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青梅竹馬6

第396章 青梅竹馬6

自由活動時候,安小珠又說自己不痛了,和他們玩耍了起來。

其實也沒什麼好玩的,現在是上午最後一節課,就盯著小操場旁邊的食堂。飯盒和米自帶,早上來了就把飯盒裡的米淘瞭然后把飯盒放在食堂里的大蒸籠上,食堂阿姨和大叔中午會蒸好,飯菜是要錢的,兩個沒什麼特色的菜,但是飯點就該吃飯,再不喜歡,飯點鈴響,都是六親不認的主,直接衝進食堂找自己的飯盒吃飯。

安小珠和羅棟沒交錢,所以他們不在食堂吃飯。以前安小珠還是可以的,只是這個學期家裡情況更加窘迫了,她也就不得不和羅棟一起買了饅頭帶到學校里找個沒人的地方偷偷吃。

羅棟應該回教室去吃了,她徑直走到教學樓邊上的小沙地去。真的每個學校都有一坑沙子,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特別是他們學校的還小的可憐,而且那些三葉草都快把這給覆蓋了。

他們學校別的不多,就三葉草多。教學樓後面全是三葉草,偶爾書包被老師從窗戶扔下,都會到後面來踩著三葉草撿,也不知道有沒有蛇。

安小珠踢了一腳沙子,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和幾個同學在這裡埋過一隻小鳥,怎麼死的她忘記了,應許是被他們幾個不懂事的孩子不小心玩死的,反正就不喜不悲地埋在了這裡,因為這裡的坑好挖。

逝者安息,也不在這邊鬧了,她打算回去了,路過幼兒班教室前面的滑滑梯,她忍不住爬了上去打算玩一會兒,突然聽到教室里傳來的鋼琴聲音。

她偷偷望進去,發現是老師在教小朋友唱歌,她踩著腳踏,手指輕快地在鍵盤上彈出一個又一個美妙的音節。

她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畫面,穿著好看裙子的老師在前面彈鋼琴,下面的小朋友都在認真跟著節奏唱歌,許是太好聽了,她心中觸動,忍不住笑著轉頭看看別人的反應,就這麼恰好對上一個人的眼睛,兩人相視而笑,又很快默契轉過頭沉浸在那美妙的琴音里……

為什麼笑呢?因為找到一個和自己一樣想法的人?

說實話,她忘記了那個老師的長相,忘記了她的名字,忘記了那首歌,忘記了與她相視而笑的人,也忘記了那時的心情,卻仍記得這個畫面,時不時會想起來,但不知道它的意義是什麼,和曾經的尷尬場面時不時浮現在腦海里給人羞愧難堪不一樣,它真的沒有什麼意義,既不會帶來高興,也不會帶來難過,卻也算得幼兒園時唯一的記憶吧。

琴聲很快停下,老師組織小朋友拿著碗坐好,開始打飯,安小珠就離開了。

「……」安小珠上樓,也有同學陸陸續續回來了,在教室里聊著些什麼,她啃著果子走到正在寫作業的羅棟面前,「吃飯了嗎?」

羅棟:「吃了……你的果子哪裡來的?」

安小珠動作頓了頓,「看見了老師,老師給的。」然後繼續吃。

總不能說是那饅頭不太好吃,還吃不飽,昨晚的飯菜也不怎樣,打算吃點別的,水果什麼也可以,然後空間里的果子就掉出來了,她很驚奇!

雖然她不能進空間,不能使用系統許可權及功能,但果子能掉出來她是很滿意的。

「哦,沒事就離開,我要寫作業。」羅棟冷漠道。

安小珠:「……」這麼冷漠的嗎?

看這小子也挺可憐的,安小珠又要了一個果子,放在羅棟桌上。羅棟不解地看她。

安小珠咬了一口手上的果子:「畢竟你是我哥,我怎麼能一個人吃獨食呢?」

羅棟拿起那果子:「這是什麼果子?」

安小珠動作一頓,然後說:「不知道,老師也沒說。我們不知道的果子多了去了,反正能吃就行。」

「洗過了嗎?」

「不需要洗……反正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羅棟遲疑了一下,用袖子擦了擦,然後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他像是在品嘗什麼美味佳肴,咀嚼了許久,在安小珠懷疑這個果子對他是不是有什麼副作用的時候,他終於咽了下去,然後說:「很甜。」

安小珠明媚一笑,「我的果子,當然甜。我走了,不打擾你寫作業了。」

他們有午休和午睡階段,午休要麼寫作業,要麼朗讀。原本安小珠打算睡覺的,可惜今天星期五,要朗讀。

沒多少人認認真真地讀課文,聲細如蚊,像是催眠咒一般,安小珠忍著困意看向窗外。

安小珠不喜歡讀朗讀,因為一年級時候的語文老師喜歡讓他們在放學前讀詞語和短語,只有讀得好才可以先放學,讀得不好就要到讀得好才能走。為了早點放學,她每次都是賣力地讀,努力讓老師聽到自己的聲音,可是她發現,老師總是讓那些成績好的人先走,即使他們只是動了動嘴,沒有認真讀或是聲音沒有自己的大。

看到其他同學一個一個收拾東西離開,即使放學鈴響了自己也不能走,心越來越慌,聲音也越來越大,還帶了些顫抖,可是,自己仍是被老師留下來的那群人之一,比自己差的人也走的時候,即使不是被老師允許而自己離開的,安小珠心裡也是難過到了極點,漸漸的,聲音小了……

最後的放學鈴聲響起,她走下樓,學校里空空蕩蕩的,其他人有人接,直接飛奔出校園,她看著學校中心的旗杆,風吹過時不時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響,她喉嚨像是被堵住一般,難受得緊。

像是賭氣,她故意坐在旗杆下遲遲不回家,也不做什麼,就盯著地上發獃。語文老師也要走了,遠遠看見她,叫她趕緊回家。她發獃久了,顯得面無表情。

她點頭,然後快步沖向校門,一直跑,一直跑。

胸口像是被什麼壓著了,喘不過氣來,腦子裡原本沒想什麼,但很快就有了,要快點回家!

快點……快點……

「啊!」被自己絆倒,她直接摔了個狗啃泥。手掌擦傷,兩個膝蓋也磨破了皮。

她像是傻了般獃獃地看著自己的傷口,直到有鮮紅的液體流出來,像是有什麼被打開,鼻子一酸,眼淚止不住地溢出眼眶,燙的驚人。

眼前朦朧一片,她用袖子擦了擦,很快又是模糊不清。

她邊擦著眼淚邊抽泣著繼續往前走,路上很安靜,只有風拂過的聲音,她有種錯覺,彷彿這個世上只有她一個人了。

一個小時的路,足以讓她哭累后而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傷口已經結痂,接下來的事就是隨他去。

被留到最後再走的事後面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卻不在會有第一次那般傷心,一年級終於結束了,她以為不會再有這種事了,沒想到三年級上的時候有一天老師心血來潮有來了這麼一出,雖然只比放學時間晚了兩三分鐘,安小珠心裡也是不舒服的,對朗讀就越發討厭。

她和安小珠,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一個人,所以那些感受她是完全能體會到的,心裡也就有了厭煩情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之這隻系統略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快穿之這隻系統略慫目錄 快穿之這隻系統略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6章 青梅竹馬6

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