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執念

第六百四十章 執念

這世界之力,竟然和他感悟的一模一樣!!

直接被張九思複製了!而且那最後的一絲不完美,在張九思出手的時候,已經被彌補!!

水分身因為魂魄不足導致的缺陷,在張九思的這裡並不存在!

一個真正的小世界,竟然被張九思拓印了出來!!

比起來水玄清龐大完整的世界和浩瀚的大海,傾倒而來!

整個世界,安靜了!

水玄清的世界,轟然崩潰。

他死死的盯著張九思,苦笑了起來。

「原來你成功了........」

「龍九比我聰明,他看起來暴躁,可卻沒有挑戰你的心思,他明白了十分之一的他都能突破,完整的你自然也能,所以他主動來了。」

水玄清明白了.......

從那個世界出現的時候就明白了。

分身就是分身,本體就是本體.......

「我們都想要成為帝師,而你一直想的是超越帝師.........」

如今的張九思,所領悟的道其實已經超越了帝師,只不過這道尚且在初始階段罷了,只不過這道還沒有成型罷了。

看到了水分身的模樣,張九思也有些複雜,可以說只要不親自建立連接回歸,他們之間只是名義上的本體和分身,現在並沒有聯繫.....

因為天罰的原因,早就把他體內所有與他魂魄相關的東西全部毀滅了,只有他的意志存留了下來,當然他也沒有留魂魄在體內,也因此陰差陽錯的成就了天道,成就了荒聖........

唯一的一次怕死,唯一的一次後手,成就了無上的機緣。

「我一直在思考。這六年怎麼收回你們,你們產生了什麼樣的意志,還是不是以前的帝師一部分,直到現在我才明白,當我把你們分化出來的一天起,當我把三魂七魄賦予你們的時候,這一切都變了,獨立的個體,終究會變化,這天道也在變化,何況我的分身?直到今天,我依舊不知道怎麼做........你逼我啊!」

張九思死死的看著水分身!

「可我賦予你們一切,到頭來你們卻來反我........你想怎麼選擇?」

水玄清搖頭。

「輸了就是輸了,我之所以反抗,只是因為執念有變罷了,其他的幾個如果沒有我看到這樣的風景,也許不會這麼做。」

「六年的人生雖然短了一些,可我以水玄清存在的意義並不止於此,我體驗到了你沒有體驗的東西,也許我看到的風景在你眼裡確實不算絕美,不算最好,可在我眼裡足夠好就行了。」

「情不知所起,轉而雲煙!本體,你贏了,這一次其實我來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水玄清笑了笑,若是沒有準備,他何須送出最後一幅畫?何須說永遠不會回去了?

這一次來,他其實存在了死志。

不全是爭鬥,這一戰只不過是戰心中的不平罷了。

一戰過後,念頭通達,也就結束了。

為什麼分身不能挑戰本體?

為什麼帝師就得無情?

為什麼帝師就得掌控所有?

我水玄清,是例外!

笑著........

水玄清大有深意的看了張九思一眼,他的身體化作了一團極致的水........

「再見!」

轟隆一聲。

沒有給張九思反應的時間,水玄清所有的意志,竟然一瞬間轟然崩潰!

唯有一縷最為本源純正的帝師魂魄飛出,還有那極致的水。

水分身,現在只是水分身,水玄清,沒了。

張九思獃滯在了原地。

「何苦???」

伸手抓住了那魂魄,讓魂魄進入了身體里的混沌空間,還有那本源的水,張九思有些迷茫。

少有的迷茫。

在融合了水魄的時候,一股莫名的情緒,在張九思的心底出現......

張九思怔了怔,總感覺心裡出現了一個女子的模樣,那是一個熟悉的街口.......有一個熟悉的女子,經常來畫畫。

只是那個女子的面容,張九思的執念里卻已經看不到,被抹除了.......

「原來如此,原來你因此來找我一戰?可我既然能給龍九完整的意志,我豈能不給你?」

「我張九思容得下眾生,容得下大帝,容得下七界,容得下失敗成功,我能成就天道,我會容不下你一個水分身?」

他有些生氣。

可水玄清已經消散了。

一切的一切,都回到了水分身的原點。

張九思在天穹深處站了許久,只感覺到了莫名的有些冷,這種冷,大概來自於內心的孤獨?

終於有一天,連分身也背叛了他.......

終於有一天,還有誰不能背叛的?

萬古的時光里,他經歷了太多的背叛,經歷了太多太多.......

張若溪的背叛就已經致命了,雖然那是紅塵的分身,可水分身的背叛,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可是他的分身啊!!他的一部分!!!可依舊背叛了!

這一戰勝利了,可他只感覺渾身寒冷,感覺到了徹骨的冰寒和悲哀,他在雲端上看眾生,看這個世界,看這天地,看這仙神,突然有些迷茫。

「修鍊的意義,是什麼?」

轟隆一聲。

張九思身體一顫。

他的道心竟然有了一絲裂縫。

他體內的混沌空間,也混亂了起來。

而那個被他納入的無上世界,則是重新呈現,裡面有無數畫面一一閃過,那些畫面,竟然是水玄清畫過的所有的畫,畫裡面有販夫走卒,有男女老少,有開心的小女孩,有悲痛的失去了雙親的悲慘男子,有幸福的道侶,有生無可戀的絕望之人,有凶神惡煞的屠夫,有嚮往詩和遠方的少女,有胸懷大志的書生,有鐵血的將軍,有麻木的風塵女子,有小偷,有善人,有.........太多太多,芸芸眾生,不可言喻。

張九思彷彿成為了那個畫師,彷彿拿起來了那一支筆,彷彿看到了那個畫師看到的風景,看到了躍然紙上的畫和眼前的人和事.......

他若有所思。

這是水玄清留給他的禮物,是他唯一的善意...........

「修鍊的意義,在於無畏的選擇,在於真正的自由,在於詩和遠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域神座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域神座 萬域神座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章 執念

9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