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吉格來背鍋

第904章 吉格來背鍋

「於混沌之中,才能更加凸顯清明。」

黑岳謹慎又珍貴的收好秘籍,似乎在這個過程之中,下了一個非常大,也很殘忍的決定。

既然黑震團內部矛盾重重,已經可以說是名存實亡,那他便放開手吧,不再堅持,強行去給這艘滿是漏洞的大船修修補補。

他會以一種旁觀,冷漠的不插手姿態,去注視著這個頗具傳奇意義的組織,任由其發展或者衰落。

若是有人能醒悟黑震團的創建初衷,洞悉武道的真意,他就會把《黑震流》當做一種傳承,交給對方。

若是迎來了最壞的結果,組織徹底腐爛然後解散,他也願意去相信,在茫茫武道一途,未來絕對會有熱血之人,去維護武道的至純性。

「黑震團」,最重要的還是這種純粹的精神。

這個黑震團解散了,會有下一個「黑震團」,去肅清著武道的敗類之徒。

再不濟,自己收個弟子慢慢教也是可以的。

黑岳看似解脫般暢快,但臉上仍有幾分悲傷之意,畢竟是自己年輕時的熱血,一種追尋武道的夢。

「多謝前輩教導。」

他對著撒勒拱手彎腰,不過後者貌似不怎麼領情,又從口袋裡摸出煙桿,靜靜地點燃了繚繞的煙霧。

道場的木地板都被打壞了,修理起來還挺麻煩。

她教授弟子時雖然也收點拜師費,但更多還是注重人品和天賦,若不是帝國看在她的面子上,一直有特殊撥款,她可養不起這麼多弟子格鬥家。

黑岳有點尷尬的摸著鼻子,腳底抹油走人了,跑的飛快。

他身上也沒多少錢,還真怕撒勒拉著他的胳膊讓賠償,賠不起就打工,拖地板刷碗。

注視著其身影隱沒於一條山路,撒勒才吐了個不規則的煙圈,悠悠道:「那傢伙,果然沒想著給我賠償啊。」

又坐下隨意閑談了一會,估計是也被黑岳給感染了平靜的情緒,撒勒的話也多了一些,表情柔和。

她當初並非是執拗的不教男弟子,而是廣納門生后的一段時間裡,她發現男性的種種特點,真的不適合她的修鍊方法。

她的流派要求細緻,忍耐,掌握任何微小的技巧,如同水滴石穿,而男性格鬥家則更沉浸于格斗的轟然,熱烈,囂張,他們更想要能夠快速獲得強大的力量。

從男性氣功師之間,那種能夠快速獲得念氣之力,卻會縮減三分之一壽命的念氣紋身,就可見一斑。

天界的風氣也是如此,女子的細膩之美,更受到重用,

「他們應該有著更適合自己的剛猛風格,而不是學我的技巧,善用長槍者去學劍術,這就是得不償失。」

…………

夜林在山頂上注視著夕陽,緩緩沉入遠方的地平線,當黑夜來臨之時,山上的道場亮起了搖曳的燭火。

道場外面都有一種藥草熬煮之後的特殊香氣,那些白天揮汗如雨的格鬥家們,會享受一段葯浴帶來的舒適和悠哉。

當然,飯後和睡前的半小時冥想,還是免不了的。

武道一途,修身也修心。

整個道場足足幾百號人,像是一所不收男人的女校。

夜林倒是無意間,成了唯一一個,能在道場過夜的男人,不過撒勒對他看的很緊,沒什麼便宜可占。

深夜,他站在道場外面的山石上伸了個懶腰,迎著微冷潮濕的山風,抬頭仰望著漫天繁星。

可是下一瞬,他在原地消失了。

一片黑暗之中,撒勒手裡的煙桿還有零星火星,見到他憑空消失的異狀,挑了挑眉頭,道:「年輕成才卻少有焦躁,慧眼如炬,已有宗師之氣度。」

「宗師?呀呀,師父這個可就算了。」伊莎貝拉連忙搖頭撇嘴,道:「他啊,名義上收了三個徒弟,但劍術都是希婭特幫忙教的,哪裡像個師父。」

一提到這,三皇女突然怔了片刻,眨了眨眼睛表情有點古怪,自己師父只收女弟子,是因為女性心思更細膩一些。

他好像也只收女弟子,而且全都正義凌然,胸懷偉大。

————

帷塔倫,帝國研究所。

夜林是根據留在「露德米拉」身上的獨特坐標,才得以遠距離跨越空間,達到隱身降臨的效果。

這裡是一間看守嚴密的牢房,一間為露德米拉特製的封印監獄。

屋子內懸挂著一盞昏黃的吊燈,地面上鋪著一層還算柔軟的被褥,牢房是完全密封的,牆灰下面隱藏著特殊合金隔層。

空氣中還有一種淡淡的特殊氣味,好像是有著催眠安定的效果,使得「露德米拉」屈膝抱腿縮在牆角,以警惕性的姿態陷入沉睡。

她的手背,額頭,胳膊肘都有未癒合的傷痕,倒不是被審問毆打的,都是她記憶缺失導致的暴躁恐慌,自己撞的。

夜林眼底閃過一抹愧疚,手掌輕輕擱置在對方頭頂,在她剛迷茫醒過來的時候,抽回了自己所賦予的實體化魔法。

「露德米拉」隨之憑空消失了,原地只留下幾滴殷紅的血液,像是她掙扎狂暴時不慎受傷的落物。

替身終究是替身,那種難以言明的虛假感,估計也就赫爾德毫不在意了。

原本他是準備在此地留下一場「地震」假象,然後就離開的,有撒勒·瑪雅的幌子,里昂怎麼也不會想到他頭上去。

但是這座埋藏於地下的特殊建築,讓他突然生出一種,黑暗中探索未知的刺激感。

鬼伏珠,轉移裝置,機械牛的晶元……都產自這座神奇的帝國研究所,也正是帝國野心膨脹的最大底氣之一。

研究所因為深埋於地下,所以內部有明亮的燈光一天亮到晚,讓人難以分辨時間,並且這些燈光都不是魔法造物,而是真正的用電明燈。

裡面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會有人嚴格巡查,而且他懷疑,可能有類似於監控的科技品存在。

當初艾麗絲扶植里昂登上皇位之時,順道帶來了多少科學技術,她自己都記不太清了。

現在德洛斯隱藏的科學技術力量,比起根特應該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比起落後的無法地帶,絕對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他用漩渦者之魂以隱身狀態繞了一圈,沒什麼有價值的收穫。

直到他放開精神力,猶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尋著一道若有若無的神秘氣息,閃身進入了一間像是儲藏室的地方。

光線同樣昏黃,勉強能視物,應該都是刻意為之。

才一進入,就有一種陰森冷寒的氣息,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似乎有誰在頸后輕輕吐息,後背發麻。

夜林腳步陡然一頓,內心震驚,緊緊盯著面前不遠處,位於架子上的大玻璃罐,裡面裝滿著神秘的淡褐色液體,以及,一支猩紅扭曲的手臂。

它看似不像人類更像野獸的胳膊,扭曲又有利爪,粗大發腫,然而他可以確信,這是鬼手!

帝國研究所內,有被切下來保存研究的鬼手。

而且不僅如此,他還看到了一塊大概巴掌的兩倍大,被剝離的可怖皮膚組織,上面紋畫的圖案他恰好認得,墨梅給他科普過,那是念氣紋身。

比拳頭還要大的神秘眼球,在液體中起起落落,似有生命。

一節潔白無瑕的肋骨,散發著一種浩瀚之龍威。

甚至,他還在裡面看到了魔界的造物,那些移植黑暗之眼失敗,從人類扭曲成怪物的「赤面」!

果然,里昂在瘋狂的尋找著一切可以變強,可以為帝國補充實力的東西。

夜林的呼吸都要凝結成霜,無比震驚與怒意,比爾馬克僅僅轉移實驗,就用到了不少人體實驗品。

那麼這帝國研究所,可想而知已經不知道感染了多少冤魂和血腥。

他能夠清晰感覺到,在這腳下的更深層,地底百米,隱藏著一些不斷哀嚎的可怖實驗體。

「萬千冤魂,自然當以血祭。」

話音未落,夜林身形一閃已經消失離開了研究所,但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卻留下了一道大概一米的神秘黑線。

這道黑線靜默片刻,開始飛速暴漲延長,短短數個呼吸就可達千米,貫徹了整個研究所的,是至暗至冷的冥界氣息。

曾經他幫助神官吉格完成了對火焰鬼神喬恩的「鴿子」承諾,所以吉格欠他一個人情,一個隨時可以召喚的人情。

身著藍色地獄礦石,接縫中冒出森然地獄之火的偉岸人形,緩緩從地獄裂縫中出現。

以鬼神之力殆盡一切,只會被人覺得是研究所積蓄的冤魂太多,所以產生了憤怒的鬼神。

「露德米拉」,自然也會一同消失在鬼神一怒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阿拉德的不正經救世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阿拉德的不正經救世主 阿拉德的不正經救世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4章 吉格來背鍋

9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