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進入甲賀派

第668章 進入甲賀派

瞬間便自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當蘇黎世他們再次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一座輝煌無比的洞府之中。

蘇黎世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是山神的洞府,他看著面前修建的無比奢華的洞府,不由得在心中是一陣陣的鄙視,

修道者對於物質要求都是非常的低,但凡是追求物質享受的修鍊者,那基本之上就沒有幾個有好的下場。

「道友,這裡乃是本山神的洞府,你與白雪隨便找個房間休息即可,本山神先去療傷,多有怠慢之處,還請海涵。」山神此時笑著朝蘇黎世開口說道。

話落,不待蘇黎世他有所反應,旋即便迫不及待的拉著身邊的兩位雪女進入到房間之中。

蘇黎世看著火急火燎離去的山神,特別是看著他那眼神,他就知道這個貨當真不是什麼正經的山神,

心中有著非常邪惡的一面,看樣要好好的提防與他,要不然的話那倒霉的可能會是自己。

…………

時間飛逝,夕陽西落,暮色已經模糊起來,堆滿著晚霞的蒼穹,也漸漸平淡下來,沒有了任何的色彩。

蘇黎世此時抬起頭來,今晚的夜空沒有繁星,只有幾顆孤單的星星,努力地在發光,

零星地分佈在蒼穹之中,整個夜空猶如一墨盤,空中有一層淡淡的雲,使原本就不明亮的夜空更添迷濛。

「山神,時間已然差不多啦,你的傷勢恢復的如何?如果還沒有好的話,那麼本尊我進去幫你治療一番?」

蘇黎世發現山神還沒有出來,旋即直接開口道。

「不勞大駕。」當蘇黎世剛要準備邁步前去,山神的聲音立刻自房中傳來,說著就自房中走將出來。

漆黑的夜籠罩大地,山風呼嘯而過,捲起一片片雪花,兩道身影自白頭山上一閃而逝,等到身影再次出現之時已然抵達到山下。

而這兩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蘇黎世與山神,這次行動只有他們兩個,畢竟甲賀派的老窩不是那麼好闖,

如果帶著雪女她們的話,一個不好就容易暴露令其陷入危險之中。

甲賀派的老窩距離白頭山足足有萬里之遙,如此遠的距離對於凡人來說那是遙不可及之事,

但對於蘇黎世和山神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然臨近甲賀派的老巢。

「道友,你剛才所施展的是騰雲吧?如果不是的話,怎麼可能一下子就來到這裡?真的是太牛逼啦?」

如此的神速當真是把山神給震住,他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黎世說道。

「不錯,確實是騰雲,你只要達到一定的境界之後,也會如此。」蘇黎世看了山神一眼,微微一笑道。

山神聞言面龐之上頓時流露出嚮往之色,自己的斤兩他自己清楚,自己相差蘇黎世甚遠,如果想要做到蘇黎世這般的話,那唯有此事處理之後閉關修鍊。

「前面不遠處就是甲賀派的老巢,一會兒我們如何行動?是直接潛入還是抓個舌頭探聽一下情況?」想畢,山神朝蘇黎世傳音道。

「先過去看看再說。」蘇黎世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接一捏手印將自身的氣息所內斂,

然後再次一捏手印同樣的將山神的氣息也掩蓋住,隨即再次施展隱身術將兩人的身體全都隱去。

蘇黎世這一連串的術法頓時就把山神給看的眼花繚亂,他萬萬沒有想到蘇黎世的術法竟然會如此之多,

而且還都非常的玄妙,這些術法對於他來說都擁有著不小的吸引力,山神之所以會被蘇黎世所施展而出的術法吸引,

那是因為他不過是個山精妖怪,巧合之下將意識融入山脈之中化作山神,對於道家的術法他見都沒有見過,

因此當蘇黎世施展出這種不是非常高深的術法之時,在他眼中那也是玄妙之極啊!

「道友,你可不可以將這幾道術法傳授給我?」山神此時腆著老臉笑嘻嘻的看著蘇黎世傳音道。

「沒有問題,只要這次能夠順順利利的將九鼎神器奪回來,幾道術法小爺我完全可以破例傳授給你。」蘇黎世聞言笑著迴音道。

「那就多謝啦。」山神聞言開心之極的哈哈一笑道,隨即就與蘇黎世一起靠近甲賀派的老巢。

甲賀流派在東瀛倭國那是相當的有勢力,因此門派佔地非常之廣,山門同樣的也是修建的十分的氣派,四周更是有陣法以及式神在暗中防禦和放哨。

蘇黎世和山神臨近甲賀派的山門之後,蘇黎世並沒有任何的停留邁步就朝裡面走,

「蘇道友,你快停下,你這是要作死不?」當山神看到這一幕之時,頓時就被嚇了一跳,立刻急聲傳音道。

「呵呵,作死?你覺得本尊我會那樣做嗎?」蘇黎世聞言旋即停下腳步扭頭看了他一眼道。

「你這種做法還不是在作死?你沒看到那裡有放哨的式神?你這樣大搖大擺的朝里走,還不立馬被發現?」山神聞言用手一指陰暗處,說道。

「本尊我給你施展的隱身術你當是什麼?如果連看門的小兵都鎮不住的話,我這羽化高階巔峰的修為那豈不是白白的浪費?」蘇黎世聞言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看不到我們?可是為什麼本山神可以看到你?你也可以看到我呢?」山神聞言一臉難以置信之色的說道。

「你說的都是一些廢話,此術是我所施展,並且我還在你身上打下符文烙印,因此你、我才可以彼此看到,

如果我將符文烙印散去的話,你連我的氣息都感應不到一絲一毫。」蘇黎世直接瞪了山神一眼道。

「真滴還是假滴?」當山神的這句話一出口,蘇黎世直接就將他身上的符文烙印散掉,

隨著符文烙印一散,蘇黎世立刻就自山神面前消失掉蹤影,並且氣息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蘇道友,本山神現在信你所說,快些讓我看到你,要不然的話我著心中沒有底。」山神見此情形此時徹底的相信蘇黎世的話,立刻傳音道。

「瞧你這點出息。」蘇黎世聞言不由得嘀咕一句,旋即一捏手印打出一道符文烙印在山神的身上,

兩人彼此又可以看到,等到兩人再次相見之後,蘇黎世一看山神那激動無比的模樣,

「有什麼事一會兒再說,現在我們要做的是進甲賀派。」他不待對方開口,立刻開口道。

話落,便邁步朝甲賀派的山門走去,一路之上可以說暢通無阻,蘇黎世的修為在地仙境界,

除非甲賀派之中有超越地仙境界高手的存在,否則根本就發現不了蘇黎世的蹤跡。

「蘇道友,你這是怎麼啦?為什麼好好的停下腳步?」在進入甲賀派大約一炷香之後,蘇黎世停下腳步,山神看到這種情況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對,你確定九鼎神器就在甲賀派之中?」蘇黎世此時看向山神,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這是當然,本山神所感應到的東西絕對錯不了,九鼎神器百分之百就在甲賀派。」山神聞言一拍胸脯道。

「不對不對,本尊我在臨來之際通過其他器靈在體內留下一道印記,只要接近其他九鼎神器,那麼我立刻就會有感應,

但為什麼來到這裡卻沒有絲毫的感應?自這一方面來說九鼎神器很有可能不在此處,你麻溜一些再次感應確定一下。」蘇黎世聞言直接搖頭說道。

山神唯有眉頭略微的一皺,就見面龐之上流露出一絲不滿之色,非常的明顯對於蘇黎世的不信任有些不爽,

但不爽歸不爽,他為得到蘇黎世的術法,當下還是毫不猶豫的盤膝而坐,開始以特殊之法去感應九鼎神器。

山神盤膝而坐之後,立刻就施展出術法開始感應九鼎神器,但隨著他在不斷的窺探之後,眉頭頓時緊緊的皺將起來,

「可惡,真是太可惡了,九鼎神器居然還真的不在這裡。」在大約過了二十息左右,山神睜開雙眼,一臉不爽之色的開口道。

「九鼎神器不再這裡不是多麼的重要,關鍵的是你現在知不知道九鼎神器的下落?」蘇黎世看著山神說道。

「你就放寬心吧。剛才在探查甲賀派之時,本山神已經再次確定九鼎神器的下落,我們現在呢先去發些小財,

然後再去取九鼎神器。」此時就見在山神面龐之上流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道。

「發些小財?本尊可不會將時間浪費到無用之處,你趕緊說九鼎神器在什麼地方,我們先去將九鼎神器取到手再說。」

蘇黎世聞言眉頭不由得一皺,開口說道道。

「我說蘇道友,九鼎神器跑不了,我們肯定可以取到手,你可知道剛才我探查甲賀派之時發現些什麼?」此時就見山神滿臉激動之色的看著蘇黎世說道。

「那你就說說看,探查到一些什麼?」蘇黎世一看山神那興奮無比的模樣,頓時有些好奇的問道。

「本山神呢發現甲賀派的藏寶庫。那裡看守的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道看似很猛但是威力不是很大的陣法守護,

你說這送上門的寶貝我們怎麼可以不要?本山神告訴你,甲賀派傳承久遠好東西那可是非常的多,

如果我們真將這藏寶庫給洗劫一空的話,那麼對於接下來的行動也是非常有利。」山神聞言有些手舞足蹈的說道。

「既然你都這樣說啦,成,那就按你所說的辦,我們順手就去將藏寶庫給他洗劫一空,算是本尊我所收的一些利息。」

蘇黎世聞言在稍稍沉吟一下之後覺得有些道理,因此點頭開口同意道。

「嘿嘿,這就對嘍。」山神聞言一笑帶領著蘇黎世就直奔藏寶庫所在之地快速飛奔而去。

一路之上蘇黎世與山神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可以說甲賀派的小嘍啰們根本就感應不到兩人的存在,

待十息之後蘇黎世與山神他們兩個停止住腳步,停在一座非常不起眼的小亭子前。

「這甲賀派有些意思,他們的高手與普通人的思維方式就是不一樣,竟然可以將藏寶庫安在此地,

真不知道他是覺都甲賀派安全?還是太過於自大?」蘇黎世看了這小亭子一眼,微微點了點頭道。

「管他自大不自大,蘇道友,你如果不動手破陣的話,那麼本山神可就動手啦。」山神此時滿臉貪婪之色的開口道。

說著還一捏手印就要強行將陣法給破壞掉。

「慢著,千萬不要亂來,此陣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蘇黎世看到山神就要動手頓時一陣無語,趕緊開口道。

「蘇道友?你說什麼?這陣法沒有那麼的簡單?可是本山神怎麼看都是一道非常普通的陣法?一力破法就可以搞定。」山神聞言立刻不再捏印,眉頭不由得一皺,說道。

「呵呵,一力破法?在你的思維之中所有的陣法都可以一力破法?你這一掌如果下去的話,

別說陣法破不掉,就連藏寶庫之中的寶物一件你也甭想得到。」蘇黎世聞言不由得撇撇嘴,開口說道。

「你說的是真滴還是假滴?這不就是一道小陣法,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山神聞言滿臉不信之色的看著蘇黎世說道。

「有沒有那麼厲害你自己看一眼就會知道。」蘇黎世說著一捏手印,一道符文直接飛射而出,

瞬間就融入到山神的眉心之中,當這道符文融入到山神的眉心之後,他立刻就發現自己眼前的一切都發生變化,

特別是面前小亭子的四周,一道道猶如利劍一般的符文在飛舞旋轉,那散發而出的凌厲氣息在這一刻頓時將山神給震懾在當場。

「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剛才本山神沒有感應到這些?」山神見此情形心驚膽戰的朝後倒退一步,滿臉驚恐之色的開口道。

「陣法一道玄妙至極,完全不是你所想象的那麼簡單,你的那些理解太過的粗淺,如果剛才你那一掌落下的話,你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蘇黎世看著山神那驚恐的模樣,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的不屑之色,淡淡一笑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林正英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林正英世界 穿越林正英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8章 進入甲賀派

9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