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被盯上了!(四千字)

第213章 被盯上了!(四千字)

聽到寒非知的解釋之後,王昊跟夜新月總算是搞清楚了狀況。

不過,他們更好奇的是,在這之後發生了什麼。

所以,他們迫不及待地追問道。

「老師,那之後都發生了什麼?」

聞言,寒非知剛準備要跟王昊他們講解,結果,話還沒出口,王昊他們就發現,眼前的寒非知,他的身影正在逐漸暗淡。

見狀,王昊立馬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所以,他二話不說便向寒非知的那道意識輸送了一團意識之力。

而在得到了王昊的援助之後,原本快要消散的寒非知,他的身影終於再一次變得凝實。

「呼!

好險!」

也算是死裡逃生的寒非知,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還不等他向王昊表示感謝,一旁的王昊卻是催促道。

「老師,快跟我們說說之後的事情!」

聞言,寒非知露出了一絲苦笑。

本來,他對王昊的舉動還是挺感動的,但是,當他注意到王昊跟夜新月看自己的眼神之後,他忍不住產生了一種自己只是一個工具人的錯覺。

好吧,他承認,他確實就是一個工具人。

畢竟,他只是本體分出來的一縷意識,而且,他確實身負使命。

所以,工具人這個身份,實錘了!

因此,原本還有一絲悲傷的他,突然就想通了。

沒辦法,工具人就要有身為工具人的覺悟嘛!

於是,他也懶得矯情了,直接對王昊他們說道。

「......」

王昊:......

夜新月:......

有那麼一瞬間,王昊跟夜新月懷疑是不是他們聾了。

因為,此刻的他們,只能看到寒非知的嘴在一張一合,但是,他說的內容一個字都聽不到。

而說的正興的寒非知,也注意到了王昊他們的異樣,所以,他忍不住詢問道。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

被寒非知這麼一問之後,王昊跟夜新月反問道。

「老師,您剛才講了啥?」

聞言,寒非知自然是眉頭一皺,然後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這不是在跟你們講後面發生的事情嗎?」

然而,寒非知不說這話還好,一說,王昊跟夜新月的眉頭就皺地更緊了。

「老師,您別開玩笑了!

我們剛才除了看到你的嘴巴在一張一合之外,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別鬧!

我剛才明明就講的很大聲啊?」

然而,話剛出口,寒非知就意識到了不對。

他目光凝重的看著王昊跟夜新月說道。

「你們剛才真的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聞言,王昊跟夜新月都是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見狀,寒非知面露沉思之色道。

「.......」

然而,這一次,王昊跟夜新月還是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見王昊跟夜新月都在搖頭,寒非知再一次轉移話題道。

「現在能聽到嗎?」

「現在可以了!」

再一次聽到寒非知的聲音之後,王昊跟夜新月立馬就向寒非知報告了。

不過,他們眼中還是充滿了疑惑。

所以,他們的目光一直都放在了寒非知的身上,等待他告知原因。

而在感受到王昊跟夜新月的目光之後,寒非知面色凝重的說道。

「我們應該是被盯上了!」

聞言,王昊跟夜新月就更加茫然了。

「被盯上了?

老師,我們是被誰盯上了?」

見王昊跟夜新月還是不能理解,寒非知便立馬解釋道。

「深淵!

也就是這個世界!

現在只要我說任何關於當年的事情,它就能夠察覺到,然後進行干預!」

然而,聽了寒非知的解釋之後,王昊跟夜新月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他們質疑道。

「老師,假的吧?

剛才我們還能討論呢?

怎麼現在就不行了?」

面對王昊跟夜新月的質疑,寒非知給出的回答十分的乾淨利落。

「你試試就知道了!」

聞言,王昊自然是點了點頭。

於是,他開始講述之前他們所看到的那些畫面。

「......」

無聲!

依舊是無聲!

當王昊看到夜新月對自己搖頭,表示聽不到之後,王昊跟夜新月終於是相信了寒非知的話。

「這不可能吧!

我們現在是在新月的零維空間中,它難道可以干涉零維空間?」

聽到王昊的質疑,寒非知也是感到非常的疑惑。

「照理來說,它應該是無法干預零維空間的。」

聽到寒非知的這句話之後,王昊跟夜新月頓時就明白了,原來寒非知也懵了!

不過,這個時候,王昊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完全沒有嘲笑寒非知的心思。

因為,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或者說,這對於他們人類而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要是深淵真的已經可以入侵零維空間的話,那他們人類在它的面前將毫無抵抗力!

所以,一時之間,王昊跟夜新月都是陷入了惶恐之中。

好在,雖然寒非知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寒非知畢竟活了這麼久,眼見還是有的。

所以,他對王昊跟夜新月安慰道。

「別慌!

它想要將自己的力量滲透進零維空間,應該沒有那麼容易。

要是真的那麼容易的話,它做的就不是屏蔽我們的講話內容了,而是應該直接抹除我們!」

聞言,原本還處於驚慌之中的王昊跟夜新月也是幡然醒悟。

「沒錯!

老師說的有道理!」

這個時候,聽到王昊對自己的吹捧,寒非知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的大腦正在高速的運轉。

「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它不可能將自己的力量滲透進來。

之前,它從來沒有表現出這方面的能力,唯獨在這個時候,它的力量滲透了進來。

外面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一定是這樣!

不然,不可能會引起它的注意,更不可能讓它的力量滲透進來。」

聽到寒非知的猜測之後,王昊頓時心中一顫。

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老師,會不會是我留在外界的肉身出問題了?」

聞言,寒非知頓時眼前一亮!

「一定是!

一定是這樣!

你的肉身里鐫刻著太陽神的伴生符文,一定是伴生符文因為什麼原因爆發了,所以才會引起它的注意!

也只有太陽神的伴生符文才會引起它的注意!」

見寒非知如此篤定,王昊也是慌了。

「老師,那我該怎麼辦?」

「離開這裡!

回到你的肉身中去!

要快!

遲則生變!」

這還是王昊第一次看到寒非知臉上的表情如此的嚴肅,所以,王昊也不敢耽擱,簡單的跟寒非知跟夜新月做了一個告別之後,他便控制著自己的意識體離開了夜新月的零維空間。

而隨著王昊的離去,零維空間中便只剩下了夜新月跟寒非知。

見狀,夜新月自然也是準備告辭了,畢竟,她還是很擔心王昊的安危的。

「去吧!

只有你清醒了,我才能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既然寒非知都這麼說了,那麼夜新月自然不會再久留了。

「多謝老師!」

說完,夜新月便也控制著自己的意識體離開了零維空間。

於是,零維空間中便只剩下了寒非知,以及那被冰封的暗月符文意識。

只不過,此時的寒非知,臉上儘是擔憂之色。

......

日冕空間中,之前因為王昊的爆發,王昊的肉身便已經進入了類似太陽神的狀態。

宛若金色能量澆築的肉身,肉身的表面則是有神秘符文在流轉,這一切都像極了太陽神!

然而,這只是開始!

當王昊的肉身進入類似太陽神的狀態之後,在哈德斯跟阿卡斯他們頭頂的那片星空就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那上面的繁星開始不斷地閃爍著光芒。

與此同時,王昊的肉身也開始閃爍了起來,彷彿在跟那片星空呼應。

見狀,哈德斯忍不住向阿卡斯詢問道。

「這是什麼情況?」

聞言,阿卡斯也是摸不著頭腦道。

「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見!」

聽到阿卡斯的回答之後,哈德斯忍不住鄙視了他一眼。

不過,也就是鄙視一下而已,哈德斯並沒有趁機數落阿卡斯。

當然,不是哈德斯不想,而是哈德斯覺得,自己身為長輩,不能像阿卡斯那麼小家子氣,應該要寬宏大量一些。

好在,阿卡斯並不知道哈德斯內心的想法,不然,他少不得要罵哈德斯一句「無恥老賊!」

而就在兩人不知所措的時候,日冕空間外,八十八座異域星空也出現了變故!

八十八座異域星空有多少恆星,說實話,人類真的沒有統計過。

但是,八十八座異域星空中有多少個主恆星系,人類還是清楚的。

4786個!

所謂的主恆星系,就是指夠成八十八個星座的恆星系。

此時此刻,正是這夠成了八十八個星座的4786個恆星系中的恆星,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好在,這些光芒只是亮度很高,並沒有伴隨著高溫。

所以,對於這4786個恆星系中的生物而言,除了感覺有些刺眼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礙。

只不過,對於身處藍星的人類而言,這一幕就有些狀況了!

要知道,一般來說,這構成了八十八座星圖的4786顆恆星,只有在夜晚才能被人類用肉眼觀察到。

但是現在,哪怕是青天白日,這4786顆恆星依舊璀璨奪目,讓人無法忽視!

......

中央大陸,萬象之城,雙子座星宮內,一直處於閉目打坐狀態中的雙子座大主教波拉克斯猛地睜開了雙眼。

「哈德斯......」

空曠的行宮內,響起了他那蒼老而又渾厚的聲音。

與此同時,處女座大主教薇雅幾乎是在瞬間便來到了他的身旁。

「波拉克斯,這又是怎麼回事?」

聞言,波拉克斯如老僧入定一般的身體終於動了。

他緩緩起身,下一秒,他便來到了星宮外。

見狀,薇雅也是緊隨及后。

此時,外界蒼穹之上的那4786顆恆星全都映入了他的眼帘。

看到這一幕,他自然是響起了日冕空間中的那片星空。

然後,只聽他喃喃自語道。

「是你嗎?」

聽著波拉克斯這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薇雅的眉頭皺地更緊了!

......

北方大陸,天工之城外的山水間,還是那座茅草屋,只不過,這一次,並不是只有天工老人自己,在他的身旁則是年閱日。

當蒼穹之上的那4786顆恆星亮起的瞬間,年閱日忍不住抬起了頭。

只不過,一旁的天工老人卻是沒有抬頭,他依舊在專心致志地編織著自己手中的草鞋。

「教父?」

而在看到蒼穹上的那一幕之後,年閱日忍不住呼喚起了天工老人。

但是,天工老人卻是頭也不抬的說道。

「慌什麼,天塌下來,自有高個子頂著!」

「可是......」

年閱日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天工老人卻是打斷道。

「沒什麼好可是的!

我這兩雙草鞋今天可是要交付的,你這個不孝子可別耽誤了我的進度。

你要是敢讓我晚節不保,信不信我讓你們聯邦商會總盟再也拿不到我們煉器師聯盟的產品!」

見自己教父似乎動了真怒,年閱日只好訕訕一笑,繼續編織起了自己手中的草鞋。

只不過,他的心思卻是已經不在這上面了。

吧嗒!

所以,沒過多久,他手中拿著的那根用來編織草鞋的草繩斷了!

看著那已經斷在自己手中的草繩,年閱日的臉上一臉的驚恐。

完了!

他知道,自己這下闖禍了!

雖然天工老人在人前一向表現得很和善,但是,年閱日知道,在煉器這個方面,自己這位教父可是出了名的嚴格。

要知道,他小時候,可沒少因為煉器的事情被訓。

所以,哪怕是現在,他都成為了聯邦商會總盟的會長了,他依舊十分畏懼自己的教父。

以至於,他現在都不敢去看一眼天工老人。

不過,就在他惴惴不安的時候,他的耳畔響起了天工老人那不冷不熱的聲音。

「一塊100兆能級的星辰石!」

聞言,年閱日一臉驚恐的看向了天工老人。

「教父......」

年閱日很想說,教父,要不您打我一頓吧,但是,他話還沒出口呢,就聽天工老人再一次開口道。

「兩塊!」

「咳咳......」

這一下,年閱日再也不敢說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永恆昊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永恆昊陽 永恆昊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3章 被盯上了!(四千字)

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