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410章,九爺張口就是情話

第410章 410章,九爺張口就是情話

白若曦讓所有的人都出來檢查左手手臂上是否受傷。結果,根本就找不到這麼一個人。而且,各個宗派的人都在,也沒見哪個宗派少了人。大家聽著,都議論紛紛的。

「看來,這個人真的下山去了。姚七星的那個指環並非五行令指環。可即便是一個假指環,也有人砍掉別人的手指。所以,大家以後沒事可別亂戴什麼指環了,免得手指被人跺掉。」

「就是就是,一個傳說罷了,至於這樣嗎?連手指都跺了。」

「姚樓主的武功那麼高,能跺掉他手指的人,武林肯定很高。」

「這個人肯定是潛進來的,得手后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白若曦也是鬱悶極了。她現在成了盟主,卻馬上遇到了這樣的難題。查不出什麼來,也沒什麼線索,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段南淵陪白若曦回到廂房裡時,段南淵見小丫頭有些鬱悶,出言安慰道:「這不過就是一件小事罷了。那姚七星原本就是一個想作妖的人,拿了一枚假戒子出來,裝模作樣說是五行令指環,分明就是想拋磚引玉。只是,他自視太高,沒想到會引火燒身,被人跺掉了根手指頭。你今天不該給他接駁手指。你這接駁技藝被傳出去后,只怕會帶來很多麻煩。」

白若曦抬眸看了段南淵一眼,淡淡地說了一句:「要不,你先回京城?」她也知道會惹禍,但是,斷手早接和遲接果效是不一樣的。她是醫者,有時就是醫者的職業病使然。

段南淵因為是皇子,原本就多災多難的,她也不想因為她的風頭給他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和災難。

段南淵伸手原本想摸摸白若曦的頭,聽了這句話,手就頓在了半空,神情有些委屈地問道:「白若曦,我這一路上一直跟著你,你覺得,我是為了什麼?」他是怕麻煩的人嗎?丫頭這話有些傷他心了。

白若曦抬眸,目光在段南淵的俊俏的臉上停頓著,卻沒有多想地就回道:「我怎麼知道你是為了什麼?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

段南淵的手落在白若曦的發上,低低嘆了一口氣。然後,指尖撩了一下白若曦前額掉下的一縷髮絲,給她掖了掖,聲音溫柔,還有些低啞道:「沒有心的丫頭,我一路追著你,是為了陪伴你。你離開后,我便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你要走,我沒辦法強留。但是,我卻可以追著你,天涯海角,我就算幫不了你,我至少可以一路陪伴著你。」

男人的聲音很磁性,象天籟之音,絲絲繞繞的,白若曦聽著聽著,注視著段南淵的目光便有些凝結在他的臉上,久久沒能移開。自從寫了和離書,和他斷了夫妻的名份,哪怕是段南淵追過來,白若曦也盡量忽視他。她的目光雖然時有被吸引,但卻總是匆匆掠過。

其實,不是這個男人對她沒有吸引力,而是,他的魅力非凡,她怕自己徹底淪陷,到了再也離不開他時,被傷害的就是她自己。她不敢肯定,這個男人心中是不是真的重視她,是不是真的和她一樣,動了情心。哪怕是動了情心,每個人對愛情的理解都一樣,他們是適合走到一塊的人嗎?

古今有別,這鴻溝究竟有多大?

所以,她選擇離開,選擇忽略。可此時此刻,這男人的一句話便輕而易舉地,攻破了她的心防。他果然是她的剋星,只要和他在一起,她根本忽視不了他,她真的會徹底淪陷的。

「天涯海角,我就算幫不了你,我也要一路陪伴你。」男人說起情話來,那麼自然,他知不知道,這麼撩人的話,他不該亂說?

段南淵第一次發現自己成功地,讓小丫頭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有些滿足地,傾身上前,在發獃的小丫頭額上印下一吻。

「怎麼了?我說錯話了?我說一路陪伴你,是我的真心話。以後,我會一直陪著你,你想闖蕩江湖,我陪你闖;你想隱居山林,我陪你隱居;你想看盡世間繁華,我和你攜手並肩;你要袖手天下,我讓你坐擁江山……」

白若曦突然抬起一隻嬌嫩的小手掩住了段南淵的嘴巴道:「停!不要動不動就說煸情的話!男人說話都這麼不經大腦,隨隨便便的?」

這樣,誰頂得住?這傢伙簡直就是無時無刻不在放火。

段南淵嘴巴被掩了,只好伸手將一隻軟軟的小手拿開,這才繼續說道:「我段南淵絕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人,我也就只是在你的面前才會打開心窗,隨著自己的心意說話,不加掩飾,赤果果罷了。對別人,可不會這樣。」

「得!我知道了。」以前,別人都說,九爺寡言少語的,是高冷之花。這也算是個寡言少語的人嗎?這也算是高冷?簡直話叨,還象火山爆發。

段南淵將人抱在懷裡,摁了摁,挑起她的下巴:「我覺得,你對我有些冷淡。你不是說,認可我了嗎?怎麼一下子又冷淡了?莫非你又改變心意,討厭我了?」

白若曦:「我沒有討厭你。」

段南淵又攬緊了些:「那你是不喜歡我的陪伴?」

白若曦感覺面前的人就象一座火山一樣,燒得她理智盡失:「沒有。」

男人有些循循善誘:「那就是喜歡了?嗯?」

小姑娘腦門子發熱,有些迷迷糊糊:「嗯。」

男人趁機說道:「那你親一個,我心裡不太踏實。」

這話是不是說過了?怎麼又心裡不太踏實了?這象是段九爺嗎?還是,段九爺被人換過了?白若曦捧上段南淵的臉,腦子有些亂,將他往下拉,櫻花般的唇粗暴地吻了上去。

就在白若曦要放開他時,段南淵抓著機會反客為主,深入地給了白若曦一個真真實實的吻。

過了很久之後,段南淵放開了白若曦,有些滿足地說道:「嗯,這樣,我心裡就有些踏實了。」

白若曦撫著被折騰得有些發麻的唇,懷疑地看著段南淵,總覺得,這男人有些墨黑。要親就親好了,說什麼心裡不踏實?無恥!她分明都被他吃死了,還說什麼心裡不踏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九爺的掌上小天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九爺的掌上小天妃目錄 九爺的掌上小天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0章 410章,九爺張口就是情話

9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