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目中有秋離

第三百四十四章 目中有秋離

剛經歷一場勝戰,抓出一個叛徒,幾位將領都需要緩一緩,見將軍沒有其他吩咐便告退離開。

祝長樂塌了腰,眼巴巴的看著秋離。

秋離將腰間的酒囊解下遞給她,祝長樂喝下一口長長嘆出一口氣,「我也要做壞人了,還是我最不喜歡的那一種。」

秋離靠著長桌站著,由上而下的看著把不高興的事說得感慨萬千的人。

「決定重整西廉軍了?」

祝長樂趴到桌子上,手指頭在上邊划拉著,「多活下來一些人總是好的,我也想活著。」

秋離笑了,他了解長樂,她之前不動西廉軍,是因為大將軍這個身份對她來說是暫時的,到了合適的時候她隨時準備抽身,她把自己當外人。

而眼下,她終於打算融入西廉軍了。

「那你用重典就沒錯,殺雞儆猴。」

祝長樂抬頭看了看他又趴了回去,嘟囔道:「我做什麼你都說沒錯。」

「你做什麼都對。」

「那要是做錯了呢?」

「我會讓它變成對的。」

祝長樂忍了忍,沒忍住咧開嘴笑了。

「咳!」趙堅重重的咳了一聲。

「趙叔,你還在啊!」祝長樂循聲看去,揮著手道。

趙堅氣笑不得,「你們倆這簡直是目中無人。」

「有啊,我目中有秋離。」祝長樂呲牙,喝了口酒懶洋洋的往後靠去,那模樣引得秋離多看了好幾眼。

「長樂,你聽趙叔一句勸,這臉皮不能再厚了,再厚就不好看了。」

「厚點好,正好用來防神箭手的箭。」

「這理由……」趙堅想了想才找到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清新脫俗。」

「詞是好詞,但是我覺得趙叔你是在笑話我。」

「你知道就好。」打趣幾句,趙堅說回正題,「當著他們的面說及兩位半堂的事,是試探?」

「不算試探,朱正易是害我大哥的幕後兇手,知道的都知道,我和他不對付也是滿朝皆知的事,我怎麼算計他都理所應當,就算真有人去告密對我也沒什麼損失。」

祝長樂小鼻子一皺,「本就無須遮著掩著的事,我就要大聲說。」

趙堅連連點頭,長樂的成長太快了,好像事情只要逼到她面前她就會了,就像那些事一直存在她腦子裡,只是從某個角落裡提溜出來一樣。

「再這麼下去我這個幕僚都沒有用武之地了。」

「我本也沒把趙叔你當幕僚用呀。」

趙堅揚眉。

祝長樂笑容狡黠,「你是趙叔嘛,幫我把軍中那些瑣事打理得妥妥噹噹,不然我哪能這麼輕鬆呀。」

「也沒見過哪個主公放權放成你這樣的。」

「我又不是公的。」

祝長樂理所當然的駁嘴,滿意的看著趙叔再一次被她堵得啞口無言。想想她真幸福啊,雖然不得不上了戰場,可是身邊有那麼多自己人幫著她,保護她,哪怕會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因為有這些人陪在身邊,只要一會會她就好了。

把酒囊掛到腰間,祝長樂起身,「朱校尉在不在。」

朱校尉從屋外進來,「屬下在。」

「後續的事都報到趙叔這裡來,你留下一半的人手給趙叔聽用。」

「是。」

趙堅虛點了點她,卻也沒有反對,想要重整西廉軍,長樂有太多事要做,自己也不希望她將時間耗在這些瑣事里。

祝長樂走出屋,對面屋頂上,呆瓜幾人一字排開坐在那朝她揮手。

秋離看了一眼,上前附耳低聲道:「我去看看從肖明凱那裡搜到了些什麼。」

摸了摸被氣息噴紅的耳朵,祝長樂點點頭。

秋離手指動了動,忍住了去摸她耳朵的衝動,很是遺憾此時有外人在。

等到秋離走出院子,兄弟們才從屋頂上躍下,呆瓜低聲打趣:「看樣子好事將近。」

「打著仗呢,上哪成好事去。」在小夥伴面前祝長樂那點小兒女嬌態立刻沒了,「都沒受傷吧。」

「我們沒事,護翼隊那裡折了四個。」

祝長樂一愣,「怎麼會折四個?」

呆瓜臉色也不太好看:「西蒙的神箭手確實厲害,雖然大家都有防備,但仍有沒防住的時候。」

神箭手的厲害祝長樂親身感受過,自是知曉他們的威力,可會折進去四個還是讓她意外,現在就這麼些人手,她折損不起。

「願意來此的人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你不用自責。」

祝長樂搖搖頭,「能活著總是好的,我有點想法,回頭試試看可不可行。」

呆瓜素來知道只要小祝子願意去想的事沒有不成的,轉開話題道:「聽湯元說了你對他們的安排,我們幾個你打算怎麼用?分開編進他們隊伍里去?」

「你們就跟著我吧,和他們沒那麼熟,不好使喚,使喚你們我很順手。」

還真是……熟悉的感覺,被使喚好些年的幾人現在是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他們被使喚得也挺習慣。

「尖尖,秤桿兒,等戰事結束,你們兩家的恩怨我肯定給解了,大將軍的面子他們敢不給我就帶著大軍壓過去,把你們兩家都踏平了。」

呆瓜幾人笑瘋了,兩位當事人也是笑得直喘氣,尖尖把手裡的木片兒扔了過去,「你是和我們多大仇,要把我們兩家都踏平了。」

「你們傻啊,踏平了不會重建嗎?」祝長樂雙手環胸一抱,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到那時候誰還敢拿你們怎麼著。」

呆瓜拍了拍秤桿兒的肩膀:「我聽明白了,祝大將軍的意思是讓你們扯她這張虎皮當大旗。」

祝長樂踢了呆瓜一腳,「你才虎皮,罵我母老虎是不是?」

「沒有。」呆瓜繞到另一邊離她遠點,「沒把你當母的。」

祝長樂不以為意,「別說你,我都經常忘了。」

呆瓜豎起大拇指,幾兄弟也都紛紛給她大拇哥,小祝子還是那個小祝子,真好。

「就差腚腚和小瓶蓋咱們就齊了,你們向來孟不離焦,我還以為他們會比我們都先到。」

「小瓶蓋照顧我大哥去了,腚腚……」祝長樂心裡的擔心浮到了臉上,「他去找他爹,我幾個月沒他消息了。」

幾人皆是一愣,童梓鳴和小祝子認識更早,雖然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認兩人關係更近些,如果連小祝子都沒他消息……

那小子怕是出事了。

PS:更得少有罪惡感,回去肯定補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幺女長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幺女長樂目錄 幺女長樂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四章 目中有秋離

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