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爹,我叫飛

第501章 爹,我叫飛

南宮湟一愣,也對,讓他們早點回來意思就是,他們早日完成人世的生活,重歸神位。

某種程度上,就是在咒他們早些死。

一時之間,氣氛尷尬極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百年不過彈指間,在天界來說不過是三個來月的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

已經恢復真身及仙位的老金——太白金星說道:「這有什麼等不及的!」

「嘿嘿!那倒也是,那倒也是!」南宮湟訕訕地笑道,撓頭化解了尷尬。

「前面就是南天門了,天界剛恢復,很多功能都未必運行順暢,主…岳斐你就悠著點,可別迷失在宇宙空間了。」

魔鷹,也就是太上老君的煉丹童子不忘提醒道。

「行了,有小蛇蛇在,不用擔心!」岳斐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大吼了一聲,「小蛇蛇!」

呷!

突然之間,天昏地暗,虛空中現出一道巨大的身影,正是恢復了原形的洪荒吞天蟒。

它的出現引起了很多天兵天將的注意,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條游龍呢!

當初封印元邪魔君也有它的一份功勞。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回見!」岳斐拉著凌欺霜的小手,縱身一躍,沖眾人招了招手。

「出發!」

吞天蟒怪叫一聲,破空而去。

「相公,我們現在先去哪兒?」

坐在岳斐懷裡的凌欺霜大聲問道,吞天蟒飛得太快,耳邊都是呼呼的風聲,說話不大聲點都聽不清楚。

「先去一趟葬月塚!」岳斐雙腿一夾,「小蛇蛇,時空穿梭!」

吞天蟒怪叫了一聲,前面突然出現一個黑洞,流光閃爍,它直接飛了進去。

耳鳴目眩,再睜開眼時,已經出現在葬月塚上空。

十年人事幾翻新,他們在天界那段時間,失落之地也已經過了數十年。整個葬月塚已經變了個樣,變得鬱鬱蔥蔥,生氣盎然。

「宮…宮主,不…不好了!聖山那邊……」宏偉巍巍的宮殿里,一名士衛對上首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說道。

「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老者嚯地站起來,失聲問道,聖山茲事體大,不容有失。

不等士衛說完,他就匆匆地帶人前往。

「大膽狂徒,膽敢擅闖九幽地宮聖山,該當何罪?」一群人將岳斐兩人團團圍住,為首的人喝道。

「月魔族的禁地什麼時候成了九幽地宮的聖山了?」岳斐風輕雲淡地說道,並不以為意。

轉念一想,月魔族都覆滅幾十年了,「財產」被人霸佔也不是什麼難以想象的事。

「什麼月魔族?你到底是什麼人?」一名年約二十齣頭的男子驚慌地問道。

岳斐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一副「說了你也不知道」的表情。

就在此時,虛空中一群人飛至,落到岳斐兩人身前。

「參見宮主!」士衛齊刷刷地跪拜。

「免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髮老者厲聲問道。

「是這樣的宮主大人,這對狗男女不聽勸告想要……」那士衛正要說點什麼卻被啪地獎了一巴掌,直接被打懵了。

「你是…岳…岳斐?」只見那老者渾身發抖,連說話都不太利索,很是激動。

岳斐愣了一下,原本整個失落之地認得他的人就不多,能一眼認出他的就更少了。

細心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你是…肖龍?」

「是我是我!你果然是岳斐,哈哈!」老者正是多年前的肖龍,他一把擁住了岳斐,大笑了起來。

「你們可以退下了,本宮要與老友好好聚一聚!」

說著,肖龍不再理會其他人,對岳斐說道:「你們應該是想去那裡吧?走,我帶你去……」

那那士衛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已經消失在了眼前。留下他們在原地凌亂。

老朋友?明明是一對年輕人。

「原來如此,已經過了五十幾年了?這裡之所以成為聖山,是為了守護她的陵墓么?那我師尊和師伯……」

氣氛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沉默了片刻,肖龍才說道:「兩位前輩二十年前就仙遊了。那一戰之後,他們失去了修為,身體一日不如一日……」

兩人又聊了許多,終於三天後,他們還是離開了。

岳斐摩挲著手上的扳指,喃喃地道:「以後我就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叮咚!

「誰啊?」一名中年婦女打開了門,「小斐?你上哪兒去了?昨晚說跟你同學去看流星雨就一晚都沒回來,害媽差點就去報失蹤了。」

「咦?這位是……」

三年後,岳斐與凌欺霜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又過了一年,某醫院產房外,突然兩聲嬰啼。

「恭喜先生,是一對龍鳳胎!」兩名護士分別抱了一名嬰兒出來,有些小激動地說道。

隨後虛弱的凌欺霜也被推了出來。

「老婆,辛苦你了!」岳斐了臉感動地說道,肉眼可見,眸中閃著淚光。

凌欺霜微微搖了搖頭,「孩子的名字你想好沒有?」

岳斐點了點頭,「男孩叫岳羽,又孩兒叫…雪兒,岳雪兒!」

凌欺霜愣了一下,隨即微笑著點了點頭。

六年之後,操場上。

「爹,我要改名字,改一個偉大威武的名字。」岳羽稚聲稚氣地說道。

「最威武的名字你爹已經幫你改了啦,你還想改什麼名字?」岳斐問道。

「我想飛,我以後就叫飛!」岳羽指著空中的大鳥說道。

「飛?」岳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飛?岳…飛?你是岳武穆?老婆,你會不會在咱兒子背上刺『精忠報國』四字啊?」

「想什麼呢?沒事我給自己兒子刺什麼字?」凌欺霜白了他一眼。

「喔,嚇我!」岳斐后怕地拍了拍胸口。

多年之後……

「岳將軍,岳將軍,快,金兵殺到了!」一名士兵急促地叫喊。

將軍?叫我么?

岳羽眼開了雙眼,看著銅鏡中的自己,不禁大喊:「夭壽咧,我怎麼成這樣了?」

轉念一想,父母歸位,時空扭曲,難道自己穿越了?

「咦?這幾個字是怎麼回事?」岳羽看著手背上的「精忠報國」四個字,不禁問道。

「當然是你丈母娘啊!」旁邊副將打扮的男子說道。

岳母刺字!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造化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造化圖 滄元造化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1章 爹,我叫飛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