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激戰卯之花烈二

第93章 激戰卯之花烈二

「你也在興奮吧!」卯之花烈看著鬥志被激發的洛星調笑著說著。

洛星沒有回答卯之花烈,只是半眯著眼睛看著她,嘴角漸漸翹起,瞬步來到卯之花烈身前,猛地揮刀落下。幾番交手,卯之花烈展示了她驚人的戰鬥素養。論劍道,她有無數種攻擊手段;論防禦,她在隊長中也數一數二的靈壓極難攻破,更重要的是她精通回道,無論怎樣的致命傷都能快速治癒,可以持久戰中保持優勢。面對這樣的對手,洛星表示很滿意!

阿鼻道三刀!

刀光閃過,龐大的刀意在洛星的意志下,肆無忌憚摧毀著眼前的一切。

「就是這樣,我的劍就是為了和你這樣的人戰鬥而生的!」卯之花烈靈壓直衝而上,擴散至整個無間,弧度詭異的斬魄刀橫斬出無數劍氣,正面迎上了洛星斬出的刀芒。

阿鼻道三刀,是副本《天下第一》中歸海一刀所使用的招式。阿鼻道是地獄裡面的最邪惡的底層,歸海一刀所練雄霸天下里的最後一招,阿鼻道三刀(致命一擊)基本無人能擋,最邪惡的刀法,由恨得力量所形成,完全脫離人的情感控制。還好洛星有消除副作用狀態,修鍊後會入魔被刀控制的副作用就消失了。

不出洛星所料,阿鼻道三刀被擋下了。精通無數流派劍法的卯之花烈不是更木劍八那種橫衝直撞的野獸派,更不是鬼嚴城劍八那種靠蠻力的水貨,她的劍氣每一擊都像是有著自己的思想,行走在無法用常理考慮的路線上,憑靠精妙無雙的劍術,硬生生將刀芒磨滅一空。讓勢在必得的一擊,變得無功而返。

「再接我一招……」

傲寒六訣驚寒一瞥!

一個幾十米的刀影從洛星的斬魄刀散出,向著卯之花烈斬下。

驚寒一瞥是傲寒六訣里最簡單直接的一刀!身躍半空,居高臨下,全力砍下,毫不猶豫。攻擊範圍雖只有一點,但刀勁已盡將退路封鎖,接也要接,不接也要接!唯一的破解方法只有硬頂。由於簡單直接,出招速度快絕,根本無時間準備,也是不得不接之故。猶如無心一個眼神,往往比刻意凝望來得更有力量。那種看似無意,看似無心,但卻能直達內心深處的眼神,最能撼動人心。其中有熱誠的,有冷漠的,一霎的電光火石相接,讓人無法不為之動容。不經意間所做的事,有時,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

卯之花烈的黑髮吹得倒飛起來,面對這巨大的刀影,毅然舉起斬魄刀迎了上去。斬魄刀與刀影相碰,發出金鐵交鳴的脆音。她精妙絕倫的劍術再次逞威,手腕翻轉之間一撩、一挑、一晃,轉身便脫離了刀影的攻擊範圍,刀影沒有了阻擋,轟的一聲將地面斬出一個溝壑。

「果然不愧是初代劍八啊……」洛星看著不遠處溫文爾雅的卯之花烈忍不住在心中感慨。

「死神的大部分戰鬥都是能力與靈壓的比拼,雖然彼此的招式不同,不過都是用這二者來進行攻擊,運用凌駕於對手之上的靈壓或能力,來進行一連串的攻擊或防禦。」似乎是看穿了洛星的想法,卯之花烈輕笑解釋道,「你以前遇到的對手都是這樣吧!只靠靈壓和劍招就能輕易擊敗他們……」

「作為一名劍客,你應該知道,劍道並不僅僅是指每一刀砍下去力度,又或者是什麼瞬步的速度……而是對自身能力熟練的運用,對局勢的判斷,過硬的心理素質,藉助外界力量達到目的的手段等等都是實力的一部分。當然,這其中也包含所謂的運氣。」卯之花烈繼續說道。

「一名真正的劍客,除了具備強大的力量,更需要具備善於判斷和思考的智慧,這樣內外兼修,強的定義才完整。」卯之花烈語重心長說道。通過劍道的學習,使她摒棄了過往單純的戰鬥方式,學會了在戰鬥中運用智慧的手段,也將這種智慧運用到對事物的判斷與思考中,讓自己的思維更加成熟完善。

從她的經驗和角度去看,洛星看似劍術高明且十分華麗,但和更木劍八一樣,都屬於蠻幹的類型。真正的劍道強者除了以勢壓人外,更應該熟練運用腦子去戰鬥,而不是一味的砍來砍去。

「說的很有道理……」洛星聞言贊同了一句,隨後反駁道,「不過你說的這些都是你對劍道的理解,而對於我來說一名合格的劍客應當能只出一劍就能結果對手就只出一劍,實在不行,多出幾劍也沒問題。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所謂的智慧根本翻不起風浪,不過是徒增笑柄而已。我呢,很懶的,暫時不會考慮那麼多,再說,你的劍道也不適合我,而我現在只考慮如何增大劍招的威力。」

「可是你並沒有做到你所說的那樣哦!」卯之花烈微笑著。

「沒有做到,是因為我的實力不夠,終有一日我會成為只出一刀的劍客!而隊長你的劍道看似理性,實則保守,在我看來,你這是充斥著對自身實力的不自信。如果打破不了自身的劍道領悟,你也就是這種程度了,就算擁有再多路數也無用。」洛星說出了自己的觀點,畢竟道不同不相為謀,兩人的劍道不同,多說也無益。

卯之花烈沉默片刻,眼中精芒閃爍,最後沉聲道,「既然我們都沒法說服對方,那就用手中的劍來驗證吧!」

「可以!」

傲寒六訣踏雪尋梅!

踏雪尋梅是一招遇強越強的刀招。從對方的攻擊之中,尋找對方最強的地方,也是對方最弱的地方。陰陽相生,無相無常。對方的實力越強,此招的刀意越烈,哪怕對手知道此招奧秘,也不能倖免。就如人與人之間相處,無論多麼專業的演員,也難免會露出虛偽的蛛絲馬跡。要就不敗,一敗,就是一敗塗地!但最終敗的是誰,就看冰心訣的修為,能冷眼旁觀不是易事,跟隨對方的攻擊遊走,而又能不沾敗氣,更是難事。一敗塗地的後果,往往就是賭博的賭注。

刀意斬出,卯之花烈為了驗證自身的劍道,傾盡自身所學,將上百種劍術在剎那間融匯,借著巧勁揮出絢爛的劍芒抵擋洛星的刀意,可踏雪尋梅是遇強則強的一招,卯之花烈增強自身的劍道,洛星的刀意也跟著增強,最終有些疲於招架了,眼看卯之花烈就要輸了。

「卍解·皆盡!」

靈壓!濃稠的靈壓像血液一樣從卯之花烈的斬魄刀上淌下。一滴、兩滴……隨後宛如百川聚海將刀意淹沒。血河瀑布般落在地上,奔騰衝向四面八方,很快就將視線內的沙地淹成血海。

「好危險,差點就屍骨無存了!」卯之花烈提著還在滴血的斬魄刀,立在血池中央。猶如學海中的冰山雪蓮,極具衝擊性畫面,讓她本人生出異樣邪惡不祥的美感。

「這是什麼?」洛星腳腕沒在血液中,鮮紅血液就像是剛從體內淌出,帶著絲絲溫熱。感受到死亡的陰影,洛星果斷始解了自己的輝夜姬。

「餘興到此為止。」卯之花烈單手拂過斬魄刀,拉出一條長長的血線,踏在血池上,迎風躍起,一刀劈下。

雖然還不清楚卯之花烈卍解的能力,但有輝夜姬犯規一般的能力,洛星也不怕任何挑戰,提刀與卯之花烈酣戰起來。

「真是不可小覷的劍術……」卯之花烈站在血池中央,在洛星疑惑的目光下,周身或深或淺的傷口全部復原,破損的死霸裝變得嶄新,因受傷導致劇烈波動的靈壓也趨於平和,精氣神在一瞬間就重回巔峰。

「卍解的能力……」洛星詫異的看著卯之花烈,沒想到,對方卍解后的能力竟然和他的輝夜姬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回道能治療我的傷勢,那麼在皆盡下我永遠不會在戰鬥中死亡。」手中的斬魄刀不停湧現血花,卯之花烈靜靜說道,「而你,則會融化在這血海之中!」

「是嗎?」劇烈的痛意從雙腳蔓延開,洛星看著自己的下身。不知何時,他的雙腳血肉筋脈化作血水,只剩下皚皚白骨。緊接著,雙臂、軀幹、面孔,所有的骨肉都在消融。

「認輸吧,你沒有勝算的!我不想殺你,畢竟你是我的副隊長……」

勝利就在眼前,卯之花烈殺機也沉靜下來,可是話音尚未落下,就見洛星朝她做了個鬼臉,而後,蔓延至全身潰爛勢頭止住,像錄像回放一樣,血肉長出、隨後是筋脈、皮膚、毛髮,短短三秒,洛星再次復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微笑洛星的假面次元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微笑洛星的假面次元遊戲目錄 微笑洛星的假面次元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激戰卯之花烈二

8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