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羨慕弟弟

第675章 羨慕弟弟

慕容廷當即叫元九進來。

元九一進門,目光就落在那朵開的最盛,碩大燦爛的芍藥花上。

他微微怔了怔。

慕容廷輕咳一聲,「說吧,什麼消息?」

元九連忙收回視線,「據探子報,昨夜秦使追上葉從容,原以為,他們離開了夜國境內是要同行歸贏。沒想到他們卻是打了一架。」

慕容廷和梁長樂都微微一愣,打了一架?

「一開始,探子們察覺,秦使是沖著滅口去的,然不知為什麼,那架打了不久,就止息了。而後秦使憤怒離開,葉從容並沒有死。」

慕容廷的眼神意味悠長起來。

梁長樂也若有所思,「他果然不是秦逸救走的。」

「那可未必,秦逸救他,就不能殺他了?」慕容廷冷冷說道。

梁長樂知道慕容廷不喜歡秦逸,聽到她提及這人,他肯定要酸。

她哭笑不得,「我就事論事。」

慕容廷:「我也是就事論事。」

梁長樂覺得他酸起來的樣子,太像小孩子,真正的小孩子也未必這般不成熟。

但她卻願意寵著他,「乖。」

慕容廷:「……我的意思是,秦逸後面或許還有個命他做事的人,即便這件事他不想做,也不好違背。」

梁長樂這才端正臉色看他。

如此,也能說得通。

「昨夜突襲,沒有鬧出人命就散了,可是人出面緩和?」梁長樂問道。

慕容廷說:「除非利益相關,否則,葉從容和秦逸,哪個是好勸的人?」

元九拱手:「探子無法靠得太近,所以不曉得他們是如何商量,如何解決衝突。倒是發現,保護葉從容的人,很是恭敬小心的把秦使送走了。」

屋子裡一時安靜,梁長樂的目光又落在了那隻鷹的身上。

鷹一開始很著急,拍著翅膀叫。

但元九進來以後,它就專註的看著元九,有時候還歪歪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它也不亂叫了,安靜如雞。

「它一定知道。」梁長樂忽然說。

慕容廷看她一眼,忽而抬手覆蓋在她手背上,「無非是消息滯后一點,得知真相沒有那麼快,不會影響大局的。」

他想告訴她,別太著急。

報仇她都可以等,真相就更值得等待了。

梁長樂長舒一口氣,彎了彎嘴角,深深點頭。

慕容廷忽然沉了幾分音調,「我有點兒羨慕少博。」

梁長樂一愣,眸子微挑,「羨慕他什麼?羨慕他是我弟弟?你若想……」

慕容廷瞪她一眼……他看別人時威嚴駭人,看她則像貓化的老虎,一點兒不嚇人。

梁長樂綳不住樂,「除了他是我弟弟這條,我不知道你羨慕他什麼。」

「是他告訴我,你不開心,有些煩躁。原本我們在書房讀書,還沒讀完今日要學的,他忽然跟我說,叫我回來陪你。」慕容廷目光沉沉落在她臉上。

梁長樂不由一陣出神。

慕容廷接著道:「我問他怎麼知道,少博說,姐弟之間,心有感應。我羨慕這個。」

梁長樂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心裡也是溫熱一片。

她不由的想,當年母親生他們姐弟兩個,可能生偏了。

少博敏感細膩,特別是對人的感情上,觀察細緻入微,目光如炬。

而她則多數時候,都是遲鈍的,麻木的。

若不是遇見慕容廷,遇見他這樣執著,鍥而不捨的性情,她怕是這輩子都跟「男女之愛」無緣了。

如今弟弟到了身邊,她可以朝夕相見,日子已經如斯美好。

不想還有驚喜,弟弟竟能隔著幾個院子,感知她的浮躁煩悶。

她忽然有種被相公和弟弟兩個男人關懷寵愛的感覺。

梁長樂不由微微紅了臉,不知是害羞還是感動。

「這是他的『神技』吧,我也沒有的,我就感知不到他的心情如何。」梁長樂說,「我是做長姐的,既然我能影響他,叫他感受到,那我就更當穩定自己的情緒,做出長姐的樣子來。」

梁長樂端正身姿,正襟危坐,閉目靜心。

慕容廷在一旁,含笑看她,「這兒只有咱們兩個,你做給誰看呢?」

梁長樂卻不理他,待她再睜眼時,眸子里已然平靜下去。

「慢慢來吧,至少是個好的開始。」梁長樂勉勵自己說。

慕容廷不由再次欽佩這個小女子了。

他凝望著她的眼神專註又熱烈,她總能時時刻刻叫他驚艷。

梁長樂轉過臉看著窗台上的鷹,「你去吧,我如今又聽不懂你們的話了,但倘若你們能聽懂我的話,就去和王爺所派出的探子合作,把他們探知到的消息及時送回,也是幫了我大忙了。」

梁長樂正遲疑鷹能不能聽得懂,卻見它啾地叫了一聲,拍拍翅膀,衝天而起。

「萬物皆有靈,這話誠不欺我。」梁長樂不由感慨。

葉從容的事情暫且擱置。

他已經離開了夜國,也回不去梁國。

他在梁國的名聲徹底壞了,他把梁國的朝廷弄得烏煙瘴氣,各派勢力相互紛爭。

梁帝本就是個傀儡,如今大亂之下,竟沒有人發現,「傀儡皇帝」被掉了包。

各方斗的頭破血流。

而真正的梁帝,正起早貪黑,如饑似渴的汲取著為人君當有的知識智謀。

梁長樂也每日為梁少博撫琴至少兩個時辰。

她撫琴並不影響他讀書學習,有時候她就在慕容廷書房隔壁的屋子裡,獨自在那兒彈奏著。

她一彈琴就會忘了時間,一上午的時光一晃而過。

她如今不時常去鴻臚寺了。

因為上次皇后召她入宮彈琴的事兒,惹了慕容廷。

慕容廷隨即上奏皇帝,為她請辭,說她要專心做齊王妃,不再理會衙門裡的事兒。

皇帝哪能不知,慕容廷是不滿皇后的作為。

他壓下慕容廷的摺子,沒有準奏。他還想藉此拉進和齊王夫婦的關係呢,齊王已經卸了兵權,只頂個王爵,無官一身輕。

齊王妃若是也辭官,他們就與朝廷沒有什麼關涉了。

倘若是太上皇還在執掌大權,太上皇會高興吧?

但當今皇帝,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總有種要失去這兩個厲害幫手的感覺。

他們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啊!都怪皇后那個蠢婦!

皇帝對皇后也愈發不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目錄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5章 羨慕弟弟

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