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仙子魔女世事所迫 (第5更!求訂閱!求推薦!)

第80章 仙子魔女世事所迫 (第5更!求訂閱!求推薦!)

北都城,那股子武林翹楚大會的熱乎勁兒還沒消散。

京師依然滯留了諸多武林人士,儘管先前鬧出了一通魔宮中人鬧事,靖武司衛整天逛盪在北都街頭盤查武林中人。

可依然澆不息這股子勁兒。

往酒樓茶肆里一坐,誰現在口裡不是拿著三爺的光輝事迹說事,好像各個都是那有資格進去龍象宗道場觀戰的人一樣。

就算不諳武事說起這些來也各個如同指點江山的大宗師,怎麼玄乎怎麼來,讓吃這口飯的說書先生都少了生意。

齊聚京城的各大門派已經開始陸續回歸自家的宗門,如今還留在北都城的大多是門派里打點關係的人,走走門路拉拉關係。

廟堂雖高,江湖雖遠,可怎麼都脫不開干係。

這不大麓王朝立國以來第二次的江湖整頓都已經提上了日程,想要在這一次的馬踏江湖裡不被剝下幾層皮還不得朝中有人給說幾句好話。

北遼王府院深門高的,沒點檔次還真進不去那個門,一些沒甚根腳的小門小派這會兒都有點像是無頭蒼蠅亂撞亂闖。

不就是打點下用銀子開路嘛,病急亂投醫也好,只要有人肯收銀子,一切都好說。

在京郊,其實已經沒有太多的人煙。

那些還在北都城裡逛盪的,都是有點家底的。

其實在江湖裡,如同無根浮萍的人比比皆是,平日里連北都城都不敢進。

喝碗茶都得要好幾個銅板,喝不起哦。

呆在這兒也沒啥意義,北方這會兒還有股子倒春寒,修為要是不夠,在京郊夜宿能活活把人給凍死。

和武林翹楚大會舉辦之時的人山人海相比,這會兒在京郊,顯得異常地冷清。

一匹瘦馬耷拉著腦袋,走在荒野之間,一位美人兒心不在焉的牽著韁繩,行屍走肉一般。

天大地大,竟然有那麼一會兒功夫覺得天下之大,何處為家的迷茫。

美人兒恰是武林絕色榜高居第四的黃山派天都仙子左小青。

黃山派屬於小門小派名不見經傳,可能唯一在武林里的名頭,就是門下弟子俱是那清一色的女弟子。

要論聲望最高的,不也是被好事之徒弄上絕色榜單的左小青嘛。

參加翹楚大會,本來就是來過個場,純屬於打醬油的一份子。

只是這一趟京城之行,卻也讓左小青見識到了何為豪門何為權貴。

那一夜在梧桐宛的經歷確實讓她心驚肉顫,要不是有人給保下了她,保不準就要給慕容梅蘇給糟蹋了。

黃山派一向自詡為名門正派,其實也是自封的,在江湖人的眼裡,不過是一群娘們鬧著玩,可在某些大族大宗的眼裡,黃山派的女弟子,不就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意兒嘛?

面對江南世家慕容一氏,黃山派根本就沒有說話的餘地。

那晚自己出現在梧桐宛,還不是師父下的死命令,不然她左小青何必如此作踐自己。

別看武林翹楚大會舉辦得熱鬧喧囂,像是大麓王朝的全民盛宴,一片太平昌盛。

背地裡多少小門小派在夾縫中求存,其中的悲哀又有多少人知道。

黃山派的掌門和幾位師姐暫時都留在了京師,到底什麼目的左小青不想去猜,反正是自己絕不願參與進去的齷齪事。

這會兒就覺得自己好像成了一個無家可歸的落魄人。

何處能求心安,何處又能保得自身的清白,身為女子,這一刻為什麼就有這麼多無奈。

牽著瘦馬,也不知要往哪去,就只是覺得走到哪裡便是哪裡,死在路上也不覺得可憐。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一處異常荒涼的地兒,遠離官道,幾乎難聞人聲,難見炊煙裊裊。

就在左小青心思紊亂之際,那一道令人打心底冰涼的聲音又了響了起來。

「天都仙子一人這是要去何方?不如讓梅蘇作陪如何?」

從一顆樹后,走出瀟洒倜儻的慕容梅蘇,把玩著兩顆麻核桃,正肆意地打量著失魂落魄的左小青。

武林翹楚大會結束了。

這一次長樂坊算是第一次沒有賺得那麼多,尤其是一等忠勇伯府的那位。

押注得最早,押得最狠,狠狠地讓長樂坊吐出了不少利益。

為這一攤子爛事,慕容梅蘇被身後的大爺狠狠地呵斥了一頓,心情可就惡劣至極。

尤其是那晚在梧桐宛讓自己精心安排的左小青就這麼溜了,心裡是百般的不樂意,就等著機會要好好地蹂躪一番這天都仙子呢。

這不趕巧了,走到了這麼一處偏僻的地兒,人不知鬼不覺的,當真要了你的清白,咱那位大爺還真能把自己怎麼樣了不成?

左小青見到慕容梅蘇就跟見到了厲鬼一般,臉色唰得就變了蒼白,渾身都止不住的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纏著我不放?」

慕容梅蘇哈哈一笑,「左小青,怪就只怪你命不好,投不了一個好胎,黃山派,呵,名門正派,虧也喊得出口,你那幾位師姐可是你師父親手送到本少爺的床上,求得是什麼,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左小青緊緊地咬了咬銀牙,「我師父和我師姐要求什麼那是她們的事,關我左小青又何事,慕容梅蘇,你不要逼人太甚,大不了玉石俱焚。」

緊張的情緒,讓左小青不自覺咬破了嘴皮子都不自知,只是那艷紅的嘴唇更加勾得慕容梅蘇的獸性大發。

「玉石俱焚?你左小青未免也太高看了黃山派的功夫了,本少爺一旦出手,你要死也死不了,只會欲仙欲仙,大呼過癮啊,哈哈哈……」

左小青抽出了佩劍,橫在自己的脖間。

慕容世家的武學在整個大麓朝都是數一數二的傳承,確實不是黃山派能抗衡。

「你再上前一步,我立刻自刎!」

慕容梅蘇也是一愣。

前幾天不還是屈服於黃山那個老姑婆的淫威自個兒送上門來,這會兒又在這裝什麼貞潔烈婦,鬧什麼呢?

「左小青,今兒個你要敢死,黃山一派的所有人都要跟著陪葬,你可曾想過後果?」

煎熬的掙扎,最終左小青無力地扔下手中佩劍。

恩情和清白哪個更重要?

她不知道,她只希望今天起,只願做一個死人也比活著好。

就在慕容梅蘇笑著要來採花之際,一聲嬌笑響起。

「這麼好的天生媚骨,是個人都瞧著心動,怪不得你慕容梅蘇心心念著要壞了人家的清白,不過老身看上了這丫頭,慕容公子不如賣個面子?」

從遠處飄來一位千嬌百媚的人兒,看得慕容梅蘇也是一陣心慌意亂。

「羽真曳蘭!」

魔宮四大尊者之一的羽真曳蘭掩嘴一笑。

「不懂規矩,叫風尊使,老娘都可以給你當祖奶奶了。」

「你想怎樣?」

羽真曳蘭完全不搭理慕容梅蘇,走到了左小青的面前,淺淺一笑。

「女兒家沒個保護的人在這世道啊是不好過日子,跟我走,好嘛?姐姐護著你,讓這些臭男人以後只能跪在你的石榴裙下當一條狗!」

「羽真曳蘭!」

慕容梅蘇暴喝道。

左小青卻是毅然決然地一拜。

「還請姐姐護小青的清白。」

「哈哈哈,好妹妹,今後啊大麓朝又會多一個顛倒眾生的魔女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低調平凡世子殿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低調平凡世子殿下目錄 低調平凡世子殿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 仙子魔女世事所迫 (第5更!求訂閱!求推薦!)

7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