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賜婚

第150章 賜婚

敏敏瞪了他一眼,小東西幹嘛什麼話都說出來,看來自己是太慣著他了,讓他什麼話都敢和姐姐說。兩人不知不覺走到迴廊盡頭,這裡是一汪蓮花池。初夏蓮花還沒開,池塘里墨綠色的蓮葉在微風中發出沙沙的聲響。

敏敏被這荷塘夜色吸引住了,駐足在這裡賞著荷花:「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雖然蓮花還沒開,這接天的蓮葉都讓人感覺舒爽。」這時候一陣笛聲傳來,意韻悠揚。

「大晚上的誰在吹笛子啊?」敏敏在四處張望,沒看到有人。

「姐姐,你看湖裡有隻船。聲音好像是船里傳來的。」翎兒指著蓮葉中的一葉扁舟,很纖小,若不是船頭吊著的一盞小燈,這船淹沒在這荷葉中真的不容易看到。

姐姐,我道想起來一首詩:「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

「剛才也沒見你替你姐姐解圍,現在到詩興大發。走了,去看看。」敏敏和翎兒兩人朝著船的方向走去,果然聲音越來越大。「這笛聲真好聽。」

「姐姐小聲些,別吵到了別人。」

敏敏朝前走著,一臉的不在乎:「不會,他心思全部在自己的笛子上,注意不到我們!哎呦!」

只聽到噗通醫一聲,敏敏掉進了湖水裡。「救命啊!」敏敏撲騰著喊到:「救命啊!」

岸上的翎兒也著急了,他們回紇都是草原,很少有湖水,所以他和姐姐都不會游泳。

噗通!有一個黑影跳入了湖中,只見船身體晃動了一下,那笛聲沒有了。不一會兒就看到渾身濕漉漉都姐姐被一名男子抱上岸來放到了迴廊里。

「姐姐!」翎兒急忙上前來看。

「咳咳咳!」敏敏吐了好幾口嗆到的水,緩了過來,這才看到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齊王。

」多謝齊王搭救。」

「快去扶你姐姐更衣,莫要與人提起是我救了她。」齊王對著翎兒說到。

翎兒自然知道齊王不讓提起都原因,無非是保護自己姐姐都名節。姐姐是來和親的,若是被其他男子抱過了怕是會影響和親。

「翎兒謝過齊王。」

齊王轉身離開繼續回到了自己的船上。翎兒扶著敏敏找了宮女帶敏敏去更衣。沒一會兒敏敏又衣裝得體的出現在了宴會上。

經過荷塘邊的事情,敏敏已經完全沒了心思去看宴會,眼睛一直看向那個空著都位置。一直到宴會結束了齊王都沒有出現,敏敏有些失落的離開了賞花宴。回到使館之後她便和父親說了此事。

「所以這次賞花宴你看上了齊王?」

「我覺得他應該不錯,兩次相救與我,而且並不是和其他皇子一般,在宴會上獻藝博取我的好感。就在蓮池救了我,完全可以找人來,為了名節我也得嫁與他。但是這麼好的機會他去放棄了,可見是個君子。」

回紇王很少聽到敏敏如此的誇讚一個人,看來女兒的已經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明日我便和大唐皇帝提出,請皇帝賜婚齊王。」

「父親做主便是。」敏敏小女兒心思都羞紅了臉。

第二日當回紇王提出的時候,皇帝大吃一驚,他以為回紇王會選擇十皇子或者十一皇子。齊王年齡虛長了敏敏幾歲,加上剛剛合離,不論從哪方面都不是最佳人選。皇帝怎麼都想不到他選了齊王。不過這個結局是皇帝想要看到的,齊王母族不強大,以至於王妃都能欺負上來,若是敏敏嫁過來,也可以給齊王一些支撐,而回紇地處北方,相距甚遠,敏敏一人在長安,定會好好和齊王過日子。

「既然敏敏看中了,那朕願意成人之美!」

這一道賜婚的喜詔就下到了齊王府。齊王當日下水救了敏敏,有些著涼,加上之前的病剛好,身體並沒有完全恢復,便發了燒正躺在床上。看到皇上聖旨下來,急忙下床昏昏的接了詔書。齊王心想自己剛剛合離,這安靜日子還沒過幾天怎麼又要娶一個王妃。他無心管這些事情,只管將辦理喜宴的事情交給了管家,繼續在床上休息。

楚景聽到了這件事情內心安定了下來,這就等著大婚時候,陛下應該就會和回紇王談如何去對付吐蕃都事情了。他算算日子,這蓮溪到了蜀州已經有快10天了,也沒收到她的消息,夜星也沒有傳來消息,難道他們兩個都進行的不順利?

蓮溪休息了一日身子好些了。今天老伯要去集市上賣辣子,蓮溪就帶著采頻到了街上,她今日怎麼也要和老伯說上話。

這晌午都日頭還是很毒的,采頻怕蓮溪這剛好的身子繼續中暑,便帶了一把傘撐著給蓮溪遮陽。兩人遠遠的就看到了老伯都辣子攤。前面已經排了好長都隊了。蓮溪朝著隊伍的尾端走去。

「小姐,你去那邊涼亭里休息一下子,我去排隊就行。」采頻覺得夏日裡,就算是有油傘遮著太陽,這地溫也是烤的人難受。

蓮溪搖搖頭:「我們本來就不是為了一瓶辣子來了的。我要去,要不然老伯怎麼只看到我的誠意?」

采頻無奈,只好撐著傘陪蓮溪一起等著。約么一刻鐘的時間,蓮溪走到了老伯都面前:「老伯,你好。我要辣子。」

「你身體好些了?要好好休息。」一邊說,老伯將一份辣子遞給了蓮溪。

「謝謝老伯,後日我在拜訪您。」

「你不要白費功夫了。」

「老伯,我是誠心來學的。」蓮溪雙手捧著那瓶辣子,真誠的望著老伯。

「我從不教人。」

「老伯,你做的辣子出來賣不就是為了讓人吃的嗎?那麼有人學會了,能夠給更多的人吃上你的辣子,不是很好嗎?」采頻急急的替蓮溪說到。

老伯正想反駁,抬眼看到了采頻的樣子便愣在了那裡。「姑娘,你是誰?」

「她是我的婢女,很小的時候流浪在外,後來便跟在我身邊。老伯,她是無心的,請莫要怪她。」蓮溪擔心因為采頻的話,讓老伯心生厭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鴻雁在雲魚游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鴻雁在雲魚游水目錄 鴻雁在雲魚游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賜婚

9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