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魔經破陣

第226章 魔經破陣

龍神剛這樣大聲提醒,那滴龍血已經進了血池。

龍血進入血池,頓時又掀起一道驚濤駭浪之力,直接先將龍神身後的所有人,全部震飛出去。

卓文昊、寇庚和贏玄三人的修為也不算低了,然而在這強大的龍血之力面前,竟然也直接被鎮飛出去。

「哇!」

贏玄和左小飛因為身後有強大的龍神護住,暫時並沒有被龍血之力震飛,但自身卻已經受不住了,口中同時溢出鮮血而來。

原來,因為有卓文昊的幫助,贏玄等人才勉強跟龍鏡和血池之力抗衡。

其實單單是一個龍鏡,並不是那麼可怕。關鍵是龍鏡利用了這座更加完備的血煉魔池的力量之後,就變得非常強大。

這飛魔洞的魔池本來就比凝淵洞中更加完備,力量更加強大。鍊氣境的贏玄和左小飛,僅僅是利用了凝淵禁地中的血池力量,就已經變得非常厲害。

神聖境一階的龍鏡,利用了這更加完備的血池力量,肯定是更加厲害。

如果不是因為神聖境二階的龍神在場,憑藉他強大的修為,吃掉了龍血之力大部分力量,只是這場的所有人,此時都是命喪九泉了。

然而,此時贏玄和左小飛已經嚴重受傷,而龍神也因為力量被消耗太多,臉色變得慘白,靈氣也有些續不上來。

更可怕的是,他們三個人現在已經寒牢牢被血煉魔池反吸住,此時不僅不能吸走魔池的力量,反而還在被魔池不斷吞噬他們的靈氣。

血煉魔池最關鍵的作用,就是以靈獸鮮血為引,然則吸取天地萬物間的靈氣,竟而轉化聚集成魔氣。

也就是說,血煉魔池其實就是一個將世間靈氣,轉化為血煉魔氣的強大工具。

它吸走的靈氣越多,池中聚集的魔池也就更加強大。

贏玄和左小飛修為很低,靈氣也是有限的,但是神聖境二階的龍神,卻擁有著強大的靈氣。

當卓文昊一座高手被龍血之力擊退之後,雙方的力量平衡被立馬打破。也正是因為如此,血煉魔池竟然自主地通過贏玄和左小飛,再反過來吸噬龍神的靈氣。

龍神的靈氣也被消耗了不少,此時再想脫身,卻已經有心無力了。

「不行!我們得想辦法擺脫束縛!」左小飛第一個建議道。

「是啊!再這樣的話,我們三個人的靈氣精血,都會被魔池的給吸干吸盡。」贏玄也同意道。

「不要分心!我們未必就輸定了。一旦你們分心被魔氣進一步反噬,就真地可能會形神俱滅了。」龍神提醒兩人道。

顯然,龍神似乎似乎已經知道,他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全力一搏。

不成功,則成仁!

「哈哈!你們現在才想走,太遲了!」龍鏡此時得意地大笑道。

「龍鏡,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龍神怒道。

「好!那我正好像藉助大哥你的力量,來進一步護大這血煉魔池的力量。」龍鏡說得,又進一步發力。

果然,龍鏡一發力,龍神和贏玄、左小飛三人的力量被進一步吞噬,但是龍鏡的血池的力量,卻在迅速恢復。

然而,贏玄三人現在都已經明白,他們根本沒有沒有機會擺脫血煉魔池的吸噬,因為這座魔池和龍鏡要遠比他們想象中強大得多。

「看來,我們是真地被魔池給吞噬了!」贏玄焦急地嘆道。

贏玄現在已經發現,他們三個人的力量,都已經不再受自己控制,並且被血煉魔吞噬的速度越來越快。

「不會!還有機會反敗為勝!」

贏玄剛這樣無奈地嘆息一聲,就立馬聽到反駁的聲音。

只是這反駁之聲,並不是來自現實之中,而是來自自己心裡。

是嫵淚的聲音!

贏玄此時三人都陷入了血煉魔池的強大反蝕之力,但是他一時間卻忘記了嫵淚的存在。他一直都在全身心對抗強大的龍鏡和血池共同的力量,絲毫不敢分心,也就因此沒有想得太多。

「嫵淚,請問我如何才對反敗為勝?」贏玄立馬追問。

贏玄現在還真不知道,連龍神這樣神聖境的強大高手,都無法挽回的敗局,自己還能有什麼辦法?

「魔由道起,以血還血……」嫵淚隨即輕聲回答。

不知怎地,贏玄就是覺得這兩句開口語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他確實,自己肯定聽到這「魔由道起,以血還血」這個八字,可是那感覺就好像是在夢裡聽過,卻的確想不起自己在哪裡聽過了。

「這是什麼口訣?」贏玄問。

「這是《血煉魔經》的入門口訣!」嫵淚回答。

「不行!師父說過,《血煉魔經》非同小可,凡人一旦修鍊,心中便不由自主地暗生心魔,並且從此受心魔所制,而無法自拔。」

贏玄剛入武神殿之時,就曾在武極殿里說自己要「立志成魔」。

他當時本來以為,自己可能會被逐出山門,不想師父花謹顏卻收了自己。師父收他為徒第一見,就提醒他一定不要輕易觸碰魔道,小心自己為心魔所控。

贏玄其實也知道自己一直為魔氣所困,但是他本性還是極為善良,至少他自認為自己還沒有失去本性。

可是現在如果修鍊的《血煉魔經》,情況就雙立馬變得更加不同了,他深知自己可能真地為心魔所困。

「血煉魔池以靈血為本,以武魂為基,以魔經為法。只有《血煉魔經》中的功法,才能真正控制控制魔池中力量。」嫵淚回答。

「可是為何我和左師兄,並沒有修鍊魔經,卻一樣能控制凝淵洞的魔氣?」贏玄問。

「那是因為凝淵洞中的魔池尚未完全成形,並且修建它的人,修為也稍稍低了一些。」

「這麼說,眼前這座魔池,和凝淵洞的魔池,還不是同一個人修建?」

「當然不是!」

「可是,魔經一直存放在武神殿,外人如何得到魔經功法,來引導魔池修建?」

「《血煉魔經》乃是煉血族的信物,自然有煉血族的高人,記得一些相應的功法。」嫵淚回答。

「那我要是修鍊的《血煉魔經》,不就要真地入魔了么?」贏玄仍然心有顧忌。

「不會!公子可是在嫵淚的引導之下,利用魔經的功法,來驅散魔池中魔氣,而不是進一步修鍊魔經。」嫵淚回答。

「哦!我明白了。這《血煉魔經》不僅可以用來修建血煉池,同樣也可以用來毀掉魔池?」

「是的!」

贏玄經過嫵淚提醒,這才立馬明白過來。

此時他們三人的力量,已經牢牢被血煉魔池的龍鏡的共同力量吸附住,根本無法脫身。如果他們不儘快想出對策,他們的靈氣精血就真要被吸幹了。

「左師兄,跟著我運氣施法!」

贏玄也沒有張口,便左小飛卻已經能感受到他在這說什麼,原來他們現在竟然已經心意相通。

「如何施法?」

「魔由道起,以血還血……」

贏玄率先在腦海打了《血煉魔經》,按照嫵淚引導的功法運轉靈氣,只覺自身體力的靈氣和精血,都立馬開始逆行。

「贏玄,你在幹什麼?」龍神驚問道。

龍神發現贏玄血脈逆行之時,便立馬追問道。

誰知左小飛還沒有回答,左小飛的氣血也同樣開始逆行。

龍神正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卻發現魔池的魔氣力量,瞬間開始變得混亂起來,大有被某種神秘力量驅散之勢。

血煉魔池的護法,神聖境一階的龍鏡,表情也就立馬變得驚愕起來。

「不可能,你們怎麼會《血煉魔經》的散氣之法?」龍鏡追問道。

贏玄從武神殿盜走《血煉魔經》之後,因為怕不安全,所以便把原稿給毀了,而將所有內容都記得了心裡。因為他認為只有自己的腦海里,才是最安全的。

他此時也是聽得龍鏡這樣說,才知道原來他們現在運行的功法,是《血煉魔經》的散氣之法。

魔經中的聚氣之法,自然也就同樣有散氣之法。

贏玄和左小飛同時運起魔經的散氣之法,果然魔池的力量,少部在被兩人吸走,但是大部分卻迅速消散。

他們兩人畢竟是鍊氣境,而龍鏡的修為太高,如何他們之前互吸池中魔氣,那自然是龍鏡遠勝於二人。可是如果他們魔氣從池中驅散,那就誰也無法得到,全都是徒勞一場。

「臭小子,你們也太自不量力了!」

龍鏡說著,身上魔氣再次大盛,又將兩人迅速壓制住。

可是就在此時,龍神的力量,又再次從贏玄和左小飛身後傳來,立馬給了二人強大的支持。

「散!」

有了龍神相助,贏玄和左小飛才真正有了跟龍鏡抗衡的資本。

只見他們眼神稍一交匯,接著同時大喝一聲,那魔池中滾靈獸血,突然「轟隆」一聲爆炸開來,直震得天搖地動,日月無光。

接著大部分的池中獸血,就再次化作赤紅魔氣,隨著強大的爆炸之力一轟而散。

龍神、贏玄和左小飛終於受不出如此強大的力量,同時被震飛出去。

除了修為最高的龍神之外,贏玄和左小飛都大噴一口鮮血,直接噴出了血池之中。

血池中的獸血遇到兩人的鮮血,就像是相互抵消一樣,使血池又繼續迅速地乾涸下去。

「你們……」

龍鏡的聲音此時顯得異常痛苦,只是他才剛剛說了三個字,整個龍神就立馬萎縮下去,又再次沉入血池當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血煉魔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血煉魔尊目錄 血煉魔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6章 魔經破陣

9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