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進入京都 內廷探查遇鬼妃

第415章 進入京都 內廷探查遇鬼妃

行禮完畢,女官再次看向哭的跟個孩子一般的浮屠武將,頓時忍不住笑將起來,伸手將他拉起來,說道。

「嗚嗚……他生氣管我什麼事?哼哼,氣死我了,別讓我再碰到他,要不然非揍他一頓,啊啊……我的修為啊,全都沒有啦,就連我的龍膽亮銀槍都沒有啦!,!」

女官此時任由浮屠武將發泄著他那不滿的情緒,雙眼不由得眯起,面龐之上流露出一絲甜甜的笑容。

而在另一邊,蘇黎世將郭雲放回房間之後,便沒有繼續在這裡停留,而是順著太行山脈開始一路北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邪魔妖道都已經感受到天地之間的異變,直到蘇黎世走到承德地界之時都沒有發現任何鬼怪的蹤跡,

更甭提鬼王級別的存在,連特么的厲鬼都沒有。就一些遊盪在山林之間的孤魂野鬼,隨手被蘇黎世丟進地府輪迴。

蘇黎世此時正站在這座名聞後世的避暑聖地,不由得重重的嘆上一口氣,他這次出來已經半個月的時間,可依然是一無所獲,

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竟然也有這一天會為尋找鬼怪而發愁,想想先前,幾乎天天都在忙,可是現在呢?

就在這時,蘇黎世突然的呆愣半晌,順著承德不由得看向東南,那裡是華夏大地前明、滿清的政治中心京都,

在那裡有著太多太多的傳說,紫禁城、天壇、大柵欄,甚至還有那斬殺犯人的刑場菜市口。

只不過蘇黎世一直以來,都將那裡排除在他的選擇之外,他這次出來也只是找遍山野,從而忽略掉都市。

「或許……可以到京都去碰碰運氣?萬一遇到些兒什麼呢?」蘇黎世此時不由得嘴角輕挑,喃喃自語道。

隨即便飛身而起,白玉劍瞬間出現,落在他的腳下,載著他剎那之間消失。

當天傍晚,蘇黎世便落在京都的正中心,距離正陽門只有不到三百米距離的地方。說起這正陽門不由得再說一說這京都的九大門,

京都有「內九外七皇城四」的說法,內城九門比較重要,也各自有各自的用途。用京都的話兒來說,那就叫做「九門走九車」。

朝陽門吶又稱齊化門走的是糧車,門內九倉之糧皆從此門運至。崇文門吶元又稱文明門,俗稱「哈德門」,「海岱門」走酒車。

正陽門吶又稱麗正門,京人俗稱「前門」,與地安門(俗稱後門)南北相呼應。走的乃是「龍車」,這「龍車」就是皇帝代步的車輦。

這正陽門是皇帝專用的,皇帝每年兩次出正陽門,一次是冬季,到天壇祭天,另一次是驚蟄,到先農壇去耕地。這兩次出行,都是要走正陽門。

宣武門吶又稱順承門,俗稱「死門」走的乃是囚車,因為刑場就設在宣武門外的菜市口。阜城門吶又稱為平則門,與朝陽門東西兩方遙遙相對,走的乃是煤車。

德勝門吶又稱為健德門為出兵征戰之門,走的是兵車。北方按星宿屬玄武。玄武主刀兵,因此出兵打仗,一般從北門出城。之所以取名叫德勝門。

安定門吶又稱安貞門,走的是什麼車呢?京都的說法就是兵車回城走安定——不管勝敗與否,自然就走安定門啦。

東直門吶又稱祟仁門,走的乃是百姓車。西直門吶乃是自玉泉山向皇宮送水的水車必經之門,因此又有「水門」之稱。

順著正陽門看過去,側邊不遠處便是天壇所在的位置,大約不到五百米的距離。而此時的天壇上面隱隱散發出絲絲金色的龍氣,那不斷翻騰的龍氣猶如在鎮壓著什麼一般。

蘇黎世此時將視線自天壇收回來之後,不由得沉吟片晌,緊接著便走進正陽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承載五百餘年朱明、滿清二十四位帝皇的紫禁城,

由於現在國內的形勢乃是混亂至極,北伐還沒有完全的結束,但是國內基本上算是完成大一統,新的京都在金陵,因此這裡的這片龐大宮殿群便暫時被空置出來。

除去一些弔兒郎當的守衛在守著之外,偌大的紫禁城之中空無一人,尤其是在這傍晚的時分,更是令人產生出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

蘇黎世隨即抬頭望去,整個紫禁城的上方,盤旋著不下二十三條大小不一的金龍,甚至有些金龍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蘇黎世想都不用想,便知道這些金龍全部都是亡故的那些帝皇在死後所遺留下來自身的龍氣,

正是因為有這些龍氣的護衛,紫禁城才可以在接下來的幾十年戰火之中依舊頑強的生存下來。

不管這裡面的朱明皇朝的帝皇,還是滿清皇朝的帝皇生前如何,但最起碼的是他們在死後給華夏的後世子孫留下僅存的一座世界級宮殿群,

因此蘇黎世不由得深深吸上一口氣,朝著天上的龍氣深深地鞠上一躬……

幾乎就在蘇黎世彎腰的瞬間,那些龍氣「蹭」的躁動起來,瘋狂的在蒼穹之中翻騰不休,道道金光不斷的散落在紫禁城之中,將整個紫禁城都染成為金黃色。

不過這種情況也只有開天眼的人才可以看到,普通人那是什麼都看不到。

「多謝啦。」蘇黎世見此情形不由得輕笑起身道。

蘇黎世看著眼前通體透亮的紫禁城,知道是這些龍氣在給他指明方向,因此便樂啦,緊接著就見他順著中間的道路穿過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直奔紫禁城的內廷乾清宮。

乾清宮連通著外廷和內廷,也是唯一可以進入內廷的通道,中間不是圍牆就是其他宮殿,徹底斷絕宮外之人想要進入內廷的可能。

畢竟內廷是皇帝的禁臠,處身於其中的不是子女就是老婆,如果讓外面之人隨便進出的話……除非皇帝是個純白痴。

蘇黎世進入乾清宮之後,映入眼帘的便是高懸著由清代順治皇帝御筆親書的「正大光明」匾,傳聞這個匾的背後藏有決定太子命運的「建儲匣」。

不過可惜的是這幅字到底只是被人摹拓寫下來的贗品,因此上面沒有留下任何的氣息。

蘇黎世一步步走上龍椅,看著這張承載華夏上下幾千年血腥的座位,蘇黎世不由得嘴角一抽,心中忍不住的吐槽:

你特么的還真是安穩,那麼多人為了你六親不認,弒兄殺弟,甚至殺父弒母,你卻安安靜靜的連一絲的煞氣都沒有沾染,真是……

蘇黎世不由得輕嘆一聲,轉身進入後面的屏風之中,推開一道門,眼前的視線頓時寬闊起來,蘇黎世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幾十座宮殿,雙眸不由得微微眯起,而後抬腿走將進去。

內廷與外廷的龍氣翻騰不同,整個後宮看上去就陰煞許多,幾乎到處都是那翻騰的陰氣,其中不乏一些面目猙獰的怨靈,肆無忌憚的在咆哮著。

此時就聞「吼」的一聲傳來,就在蘇黎世注視著一道怨靈之時,那道怨靈的後面卻突然的衝出一道鬼影,瞬間將那道怨靈吞的是乾乾淨淨。

當蘇黎世看到如此情形之時嘴角不由得挑將起來,眼神之中閃爍著一絲期待,這次算是誤打誤撞,不過只要對他有好處,在什麼地方都一樣。

蘇黎世此時不由得想到,如果將內廷這裡給清理乾淨的話,蒼穹之上的那些龍氣不用鎮壓這些凶魂厲鬼,可不可以令紫禁城的皇氣一直保留下去?

如果再加上現在天地靈氣即將復甦的話,到那時有了龍脈之力的加持,或許華夏的崛起會更加的快上一些?這也算是無量功德的事情吧?

蘇黎世此時再次抬頭看上一眼在外廷那邊翻騰的龍氣,緊接著邁開步子走進內廷之中。

此時就聞「轟」的一聲傳來,令蘇黎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隻腳剛剛踏入內廷的地面,整個內廷之中的陰氣瞬間沸騰起來,

就見無數正在奔逃的怨靈驟然停下身影,一個個面目猙獰的看著蘇黎世,眼神之中帶著極度貪婪的目光。

此時就聞「吼」的一聲傳來,驟然之間,一個怨靈率先忍不住內心的貪婪,朝著蘇黎世衝擊而來,就見那血盆大口中帶著無數的黑色血液,噁心的令人作嘔。

蘇黎世見此情形不由得冷哼一聲,旋即一巴掌抽將過去,霎那之間,眼前的幾十隻怨靈全部都被抽成粉屑,大片大片的陰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還沒有等他回過神來,此時自四面八方便再次的湧來猶如潮水一般的陰氣,徹底將這片只有不到數百平方的空間徹底籠罩,

那粘稠的陰氣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之上,不斷的在擠壓著蘇黎世周圍的空間。

蘇黎世見此情形不由得微微怔神,面色也不由自主的凝重起來,這麼濃郁的陰氣,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就算是那地府之中,也絕對達不到這樣的濃郁程度,這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陰氣,這特么的就是煉獄。

突然之間,就聞「砰砰砰」的一陣沉悶的腳步聲自陰氣之中傳出,在片晌之後,就見一個身穿官服的白髮老鬼自裡面走將出來。

「恭請娘娘駕臨!」老鬼在出來之後不由得打量蘇黎世一番,之後側身站在旁邊,尖聲的喊道。

蘇黎世在老鬼出現之後,雙眸便瞬間的眯將起來,這個看似一般的老鬼竟然是鬼王級別的存在,而且就算是在鬼王之中也不是那種墊底的存在。

緊接著,在老鬼的話音落下之後,眼前的陰氣便緩緩地散開,隨即便出現一條通道,十幾個足足有著鬼將級別的侍女,

紛紛的提著人皮燈籠緩步而出,在這些侍女的後面,一個穿著清廷貴妃服飾的威嚴女人緩步慢行前來。

「好濃郁的煞氣,鬼王巔峰?這紫禁城之中還真是……」蘇黎世見此情形眼皮子不由得跳動,

他以前聽過不少關於紫禁城的傳說,但其中最多的便是明廷後宮的一些事情,比如魏忠賢?比如客氏……

但是眼前明廷的一個沒有出現,反而倒是出現一個清廷的大鬼,這特么的是要做些什麼?最主要的是,

那個最先出來的太監鬼王,你特么的一個清廷之人,穿的卻是明廷的太監服飾你到底是幾個意思?

不過這也只是蘇黎世的吐槽而已,自眼前的情況來看,基本上不難推斷而出,應該就是這個鬼貴妃將整個內廷之中所有不聽它指令的鬼全部殺掉,

最後只剩下這麼一小部分,但鬼的服飾又不可以隨意變換,因此唯有這麼湊合著弄出一支伺候他的小隊。

侍女隊伍在片晌之後停在兩邊分開,隨即恭敬的低下頭,只有那人皮燈籠之中的血燈還在不停的跳動。

就見那鬼貴妃順著燈光走到蘇黎世的前面,那個太監鬼急忙跑到它的身後,擺放下一張完全由陰氣所凝聚而成的鳳椅。

鬼貴妃看看鬼太監一眼,眼眸之中流露出滿意之色,之後這才坐了上去,面龐之上帶有些許輕笑的看著眼前的蘇黎世。

「刁民大膽,見到娘娘為什麼不跪?」鬼太監在那鬼貴妃坐下之後,立馬指著蘇黎世怒聲呵斥道。

蘇黎世不置可否的看著眼前這些喜歡鬧排場的跳樑小丑,儘管這裡有兩個鬼王,十幾個鬼將,還有數不清的厲鬼,但這些對於現在的蘇黎世而言真的不算什麼。

更何況的是眼前的這兩個鬼王都是那種沒有凝聚出鬼蜮的鬼王,他只要願意,分分鐘將這裡的所有鬼全部碾成粉屑。

「這裡已經好久沒有來過活著的人,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真是非常的挺懷念,我不怪你闖入這內廷之中,

這裡實在是太冷清,要不然你就留下來給本宮做個入幕之賓如何?」就見鬼貴妃此時抬抬手,那鬼太監頓時心有不甘的退了下去,之後鬼貴妃看著蘇黎世,輕笑著說道。

蘇黎世聞言嘴角不由得微抽,入幕之賓?你特么的怎麼會有勇氣說出這句話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越林正英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越林正英世界目錄 穿越林正英世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5章 進入京都 內廷探查遇鬼妃

9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