餘悸的回答道。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玄甲軍就是最精銳的士卒,裝備也是文山鎧,那怕是面對十萬大軍,他都有信心殺一個幾進幾齣,哪裡知道遇到鄒羽的親衛,居然完全不是對手,那怕是二打一,都落在下風。

其實說來裝備上差距並不太大,鋼甲與鐵甲,從防禦上來說,都差不多,畢竟這時候的武器都難以破防。只不過破軍使用的武器差不多都屬於重武器,重武器對於鐵甲的傷害,那就太大了。

玄甲軍的長槍馬槊,能把破軍擊落馬下,不過想要破開板甲,那就太難了;破軍的武器,即便是鋼刀,劈砍到身上,那種感覺都能讓人吃疼,更別說還有斧頭,文山鎧不像板甲,都是貼著身體的,被斧頭砍在身上,那感覺可想而知。

這可不是普通人砍一下,只是疼痛,對於這些精銳壯漢來說,砍一刀,就和被車撞上,區別不大,不死也喪失了戰鬥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隋末第一狠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隋末第一狠人 隋末第一狠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 反擊

9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