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他,來了

第311章 他,來了

丑未絮絮叨叨完,將手中的大刀撂在背上。那細長的腿愣是想走出男子的氣概,只是顯得有些彆扭。

自然,看著丑未離開的寅午,心裡自是有些無奈。

此刻的自己,那全部精力,都在子胥身上。雖然勝算不大,可自己也不能就此等待著死亡,死在這類人手中,並非自己的極限啊。

顯然,在暗夜的阻止下,夏霸則是猶豫了起來。

而此時,一束淡紅色的光芒升起,那一身通紅的旗袍之下一張嬌小白稚的臉上,神色有些怪異,「子胥,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為何不告訴我們?」

那清脆中帶有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那眉眼間,更是透露著一絲疲憊。

隨之而來的兩人,子胥更為熟悉。那女孩的也算是見了許多面,那背上的大刀力量也著實不小,力量也不在自己之下。

仿若從未更換過的黑色裙子下,那泛著黑色霧氣從其腳下升起。回頭間,更是露出那一張清純且狡黠的笑容,「又見面了哦!」

對於此人,子胥知之甚少。之前的謀面,那也不過是一言半句罷了。最多,也就只是看出此人與夏憐是有著一絲一縷的聯繫而已。

當然,就實力而言,也不會太弱。之前的幾次出手,就算是自己,也不能對其有著絕對的壓制。

倒是孔儒墨,則是瞪眼,「今日前來,只為了殺應該殺的人而已,子胥,你今日就看好了。殺人,並非是你那樣小孩子般的玩意。」

子胥微頓,眉眼之中,則是變化無常。

反倒是暗夜兩人,那眼神之中卻是充滿著變化。夏霸則是盯著夏憐看了許久,自是低聲嘆息,「你,終究還是明白了。」

夏憐面色微變,並無過多的表現,也只是輕聲,「為何要殺他?」

那本就白稚的臉,卻是在瞬間變化,「他已經沒有血脈的加持,也沒有世俗的價值,為何,你們還是不放過他?」

夏霸,「殺他,不過是為了制約子胥,在他身上的天機,能引動子胥身邊的氣運,若是他不死,那子胥氣則是氣運不斷!這樣的結果,很多人不想看到。」

孔儒墨則是長笑,「哦?是因為這樣嗎?還是因為他身體中擁有夏憐的一半血脈,而那一半的血脈,正好能影響到你們家族的血脈傳承。所以,每一世,你們都用最快的辦法找到安落秋,用最快的辦法殺死他。從而,控制好所謂的家族的根。

這般行徑,你們又是如何做到問心無愧的?你們,又是抱著怎樣的想法,將我們養育成人的?這在你們的心裡,我們,又是個什麼存在?」

其言語之中,更是透露著一絲激動。在這頃刻間,那本來沒有變化的臉,自是也發生了那諾大的變化。

那一整個身子,也播散出一股狂虐、暴躁的氣息。

熏紅的戰意下,孔儒墨仿若是變了一個人般,著眼盯著那牆角的黑影,「既然你也來了,那不妨出來聊一聊。」

說完后,只見那漆黑的牆角處,一個逐漸清晰的身影走了出來。一個消瘦的身影從黑影之中走了出來,那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其身體中散發出來。

那一雙囧囧有神大眼睛,盯著孔儒墨,「既然能發現我來了,看來啊,這是你又變強了啊。」

孔儒墨,「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這要是再不變強,那我豈不是白活了?」

黑裙小女孩接話,且訕笑,「還真沒想到,影殺竟然來了兩位長老級別的存在,這還真是看得起我們啊?」

「孔思,夏霸,兩位別來無恙吧!」

夏霸臉色變化,「盟主,你如此變化無常,可曾將我們放在眼裡?」

女孩洒脫,「許多年了,你們,就不感覺累嗎?活著,難道就不累嗎?」

暗夜猶豫著,「身為這局中人,就應該有棋局的覺悟。只有看破這棋局的人,才能入此棋局。而當年的我們,也早已經看到此棋局。現在,也更是難以再脫離此棋局那。」

那言語之中,更是充滿著無奈與暢意。

女孩長笑一聲,「若此棋局不破,我們終將只是這局中人啊。若想脫離此棋局,我們,只能破局。而身為棋子這麼多年,難道對你們而言。

就如此甘願為棋子嗎?」

夏霸,「這麼多年,所有失去的人,也已經很多了。而這留下的人,又有多少?我所在意的,也許,本來就只是這一局棋吧!」

女孩,「暗夜,這身為局中棋。你也甘願為棋中人,我不怪你。只是你啊,又怎會受到那棋子擺布?」

暗夜那有些低落的眉眼,則是打量著孔思。

孔思則是厲聲,「掌門,這如此言論,恐非我影殺應該有的言論吧?還望掌門自重。」

那言語之中,自不見那絲毫的尊重。

而那一張鐵青的臉上,更是有著不少戾氣正浮動著。伴隨著戾氣而出現的戰意,也自是充斥在四周的空氣中。

女孩怒喝一聲,身邊戰意涌動,「孔思,你找死!」

伴隨著空間的扭曲,兩人的交手也愈是激烈。

夏憐則是瞪眼盯著暗夜,那一雙泛黑的瞳孔。則是直視著暗夜,眉間一抹英氣使然,「你若是不殺他,他現在一定還活著吧!」

暗夜,「殺他,並非我意。可我有非得出手的理由,畢竟,我有我的心。」

夏憐點頭,「是啊,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念想而不想失去的東西,而你,只是做了你想做的選擇罷了。可現在,我想做的事情,也正是我的心。」

說完,一股滔天而起的戰意升起。只見那通紅的旗袍在戰意的熏陶下,更是散發出一股強大而熱烈的氣息。

隨之,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轉化成一套深黑、破舊的盔甲。

瞬間,只見整個房間出現了墨色變化。一道道古老深沉的氣息,則是充斥著整個房間。打量著這一切,手中破舊的長槍,那生鏽的刀刃,早已缺損許多,更是看不出任何的鋒芒。

暗夜低嘆,「那消失的破神戰甲,原來在你這啊!」

夏憐,「可惜,不完全,殺你,並不容易。」

暗夜,「雖然不是完全品,但對付我,還是綽綽有餘啊!」

夏憐,「暗夜,也是暗神將軍,當年仙界戰神級別的存在,手中的萬仙劍何在?難道我這滋養十世四千年的戰甲,還不值得你出萬仙劍嗎?」

暗夜低眉,「四千的滋養,哦,原來如此,破神甲,強在一個『破』啊。記得當年第一次見到此甲的時候,已近是五千年前了啊。而你更是用此甲,逼的三界不敢毀你的玲瓏心!其實那時候,若是用我的萬仙劍,不知你的甲,可能接我一擊!」

夏憐疑頓,「那當年,為何不戰?」

暗夜長笑,「今日一戰,也能了卻當年夙念了啊。」

兩人的對話,外面的人根本聽不到。意念的傳聲下,兩人的溝通也只有兩人自己知道罷了。

夏憐冷哼一聲,兩道身影交錯而過。

且是在瞬間,寅午身下的椅子則是在瞬間化成灰塵。另外四人的對戰,也被這道力量直接打斷,停手的瞬間。

兩人各自退開,暗夜手中那綻放著的千絲萬縷光芒的巨刀,此時顯得更加耀眼,反觀夏憐手裡的長槍,卻是褪去那一身的殘破,更仿若是退化了一般。

綻放著灰白色的光芒,身邊的戰意更加濃郁幾分。

此時的子胥,卻是眉眼頓然:這股戰意,與之前所得到的戰髓,有著相同的力量,更甚至,這股戰意,要比戰髓的戰意更加強大。

暗夜則是攥緊手中的長劍,喃喃,「不愧是二界二層的最強心,七竅心,身具七招至強攻擊。武之極——戰意!仙之極——仙氣!皇之極——皇霸!帝之極——帝王氣!三界靈物——靈氣、天地意志——萬物、光至極——凐滅!恐怕這下一劍啊,應該就是戰意了吧?」

夏憐點頭,戰意催動下的長槍,仿若是破開空間一般。朝暗夜刺去,暗夜怒嚎一聲,濃郁的氣息順著身體四溢出來。

沒有金屬的交錯聲,只見兩人各自後退數步!

但明顯能感受到那空氣中殘留下的戰意,轟隆聲下,整個空間碎裂!所有人暴退數步,子胥更是一驚。空間破碎,可以說,整個存在於物質空間的東西,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同時,也包括空氣,好在自己有伏羲陣法護體,就算沒有空氣,也不會讓自己直接窒息而死!

只見孔儒墨搖頭嘆息,「沒想到,七竅她她都這麼強了啊!」

那混濁的眼睛,一張八卦圖凝實。身子也順應著八卦圖,發生著變化,「數千年了啊,看著她一點點長大,有些時候啊!我都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心了啊,可終究啊,她還是她!而我,身為天地靈脈,擁有八卦真身。我,才是你最強大的武器啊!」

孔思皺眉,「你,想幹什麼?」

孔儒墨,「哦,都忘記你了,你是菩提本命根。怎麼,同身為這天地至強靈氣,你說啊,是你菩提三千界厲害,還是我這萬物本像更厲害些啊。

孔思,「哦?既然知道我是本命根,就應該明白!這一戰,你們,只能輸!」說著,一尊諾大的法相現身:三千大界,化萬力!菩提封萬載!

也只是瞬間,夏霸身前兩尊淡紅色的火焰升了起來,「哈哈~~~法相加持,兩帝之魂!天地間,誰能與之抗衡?」

只見黑裙小女孩怒聲,「不過區區法相,怎能撼動吾之天地神元那?呵呵,想不到,這麼多年了啊!還是得用我真身啊,」說著,那較弱的身子上方,一頭垂涎欲滴的凶獸虛影出現在其頭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目錄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1章 他,來了

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