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我害怕你丟了

第695章 我害怕你丟了

去煙月樓的路上,離洛寒的手緊緊的拽著韁繩,他手心出汗,身體顫抖的厲害,如果他不抓緊韁繩,那馬賓士的速度便一定會將他甩下去。

覆昔,等著我!

離洛寒一路飛馳,來到煙月樓之後,連愛馬都來不及栓住,就三步並作兩步地跑進了煙月樓。

「冰凝!冰凝!」離洛寒喚著秦覆昔的名字,向著她的房間跑去。離洛寒的心裡有些慌,如若她真的遇害,他當如何?手心莫名的又出了冷汗,秦覆昔的放門口站著朱朱一人,離洛寒顧不得門口的朱朱,直接推門而今。

「冰凝!」沒有人!

離洛寒慌了,秦覆昔不在這裡,外屋裡屋都找了個邊,也沒有發現她,她究竟怎麼了!門外的朱朱,扭過身子看著屋內身體僵硬,面色鐵青的離洛寒,心中瞭然,說到:「殿下不必擔心,小姐並未出事,只是一被您送回來之後,就片刻不停的著手二皇子的事情了。」朱朱說完,又看了一眼身體依舊僵硬的離洛寒,便不再說什麼,隨手將門帶上,繼續在門口站著。

過了一會兒,離洛寒身上的虛汗才漸漸落下去,他筋疲力盡的坐在了身後圓桌旁的凳子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原來她是去忙活那擋子事情去了,真是勤奮啊!不過,還好沒事!當真是將他嚇了一跳!

離洛寒不再說什麼,他就想靜靜的等待著秦覆昔回來,看著她真真正正的安然無恙站在他面前,他才肯放心。想罷,便將手撐住頭,輕輕地闔上眼睛。

幾個時辰之後,秦覆昔忙完了一陣,便輕輕地揉著脖子,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想來這雖不是什麼苦差事,倒也當真是累人的很。朱朱遠遠的就看見秦覆昔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了,待她走進才微微屈身:「小姐。」

秦覆昔點了點頭,她現在實在是沒有什麼力氣,如今滿腦子想的都是床。朱朱在秦覆昔點過頭之後,伸手將房門打開,讓秦覆昔進去。

秦覆昔踏進屋子,走了兩步之後便發覺有一重物向她襲來,不過她倒也並不驚慌,想來朱朱也不會讓不相干的人隨意進出她的房間。秦覆昔抬起疲憊的雙眼,才看清楚抱著她的人。原來是他!

秦覆昔有些不解,他不是去皇宮復命去了,怎麼轉眼間就來到這裡了,連朱朱都忘記告訴她,離洛寒在這裡,可見他來的時間究竟有多長。不自覺的想將說起來是抱,倒不如說是直接將整個身子都壓在她身上的離洛寒推開,可是力量懸殊,秦覆昔已經精疲力盡,更不要說再將這麼個大男人推開,便細聲詢問道:「怎麼了,這樣放不下我?你可去皇宮復命啦?怎的這樣快就回來了?」確實如此,向來這一次離洛寒立了這樣大的一功,皇上一定會重重獎賞,說不定還會擺個什麼宴會之類的,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倒真是叫人有些擔心。

過了一會兒,見離洛寒不說話,秦覆昔就覺得越發不對勁,終是擔心的問道:「究竟如何了,洛寒,你倒是說句話啊,你如此,我會擔心。」說罷,秦覆昔便感覺到離洛寒將她抱得更緊了,秦覆昔嘆了口氣,不再說什麼。

離洛寒,就這樣一直抱著秦覆昔。他多想一輩子就這樣過去了,這樣擁抱著相愛之人,白頭偕老,沒有殺戮血腥,爾虞我詐,生活平平淡淡,不會成為他人的眼中釘肉中刺,該多好!可是他的身份便註定他不可能擁有這樣的生活,生在皇室,註定是要享凡人所不能享,受凡人所不能受。

覆昔,終有一日,你我不必再擔驚受怕,我定攜你之手,登上那巍峨的高樓,俯瞰這大好河山。

「覆昔,我是害怕你丟了,才如此匆忙從宮中跑回來。」就是這麼霸道而又溫柔的原因,秦覆昔胸口不知為何暖暖的。

與此同時,二皇子府的寢殿內。二皇子正坐在桌子旁邊,手中拿著筆,在上好的宣紙上寫著什麼,忽的手腕一頓,紙上落下了一個不甚好看的墨點,隨即恢復平靜,將手中的毛筆從紙的上方拿開。說道:「出來吧。」

說罷,書房內不知何時從一人變做兩人,來者是二皇子府中的暗衛,想來是又在何處得到了情報。那暗衛跪在二皇子所坐的桌子前面,低著頭彙報著。

「回稟主人,屬下在宮中得來消息,三皇子凱旋,頗得皇帝陛下青睞,賞賜了許多金銀珠寶,就連朝中的許多大臣,也見風使舵。」那暗衛彙報完之後還跪在地上,主人還未下命令他是不敢走的,想來主人未答應,應是心情不好,這三皇子以往不甚出色,如今屢立奇功,諒他是哪一位皇子,都不會開心,跟何況是他家這位皇位的實力競爭者的主子,想必心中早就起了殺意。

良久之後,二皇子才說道:「好了本殿下知道了,退下吧。」

「屬下告退!」暗衛說完,便起身退到了寢殿的黑暗處,一眨眼的功夫,便又不知,去了何處。

二皇子緊緊地抓著手中的毛筆,那力道幾乎要將它捏碎。他恨!怎的就讓他離洛寒搶了先機,在父皇面前佔盡了便宜,明明就是一個瘋子,一直瘋下去不好么?非要在這王位之爭上插上一腳,既然如此,那他便也不會手下留情了,擋他登頂之路者,只有一個下場——死!

想罷,漸漸減小了手中的力度,輕輕地把玩著手中的毛筆。

待確定暗衛離去之後,二皇子身後的暗室中走出來一位身著白衣的女子。女子的面上遮著方巾,整張臉上唯一露出來的就只有一雙眼睛。那雙眼睛如同九月的秋水,泛濫著粼粼的波光,彷彿要將人融化,如此勾人心弦。

女子臉上的方巾並不能全然遮住她的相貌,隱隱約約,還能看見方巾下兩片薄薄的紅唇。

女子從暗室中出來,來到二皇子面前,看了看二皇子還是有些鐵青的臉,嘴角微微勾起,朱唇輕啟,道:「需要我幫忙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品催眠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品催眠師目錄 絕品催眠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5章 我害怕你丟了

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