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這葉逆怎麼能這麼無恥呢

第552章 這葉逆怎麼能這麼無恥呢

「什麼?這天津府真被葉逆攻佔了?葉逆大兵自塘沽口而上了?」

紫禁城太和門,一票子滿洲貴族正在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明軍竟然這麼快就從海上來了。

現在我大清可是群龍無首啊!嘉慶爺的屍體都涼了,陳德也判了千刀萬剮,只能日子到了就來個明正典刑,這會我大清已經沒有了皇帝,不但是沒了皇帝,連皇后都沒有,孝淑睿皇后喜塔臘氏去年二月薨了,新皇后還沒來得及立呢!

不過雖說這會皇帝、皇后一個也沒,但早起御門聽政的習慣還是保留了下來。

六點鐘,天剛亮,皇貴妃鈕鈷祿氏就帶著十六歲的綿寧顛顛的到太和門來聽政了。

本來他們該去守孝的,可葉逆都要兵臨城下了,那也只能事急從權吧。

皇次子綿寧今年十六歲,去年成的親,已經算是成人了,而且也沒人跟他搶位置,因為只有他是已經去世的皇后喜塔臘氏生的,雖然我大清在繼承人上,不是特別看重嫡庶排序,但基本的規矩還是講的。

只不過今天這個御門聽政看起來有點慘啊!清一水的滿蒙臣子,漢臣不足原本的一半。

因為自從我嘉慶被一個廚子捅了個透心涼以來,本來就不看好我大清前途的漢臣更是徹底的死了心,就這麼兩天,化妝成僕役、家丁甚至商販出城的漢員不計其數。

連吳省欽,吳省蘭兄弟,這樣當過和珅老師,在大清得了大大好處的都跑了!

「當然是真的,我家的包衣把馬都跑死了趕來報的信,葉逆水師幾十艘戰艦堆滿了大沽口,陸師的先鋒估計已經過了靜海,說不定都到通州了!」

禮親王昭槤是剛從河南淇縣大營趕回來的,所以知道點外邊的事。

「這……!那大沽口三座炮台,有二三十門泰西大炮,那些英夷不是說萬無一失嗎?怎麼這麼快就被攻陷了?」

皇貴妃鈕鈷祿氏的父親,禮部滿尚書鈕鈷祿.恭阿拉急了,女兒還沒當上皇太后呢,這大清就要不行了嗎?

「嗨!那再好的大炮,也要有人去操弄啊!大沽口七成炮手都是漢人,連吳省欽這樣的都跑了,那些漢人炮手還不麻溜的投降?」

昭槤雖然領兵的本事沒學到多少,但世道他算是看清了,真當人家肯為了一月二三兩銀子把命丟了?何況葉逆照樣出的起這個價,還是漢人,他們幹嘛不投降?

「不好了!不好了!」一群八旗親貴正在咬牙切齒的罵一錢漢沒氣節呢,一個矮壯矮壯的傢伙大呼小叫的就跑了進來。

誰這麼晦氣呢?大清早的喊不好了,眾人鼻子都氣歪了,回頭一看,得,來得是黃帶子宗室愛新覺羅.祿康,這位爺就是個混人,連祖宗都能弄錯的混人,你跟他說規矩那等於白說。

氣喘吁吁的祿康手裡攥著一大把寫了字的白紙,旁邊的定親王綿恩趕緊抽了一張細細的看了起來,結果一看之下,他臉直接綠了!

這葉逆!怎麼就這麼不要臉呢?

和珅和大人這些年蒼老了不少,能不老嘛,練新軍,造海船,樣樣都找他要錢,而且和大人也沒法不給,因為大清朝要是沒了,他這些錢也早晚是葉逆的。

不過既然出了錢,不待見他的嘉慶也嗝屁了,和大人的氣勢又起來了,他看見棉恩的臉都綠了,於是毫不客氣的抽過定親王手裡的紙讀了起來。

還沒讀完,和大人也無語了,這葉逆還真是無恥啊!都跟他有一比了。

這紙是葉逆找人弄進城的,不用說,這順天府也特么的有內鬼,四門都緊閉了,這些玩意還能進城,肯定有城內的地頭蛇配合。

紙上的內容就兩條,一是要求滿清放了剛剛刺殺了嘉慶的陳德,並且揚言說,陳德活,覺羅家就存,陳德死,溘城雞犬不留!

第二條是限北京城的滿大爺們五日內開城投降的,不但要投降,還不得損壞皇城禁宮一草一木,甚至連北京城的城門,也不許用巨石塞死。

而要是超過五日不降,或者毀壞了皇城建築,那他們不但要破城滅族,還要去易縣把我大清歷代皇帝的陵墓都給掘了,那個叫什麼劉崇禮的領兵官,公然宣稱他要去當摸金校尉。

這都什麼人啊!怎麼這麼不要臉呢?這是把我大清的親貴們當成死人了啊!葉逆的軍將人都還沒來,就已經把四九城看成他們的囊中之物了!

眾人都面面相覷的對望了一陣,這兩條,沒一條是好對付的,就說放了陳德吧,你要是不放,人家可說了溘城雞犬不留的,在這的都清楚的很,這京城是不可能守得住的,人家甚至都不用打,只要切斷供應,就能把這二三十萬人活活餓死。

至於招河南的大軍回來解圍,別開玩笑了!不說從淇縣跑到京城要跑多久,就說葉逆在黃河邊肯定也沒少擺隊伍,到時候這邊一跑,那邊銜尾追擊,本來就打不過,恐怕就不是回援,而是全軍潰敗。

可要是答應,嗯!答應個屁!要是答應了,基本也就宣告大清沒了,刺殺了大清嘉慶皇帝的超級欽犯逆賊都能放,那我大清還能有個什麼好下場?

這相當於把臉伸過去,給葉逆扇大嘴巴子,人心一準就得散了,基本就是個樹倒猢猻散的局面。

倒是掘陵這個大家還不太擔心,摸金校尉說的好聽,但沒有幾個月想掘了一座帝皇陵墓那是不可能的!

下面的人如喪考妣,但御座上的綿寧竟然還有點興奮,這個壓根就沒怎麼接觸過外面世界,以為全天下都跟他皇宮一個模樣的道光爺,根本不覺得葉逆有多可怕,不就是火銃嘛,我道光經常玩,還是個高手呢!

「諸位臣工!葉逆如此猖狂,諸位有何妙策不妨說來聽聽!如今京城尚有三萬大軍,葉逆自大沽口數百里而來必然疲憊,何如以逸待勞,出其不意前去擊破之?」

皇貴妃鈕鈷祿氏沒說話,道光爺就雙眼放光,他學著《三國演義》中劉玄德禮賢下士的模樣開始問策問計。

妙策?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綿寧,能有對付葉逆的妙策還用你問?

真要有妙策,還能讓葉逆打到京城來?你爹都被急的指望祖宗顯靈了,有妙策他不用?

還以逸待勞,攻其不備擊破之,你以為葉逆是什麼烏合之眾啊!能打得過,早就在北江邊,在仙庾嶺下把葉逆給干翻了!

好嘛,走了一個沒主見求神問祖的,又來了個傻大膽,看來我大清藥丸!

不管是滿清自己的幾個****,還是王傑,董誥這樣的漢人忠心臣子,人人腦海冒出的就只有這麼個念頭。

天下大勢已經很明白了,不但葉逆大軍兇猛,葉逆更是臉厚心黑的一代雄主,我大清這邊,要麼窩囊要麼傻大膽,嘉慶和他兒子綿寧兩綁一塊也比不上葉逆一條腿,這大清還能有未來?

眾人沉默了一會,還是垂垂老矣的王傑走了出來,王老爺子那是真的忠臣啊!他吃了大半輩子大清的俸祿,當過上書房總師傅,我嘉慶以父事之,危急時刻當然要為我大清考慮咯。

「皇貴妃,如今葉逆大軍已自天津西進,朝廷精銳皆在河南,就京城這三幾萬軍隊,萬萬擋不住葉逆大兵。

為今之計只有在葉逆尚未圍城的時候,出城而走,我大清本是漁獵騎射之民,漠南漠北各部又與我同氣連枝,昔年元順帝北奔雖然狼狽,但也讓北元存續了幾百年,如今不如暫退大漠緩緩圖之。」

王傑的話,徹底撒開了所有的粉飾和偽裝,直接點出了我大清現在面臨的狀況,跟昔年元朝一個樣。

不,還不如元朝,人家是正牌蒙古人,黃金家族在草原上的號召力可比我大清強得多,而且如今的葉逆又比當年的朱洪武更加兇狠。

什麼暫退大漠緩緩圖之肯定是假的,滿蒙加一塊也就是兩三百萬人,拿什麼來圖幾萬萬漢人?

就算能圖,那也不知道是啥時候的事了,所以現在退到了大漠,那就別想再回來了!

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條路,或許能給愛新覺羅家留點念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起南洋1784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起南洋1784 風起南洋1784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2章 這葉逆怎麼能這麼無恥呢

8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