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兵仙韓信

第502章 兵仙韓信

可是不管它運用如何的辦法,卻始終不可以成功,再加上生死簿在旁邊已經快要將它最後的生存空間壓縮掉,

它此時徹底的狂躁起來,就見那滾滾的陰煞之氣衝天而起。在霎那之間,生死簿竟然被震開半分。

但緊接著生死簿的收縮便變得更加躁動起來,蘇黎世就在這時突然的起身,快速移動到呂布的腦袋上方,一腳踹將下去。

此時就聞「噗嗤」一聲傳來,生死鏜直接沒入到呂布的腦袋之中,與此同時,生死簿也轟然合攏,方天畫戟被遠遠地彈將出去,只留下那一陣無盡痛苦的哀嚎……

就在這時蘇黎世突然感覺到剛剛消耗掉的真元瞬間充盈起來,並且在剎那間衝破洞虛初階的屏障,徹底跨入洞虛中階的境界。

而呂布的方天畫戟也在霎那間消失,變成為一桿金光閃爍的袖珍版方天畫戟,落在地面之上……

蘇黎世在滅掉呂布之後,修為再次提升一個大境界,渾身的氣息變得更加渾厚純實。但是這一次的戰鬥他動用到生死簿,

生死筆,白玉劍,真元運轉到極致,可以說這一次如果不是生死簿與生死筆的逆天,他可能真的會栽在呂布的手中。

蘇黎世此時心有餘悸的看著徹底消失的呂布,重重的松下一口氣,而後抬頭看向前方,伸手將生死筆和生死簿收將起來。

「啊……蘇黎世,本少主與你不死不休……」與此同時,龔凌宇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本能的轉身看將過去,當他看到消失的呂布之時,頓時忍不住怒吼道。

話音剛落,毛小方的攻擊便瞬間而至,但就在毛小方即將刺穿龔凌宇的心口之時,龔凌宇的身體卻突然消失不見,卻轉化為那滾滾的陰氣衝天而起,眨眼之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鬼體?這怎麼可能?」當毛小方看到這一幕之時,不由得目瞪口呆道。

蘇黎世此時也沒有想到龔凌宇竟然會在這種時候還可以逃遁,而最為關鍵的是,這個傢伙竟然弄出鬼體,他是如何做到滴?

祭煉鬼體的條件乃是非常的苛刻,修士在進入天師境界以後就可以元神出竅,而祭練鬼體則需要元神出竅之後,

不斷的吸收天地之間的陰氣,將元神徹底脫離靈魂的層次,重新凝練軀體。如果一旦鬼體形成,

那麼元神將永遠和本體說拜拜,那也就是說,龔凌宇等於是徹底拋棄肉身,形成為一種半人半鬼的存在。

而這鬼體的弊端是修為的提升會非常緩慢,但卻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那便是逃遁,再加上他現在天師境界的修為,如果是一心想走的話,

就算是蘇黎世也不太可能會追的上。被這麼一個傢伙在暗處如同毒蛇一般的盯著,哪怕是蘇黎世也忍不住皺眉。

「小世,非常的抱歉,是我大意啦。」毛小方此時深深地吸上一口氣,落在蘇黎世的身邊,開口說道。

「他的鬼體就算是我也不一定可以阻攔下來,毛叔你也已經儘力,咱們還是走吧,下次再搞死他!」蘇黎世聞言搖頭說道。

毛小方此時張張嘴,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兩人在回到伏羲堂之後,蘇黎世沉思半晌,,雖然剛才非常的累,可是修為什麼的都已經回來,

還步入到洞虛中階的境界,此事已經搞定,留在這裡呢並沒有什麼用,還是決定先回去看一下為好。

毛小方有心想要挽留一下,但是因為剛才的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同時他也認識到自己的修為的不足之處,因此也只是簡單的聊上幾句,之後便將蘇黎世送出伏羲堂。

莫亭鎮。

岳綺羅和安妮此時已經在陰煞之氣的旁邊足足守了一天,與白天的時候相比,現在這裡的陰煞之氣變得那是更為的狂躁不安,封印鬆動的跡象那也是愈來的愈厲害。

「我們走!」岳綺羅此時突然的心神微動,猛地拽住安妮的手,說道。

安妮同時飛身而起,說道:「好可怕的氣息,下面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感覺到一股絕望的氣息?」

「不知道,等會兒見機行事,如果不成的話,你呢立刻返回茅山。」岳綺羅此時凝聚出那金色巨劍,之後全身的氣息開始不斷的飆升而起。

「你這是要讓姐姐我拋棄姐妹獨自逃生是不?哼,我安妮的境界雖然不高,但也不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妹子,今天咱們姐妹兩人就來個同生共死。」安妮聞言不由得冷笑道。

「你這是胡鬧!」岳綺羅聞言不由得呵斥道。

安妮聞言說道:「我並沒有胡鬧,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說什麼,這裡的東西就算抵達不到旱魃的程度,那也是相差不多,

我想就算是你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而現在除了咱們兩個,還有誰可以阻止它?我們都是道尊的妻子,

這是咱們兩個的責任,也是必須要面對的情況,因此……羅妹,我們兩個現在唯一的作用,就是要永遠的令下面的傢伙消失。」

岳綺羅聞言不由得沉默下來,可就在這時,地面之上沸騰一天的金光大陣轟然的碎裂,所有的陰煞之氣驟然之間停止噴涌,並且在霎那之間全部退回到地面。

地面就在下一刻開始出現裂縫,一雙手抓著地面爬將上來,此人身高足有差不多兩米,右手持一把透甲槍,而左手拿著一把七星龍淵劍。

「桀桀……」在這道人影出來之後,嘴中卻發出一陣陣怪異的聲音,之後它便看向岳綺羅和安妮兩人,

但是令岳綺羅和安妮錯愕的是,它也只是僅僅的看上一眼,隨後便開始四處打量,好似在尋找什麼。

「它這是在幹什麼?」安妮在看到這一幕之時,不由得皺眉道。

岳綺羅聞言不由得搖頭,說道:「不知道,走,咱們呢過去瞧瞧!」

「不……」安妮此時剛想要說些什麼,隨即便又將要說的話收回,然後跟著岳綺羅朝著那道人影飛將過去。

那人此時好像察覺到兩人的舉動,「蹭」的抽出長劍,冷哼,怒視著兩人,猶如在警告她們不要多管閑事一般。

「旱魃?這怎麼可能?」岳綺羅感受到這突然爆發出來的氣息,臉色不由得大變,前進的動作硬生生的停在原地,忍不住驚呼道。

「確實是旱魃的存在,金甲屍王就算再如何的厲害也不會有這麼迫人的氣息,但是,這個地方怎麼會有旱魃的出現?」安妮的臉色此時更為難看的說道。

旱魃,殭屍始祖之一,實力強悍,哪怕現在已經不可能有巔峰的戰力,但也是羽化境界才可以勉強抗衡,如果想要滅殺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能。

「這個不是旱魃的存在,也是一個將屍,將屍的巔峰!」就在這時,自遠處突然的傳來一道聲音。

岳綺羅和安妮兩人聽問到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隨即猛地回頭,看著緩步走將過來的蘇黎世,兩人的心中此時齊齊的松下一口氣,或許蘇黎世他不是實力最強,但絕對是她們所有人心中的主心骨。

「你……又突破啦?」岳綺羅緊接著便一臉彆扭的看著蘇黎世,說道。

安妮聞言不由得微微怔神,隨即便沒有好氣的拉上一把岳綺羅,開口問道:「將屍?什麼是將屍?」

「其實就是殭屍,但它們可以完整的保留所有記憶,自身武學的將領,就是將屍,我呢剛剛擊殺一個!」話落,蘇黎世便站在兩人的前面,視線瞬間鎖定住眼前的傢伙……

幾乎就在蘇黎世的目光放在將屍身上之時,將屍便突然的轉過頭,看向蘇黎世,眼眸之中帶有些許的疑惑之色,還有些許的不解。

只是隨後它便不再理會蘇黎世,繼續尋找什麼,但是在找了一會兒之後,它好像失去要尋找的目標,

頓時變得暴躁起來,隨即在不停的嘶吼,而那身上所收斂起來的陰煞之氣也再一次開始瀰漫而出。

「前方可是兵仙……齊王韓信?」蘇黎世此時感受到將屍情緒的變化,急忙喊道。

將屍聞言猛地停止自己的咆哮,轉頭死死地盯著蘇黎世,口中的獠牙在不停的顫抖,果然如此,

蘇黎世此時不由得心底一沉,傳聞當年張道陵封印韓信的地方就是江南一帶,記載中明確的說明,

當時的張道陵封印韓信之時,韓信好像是在找尋回家的路,根本就沒有什麼惡意,但是張道陵為防止意外的發生,還是強行封印住韓信。

依照現在的情形來看,韓信它依然是在尋找回家的方向,只是經過兩千年的滄桑變化,現在的世界早已不是韓信熟知的世界,它迷失在這也是非常的正常。

「兵仙,你可是要去淮陰?」蘇黎世在想通之後,緩步上前問道。

將屍聞言立馬收回四處張望的眼睛,隨後竟然點點頭,但隨即想到些什麼,再次瘋狂的嘶吼起來。

「兵仙稍安勿燥,我知道淮陰在什麼地方,我可以帶你過去,但你必須答應我,到了那裡之後不許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蘇黎世見狀急忙說道。

將屍聞言不由得渾身巨震,但隨即再次咆哮起來,非常的明顯蘇黎世他並沒有說出韓信的想法。

「齊王可是要尋找你那心愛之人?」安妮這時突然的開口說道。

將屍聽后這才重新的安靜下來,不斷的點頭,蘇黎世此時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將屍,你都已經身亡兩千多年,還要尋找他那心愛之人?開什麼國際玩笑?她……

等等,蘇黎世突然的想到,前世貌似那個叫什麼的屍骨出土之時,身體並沒有完全的腐爛?難道說……

只是……那叫什麼的墓在什麼地方?我靠,這個時候蘇黎世竟然給忘掉,只記得好像是在關中的某個地方。

「齊王,你已經身亡兩千多年,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放棄執念?你那心愛之人當年當年嫁給地痞,而現在早就已輪迴不知幾世,

你就算找到她的墓地那又如何?魂已不在,何來恩怨?……」就在這時,岳綺羅此時突然的開口說道。

此時就聞「吼」的一聲傳來,岳綺羅的言語徹底激怒將屍,它朝著岳綺羅低吼一聲,長劍環繞,透甲槍衝天而起,滾滾陰煞之氣裹挾著無可匹敵的威勢迅速擴散。

「老羅,你這是……」安妮此時錯愕的看著岳綺羅,但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岳綺羅打斷,道:「死啦就是死啦,你們還真的打算帶著它找那個女人的墓地?」

「我呢,只是想要將它帶的遠一些兒!」蘇黎世聞言不由得哭笑不得的看著岳綺羅,然後說道。

話落,蘇黎世看向四周,這裡全都是莫亭鎮的土地,周圍更是有著不下數十個村子,裡面最少上萬人,

最近的距離這裡只有不到一千米,到時候如果一旦在這裡爆發戰鬥的話,以韓信身上的陰煞之氣,必然會造成不小的動蕩。

「對不起啦夫君,這次是我考慮不周。」岳綺羅瞬間明白蘇黎世話中的意思,於是輕笑著說道。

「算啦,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談是談不攏啦,唯有試一下再次將它封印!」蘇黎世對於殺掉韓信的把握根本就沒有,哪怕多出一個羽化境中期的岳綺羅也不成。

呂布也是將屍,但是身上的氣息與韓信的比起來是無法比擬的,兩個將屍可以說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將屍見蘇黎世三人已經徹底斷絕帶著它去找呂雉的想法,身上的氣息隨即不斷的攀升,就在這時,遠處突然的飄來一道虛無的身影,緩緩地落在將屍的面前。

將屍看到眼前的身影,頓時激動起來,在不停的咆哮,身上的氣息也開始緩緩的收攏,猶如是擔心傷到眼前的人兒一般。

「多年未見,你依舊沒有什麼變化,就連脾氣也還是這麼暴躁,這個不好,你知道不?」此時就見身影輕輕抬手,在將屍的面龐之上輕輕地撫摸著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林正英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林正英世界目錄 穿越林正英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2章 兵仙韓信

9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