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第475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可惜的是,琳琅的表現並沒有像他期待的那般好。

對於武承嗣做過的那些惡事,她是一點都不知道,而且,她還做了保證,小娘子之間,不只是她,別個人對武承嗣的所作所為也一無所知。

一開始他們還不信,難道,她們真的是一點也不知道?

反反覆復的又問了幾次,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的,小廝奴婢他們也沒有放過,全都問了一遍。

可惜的是,也沒有人知道新的情況,這也是他們的意料之中的事,畢竟,武承嗣動手還是在府外,他行事煊赫,走到哪裡都有馬車跟著,只要他刻意隱藏自己的行跡,府上的人確實很難逮到他的把柄。

當然了,武承嗣的這些女人本來就不太把他當成一回事,也不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張玄一才很痛快的就相信了她們的說法。

現在,唯一還沒有被攻克的人物,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武承嗣的妻子。

他們匆匆趕到前院西廂房,這也是上官婉兒的要求,因為一開始幾人分散調查的時候,武妻是她去詢問的。

當時武妻情緒不穩,哭哭啼啼的,也沒有個準話,雖然,上官婉兒判斷,這女人也不知道多少內情,可還是覺得自己的事情做得不到位,有可能遺漏信息。

到底還是把張玄一也叫到西廂,裝模作樣的問一圈她才放心。

張玄一也覺得,作為一個收尾,去探一探武妻的虛實也不錯。到底看看,見天花天酒地,不務正業的武承嗣,究竟娶了一個什麼樣的老實妻子。

還能對他種種惡行不聞不問,關鍵是,這麼噁心的一個男人,她居然也忍得下去。

哎!

古時候的女人真是慘啊!

這樣的情況下,想投奔娘家也不成,別看武承嗣不是什麼世家子弟,可好歹也是當朝太后的親侄子,妥妥的貴戚,別家惹不起。

只能在這宅院里,面對著青燈古佛,自生自滅了。

他還沒有跨進西廂房的門,就已經開始同情武妻。在他看來,只要武妻不生的像醜八怪,配武承嗣就富富有餘。

他們的搜查工作進行了也有一個時辰左右了,武妻的精神已經恢復了不少。

上官婉兒再見她,簡直是眼前一亮。

就在剛才,這個女人還一副期期艾艾,不知如何是好的可憐相。而現在,再見她,她已經完全擺脫了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腰板也挺直了,眼淚也都擦乾了。

看起來絕對是可以清楚表達的樣子,看到她狀態這麼好,上官也就放心了。

「張道長,你有什麼想問的,就請問吧。」

張玄一還沒張口,反倒是武妻先開了口,落落大方,談吐清晰,武妻不算特別漂亮,不過,身段纖細,整個人也透著一股清秀的姿態,就像玄一之前設想的,這樣的人搭配武承嗣是綽綽有餘了。

「夫人,我們的調查不過是例行公事,你不要擔憂,不會影響到你的。」

武妻頷首,武承嗣的事情,她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別看她一直清心寡欲的,懶得理世間的紛爭,可遇見事的時候,她也不怕事。

只不過,平時礙著武承嗣的關係,她也一直懶得發揮自己的才能。畢竟在這個家裡,面對這樣薄情寡義的男子,就算是當了他的大老婆又能如何?

他也不會讓你管家,更不會尊重你,他不拉著一堆女人把你氣的鼻孔冒青煙就已經算是仁慈的了。

所以,天長日久之後,武妻也總結出了一套原則,既然你不喜歡我,我也看不上你,那就關起大門,互不相擾罷了。

索性,吃吃齋,念念佛,不去搭理他還落個清靜。

而現在,看這情勢,他也出不來了,既是如此,也該到她上場的時候了,雖然這個表現的時間非常短促,或許也是她在武府最後的一段時間了,過後,她就可以返回娘家。

反正,她和武承嗣也沒有子嗣,想來,再嫁應該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

那就好好的把握這次機會,過一過當家主母的癮。

「張道長,有什麼儘管問,只要是我知道的,都會說的。」

這就好,既然她都這樣說了,玄一也就沒有什麼在忸怩的了。便問道:「夫人,奎卯日前後,武尚書在家時,有任何異狀嗎?」

「或者是對你說過些什麼,與平時的言行不同的,我知道,剛才內舍人已經問過這個問題了,不過,我還是想再問一次,確認一下。」

要說這事情就是這樣的神奇,明明是同一件事,不過是換了個提問的人,得到的回答也大有不同。

比如,現在端坐在玄一對面,扶額凝思的武妻,那認真的模樣就和剛才上官詢問她的時候,截然不同。

剛才她只顧著哭了,哼哼唧唧的,淚珠子不停的掉,雖然該問的,上官都問了,奈何,武妻就是說不出什麼有用的。

可這一遭卻完全不同了,張玄一的問話和上官也沒有什麼區別,可武妻卻想的很認真。

俄而,連眉頭都皺起來了。

「異常?」

「你們說的是什麼樣的異常?」

嘿,憋了半天就憋出這麼一句話來,真是讓人怎麼接。

「我看,不如就把話都攤開了說吧!」婉兒給出了專業的建議,在她看來,這屋裡現在除了一個金吾衛的旗官,幾乎都是自己人。

武妻也長期和武承嗣不和,她沒有必要也沒有動機保護武承嗣,再加上,她多年都可以獨居別館,根本不理會武承嗣的事情。

這樣的人,也絕對不可能在奴婢之間傳舌頭,更加不會把消息送出武府,畢竟,她還指望著這件事鬧大了,她可以和離哩。

若是武承嗣完完整整的回來了,她還怎麼和武承嗣離婚。

所以,就在他們四處搜查的時候,武妻就已經想通了,對於她來說,今天已經是最後的機會了。

不說別的,武承嗣那種陰晴不定的個性,平時就不把她放在眼裡,時不時的還要刁難。

這還是他心情好的時候,此番惹了這麼大的禍事,若是他還有機會回來,那性情肯定是更加扭曲。

指不定會怎麼對待她了。

基於此,她就決定和張玄一他們合作,共同促成這件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長安四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長安四象目錄 長安四象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5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9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