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聯姻易感同身受

第406章 聯姻易感同身受

霍瀾江搖了搖頭,「不,這不僅是霍家的需要,更是薄家的。」

薄森白的內心湧起一股厭惡的情緒。他冷冷地盯著霍瀾江,挖苦道,「你和我家那些人還真是如出一轍?!」

「不管你承認與否,薄家對徐嫣然的傷害都是事實,連你也脫不了干係。」霍瀾江一瞬不瞬地盯著薄森白,「以韓蒼月對徐嫣然的感情,他如今和嚴冉結婚只有兩種可能。」

薄森白愣了愣,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現出韓蒼月輕攬著嚴冉那溫存體貼的模樣,心裡說不出的發酸和嫉妒。雖然未經證實,但他總覺得嚴冉和徐嫣然頗有幾分相像,尤其是那雙眼睛。

「要麼是他想要攀附上閆家以達到為徐嫣然報仇的目的,要麼嚴冉就是徐嫣然。」霍瀾江苦笑一下,又道,「不論是兩者哪一種可能,薄家在面對閆家的時候根本沒有一點勝算,一如霍家面對閆家的時候勝算也幾乎為零一樣。」

薄森白蔑笑道,「所以,霍薄兩家應該綁在一起?」說著,他抬眼,瞄了瞄霍瀾江身後緊閉的大門,一抹身影從門上的窗口處一閃而過。

「至少這樣是符合雙方利益的。」霍瀾江坦誠其想法,沒再做任何隱瞞。

薄森白淡淡地笑了笑,看向霍瀾江的目光帶著幾許嘲諷的意味。「霍薄兩家要聯姻本身並非什麼難事。你未婚,我妹未嫁,不是也能成就一段好姻緣?何況,就算你倆不合適,不是還有薄森宇嗎?他和你妹年齡相當,兩人結婚也挺好的。何必將就我一個沒有生育能力的老男人?!」

一番搶白,霍瀾江的臉色變了又變,一張臉近乎一隻調色盤般。

薄森白如今是打定主意不再摻和薄家的事兒。至於將來,他想就算嚴冉真是徐嫣然,要找他尋仇,他也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償還她曾經所受的折磨和經歷的痛苦。

「森白,我妹對你一往情深。」霍瀾江沉著臉,繼續道,「你就不能再給她一個機會嗎?」

薄森白對霍瀾江的厭惡突然升到了極致。他恨恨地瞪眼霍瀾江,冷聲喝道,「我願意把這機會讓給你和我妹。」說完,他大步走向樓梯間的大門,猛地將其拉開。

一個身影趔趄著摔了進來。

薄森白定睛一瞧,冷漠的眼神瞬間冰凍成霜。霍冰倩,永遠是這樣一幅小人模樣。表面的寬容和優雅,根本掩飾不了她內心的骯髒和下作。

霍瀾江循聲而望,見是霍冰倩,忙伸手將其扶住。「你怎麼來了?!」說話間,他濃眉緊皺,臉上帶著不悅。

霍冰倩站定之後,瞅了瞅霍瀾江,移目望向薄森白,「我……我只是想來跟森白哥道個歉。」

薄森白對這兄妹倆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興緻。他收回目光,漠然地說道,「不用了。」說完,他甩開大步,走出了樓梯間。

窗外夜風朔朔,屋裡暖意融融。

徐嫣然靠坐在床頭,捧書而讀,整個人沉浸在書的世界中。衛生間「嘩啦嘩啦」的水聲何時停止的,她都不知道,直到韓蒼月穿著藏藍色的真絲睡衣走進了房間。

她迷濛一瞬,思緒終於拉回了現實。「洗完了?」

「看什麼書,這麼專註?」韓蒼月的表情有些發酸發澀,好在不滿她手中的書搶走了她的注意力般。

徐嫣然將書放下,笑道,「一本小說,講民國的一段愛情故事。」

韓蒼月挑了挑眉,「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看這種愛情小說了?」

徐嫣然神情一暗,似心有所感。「女主是個被遺棄的孤兒,或許感同身受吧。」

韓蒼月走到床邊,在她身畔坐下。他拿起她擱在腿上的書,傾身將其放至梳妝台上,「別看這些感傷的書。」說著,他張開雙臂,將她攬入懷裡,「嫣兒,你的餘生有我。」

徐嫣然點點頭,悶聲道,「為什麼我沒有再早些找到你?」

韓蒼月沉嘆一息,幽幽道,「現在也不晚。」說至此,他頓了頓,又道,「據可靠消息,霍瀾江應該已經知道你和閆家的關係了。」

徐嫣然怔了怔,抬起頭,問道,「所以?」

韓蒼月眸光一沉。「霍薄兩家聯姻勢在必行。」

徐嫣然嗤笑一下,不咸不淡地說道,「即便霍冰倩使出那樣陰私的手段?!」

韓蒼月猶豫片刻,搖了搖頭,「不一定。」

徐嫣然愣了愣,「什麼意思?」

以薄森白的性格,他想要反對他奶奶和他母親的決定似乎是不可能的。除非……

韓蒼月望向徐嫣然的目光悄然變得複雜起來,臉上甚至閃過絲絲緊張的情緒。

徐嫣然垂下眼帘,淡淡地說道,「我只是好奇罷了。」

韓蒼月沉吟片刻,終於還是打開了話匣子。「據酒店那邊的消息,訂婚人好像換成了霍瀾江和薄森芸。」

徐嫣然猛地抬眼,驚愕的目光堪堪射向韓蒼月。「怎麼可能?薄森芸可是一直……」說至此,她眼見韓蒼月的臉色以可見的速度陰沉下來,忙及時住了口。

「別提那女人,行嗎?」韓蒼月不滿地嘟囔道,「你不覺得把你老公我和那女人相提並論是對你老公的侮辱?」

徐嫣然啞然失笑。

韓蒼月沒好氣地瞪她一眼,「還笑?!」

徐嫣然掩嘴輕笑,「不逗你了。不過,這樣看來,霍薄兩家倒是鐵了心要聯合起來,對付我們了!」

韓蒼月點點頭,沉聲道,「的確如此。」

「慶州知道嗎?」

「已經跟他說過了。」韓蒼月嘆口氣,幽幽道,「這回去閆家過年怕是不會那麼順利了。」

徐嫣然疑惑地瞅著韓蒼月,「怎麼這麼說?閆家那邊出了什麼事兒?」

韓蒼月欲言又止,只是用他那溫暖而微糙的大手輕輕撫著她的頭。

徐嫣然感覺到他的為難,不禁再次追問。

韓蒼月嘆口氣,緩緩說道,「閆家的情況,閆慶洲沒跟你說過吧?」

徐嫣然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間,她的心弦驀地一緊。

韓蒼月猶豫片刻,說道,「那還是等他跟你說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玉鎖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玉鎖緣目錄 玉鎖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6章 聯姻易感同身受

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