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最後的追逐(完結篇)

第361章 最後的追逐(完結篇)

她想到了之前化學學到的知識點。

開始準備製造一場小小的爆炸事件,然後趁機進入別墅。

她想,聽見聲音,楊靖會下來,到時候她進去就有機會了。

於清瀾被催眠了,還在深度睡眠中。

她要抓緊事件。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韓泠悅準備的一場小爆炸也完成了。

現在是上午的十一點……

晏寒笙他們的直升機也在島嶼的一塊空地上停了下來。

晏寒笙,溫凌浩,以及另外兩個軍人,全副武裝的下來了。

可是他們剛下直升機,就聽見了爆炸的聲音。

「砰……」

「啊……」

韓泠悅沒想到威力會那麼的大,她立刻喊了一聲,然後捂住自己的耳朵。

她快速的朝著遠處跑了過去。

「砰……砰……」

聽見了聲音,楊靖立刻從別墅里下來了,他發現門口一處的柵欄那裡,已經被炸壞了。

他知道島上只剩下了他和於清瀾以及韓泠悅,在等艾瑞克回來。

可是現在的情況,讓他有點摸不著頭腦。

看著爆炸,也不會危及到樓上,但是為何會有這樣的爆炸聲呢。

楊靖立刻下樓來查看,韓泠悅捂著自己的耳朵,貓著腰,來到了別墅的後面。

她看著楊靖。

「砰……」

「啊……」

楊靖剛要到樓下的時候,又爆炸了起來。

楊靖嚇得立刻往回走了。

「該死的……怎麼又回去了……」韓泠悅咬著牙,咒罵了一句。

楊靖不下來,她不好過去。

晏寒笙他們聽見了爆炸的聲音,立刻沖了過去。

「是你……原來是你……」

楊靖忽然站在上面,看見了韓泠悅,她抬頭,和楊靖對視了幾秒。

韓泠悅立刻跑了出去。

該死的楊靖,居然發現了自己。

「你站住……」

楊靖喊了一聲。

「砰……」

又是一聲爆炸的聲音,楊靖直接從一處跳了下去,沒有從門口經過。

韓泠悅不停的跑,也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裡,她想,她對這裡不熟,楊靖也一樣。

她跑,但是記住了自己跑出去的路線,她想萬一楊靖追來了,自己把她給繞開,然後在回去找電話求救。

但是她跑著跑著,一回頭就愣住了。

她的不遠處,迎面來了四個男人,別的不認識,但是晏寒笙不管什麼打扮她都可以認識。

「寒笙……」韓泠悅立刻對他揮舞了一下手,然後朝著他跑了過去。

「是她……」

晏寒笙驚喜萬分,他對溫凌浩說了一句,朝著韓泠悅跑了過去。

楊靖追了半路,看到了來人,想著大家都撤離了,晏寒笙肯定會把他抓回去,還是立刻逃走才是。

他立刻往回跑,趕去了小木屋。

「寒笙……你怎麼來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韓泠悅被晏寒笙一把抓住了手。

「是有人匿名給我信息,我才知道這裡,但也是冒險來的……那爆炸是……」

「我乾的……商祺已經回S市了,你沒事,那就是商睿……糟了,商睿有危險的……」

「他回去,就是為了對付你們……」韓泠悅一把攥住了晏寒笙的手。

「還有楊靖……他……」她回頭,卻沒有發現楊靖的身影。

「他跑了……」

「楊靖也在這裡?這裡除了你們,還有別人嗎?我們只來了四個人……」晏寒笙立刻問道,順勢查看韓泠悅是否受傷。

「我,楊靖,於清瀾,就是秦艷涵的表姐,別人都已經轉移了,商祺布置的很周到……於清瀾在一個小木屋裡,這裡一會往前走,拐彎兩次就到了,很明顯的一個小木屋。」

韓泠悅向後指了指。

「我們過去看,你們留在這裡……」

溫凌浩對晏寒笙說到,看了一眼韓泠悅,便是以其他兩個人,一起沖了過去。

從他們的姿態來看,韓泠悅覺得肯定不是警方的人。

「他們是?」

「溫淼的哥哥溫凌浩……另外兩個也是部隊的……他們隨我一起來的……本來我不想帶太多人來冒險……」

「悅悅,你沒事吧,商祺沒對你怎麼樣吧?」

晏寒笙低頭看著她,不放心的問道。

韓泠悅搖頭:「沒有,他不會對我怎麼樣……對了,溫淼怎麼樣了……她是不是死了?」

晏寒笙點頭。

「那她的家人沒為難你們?」

「有一點,但商睿你知道的,有他在,天下無敵,你沒事就好,我很擔心你……」晏寒笙將韓泠悅摟緊了懷裡。

「沒事……我會保護自己,所以我很乖……他沒有傷害我……」

聽見韓泠悅的聲音,晏寒笙想哭。

她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

另一邊,楊靖找到了於清瀾,發現她還在睡覺,就知道肯定是韓泠悅做的。

他立刻叫醒了於清瀾。

「清瀾,起來……警察來了……」

被楊靖喊了一下,於清瀾立刻醒了過來。

「什麼?我這麼在這裡?」

於清瀾起來,也驚訝自己為何睡著了。

「肯定是韓泠悅對你催眠了,她是學心理學的,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警察來了,晏寒笙來了……我們快走……」

「怎麼會這樣……那她?」

「別她了,晏寒笙已經找到她了,你要跟警察搶人嗎?我們趕緊走,後面的事情後面再說……」

「那……走吧……」

於清瀾覺得楊靖說的有道理,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了。

她立刻帶著楊靖往相反的方向跑。

那裡有一架直升機。

「上去……」於清瀾對楊靖說道。

「你還會開始直升機?」

「別廢話了,趕緊走……」

於清瀾準備就緒,楊靖也做好了,直升機慢慢的上升,遠離了這個地方。

「跑了……是那個嗎?」男人對溫凌浩說著。

「嗯……先不管了,我們回去吧,也趕緊離開這裡……」

「之前那個女孩是說誰回去了?不是艾瑞克?」另外一個人問溫凌浩。

「也許就是艾瑞克……先回去……」溫凌浩對他們說道,然後一起往回走。

他們在海邊看見了晏寒笙和韓泠悅。

「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們開著直升機跑了……我們也回去吧,這裡不宜久留……」

「好……」晏寒笙對溫凌浩點頭,然後看向韓泠悅,「走吧……」

「嗯……」韓泠悅立刻點頭,晏寒笙牽住了她的手,她忽然覺得手腕上有點痛。

立刻抬手看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划傷了。

那裡正流血。

「怎麼受傷了……那個爆炸是你乾的?你為什麼那麼做?」晏寒笙執起她的手問道。

「先回去再說吧……我沒事。」

韓泠悅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巾,擦了一下傷口上的血,然後將那根紅繩從手腕上摘了下來,放進了衣服的口袋裡。

「這又是什麼?」

「商祺給我帶的,木蘭說,對他很重要的樣子……」

「快走……」

韓泠悅拉了一下晏寒笙,然後幾個人便立刻往直升機趕去了。

坐在直升機里,韓泠悅發現那幾個人都在看自己,肯定很好奇她。

她看向晏寒笙。

「我知道商祺不會主動讓我走,清瀾還說,他處理好事情要帶我徹底離開,我等不了,我就趁著商祺不在,讓清瀾帶我出去轉轉,我發現他們都住在那一排別墅里,我臨走的時候,發現那裡有粉塵,我利用粉塵和燃點,製造了爆炸。」

「我覺得也許我可以趁著混亂到別墅里找到電話求救……」

「清瀾被我催眠了……楊靖這個傢伙,真不是好東西……要不是他從中故作更,清瀾早被我說服了……」

韓泠悅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了那根紅繩。

「好像很熟悉的東西,但是又想不起來了……商祺一直帶著,對不起,手錶不知道丟哪兒了……」

韓泠悅說話的時候,晏寒笙一直看著她,以至於她說完了,晏寒笙都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

「你看著我幹什麼?我沒事……」韓泠悅攤開雙手,然後看向了一邊的溫凌浩。

「很抱歉……溫淼的事情……希望你可以諒解……」

「商祺對你做什麼了嗎?」晏寒笙忽然問道。

韓泠悅搖頭。

「我儘可能的不去反抗他的意思,所以他沒有為難我……而且他也不會現在為難我,他說要等到好戲結束……我擔心你們,他不是以前的他了……具體的我回去和你說吧……」

「沒事就好……那個匿名的簡訊不知道是不是……」晏寒笙說著欲言又止,看了一眼溫凌浩,沒有繼續說了。

韓泠悅明白他的意思。

可能是穆蘭。

「商祺是誰?」溫凌浩問了起來。

韓泠悅和晏寒笙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是……艾瑞克……」

「他就是那個殺了我妹妹的兇手……他在S市?」溫凌浩聽到這話,眼神冷了下來。

從他緊緊抿著的唇可以看得出來,他很憤怒。

「嗯……聽說是的……」

韓泠悅伸手,攥住了晏寒笙的手,有些話,外人在,不好多說。

傍晚……

太陽還沒有完全下山,夕陽還很美麗的掛在那裡。

商祺已經開車到了鍾夜和宮雨彤躲藏的地點了。

「鍾夜……」

商祺的手上拿著一把手槍,站在門口喊了一聲。

鍾夜聽見了聲音,走了出來。

「你怎麼來了?」鍾夜立刻伸手護住了身後的宮雨彤。

之前她們已經談過了。

宮雨彤勸他放棄,為了肚子里的孩子。

鍾夜動搖了。

但是商祺似乎是知道他會辦事不利,就出現了。

鍾夜和宮雨彤見到商祺,臉上都充滿了恐懼感。

尤其是宮雨彤。

另一邊,商睿在交警隊一點一點的查看著道路監控。

跟著那輛黑色的車子一直在查看著,但是到了一處馬路的拐彎處,車子不見了。

商睿立刻拿出地圖開始研究。

最後他確定了那些廢棄的工廠。

他想,只有那裡可以藏人了。

不妨可以過去試一試。

他先出發,路上給江鵬去了電話,讓他一個小時之後,要是自己沒消息,就立刻帶人過來。

「你放過我們吧……我們會自己離開,不會給你添亂的……」宮雨彤對商祺說道。

「可你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你們知道的太多,要是不除掉你們,你們覺得我還有立足之處嗎?」

「穆蘭那個女人倒是跑得快,都已經離開了……現在不知道在執行什麼任務,我呢,還要回來處理你們兩個……」

「本來我也可以立刻離開,但是現在都是因為你們……」

商祺的手舉了起來,槍對著鍾夜他們。

他一點也不怕自己一個人來,其實他的身後,還有很多的人在暗中幫他。

一旦他出了事情,他們就會出來。

「商祺……」宮雨彤對他喊了一聲。

商睿的車剛好開到那裡,就聽見了宮雨彤的聲音。

他愣了一下,立刻下車沖了過去。

「你給我閉嘴,我就知道你不能留……連我的身份都知道了……呵……鍾夜,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動手呢……」商祺對鍾夜說道。

「不……我不能這麼做,艾瑞克,你放了她,我跟你走……」

「她不會亂說的……」

「她應該已經把我的身份告訴了警察吧……還有什麼,你都說了?呵……你們太天真了,看得見看不見的,知道我們的人有多少嗎?」

「就憑你……宮雨彤,和警察做交易?就算是你的孩子生了出來,你以為還能活幾天?」

「不要幼稚了,鍾夜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自己動手,我饒你一命帶你走……」

「你憑什麼決定我們的生命,是,你是商祺的事情我已經告訴商睿了,你哥哥都知道了……」

「宮雨彤……」聽見宮雨彤那麼說,商祺很生氣,他拿著槍對著宮雨彤就直接開槍了。

「砰……」

「砰……」

「啊……」

「嗯……」

幾乎是同一時刻,兩聲槍響,一個叫喊聲,一個悶哼聲。

他們看向了一處。

商祺看見了商睿,他舉著槍,已經開了。

但是他沒有朝著自己開槍,還是將自己手上的槍打落了下來,當然了,宮雨彤也沒事。

商祺看著商睿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商祺?」商睿喊了一聲。

之前見過,但是那會兒不知道他的身份,現在知道了,商睿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呵……哥哥……好久不見了……」商祺甩了一下手,看了一眼地上的槍,然後又看向了商睿。

「你沒有死,為什麼不回來……」

「回來?回哪兒啊?」商祺看著商睿。

一個表情充滿了輕藐,一個卻是充滿了憂傷。

「你恨我們是嗎?」商睿問了一句,隨後看了一眼鍾夜。

「鍾夜……」宮雨彤伸手,拉了一下鍾夜的手,他對她搖頭,示意她別擔心了。

宮雨彤有了孩子,膽子也變小了。

「是啊……你才知道……呵呵……我的好哥哥,你來的很及時啊……看來,鍾夜和宮雨彤,都不能留了……」

「你一個人來的?」商祺看了一眼商睿的身後。

一個人?

「你不怕死啊,居然一個人來了……難道是想我了」

「商祺……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們是家人,你為什麼恨我們?」商睿喊了一聲,恨不得現在給他一拳。

「哼……一家人……」

「真幼稚,一家人的是你們,沒有我……」商祺在原地轉了一圈,笑了起來。

他聳了聳肩,攤開雙手:「商睿,你以為你是我哥哥,但是在我看來,沒有你,我會活得更好……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當初我生下來的時候,我身體不好,你的那對好父母,想要送走我的……」

「但是爺爺奶奶不願意,所以就勉強養我……看我是廢物,就隨我去,要什麼給什麼,我根本不懂什麼是人間險惡……」

「我出國就是為了躲開你們,還不懂是嗎?還不懂……」商祺吼了出來。

「商祺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是艾瑞克,來吧,親手抓我啊……」

「商祺……你一定是誤會了……爸媽那麼愛你,他們不會的……」商睿立刻解釋了起來。

再堅強的人,面對自己血親的時候,都沒辦法理智了。

局裡商睿給江鵬的期限也到了。

他立刻準備帶人前往廢棄的廠房那裡,就接到了晏寒笙的電話。

他落到了,帶著韓泠悅平安回來了。

此時,夜幕也降臨了。

「老大?韓老師你沒事?」江鵬笑了起來。

韓泠悅的身上披著晏寒笙的外套,S市的晚上還是比較的涼,沒有小島上熱。

韓泠悅只是穿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

「我和你們一起去……商祺已經回來了,如果鍾夜真的躲在那裡,那麼商睿現在一個人很危險……」

晏寒笙準備和江鵬他們一起去。

「這一次謝謝你們,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

「好,需要支援,再聯繫……」溫凌浩對晏寒笙點頭。

「嗯……」晏寒笙看了一眼韓泠悅,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臉,替她把臉上的髒東西擦了擦。

「去處理一下傷口,在警局等我……乖……」

「我……」

韓泠悅不放心,想要跟他一起去,但是被溫凌浩給拉住了。

「讓他自己去,你跟著也不能做什麼,處理一下傷口比較好……」

「是……聽話……等我回來……」晏寒笙對韓泠悅笑了一下,讓她放心,便帶著人,和江鵬一起過去了。

路上,他們臉上商睿,聯繫不上了。

就都知道,肯定要出事了。

看著離開的身影,韓泠悅整個人頹廢了下來。

「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

「看到出來,之前有些事情你們兩個好像不好說,但我還是想問……」溫凌浩的話讓韓泠悅抬起頭。

她看了一眼溫凌浩,過了許久才點頭。

然後沒說什麼走進了警局,孫慕晴來給她處理了一下傷口。

沒什麼大事,皮外傷。

站在法醫科室的門口,看著裡面韓泠悅的傷口也處理好了。

「麻煩給我們一點單獨的時間,謝謝……」溫凌浩走了進來,他的意思就是讓孫慕晴出去。

孫慕晴和小柯離開了。

韓泠悅坐著,溫凌浩站著,他一副正姿,看得出來,常年訓練的結果,一身的正義。

「你想問什麼,問吧……」

「商祺是誰?艾瑞克又是誰?他為什麼要帶你走?你們之前認識?」

「他……」韓泠悅深呼吸了一下,「對,我們以前認識,他是商睿的弟弟,商祺,現在叫艾瑞克,是組織的重要人物……」

「八年前,以為他死了,其實沒有,他回來,為了……」

韓泠悅不知道怎麼說,但溫凌浩也沒有繼續問,他明白了。

「他為什麼害死溫淼……」

「因為我吧……你要怪,就怪我吧。因為我是寒笙現在的女朋友,溫淼似乎還很喜歡他,雖然我不知道以前寒笙和溫淼到底什麼關係,至少現在,她是我男朋友……」

「所以我和你妹妹有了一些矛盾,商祺為了我,因為他喜歡我,就這麼簡單……」

「真的這麼簡單嗎?八年的時間可不短……」溫凌浩面無表情,也不懂他什麼意思。

韓泠悅將臉轉到了一邊:「你愛信不信……」

她起身,然後從溫凌浩的身邊經過,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溫凌浩眯起雙眼。

……

廢棄工廠的外面,晏寒笙帶人已經過去了。

「商睿……」

晏寒笙喊了一聲。

他們立刻看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商祺立刻撿起了地上的槍,對著鍾夜就開了一槍,但是宮雨彤看見了。

「啊……」

砰的一聲,伴隨著宮雨彤的慘叫聲,她擋住了那一槍。

「雨彤?」鍾夜驚呼了起來,立刻抱住了渾身是血的宮雨彤。

「鍾夜……」宮雨彤很虛弱。

鍾夜雙眼通紅的看著商祺。

「呵……那就一起死吧……」商祺舉起手,又要對鍾夜開槍。

但是晏寒笙的聲音響了起來。

「商祺,你被捕了,束手就擒……」

聽見聲音,商祺立刻轉頭。

「呵……你怎麼來了?女朋友不要了?」

「商祺,不要自作聰明了,舉起手來,反抗對你來說沒有意義,悅悅我已經救出來了……」

「什麼?」商祺愣了一下,不敢相信,隨即搖頭,「你騙人……」

「我不喜歡騙人……」晏寒笙和江鵬,以及一眾手下舉著槍對著商祺。

商祺看了看遠處,自己身後的人不懂為何沒了動靜。

又聽見晏寒笙說韓泠悅被他救走了。

他咬了咬唇。

「雨彤……」鍾夜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宮雨彤已經閉上了眼睛。

「哼……」商祺冷笑了一下。

放下了宮雨彤的身體,鍾夜站了起來,他發怒了,拿起槍就要朝著商祺射過去,但這個時候。

「砰……」

商睿的槍,冒煙了。

「額……」鍾夜的手放了下來,他看著自己的胸口。

那裡在流血,他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嘴裡吐出了鮮血。

然後他看向了一邊的宮雨彤,倒了下去。

「商睿,冷靜點……」晏寒笙怕他被仇恨蒙蔽了雙眼,立刻喊了一聲。

「呵呵呵……我的好哥哥啊,真是太謝謝你了,替我除掉了一個麻煩,來,和弟弟擁抱一下吧……」商祺說著,朝著商睿走了過去。

晏寒笙立刻又喊了一聲:「商祺你要幹什麼,商睿……」

「商祺……」商睿喊了一聲,商祺停下了腳步。

他們的手上,都拿著槍。

現在就看誰的動作快,誰就真的再也起不來了。

晏寒笙他們很擔心商祺有什麼動作,但是他沒有。

和商睿對視著,商祺忽然笑了起來。

「哥……你做你的事情,我做的我的事情,我們互不相干不是很好嘛?」

「為什麼,要咄咄相逼,我只是要證明我也是可以得到愛的,難道有錯嗎?」

「你沒錯,是我錯了,一點也不懂你,否則你不會這樣,束手就擒吧……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商祺……」

「夠了……真不想聽你說這些……一點意思都沒有……」

商祺搖頭。

另一邊的警局門口,韓泠悅站在那裡,等晏寒笙回來。

「想去就去好了……你不是很有本事嘛……應該不會害怕吧……」身後的溫凌浩忽然說了一句。

韓泠悅回頭,不語,又將頭給轉了回去。

「走吧……我帶你去……」

「你想找商祺報仇是嗎?我答應了寒笙,要等他回來……」韓泠悅沒有跟溫凌浩走。

「真的不走?那算了,我自己走好了……」溫凌浩說完,就立刻離開了。

「喂……」韓泠悅見他要走,想了一下,還是決定跟過去。

她實在不放心。

溫凌浩笑了一下,但也沒說什麼,他們一同朝著那裡過去了。

……

「商祺,你聽我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這中間是有誤會的……我們……」

「夠了夠了……說了兩句還真的跟我煽情……哎……商睿啊商睿,你太蠢了……還有你們……」

「太天真了……以為抓了我,這個世界就安靜了……就和平了……呵呵呵呵……可是你們不想想,也許我只是個小蝦米,我的身後有人,那些人的身後還是有人……」

「這個世界,可沒有絕對的白色,什麼公平,什麼正義,呵……」

商祺笑了起來。

忽然,他抬起手,就要對商睿開槍,但商睿沒有躲開。

倒是一邊的晏寒笙,猛然的扣動了扳機。

「砰……」

「嗯……」

所有人都驚呆了。

商祺的手上頓時溢出了不少的血,槍掉落到了地上。

商祺悶哼一聲,沒有喊出來。

他扭頭看向晏寒笙。

「商祺,我警告過你了……」

「商睿……銬起來……快點……」晏寒笙對著商祺說完,又對商睿喊了起來。

「哼……我不會承認我輸了,晏寒笙……我沒有輸……」

「你輸不輸我不管,我只要抓住你就行……」

「商睿,你還等什麼……」

晏寒笙說著,放下了手。

商睿看向商祺,他的手在滴血,他抬頭,眼神憂傷。

「商祺……」

「別廢話了,要抓就快點……要殺也別墨跡……」

聽見商祺不耐煩的話,商睿在晏寒笙的眼神示意下,朝著他走了過去。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顆子彈,猛然的射進了商祺的心臟里。

「啊……」

「啊……有狙擊手……」江鵬喊了一聲,大家立刻警覺了起來。

「商祺……」

商睿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商祺滑下去的身子。

「商祺……商祺……」商睿扶著他,不停的喊他的名字。

韓泠悅和溫凌浩也到了,聽見了商睿的聲音,韓泠悅立刻過去。

「去搜查……肯定是殺人滅口……」晏寒笙立刻吩咐了下去,手下便四處開始搜查……

「哥……哥哥……」商祺的心很痛。

上一次,他逃過了,這一次,不行了。

「我要……死在你……面前……真的要死了……嘔……」一大口鮮血從商祺的嘴裡吐了出來。

「商祺……」韓泠悅也奔到了他的跟前。

商睿看了一眼趕來的晏寒笙。

商祺的眼神模糊了起來。

他對韓泠悅笑了起來,伸手。

想要抓住她,但不行。

「你怎麼把她帶來了……」晏寒笙對溫凌浩問了一句,立刻走到了韓泠悅的身邊。

「商祺……」韓泠悅喊了一聲。

「leila……如果沒有……他……你會愛我……愛我嗎?」

商祺的嘴裡不停的吐血,這句話,應該是用盡全力說出來的吧。

韓泠悅沉默了。

「呵呵……呵呵呵……我……輸了對嗎?哥……我輸了對不對?」商祺伸手,攥住了商睿的手。

「幫我……照顧她……不允許任何任人,欺負她……哥哥……」

商祺最後喊了一聲商睿哥哥,接著閉上了眼睛。

「商祺……商祺……」商睿大喊了一聲,但是,再也沒人會回應他。

「商睿……」韓泠悅蹲下身,從口袋裡拿出了那根紅繩。

在來的路上,她想起來,那是上學的時候,商祺一直帶著的,但是他藏著,怕別人笑,說那是和哥哥一人一根的幸運繩。

「這是商祺的……」

「商祺……」商睿結果那根紅繩做的手鏈,哭了。

淚水滑落到了嘴裡,鹹鹹的。

很快的,來了好幾輛警車,四處開始搜查,但是沒有找到擊殺商祺的狙擊手。

「寒笙……他真的死了……」韓泠悅轉身,撲進了晏寒笙的懷裡,哭了起來。

「沒事了……」晏寒笙抱著她,安慰了著。

商睿抱著商祺的屍體,痛苦萬分。

商祺死了。

原本八年前就會掉的人,現在真的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覺得覺得,快要奔潰了。

艾瑞克,也就是商祺死了。

鍾夜和宮雨彤以及邊栩也都死了。

這個案子,就這樣結束了……

……

晏寒笙送韓泠悅回到了她的家裡。

看上去,他們都很累。

「好些了嗎?」晏寒笙看著雙眼通紅的韓泠悅,給她倒了一杯水。

「嗯……我……會沒事的……最痛苦的,應該是商睿……」韓泠悅喝了一口水,將身子靠在了一邊的桌子上。

晏寒笙走到了她的身邊:「商祺最後的話,你沒有回答他。」

韓泠悅看向晏寒笙。

「我已經回答了……」韓泠悅的默認,就是已經回答了商祺的話。

她不會。

晏寒笙什麼都沒有繼續說,而是伸手按住了韓泠悅的後腦,唇便吻了上來。

韓泠悅閉上眼睛,雙手緊緊的抱著他。

晏寒笙的吻比以前來的要濃烈,韓泠悅啟唇,晏寒笙的吻細細碎碎的來到了她的脖子上。

接著,他將韓泠悅抱了起來,朝著卧室過去。

他將韓泠悅放到了柔軟的大床上,吻又是撲面而來。

晏寒笙伸手扯開了韓泠悅的衣領。

他愛她,就像她也愛他一樣……

三天後……

郁辛然的墓碑前。

商睿將一束花放到了墓碑前,站在那裡。

「我來看你了……溫淼的葬禮昨天結束了……大家都很好……沒事……」

「我……來遲了……你怪我嗎?」

商睿看著上面的黑白照片,對郁辛然喃喃自語著。

「辛然……」

商睿喊了一聲她的名字,看著上面女孩子的笑容,商睿也對她笑了。

「我們來了……」晏寒笙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他摟著韓泠悅,走了過來。

商睿看了他們一眼,又看向了郁辛然的照片。

今天的晏寒笙穿著西裝白襯衣,和平日里的樣子不一樣。

韓泠悅也是白色的襯衣,一件黑色的開衫針織外套。

商睿知道,今天他們是去領證了。

「領完了……」商睿說了一句。

「嗯……我們現在是合法夫妻了……」晏寒笙摟著韓泠悅,炫耀了一下。

「那時候,商祺跟你說了什麼?」晏寒笙之前一直在想,韓泠悅拒絕了商祺之後,他對商睿說了什麼。

商睿轉身,看著晏寒笙,又看了一眼韓泠悅,笑了起來。

「你猜猜啊……」

「不想猜……」晏寒笙立刻拒絕了。

「好吧,看把你給小氣的……聽說,叫你不要欺負這個臭丫頭,讓我看著你……」

「哦豁……需要你看,我才不會好吧……行了,不打擾你們了,我們要去韓公館了……」晏寒笙說道。

「走吧走吧……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去吧……」商睿揮揮手,然後又轉身看著郁辛然。

晏寒笙和韓泠悅沒有繼續說什麼,便離開了。

他們離開沒多久,一道熟悉的女聲傳入了商睿的耳朵里。

「商睿……」

聽見聲音,商睿立刻回頭。

他看見來人,愣住了。

「真的是你……不認識我了?」女孩子對商睿笑了起來,她的手上還拿著一束藍玫瑰。

「書韻……」

女孩聽見商睿喊了自己的名字,笑了起來。

商睿的思緒似乎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個夏天,那個叫閆書韻的女孩子,總喜歡趴在他教室的窗口上看他……

全劇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識謊者之夢境追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識謊者之夢境追逐 識謊者之夢境追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 最後的追逐(完結篇)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