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顯靈

第778章 顯靈

池映寒聞言,心頭一慌,趕忙懇切的道:「殿下,下官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您按大慶律法懲罰便是,下官都認。但是……可不可以別告訴她啊……」

「怎麼?你還怕她回去說你什麼不成?」

「她怎麼罵我都無所謂,我都能認。但是殿下,她這個人有點想不開,什麼事都往心裡去,而且還會記上許久。您跟她說這些,她定是要憋在心裡的,您也知道她都這樣了,就少給她添些堵吧!」

李元清:「……」

原是這樣!

不過在李元清看來,這也真是醉了,敢情這池映寒才是個既不怕打也不怕罵的,無論罵得多狠,回頭他就忘了。

只見池映寒連著行了好幾個禮,懇切的道:「殿下,想來您也是個心腸好的,您也不忍心看著我媳婦病情加重吧?求您給下官一次機會,今後下官定會管好自己,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了!」

被他這麼一說,李元清若是再告狀,倒是顯得她刻薄了。

李元清遂擺了擺手道:「算了!看在你媳婦的份上,本公主暫且饒你一次!下次再犯,本公主便直接召她進殿談談了!」

「多謝殿下!」

末了,李元清也不留他了。

「本公主現下疲了,你也好生回去反省吧!」

「下官謹記殿下教誨,下官告退!」

……

待池映寒離開皇宮的時候,天色已經晚了。

池映寒心裡有些忐忑,趕忙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裡,但回來的時候,屋裡還是已經熄燈了。

池映寒也真是不知道自己這是造的什麼孽,生生給自己惹了這麼一樁煩心事。

他氣呼呼的回了還帶著冷氣的屋子,整個人用力的往床上一坐,一邊悶氣的將破損的靴子往門口砸,一邊嘟囔道:「屋裡這麼冷,是不是有陰間的東西作祟啊?要是有的話,出來顯個靈讓爺瞧瞧啊!有本事跟爺碰個面,沒本事就別把屋裡搞得全是陰氣,凍死爺了!」

池映寒一邊埋怨著,一邊把襪子也扔在地上。

接著,整個人便裹緊了被子,轉頭睡覺了。

又是委屈鬱悶的一天。

除了難過,池映寒真的想不出別的形容詞。

好在他不是個失眠的,沾上枕頭便睡著了。

即便是睡著了,他也覺得屋裡冷冰冰的,凍得他直難受。

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只知道自己再一次睜眼的時候,是被杜仲的敲門聲擾醒的。

在被擾醒后,他就這麼開始了新的一天。

只不過,跟往常不一樣的是——

這日子過得就好像沒有盡頭一般,日復一日,沒感覺到有任何的盼頭。

睜開眼的時候,他腦子裡突然湧出曹清的話——他到底是在做什麼?每天像個狗一樣跑來跑去,累得要死要活,他到底想幹什麼?他究竟想做個怎樣的人?

他發現,曹清這個問題真的很有意義。

畢竟——

他感覺自己就是個沒用的廢物。

說是想讓妻兒平安幸福,卻一次又一次的闖禍,還得賠著笑臉求人家別告訴顧相宜,免得把顧相宜再氣出個三長兩短的……

說是為了百姓,但是他現在連自己的事都沒處理明白。

有那麼一瞬,他突然覺得——

自己何嘗不是跟他們一樣的苦命人呢?

池映寒輕輕嘆了口氣。

想到這些心痛的事兒,他整個人都精神了,遂也騰地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然,就在他準備光著腳丫去門邊撿鞋的時候,突然發現——

那雙黑色的長靴竟整齊的擺在自己床下!

池映寒一驚!

再一看腳下,被踢飛的襪子也整齊的疊在那裡。

池映寒背後不免有些發涼。

該不會是昨晚他瘋瘋癲癲的喊屋裡的女鬼給他顯靈,結果真顯靈了吧?!

那也太瘮人了!

池映寒緊張兮兮的將那雙黑色的長靴拿起來,結果發現這長靴竟是嶄新的。

那陰間的玩意兒還給他換了雙新鞋?!

池映寒正驚駭著,便聽外面的杜仲催得更急了。

「少爺!趕緊起來吧!馬上就是卯時了,再不起來就遲到了!」

池映寒顧不得其他,趕忙穿上靴子,披上官服,匆匆朝著馬車走去。

旁的事兒可以忽略不計,但遲到可是要命的!

池映寒一大早的駕著馬車一路狂奔,這才在辰時之前抵達諫院。

不算遲到,但也沒能來早,只是被錢貫叨叨一嘴:「池議郎,你是不是早上起不來啊?」

池映寒駁道:「我起來了,但是路上堵了!」

「你是從早集過來的?!」

池映寒:「……」

錢貫笑道:「行了!起不來就直說,有什麼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咱們這諫院也是能住人的,你乾脆住在這裡不就妥了?」

池映寒聞言,一本正經的道:「我跟你不一樣!我得回家陪孩子!」

「知道你有孩子,兩個月是吧?」

池映寒「哼」了一聲,本以為在這點上,自己總算能勝過錢貫一籌,誰料錢貫下一句話便是:「曹大人家裡共有十一個孩子呢!最小的十一郎才剛兩歲,曹大人也像你這樣了?」

池映寒當即被噎在了原地。

只聞錢貫鄭重的道:「你呀!雖說能比剛來的時候好一點,但是還是很容易為自己找理由。今後你得記住,沒人聽你這麼多理由,挨打就要站穩,卯時之前沒見到你,那就是你的錯,記清楚了!」

池映寒只得乖乖給他行了個禮,遂幹活去了。

由於昨日沒能見著閨女,池映寒心裡不甘,白日的時候,差事辦得更加勤快了,但是今日縱是辦得再勤快,曹清也未開口主動允他戌時回家。

那時候,他心裡無比懊悔。

昨兒曹大人給他的機會,他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自家閨女馬上就要被媳婦帶到鋪子里去了,再不多看兩眼便看不到了。

可他偏是個蠢貨,就那麼一次機會,讓他辦了那麼個蠢事。

待到晚上回家的時候,已是亥時了。

池映寒和往常一樣,委委屈屈的回了院子。

然,就在他心裡鬱悶的時候,竟見顧老太太的屋子裡,燈居然還亮著!

池映寒心頭一喜,心道:她竟還沒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嫁惡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嫁惡婿 嫁惡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8章 顯靈

9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