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談崩

第504章 談崩

「這麼長的時間來,人力上我們沒有等來一個幫手,物力上無論是配製香囊的藥材還是讓狂躁的患者保持鎮定的藥材,甚至是埋人之前所用的麻醉藥材,都是我們自己出的資!你知道我們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經歷了什麼?然後等到最後你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說我們可以不等朝廷?你到現在根本不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執著的等朝廷?亦或是說,沈大人,其實這才是您神兵天降的目的吧?」

沈瀲全然沒想到,顧相宜打從一開始便看穿了他。

但說到目的,沈瀲卻駁道:「你們的苦衷我都理解,但我的目的不也是為了南陽能度過此劫嗎?我不也是一直在想辦法把事兒辦明白嗎?這不是我們共同的意願嗎?!」

「所以呢?三封加急信就活該這麼石沉大海?」

「顧娘子,你聽我說,那三封信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又是哪樣?說到底還不是欺負我們實質上只是一群卑微的草芥,說好的『撐到正月十五便有人接應』就是句忽悠我們的空話,從一開始我們就在請求的人力物力那些援助,到現在一樣都沒落實,我們整日赤手空拳冒著命去面對著那些染了瘟的病患,你們還覺得我們過得都挺好?還覺得我們還有更大的利用價值?朝廷到現在還不知情,你們這是打算把我逼上絕路去給你們尋止瘟的法子?!」

「顧娘子,你冷靜點!不是你想的那樣,不是……」

「啪!——」

然,就在沈瀲再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一個強硬的拳頭打過來,將他打得後退十來步。

沈瀲再睜開眼的時候,見王莽聞聲趕來,擋在顧相宜身前,見顧相宜被沈瀲氣得紅的俏臉,轉頭便瞪著沈瀲,怒罵道:「沈瀲,你別給臉不要臉!」

沈瀲著實被王莽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惱了,瞧著眼前這人也不過是個野漢,喝道:「你又知道個什麼,話都沒聽半句就敢毆打十三衛?!」

王莽怒喝:「老子只知道你一個大老爺們在這裡氣哭孕婦,你就不是個東西!管你是什麼狗屁十三衛,老子也要把你打出去!」

殊不知,王莽怒極之下說出的話驟然將沈瀲嚇到了。

「什麼?孕婦?!」沈瀲第一反應都沒敢相信,在他看來以池映寒的本事,媳婦懷孕少說還得下幾年功夫,乍一聽顧相宜懷孕了,沈瀲詫異極了,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嘟囔道:「真的假的?是池二的?」

沈瀲是打心底沒敢相信,才半年不見,池二媳婦竟懷孕了!

然,他這聲嘟囔,更是冒犯到了顧相宜,顧相宜怒喝道:「王莽,讓他滾出去!」

王莽本就看這沈瀲不順眼,沒想到他竟如此欺辱小娘子,甚至還口出狂言侮辱她?!

王莽哪裡管他是不是十三衛的,又一拳下去將沈瀲打了出去,接著便將葯堂的大門狠狠關上。

關門之後,王莽立刻過來安撫顧相宜道:「嫂子,別跟他一般見識。千萬別因為他氣傷了自己。」

道理她是知道,但顧相宜被沈瀲這舉動氣得生生的頭疼。

王莽見狀,一時手忙腳亂,趕忙喊池映海過來,生怕顧相宜出了什麼狀況。

……

而被轟出去的沈瀲,整個人仍處於震驚當中。

他同這小娘子接觸了這麼長時間,全然沒發覺小娘子竟有孕了。

到現在他都以為這是跟他開玩笑呢!

但天底下哪有婦人拿這種事開玩笑的?想來小娘子一直披著暖披,縱是顯懷了也不易發覺。

雖是能想通這邏輯,但沈瀲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那慫狗真將媳婦拿下了?

畢竟……

在沈瀲看來,池二這媳婦純是個老虎托生的,兇悍得厲害。

方才到底誰和誰吵架啊?他從頭到尾都是好聲好氣的同顧相宜闡明他的想法。

他是有這份私心,想在朝廷趕來之前,自己將眼下的亂局解決了,就同之前他全心全力去解決盜鹽案一樣,若連這點圖頭都沒有,那他冒著危險來蹚這趟渾水做什麼?

誰知道他的決定,竟觸怒了這小娘子了!

若這小娘子真鬧了脾氣,將葯堂全部關閉,撒手不管了,那他們現在便如同失去了支柱一般。

沈瀲一想到這事便覺得冤枉,小娘子控訴的那些不滿,多半都是元知府的鍋啊!

沈瀲「嘖」了一聲,掉頭便去了元府,將方才爭執的事全告知了元知府。

元知府也這才知道顧相宜有孕的事,他當即也嚇了一跳。

「我的娘嘞!她怎麼不早說!她若是早說……我、我可能就想辦法再給她尋些幫手了……」

沈瀲回頭便質問元知府,道:「她劈頭蓋臉把我罵了一通,結果裡面的不仁不義多半都是您老人家的問題。說好的最多讓她撐到正月十五,結果現在都要一個月了。咱們就不說朝廷,就說整個南陽城,這南陽城是沒人了嗎?人都死絕了,旁的一間葯堂都找不出來?讓他們一群孕婦、孩子,甚至是一群丫鬟撐場面,這他媽說出去都成了笑話了!要人力沒有,要物資也沒有,這些跟她有沒有孕挨關係嗎?沒身孕的就受得住這些了?」

元知府低著頭,深刻反省著。

沈瀲卻是怒道:「我要的不是你在這兒認錯,是去給我辦實事!讓整個南陽城能開張的醫館全都開張!那些躲著不出來的郎中,都查出來!再避下去便斬他們全家!」

元知府瑟瑟發抖,道:「沈大人,這……不太好吧……這說到底郎中願不願意出面都是自願的,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本官怕他們出來了也是擺設……」

「那你就想活活指著顧相宜一直這麼下去?她今日可是直接攤牌了!再這麼下去,她乾脆不依了!」

元知府也是一頭霧水:「可是她想要的是朝廷派人救急啊。她氣的是……是沈大人您以十三衛的權力私自攔信,卻又給不出她想要的物資……這話說得難聽些,但問題終歸在這兒啊!」

沈瀲聽罷,眉峰緊鎖,道:「之前是我不知道你惹出的這些爛事!現在知道了,她需要的我會儘力依她。別管我截不截信,現在你給我記住了元知府!我比任何人都希望這場亂局儘快平了,知道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嫁惡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嫁惡婿目錄 嫁惡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4章 談崩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