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234:霸總她終於……得手了(二更

第234章 234:霸總她終於……得手了(二更

秦昭里站的位置剛好有光打進來:「你想聽什麼答案?」

他不作聲。

她說:「回來找你啊。」

他眉間褶皺鬆開。

人都容易得寸進尺,尤其是嘗了甜頭了之後。

「你要跟他結婚了嗎?」

問完姜灼就後悔了。

不該他問的,他沒有過問的資格。

秦昭里回答了,很快回答的:「不會。」

光沒照進去,他眼睛卻亮了。

「我不會跟他結婚。」秦昭里實話實說,「不過他爺爺看中了我家的錢,我爺爺也看中了他家的錢,兩個老人家比較難搞,我目前還沒想到對策,除非我放棄繼承家產。」

當初訂婚的時候她就反對過,他家老爺子眉頭都沒動一下,直接讓她收拾東西,叫她以後不要姓秦了。

她就是顆壯大秦氏商業版圖的棋子,不好用就丟掉,比起血緣,老爺子更看重棋子聽不聽話。

「是很多錢嗎?」

秦昭里笑了笑:「對啊,很多很多。」

這樣的話,他沒辦法承諾了,他賺不到那麼多錢。

「你妹妹什麼時候出院?」

「主治醫生說還要再觀察觀察。」

話題切換得很猝不及防:「你晚上一個人住?」

姜灼臉皮薄,不看她,沖著她後面的牆嗯了聲。

秦昭里非常直接:「今晚我過去。」

他又沖著牆嗯了聲,彆扭了一會兒才看她:「晚飯呢?回來吃嗎?」

秦昭里說:「我喜歡吃魚。」

「清蒸的可以嗎?」

「可以。」

他又沖著牆嗯了聲。

這麼害羞,晚上可怎麼辦?

秦昭里在腦子裡開了一趟高速,臉上面不改色:「你進去吧,我要回去工作了。」

不像別人家的小情人,姜灼一點也不纏人,平時幾乎不聯繫秦昭里,讓他進去,他就真一句好聽的都不說就進去了。

秦昭里踢了踢腳下莫須有的石頭,有點不太爽。

姜灼走到門口,回了頭。

秦昭里那點不爽瞬間煙消雲散,笑盈盈地問:「幹嘛呀?」

「沒什麼,開車小心。」他好端端的不知臉紅什麼,「那我走了。」

「等一下。」

既然小情人不來就她,她便就他好了。

她上前,把他拉過去,關上樓梯的門,抵在牆上。

他一動不動地讓她把手按在了腰上。

「哪有你這樣給人當情人的。」秦昭里不滿,「你都不知道取悅我。」

他睫毛怯生生地抖,低下頭,小心地吻她。

最後,秦總被小情人差到不行的吻技取悅到了。

下午,秦昭里推了溫羨魚的邀約。

傍晚,她開車去了麓湖灣,一進小區,先給徐檀兮打了通電話。

「杳杳,我要去姜灼那裡,要是溫羨魚問起來,你就說我在你那。」

過了挺久。

循規蹈矩的徐檀兮接受了秦昭里離經叛道的請求:「哦。」

然後電話被掛了。

徐檀兮是不會隨便掛人家電話的,一定是戎黎掛的。

秦昭里再一次覺得徐檀兮虧了,找個聽話乖巧的男孩子不香嗎?幹嘛要找戎黎那頭狼?

姜灼住十七棟803,秦昭里有鑰匙,她按了一下門鈴,沒等,直接用鑰匙開了門。

姜灼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你來了。」

他在等她。

她把包包丟在了地毯上:「飯做好了嗎?」

姜灼去把包包撿起來放好:「做好了。」

她脫外套,扔在茶几上:「先吃飯。」

「我去盛湯。」

姜灼把她的外套撿起來,掛到掛衣架上,然後去廚房盛湯,菜都做好了,只差一道時蔬,他讓她先喝湯,他去炒菜了。

葉子菜炒起來很快,一會兒就好。

「你做這麼多,我們兩個怎麼吃得完?」

一桌子菜,六七個人的量。

姜灼把盛好的飯給她,好大一碗:「剩下的我明天吃。」

吃飯的時候,她說:「我把隔壁的房子也買下來了。」

他在剝蝦:「不夠住嗎?」

「你妹妹年紀還小,讓她撞見了不太好。」

「哦。」

姜灼把蝦肉放在乾淨的碟子里,堆了滿滿一小蝶。他摘掉手套,把碟子放在秦昭里前面。

秦昭里喜歡吃魚,還有蝦。

她的手機響了一聲,是徐檀兮發了微信過來::【姜先生問了我,除了魚你還愛吃什麼】

怪不得一桌都是她喜歡的菜。

忘了問了:「你能吃辣嗎?」

「能。」

秦昭里看了一眼他被辣出來的眼淚:「下次不用放這麼辣。」

可是她喜歡啊。

他嘴上答應:「好。」

飯後,秦昭里看著一桌子的碗碟犯難。

「姜灼。」

姜灼把剩菜放進冰箱,只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為什麼皺眉頭了。

「放著我洗。」

「哦。」

秦昭里去沙發坐著。

她喜歡吃辣,她不喜歡洗碗,還有,她喜歡獼猴桃。

姜灼把獼猴桃的皮都去掉了,削成小塊端給她:「你看電視嗎?」

她把鞋子蹬得老遠,沒骨頭在沙發上癱著:「沒電視機。」

「我拿我的電腦過來。」

他拿來電腦,問她看什麼,她說隨便,他選了一部高評分的電影。

「電腦放那麼遠幹嘛?」

「太近了傷眼睛。」

「哦。」她繼續躺著。

他把電腦往前移了一點點,拿了個抱枕給她靠著,然後才去廚房洗碗。

廚房裡偶爾有水聲。

電腦的聲音開得很小,秦昭里看得心不在焉,獼猴桃吃得差不多了,姜灼從廚房出來了。

「洗完了?」

「嗯。」

姜灼坐到她旁邊。

電影放的什麼秦昭里不知道,沒心思看:「我的東西放在了隔壁,我去那邊洗漱。」

他在吃她吃剩的獼猴桃,低聲嗯了聲。

秦昭里的洗漱用品和衣服下午就讓秘書送過來了,隔壁的房子她新買不久,能洗澡,但床都沒添置。

九點,姜烈收到了姜灼的微信。

他先發了兩張圖片,然後問:【哪一套更好看?】

姜烈:【睡衣?】

姜灼:【嗯】

姜烈:【哥,你怎麼了?】

姜灼:【沒什麼】

他還是問室友吧。

室友很八卦。

賀超風:【交女朋友了?】

姜灼:【沒有】

賀超風:【從實招來】

姜灼沒有理。

姜烈回了:【黑色】

可是秦昭里喜歡淺色。

姜灼沒有淺色的睡衣,糾結了很久,他去柜子里找了件白色長袖,正要去洗澡,秦昭里打電話來了。

「喂。」

她說:「我有點事,你先睡。」

他把長袖放回了柜子里:「好。」

秦昭里在隔壁開電話會議,公司海外的訂單出了問題,她開會開到了十一點。結束后,她沖了個澡,去姜灼那邊。

屋裡燈還亮著。

他聽見開門聲,從沙發上起來:「你忙完了。」

茶几上的電腦開著,放著秦昭里沒有看完的那部電影。

「你怎麼還沒睡?」

他把電影關了:「我不知道你過不過來。」

「我過來你也可以先睡啊。」

秦昭里過去坐下,扭了扭脖子。

姜灼把蓋在自己身上的毯子蓋到她腿上:「脖子疼嗎?」

「肩膀。」

他坐過去一點,猶豫了片刻,把手放到她肩上,輕輕按摩。她剛洗過澡,只穿了睡衣,衣服太薄,他不敢用力。

秦昭里有點累,頭栽在他肩上,昏昏欲睡,她伸了個懶腰,貼著他外套裡面的白色長袖蹭了蹭:「你的沐浴露好好聞。」

是獼猴桃味的。

「我困了。」

姜灼怕她著涼,用毯子裹住她:「去房裡睡?」

她眼睛不睜開,頭埋在他肩上:「你抱我。」

「嗯。」

他抱她去了房間。

「把門關上。」

「哦。」

過了一會兒。

「姜灼,把燈關了。」

「哦。」

燈關了,沒有月色,房間里很黑。

又過了一會兒。

秦昭里的聲音徹底沒有睡意了:「你會嗎?」

男孩子很小聲地嗯了聲。

「那你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他從地獄里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他從地獄里來目錄 他從地獄里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4章 234:霸總她終於……得手了(二更

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