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七十二章 盼君再回頭

四百七十二章 盼君再回頭

一陣狂風吹了過來,轟的一聲雷鳴,剛才還是晴空萬里的天空突然暗了下來,路上的行人一個個開始小跑了起來,星星點點的雨水滴滴噠噠的落下。

石放抬起頭,任憑雨水胡亂的打在臉上,一點點洗刷著他內心的驕傲。

雨變的越來越大,天空中彷彿是有個無形的篩子,篩子的上面還有一個傾瀉的水池正往下倒著水,噼里啪啦的雨水砸在地面上,兩條交匯的馬路上飛濺起一朵朵銀白透亮的水花。

白靈的羽毛全都淋濕了,它抬頭看了看天空,「憾天雷,他果然生氣了。」

「走吧。」石放說道。

「我的力量回來了。」白靈眨了眨眼。

石放彎下腰,伸手摸了摸白靈的嘴巴,「那就不變了,走吧。」

白靈揮了揮翅膀,「告辭。」

「再見。」

這鶴翅膀一拍,騰空而起,迎著大雨向上而去,一頭鑽入烏雲里,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

雨水順著眉毛滑入了眼眶,石放低頭揉了揉眼睛,他突然覺得有點冷,他對白靈撒了謊,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對唐平他們的邀約非常不適。

他只是不想讓白靈猜中自己的心思,又不想顯得自己似乎沒了主意,李湘亭的話果然沒錯,唐平沒有問題,但是那個303,他總有種無法信任的感覺。

面對越來越多的人和事,他學會了憑直覺去做選擇,如果他一時沒有主意,他會不做選擇。

驕傲?有么?

可是不管怎樣,他還是放了白靈,頭上突然沒了雨,但是身旁的雨花一直沒有停。

「煮熟的鴨子也會飛了,何況還是只鮮活的鶴。」一個聲音笑道。

石放轉臉一看,唐平正打著一把傘站在他身旁。

「已經濕成這樣了,你還打什麼傘?」石放說道。

唐平笑了笑,「下雨要傘,過河要船,這得應景。」

「我是石頭,只能鋪路架橋。」

「可是你有條如意的船呀。」

「這船能渡驕傲的海么?」

「再驕傲的海,也是被地球這個石頭包裹著,所以你需要一把謙虛的傘,來遮擋這場衝動的雨。」

「你這把傘可一點也不謙虛。」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趟平這條路。」

「我餓了,想吃飯。」

「前面有家店,他們的啤酒鴨香嫩可口、皮薄肉厚。」

「走吧」…………

斯德春坐在丹本基金的十八樓辦公室里,他正看著窗外的雨景發著呆。

他剛剛否決了兩項投資議案,分部損失了一百二十八個人,全部都死於失血過多。如果霍起壘無法痊癒,石油合約執行計劃就會被擱置,昨天的一切來的太過突然,他還沒有從恐懼中完全清醒過來。

斯德春摸了摸心臟,那裡正在跳動,還好,至少不是石頭。

倫敦和巴黎方面一直沒有消息,從分部出事一直到現在,那邊沉默的令人窒息。

「這幫可惡的老歐洲」,斯德春突然想起了這句話。

如果霍起壘無法指揮,他必須選擇跟霍淳公司的其他夥伴合作進行交涉,雙方必須儘快選擇新的執行人來進行這筆交易。

紐約倒是在他抵達上海的第一時間給他來了新的指令,他被任命瓜神教駐中國區的副主管,沒有辦法,他在這裡待十幾年了,一時選不出最合適的人選。

分解劑用了十二個小時才將現場打掃乾淨,讓斯德春感到不解的是,為什麼他仍然是個副主管,紐約方面的解釋是,他們需要一個中國人。

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斯德春拿起電話。

「您好。」

「會議在新的地方進行。」

「好的,我知道了。」

「下午六點,有車來接你。」

「是。」

「帶上路通。」

「好的。」

路通此時,正在蒙自路一家台灣麵館里吃面,約他過來的,是李萌萌。

「你已經決定了?」路通一邊拿筷子挑著面一邊問道。

「決定了。」李萌萌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

「嘶」的一聲,路通嗦了一口麵湯條下去,「什麼時候走?」

「下周,我想再看看這座城市。」李萌萌說道。

「通知了其他人么?」路通問道。

「沒有,」李萌萌說道。

「你在上海沒什麼朋友和閨蜜么?」路通問道。

「閨蜜?你可以算是一個。」李萌萌一笑。

「我頂多算事蜜,閨蜜就閨不上了。」路通瞄了她一眼,繼續吃著面。

「你倒是想,可你總是邁不出步子。」李萌萌說道。

路通不滿的看了李萌萌一眼。

「我理解你,你邁不出步子不是因為你沒有這個膽量,而是你總是瞻前顧後。」李萌萌說道。

「理想也是很骨感的。」路通說道。

「我身邊的現實豐滿的想吐。」李萌萌說道。

「你這一走,就不可能再回頭了。」路通吃完了最後一口面,端起碗喝了一口湯,喝完了把碗往桌上輕輕一放。

「那邊也很不錯,風景秀麗,依山傍海,最關鍵的是,那裡一切都很自然。」李萌萌笑道。

「你怎麼不找個男朋友?」路通問道。

「我優秀的讓人望而生畏,除了幾個騷包以外,」李萌萌笑道。

「那倒是,和你戀愛的風險值太大,財經和新聞雙碩,智商要被你碾壓,財力還要大過於你,相貌要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身體還要徹底征服你,這樣的男人實在太難找了。」路通把嘴一撇說道。

「哈哈,你好像有種挫敗感?」李萌萌笑道。

「看到你,我恨不得張岱能從地里爬出來,」路通說道。

「為什麼?」李萌萌問道。

「女子無才便是德。」路通說道。

「男子有德便是才,這也是他說的呀。」李萌萌說道。

「你的騷包捨得你走么?」路通問道。

「騷包是這樣一種東西,沒有的時候你可能需要一點,用完了,你會覺得噁心,」李萌萌說道。

「我吃完面以後,你也就用完了,不會讓你噁心。」路通說道。

「你是悶騷,味道沒散出來,我能忍受。」李萌萌笑道。

「哦是么,前面有家酒店不錯,不如去那裡開一間房,我讓你看看我到底多有味道。」路通指著玻璃窗外說道。

「看我要走,捨不得了?」李萌萌眼睛一亮。

「拉倒吧,我有女朋友。」路通說道。

「那個讓你不停買單的女人么?」李萌萌說道。

「這是男人的責任。」路通說道。

「可那不是男人的負擔。」李萌萌說道。

「可是她很白,還會叫我起來噓噓。」路通也抽了張紙擦了擦嘴。

李萌萌把嘴一撅,抬手摸著自己脖子,「我也很白。」

路通盯著李萌萌的脖子咽了口唾沫,「你再這樣,我下午就請假。」

「哼哼,我聞到了你味道了,把你的模樣都變醜了。」李萌萌狡猾的笑道。

「粗柳不嫌細柳陡,世上誰嫌男人丑,」路通笑道。

「好了,不多說了,」李萌萌拉了下衣服。

「什麼意思?」路通問道。

「可以了,下午還有事要交待一下,路通,我覺得石先生那個提議,你可以考慮。」李萌萌說道。

「怎麼,人還沒過去,就替人當說客了,那剛才算什麼,職場**么?」路通被李萌萌突然的轉變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覺得你這樣很累。」李萌萌認認真的說道。

這話一出,路通的眼睛差點沒紅,在丹本的日子,他的確累積了些錢,可是進去瓜神教之後他覺得很多思想與自己曾經的所學都格格不入。

女友對他的要求也越來越多,今天人家開了什麼車,明天人家買了什麼包,他開始覺得那是一種上進的動力,男人嘛,就該努力賺錢。

聽的多了,他覺得自己有點像個工具,上次,他已經在石放哪裡倒戈了,可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在這個場合對李萌萌說出來。

從心而論,他很佩服李萌萌,敢愛敢恨敢作敢為,巧妙的遊離於各大資本之間,既能在這鍋大雜燴中攥取自己的利益,又能如彩虹過界一般明哲保身。

路通打心眼裡喜歡李萌萌,喜歡她對是非對錯的明確把控,又欣賞她審慎而不失個性的處事風格,更加關鍵的是,她居然還是個美女。

這麼大一件事,她說走就走,路通實在佩服她的果斷,正想再說些什麼,自己的電話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是斯德春的信息。

李萌萌撩了撩頭髮,拿眼看著路通。

「不好意思,我得先走。」路通抬頭說道。

「去吧。」李萌萌彈了彈手指說道。

「見諒。」路通說出句話的時候,覺得自己很沒用,明明自己還想坐一會,哦不,哪怕坐一下午,可偏偏一個信息就能支配他的時間。

「明天再約。」路通說道。

「明天再說吧,」李萌萌淡淡的說道。

「走了。」

「拜拜。」

路通買完單出了麵館,回頭看了眼李萌萌,她正盯著桌子發著呆,服務生過來給她遞了一杯水,路通沖她揮了揮手,可是她並沒有看著自己,路通有些掃興,轉身向魯班路走去。

路通並不知道,李萌萌正看著桌上的化妝鏡,鏡子里,路通向她揮了揮手。

看著路通臉上的失望,李萌萌眼睛一紅,伸手摸了摸鼻子,直到路通走了一段路后,她才轉臉去看路通的背影。

不知為什麼,她希望路通能夠再轉一次身,可直到路通離開她的視線,他都沒有回過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漁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漁娃目錄 漁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四百七十二章 盼君再回頭

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