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以功相抵

第五百四十一章 以功相抵

對上爹爹的視線,祝長樂調皮的眨眨眼,換來爹爹一個瞪眼后她嘿嘿笑了。

「讓各位受驚,是長樂的錯。」祝長樂團團抱拳一禮。

祝茂年不好說什麼,吳真回話道:「此是西廉軍,祝將軍怎麼做都是應當。」

「倒也不是不想和大家通氣,只是這事我也只是有所猜測,並不能確定他們是不是真會動手,所以溫仙姑走後我只和皇上報備過有可能會發生的變故,然後調用了現在武林同道中我所有能用的人手,若非有人可用,我也不敢冒險。」

吳真看了皇上一眼不再多說,說白了,此事只要皇上是知情的就行了,其他人知不知道不重要。

祝長樂也只交待了這麼一句便不再多說,轉而向皇上稟報:「溫蓉已經伏誅,她應該是這次行動中身手最高強之人。」

皇帝扶著老三的手坐下,緊張和興奮仍未全部褪去,坐下後腿顫抖得反倒更厲害了。

「其他人你待如何處理?」

「殺!」

皇帝看向她:「祝卿向來維護武林中人,朕還以為你會要保一保他們。」

「分人。」祝長樂手緊緊握住劍柄:「臣本就是武林中的一份子,平時理應維護他們幾分,可臣同時也身擔保家衛國之職,誰若是沾了不能沾的事,做了不該做的事,臣絕不會手下留情,在武林中這叫清理門戶,壞了的東西清理出去了才能保完好的無恙。」

皇帝虛虛點了點她:「滿身的心眼子。」

一看皇上這態度,祝長樂順桿勢就單膝跪地:「臣願以微末寸功來抵,懇求皇上應臣之請。」

應什麼?應她,殺了今日前來刺殺的所有人,這罪就只清算到他們頭上,不追究更多,在場皆是聰明人,前後一聯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童長老看著她在心裡嘆了口氣,全武林都該慶幸有這麼個祝長樂從中斡旋,為武林謀生機,現在這麼明擺著說出來,只要皇上應了,這事就止在這裡了,不用擔心成為將來的一個隱患,隨時都能被人拿捏著當成血洗武林的理由。

鄔玲瓏看著矮了半身的祝長樂,想到老頭從息隴回來時對著空氣感慨的那句:鍾凝眉擔著魔女之名卻教出來個俠義心腸的好弟子,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其實他們都知道這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只說明鍾凝眉那個魔女之名名不符實罷了。

「若她的功勞不夠,再抵上我的吧。」鄔玲瓏看向皇帝:「夠抵嗎?若還是不夠,再算上秋離的。」

「不用你們任何人的功勞來抵,朕本也沒有那個想法。」皇帝忍著咳嗽,示意老三去將祝長樂扶起來:「若他們來殺朕,朕就要屠盡他們,那爾等助朕如此多,朕又該如何?」

皇帝搖搖頭:「沒有那個道理,祝卿安心,朕非常清楚想要顛覆大慶江山的從來不是武林中人,護翼隊有多忠於大慶,朕看得到。」

被三皇子托起來的祝長樂感激的連連點頭:「皇上聖明,武林中人平時雖然自己喊打喊殺的,但是誰要敢動我大慶的江山,我們可以把什麼恩怨都放下,先把外敵削了再回去接著打。」

「這種生活真是肆意得讓朕艷羨。」皇帝大笑,他就喜歡祝長樂這什麼都不遮著掩著的性情,她要保誰就保,知道有什麼隱患就提前把這東西給掀了,她的訴求就是大家都活著,功勞什麼都可以放一邊,見多了爾虞我詐,這樣的直白他非常受用。

鄔玲瓏沖看過來的祝長樂微微點頭,霍正康或者沒有力挽狂瀾的本事,說話向來還算是作數,並且也絕對要比一般人聰明,若是在盛世,他未必沒有一番作為。

做為聰明人,他知道有祝長樂和秋離的武林,和在皇室手中也無甚區別,完全不必冒著和他們兩人撕破臉的風險去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

有了鄔玲瓏作保,祝長樂心裡就安穩了,拍拍胸膛就道:「外邊事多,臣繼續忙去了,還請皇上繼續留在此地,待天亮臣確定安全后再離開。」

皇帝揮揮手,「先去把傷處理了,注意安全。」

祝長樂低頭看了眼傷口,大聲應下:「謝皇上關心,臣這就去。」

出得門來,祝長樂深深的,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跟著等在那裡老和尚走遠了去。

智清邊給她清理傷口邊嘆氣:「給你惹來這一攤的麻煩,到頭來你還得保她的落花谷。」

「落花谷是江湖中的一個門派,和武林一體,摘不出去。」

是啊,摘不出去,那陷在感情糾葛中的溫仙姑卻連這個道理都想不透,她死了倒是一了百了,智清搖搖頭專心處理傷口。

被蛛絲折磨過,普通的傷勢已經不能讓祝長樂變臉色了,她靠著柱子忍著那火辣辣的疼痛,腦子裡想著接下來的行動。

原本想等何慶博行動,她以不變應萬變,現在她不打算等了,再等下去武林會越陷越深,皇上現在還記著她的功勞,記著護翼隊的忠心,可次數多了這些就不管用了,她打算主動出手。

從她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南襲軍和北羌軍徹底倒向何慶博的可能不大,他們最多做做樣子兩不得罪,如果打到京城,她要面對的就是禁衛軍和前府軍,可想要前往京城她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怎麼讓西蒙軍不趁她不在時燒了她的後院。

「嘶!老和尚你輕點,這是我的肩膀,不是一塊豬肉!」

智清眼神都不給她一個,將細布纏得更緊一些,這地方離著關節近,活動的時候多,不綁緊了她隨便一動傷口就得裂開。

「老和尚,我看到曙光了。」

「別受傷了行不?」

「痛在我身,你當我想啊!」祝長樂摸著綁好的傷口站起身來,「我殺人去了。」

智清看向她:「這事無需你親自動手。」

「得我去。」祝長樂看向皇上所在的方向輕聲道:「得我去才可以,他看著呢!」

智清嘆了口氣,從藥箱里拿了塊糖塞進長樂嘴裡,幼時就常常吃在嘴裡的味道讓祝長樂笑眯了眼,她確實不愛殺人,可如果殺人才能讓更多人好好活著,那造下的殺孽她承受得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幺女長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幺女長樂 幺女長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 以功相抵

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