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有什麼陰謀?這是臭豆腐?

第三百五十五章有什麼陰謀?這是臭豆腐?

「阮蘇!」阮芳芳一口銀牙差點咬碎。

她疾言厲色的瞪著阮蘇,「你可是在阮家長大,你也姓阮!是你搶了我阮家大小姐的身份。這是你欠我的,現在到了你還我的時候。不過就是讓你介紹雷老給我認識而已,你別太小氣。」

阮蘇冷笑一聲,看著堪稱厚顏無恥典範的阮芳芳。

「我是在阮家長大,我是怎麼長大的,你不清楚?」阮蘇平靜的看著她,「所有的最好的永遠是你的,而我只是一個活在陰暗角落裡勉強苟生的棄兒。」

阮新華壓根就不把她當人看,李美杏更是對她恨之入骨。

以前她不明白,在知道自己不是阮家的親生孩子以後,她立刻就明白了。

自己只是一個多餘的存在。

阮芳芳並沒有因此而羞愧,她眼裡都是憤恨,「那是因為你犯了錯,爸哪一次罰你不是你不聽話?你要是像我一樣聽話乖巧還會受罰?你自己性格不好,不討人喜歡,關我什麼事?」

「不管怎麼說,你都是阮家養大的,養育之恩大過天,你如果不報恩,你就太無恥不要臉了。」

她這純粹就是激將法,她覺得自己這樣子講,有點臉皮的人一定不會翻臉不認人。再怎麼說也會應承下來。

只是介紹認識而已,又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兒?

看雷老和她那親密的架勢,兩人的關係肯定很好。

沒曾想,阮蘇直接三個字丟過去,「不可能。」

阮芳芳氣得差點沒一口氣上不來。「你……」

阮蘇懶得搭理她這種瘋狗,她就是出來透透氣,並且她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她掏出手機,開始跟林其聯繫。

「布置得怎麼樣?」

「一切就緒,只要霍寂涼有行動,我們立刻就抓他一個現行。」

「對方有多少人?」

「大概三十個,分佈在其他包廂里。」

阮蘇默默的回林其,「將人給我看好了。先不要打草驚蛇。」

「好。」

她收起手機,重新看向阮芳芳,「我和阮家現在兩不相欠。不管是奶奶,還是你們。」

她給王秀珍準備的養老院,包括房產錢財,以及女傭,都是頂級的。

阮芳芳聽得下意識想反駁,但是她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整個人都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嚨,她終於清晰的認識到一個事實。

那就是,阮蘇真的不再是以前的阮蘇。

她早已經跳脫出了阮家,闖進了更大的舞台。

而自己也終究和阮蘇背道而馳。

哪怕她再怎麼成為葉家的小姐,但是本質上,她和阮蘇依舊差距很大很大。

怎麼會這樣?

嫁一個神經病一樣隨時會發瘋的男人,她有什麼了不起的?

阮芳芳清醒過來,猛的開始憤恨,她不就是嫁給了薄行止嗎?薄行止那個狂躁症,有什麼好得意的?現在家暴的那麼多,指不定在薄家她過的什麼日子。

她拽什麼拽?

阮芳芳收起自己剛才那種阮蘇很牛批的想法,立刻一臉鄙夷的瞪著她,「阮蘇,你會後悔的。這次我們和霍氏合作成功,到時候你只有仰望我的份。」

「是嗎?那我祝你們合作愉快。」阮蘇神色冷淡。

霍寂涼究竟想要從葉氏得到什麼?

或者說他所謂的交易就是今天和葉氏的合作?

她心底有些不安。

阮芳芳和李美杏這兩個蠢貨,該不會做了什麼傻X事情吧?

霍寂涼的手段和智商,絕對吊打她們母女十倍不止。

這次生日宴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阮蘇挑了挑眉,眉眼刺骨,杏眸里都是冰冷,她緩緩逼近阮芳芳,「告訴我,霍寂涼和你們的合作究竟是什麼。」

她不是在詢問,而是命令的語氣。

阮芳芳本來就比她低一些,一抬頭就發現自己被籠罩在阮蘇的陰影之下。

她瞬間心跳差點停止。

「你,你想幹什麼?剛才打了我還不夠,你還想怎麼樣?」

阮芳芳臉色慘白,忍不住朝後退了半步,身子緊緊帖著冰涼的洗手池邊緣。

阮蘇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阮芳芳,只要你告訴我實話,我就放你出去。否則……我就不能保證你會不會平安踏出這個門。」

她指尖把玩著一把鋒利的匕首。

匕首在燈光下散發著刺目的寒光!

看得阮芳芳又是臉色一白。

「你這個瘋子!你是不是瘋了,我要告你故意傷害罪!」

「別廢話,說!」阮蘇沒什麼耐心跟她在這裡几几歪歪,她手上的匕首帖上阮芳芳光滑的臉,「你最好實話實說。」

阮芳芳渾身發抖,她又氣又害怕。「我們……我們這次帶了葉氏的投資項目,要在江城建立一個假髮工廠,霍少說他有現成的工廠,只需要我們簽字就行。」

「到時候你們就可以省一筆建立工廠的錢,這筆錢要被你和你媽私吞了,是不是?」阮蘇挑眉。「你們倒是膽子夠大。」

阮芳芳沒想到阮蘇這麼聰明,她趕緊辯駁否認,「不是的,這筆錢我們要還回葉氏,不可能我們私吞,那樣子是犯法的。」

「是嗎?」阮蘇看著阮芳芳那慘白如紙的臉,神色冰冷,「只是這件事?」

「我沒有騙你。」阮芳芳只覺得刀尖都要戳進自己的皮膚里,她嚇得猛搖頭。

「你如果說謊,我饒不了你!」阮蘇深深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阮芳芳看著她筆直修長的背影,捂緊自己不斷亂跳的心臟。

阮蘇為什麼要對他們和霍氏的合作這麼上心?她究竟想要知道些什麼?

阮芳芳雙腿虛軟的跌坐在地上,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阮蘇剛剛好可怕。

怎麼辦?霍少說過,他們之間的合作是密秘,如果他知道自己告訴了阮蘇……

她心裡一陣陣后怕,難道阮蘇想要攪黃這次合作?

不……不會的。

她沒有那個本事。跟霍少合作,可是天大的好事。

那筆錢不是小數目,到時候媽和她握在手裡,以後富貴不愁。

想到這裡,她立刻從地板上撐著身子站起來,她以後有錢又有地位又有身份,不像現在一樣是個空架子。

她怕啥?想想以後她的美好人生,她又鼓起了勇氣,阮蘇算什麼?今天她不就是手裡有個刀子。

*

阮蘇出了洗手間以後,她直接回了包廂。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門被打開,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形踏出來。

走廊上的燈灑在他身上,他整個人被襯得妖孽如古堡中踏出來的中世界吸血鬼伯爵。

尤其是那緋而薄的唇,搭上那雙深邃漆黑的雙眸。

他單手插兜,氣勢斐然。

阮蘇停下腳步,怔然的看著不遠處的薄行止。

男人平靜的無波的眸子在看到她的瞬間,蕩漾出絲小的波紋,隨之沖她伸出一隻手,「過來。」

嗓音在安靜走廊上響起,竟格外的好聽。

「霍寂涼有一個工廠,要給葉氏用。就在今天簽合同。」薄行止將自己查到的消息告訴阮蘇。

阮蘇挑眉,「你這麼快就知道了?」

「恩,你也知道?」薄行止聽出她話里的意思。

「我逼問了阮芳芳。」阮蘇覺得自己有點簡單粗暴。「說是要製造假髮。我總覺得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逝,然而我卻並沒有抓住。」

她有些煩躁的抱住男人的勁腰,將自己的小臉埋在他堅實的胸膛中。

「總會查出來的。」薄行止大掌輕撫著她的長發,「別急。」

「葉老夫人對你算是有恩,我不想葉家有事。直覺告訴我,她是一個很慈祥又有大局觀的老人。」阮蘇退出男人的懷抱,好像剛才那一瞬間的煩躁與脆弱,不是她一樣。

她又變回了那個堅強勇敢的女子。

薄行止勾唇看著她,俊美的臉龐上帶著一絲寵溺,「老婆,你想不想吃臭豆腐?我記得以前我們結婚的時候,你有時候會偷跑出去吃一份臭豆腐,還以為我不知道。」

阮蘇聞言,詫異的看著他,「你都知道?」

她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你怎麼到現在才告訴我?」

「因為你每次吃完回家,身上有一股子莫名的臭豆腐味道。你以為我傻?」薄行止忍不住也笑起來。

突然就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感慨,真是世事無常。

如果當初他沒有提離婚,是不是她會一直偽裝下去?

明明是個大BOSS,卻天天偽裝小白兔。

他長得俊美,笑起來更是妖孽又迷人。格外令人怦然心動。

阮蘇看著他那張揚精緻的五官,忍不住感嘆。

這男人真是有令所有女人趨之若鶩的本事。光是這張臉,就夠吸引人的。

「走吧,我們進包廂。」

薄行淵勾了勾唇,自然的牽起她的手,再不進去,大家估計還會以為東道主失蹤了。

剛一進去沒多久,服務生就端上來了一份令所有人都驚訝的食物。

雷老眨了眨矍鑠的雙眼,「我的老天,這玩意我以前在一個廠子裡面打工的時候,每天下班必吃一份。」

自從他當了老總以後,就和這些食物絕緣了。不是不想吃,而是根本沒有機會去吃。

謝市長也笑了笑,掩去眉眼間的震驚,「臭豆腐?想不到銅雀台還有這道菜?」

服務員笑著看了一眼薄行止,又看向阮蘇,「薄太太,這是薄總專門吩咐后廚給你準備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目錄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有什麼陰謀?這是臭豆腐?

9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