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對壘(求訂閱~)

第759章 對壘(求訂閱~)

第四次忍界大戰終究是打響了。

在之前,恐怕沒有任何人想過,會有這樣一場怪異的戰爭打響。

一般而言,忍者的戰爭基本不會偏離幾個主題。

上層建築是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也好,轉嫁村內矛盾也好,會利用輿論來宣傳仇恨,從而讓所有忍者同仇敵愾。

又或者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不得不選擇戰鬥,從而走上了前線。

但是這一次不同,他們不再是因為什麼仇恨、利益之類的,而是統一的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而戰鬥,這個家園是整個世界!

八萬名忍者,被分成五個大的作戰部隊,以及若干特殊的小隊,在鏈接火之國、風之國、土之國和雷之國的中心區域範圍內,開始了一場浩大的戰爭。

十萬白絕同樣分兵數股,朝忍者聯軍撲了過去。

除了白絕外,還有被大蛇丸和兜控制的穢土轉生大軍也混在其中。

因此,戰爭在一開始,就變的無比的膠著。

卡卡西因為是暗部的部長,外加上他那麼多年在忍界留下的驕人戰績,因此這一次他被任命為一個大隊的總隊長。

卡卡西本人雖然並不是那麼的願意,畢竟他是知道這一次戰爭的真正意義。

不過最終他還是同意了這個決定,他本人的能力也是足夠的,雖然沒有待定大規模部隊的經驗,但是誰一開始就會呢?

只不過當他率領著大隊前進時,看著忽然出現在眼前敵人,他不由得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起來,敵人很難應付啊!」好半天,卡卡西無奈的嘆了口氣。

在他的面前,站在最前列的是一個個額頭上帶著霧隱護額的傢伙。

布滿裂紋的臉上,代表著他們穢土轉生者的身份。

除了他們之外,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大批其他穢土轉生的忍者,護額的種類各式各樣,看得出是這些被穢土轉生出來的忍者各個村子都有。

這讓他不由得有些抱怨了起來,曉組織那群人真是玩的大,尤其是帶土這個傢伙也是真的下手夠狠。

這一次的戰鬥本質是練軍,同時也是讓所有人離不開這個聯盟,而這傢伙顯然是認同宇智波啟的想法。

要將整個忍界打痛,打懵,要讓所有人都恐懼,才能起讓這個聯盟繼續,才能讓所有人離不開這個聯盟。

同時也只有這樣做,才能真正意義上起到練兵的效果,畢竟只有經歷了最殘酷的戰爭,才能真正歷練所有的人!

「可這要死多少人啊.....」

卡卡西無奈的倒不是眼前的敵人,他無奈的是這一次戰爭的殘酷性,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可怕和血腥的太多了。

不過他也知道這樣絕對的秘密是不可能說出來的,因此他只是默默的抽出忍刀。

「這些傢伙是前任的忍刀七人眾,交給我來對付吧。」他平靜的對著身邊的阿凱說道。

「你把命令傳達下去,讓他們對付其他的穢土轉生忍者。

封印班快速跟上,這些穢土轉生只能被封印,無法殺死。

還有,保護好那些封印班的人,知道了嗎?」

「放心好了!」阿凱對著卡卡西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交給我,我可是不會輸給你的卡卡西,青春,正是燃燒的時候啊!」

卡卡西的笑著將自己的護額抬了起來,隨後露出了隱藏在其中的寫輪眼。

阿凱這個傢伙雖然性格還是那樣,但是當了三四年的帶隊上忍他也成熟了不少。

何況阿凱可是自己從小就認識,並且一直和自己關係非常好的人,也是自己迷失的時候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人。

和這樣的人並肩戰鬥,卡卡西感覺非常的開心,並且他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傢伙啊。

隨著他的命令下達,他身後的忍者們也在這一刻做好了準備,並且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朝著穢土轉生們沖了過去。

另一邊,由岩隱村的迪達拉和黑土一起擔任統領,負責最前沿戰鬥的大隊也遇到了麻煩。

「真是的,為什麼要讓我來做這個。」

迪達拉非常不爽的在黑土身邊抱怨了一聲,沒有被忽悠瘸的他至始至終都留在岩隱,並且有大野木更好教導的他現在也脫胎換骨了。

但在如何的脫胎換骨也沒有辦法改變一些事情,那就是年輕,還有他那略顯跳脫的性格。

他對於這樣的帶隊任務真的沒有什麼興趣,但是奈何他根本沒辦法拒絕,而且他的老師也不會給他拒絕的機會。

哪怕他也知道,自己可以在戰場上可以隨意展現自己的藝術,可問題統領那麼多人他也覺得足夠的麻煩。

「你這個傢伙,別不知好歹。」黑土不爽的等了一眼迪達拉:「我父親想出來都不允許,讓我們兩人一起合作,你有什麼好抱怨的?」

「那還不是你爹被宇智波啟打出了心理陰影,還被斷了一隻手呢。」迪達拉大咧咧的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黑土那已經變黑的臉色。

「你要是在胡說八道,我一定現在就撕了你!」

「額,好吧。對了,感知班的人說,敵人在地下?」

「那你還愣著幹嘛,你這個白痴!」

迪達拉癟了癟嘴,隨後他抬起手,下一刻他手掌中的嘴巴忽然張開,一大團的黏土被吃了下去。

很快,一隻只黏土蜘蛛被他製作而出,他的手微微一灑,這些龐大的蜘蛛就落在了地面上。

「喝!讓你們好好看看我的藝術,藝術就是爆炸!」

劇烈的爆炸之下,地形頓時為之改變。

在這樣的距離轟鳴和壓迫中,密密麻麻的白絕被炸了出來,就像是捅了白蟻窩,隨後潮水湧出的白蟻一般。

「就是現在,出手吧,各位!」黑土見狀,立刻大喝一聲,隨後她自己也毫不猶豫的施展了土遁。

她很清楚,自己和迪達拉成為這個大隊的領隊,實際上是有些走後門的。

他們兩個不像其大隊的隊長一樣,本就是聲名遠揚的頂級忍者,而且按照年齡來算,他們也不過是年輕人。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一個是大野木的孫女,一個是大野木的弟子,哪怕他們實力在強也不見得會被選上。

他們的隊伍中恐怕不是那麼服氣他們的人,還真的挺多的。

因此黑土現在只想要好好證明一下自己,證明自己絕對是有這個能力來統領這個隊伍的!

「絕對不能丟了爺爺的人!」

.....

另一個大隊,來自雲隱村達魯伊瞭望遠處。

海面之上,密集的白絕正跨海而來,海風吹動他的短髮,在他的背後,奈良鹿丸等人分別站立。

他歪著腦袋看著遠方那兩個同樣帶著雲隱護額的傢伙,眉頭不由得微微皺了起來。

「怎麼了?」

鹿丸看著眼前這個性格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傢伙露出這樣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

達魯伊這小子的性格確實和鹿丸有點像,從來都是滿口的無聊、沒勁,還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如果只是這樣,那還可以說並不是完全想象,關鍵是鹿丸也不是真的懶,而這個傢伙也不是真的那麼漫不經心。

「沒什麼,只是我們可能遇到一些麻煩了。」達魯伊搖了搖頭,他已經認出了遠處的兩個人是誰了。

遠處的白絕大軍中,有兩道人影站立,他們相比身旁的人影更加高大。

尤其是他們的手中還拿著葫蘆、劍、繩子等物,這些都是他們被穢土轉生后通靈出來的。

毫無疑問,這兩個傢伙就是曾經逼迫雲隱走向了戰爭,從而和木葉誕生了難以磨滅仇恨的罪魁禍首,金角和銀角這對武鬥派的兄弟!

「真是,我為什麼要和你們這群弱智還有死人在一起。」

在他們身旁,角都有些不爽的開口說道,不過當他注意到自己身旁還站著一個飛段后,他才搖了搖頭。

「抱歉,忘記了,還有一個砍了腦袋都死不了的傢伙。」

「喲?沒想到居然是你這個傢伙。」金角和銀角也注意到了一旁的角都,他們都感覺到有些意思。

復活過來就被投送到了這片戰場,他們還真沒有去關注過身邊到底有什麼人。

不過現在他們倒是注意到了,居然還有一個他們熟悉的人啊。

「你這個傢伙,瀧隱村的叛忍,我知道,只是沒想到你現在都還活著。」

「你們再死一次,我都還會活著。」角都看了一眼這兩兄弟,隨後搖了搖頭:「還是專心現在的戰鬥吧。」

「哼,根本不需要你廢話。」金角的目光看向了遠處的部隊,他也注意到了不少皮膚黝黑的傢伙:「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雲隱村的小鬼們成長到什麼程度了,還真是期待後輩的表現啊!」

角都聽到這句話,不由得瞄了一邊身旁這兩個傢伙。

這兩人還真是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呢,現在木葉的形式和整個忍界的形式,他們當年做的事情恐怕會被雲隱的後輩們恨的要死吧?

.....

「真沒想到,你們這兩個老鬼也被召喚出來了。」

第五大隊,由自來也和綱手所率領的部隊,在森林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看著擋在面前的穢土眾人,他們的臉色漸漸變的嚴肅起來。

因為在他們面前的,還真是他們的老熟人。

一個是帶著面罩的半藏,那個曾經驕傲中帶著些許不屑的給了他們三忍稱號的人,一個則是給木葉帶來了無盡麻煩,毒藥和傀儡的使用讓木葉無比頭疼的千代。

原本這支部隊的領導者,應該是三船才對,但是很可惜的是,五大國主導了這一切,三船自然沒有了機會。

第一大隊是達魯伊作為隊長,第二大隊是愛我羅,第四大隊是黃土和迪達拉,而第五大隊則是綱手和自來也。

卡卡西是第三大隊的隊長,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很特殊的身份,那就是和霧隱村的鬼燈滿月一起指揮所有的部隊。

這兩人的分工一個是留在了後方的總部,一個則是親自上了戰場而已。

「哦?還真有那麼一些意外,居然是你們兩個小鬼。」

半藏挑了挑眉頭,顯然他也認出了眼前的兩人到底是誰了。

同樣的,千代也皺起了眉頭,只不過她很快又讓自己的眉頭放鬆了下去。

相較於早就死了的半藏,她更是更加的了解綱手和自來也這兩人,這兩個傢伙早就已經成為了獨當一面並且實力強悍的頂級忍者了。

這兩個人在這裡,那麼他們很有可能會被擊潰,甚至於最後解脫!

「雖然不是很想這樣做,但是你們也知道,我們身不由己。」想到這裡,千代緩緩的開口了:「所以拜託你們了,讓我們好好的沉睡吧。」

自來也和綱手對視了一眼,他們還真沒想到千代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思來想去,他們忽然也發現千代這個女人這樣說,好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穢土轉生他們或多或少都了解過,這個術可是不會在意死者是否甘心被複活,而是強制性的讓死者復活過來為自己戰鬥。

或許有些人很期待著自己復活過來,但是有些人可是不願意自己被這樣復活過來。

尤其他們在被複活過來后,是徹底的被別人控制著,這樣的感覺換做是誰都不會感覺到舒服的。

「真沒想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綱手無不感慨的看著眼前的千代,隨後她認真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哪怕是拼盡全力,我也會讓你重新回到凈土的,讓你不再被人控制。」

「我也是。」自來也也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一定會拼盡全力來解決這一切!」

「那麼,就拜託你們了。」千代露出了一絲微笑。

「切,那就讓我來看看,你們當年這些小鬼,到底有什麼樣的進步吧。」

半藏也緩緩的抽出了忍刀,他的氣息忽然變得凜冽了起來。

「不要讓我失望,上一次我能放過你們,那是因為我還有自我意識在主導。

而這一次,我可是被別人控制。

千萬要小心,不然你們可能就真的會死在我的手下了!」

.......

「啟大人。」

木葉內,鼬半跪在地上對著宇智波啟輕聲說道,而在他一旁宇智波富岳則是輕輕的對著他點了點頭。

他們都沒有在第一時間進入到戰場,而是在默默的適應自己的新眼睛,同時也在等待著佐助和這個小子完成最後的融合。

當年宇智波啟所嘗試的融合手段,可以說是最拙劣也是最無奈的融合手段。

當然,非要說實際上也是一樣的,畢竟兩兩個眼球強行塞在一起進行融合,這樣的方式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原始。

但是奈何當時的宇智波一族也沒有更好的方式,隨著宇智波斑徹底和初代鬧掰並且離開了木葉后,宇智波一族真的失去了太多的東西。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雖然宇智波斑已經死了,但是他的繼承人帶土這個小子,已經老老實實的跟著宇智波啟混了。

因此宇智波啟他們也拿到了宇智波斑研究出來的,一個相對新穎卻又沒有那麼讓人噁心的方式。

宇智波啟到現在都還記得,自己當時也被自己的操作給噁心到了。

宇智波勇那個傢伙的眼睛腫得就像乒乓球一樣,翻開之後能清晰的看見兩顆眼睛交融的情況。

那樣的感覺就如同克魯蘇神話一樣,讓人感覺到噁心和壓抑。

而現在,他們使用的方式是提取瞳力和眼睛中的精華,注入到另外一雙眼睛內,然後利用其中一個身體作為載體讓這雙眼睛進行最終的進化。

這樣的方法比宇智波啟當年要好太多了,不但沒有那麼噁心和血腥,同時融合的速度也快太多了。

佐助現在已經算是進入到了融合的後期階段,磅礴的查克拉已經開始在他的體內奔涌而出。

不過現在他還沒有徹底的完成融合,他還稍微需要一些時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恐怕他的最終完成,也就是在今天了。

「起來吧。」宇智波啟平靜的對著鼬開口說道,隨後他的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富岳:「鳴人那個小子呢?」

「他好像和奇拉比在一起。」宇智波富岳思索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道:「畢竟,現在他們是唯二的還活著的人柱力了,因此......」

「嗯,我明白了。」宇智波啟點了點頭,隨後他忽然開口說道:「讓他們去前線吧。」

「什....什麼?」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隨後才一臉不可思議的開口問道:「你讓他們上去?這......」

宇智波富岳也是知道實際情況的人,但就是因為知道實際情況,他才不想讓這兩個人柱力跑到戰場上去。

倒不是擔心他們兩人力量太強,從而破壞了這一次的練軍行動,實際上他巴不得忍界可以直接獲勝算了。

但是為了讓這一次的行動看起來更加的真實,他自然不願意讓這兩個『極為重要的人』給跑出去。

但是現在,宇智波啟忽然做出這樣的決定,難道他不怕露餡嗎?

還有,宇智波啟直接越過了最高指揮部跑到這裡放人,雖然從權利地位來看他絕對是夠資格的,哪怕他沒有擔任忍界聯盟任何的職位。

但是他的名字就超越了忍界聯盟中任何一個人,超越了所有人加起來!

只是這樣做.....

「放心吧,我有我的考慮,不會出問題的。」宇智波啟緩緩的坐了下來,隨後才露出了些許的微笑:「你不是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我會那麼看重佐助這個小子,對嗎?」

「是有些好奇。」宇智波富岳輕輕點了點頭。

宇智波啟看重佐助根本不是什麼秘密,哪怕這個傢伙沒有給予佐助什麼教導,但是他給予的關注是真的很高。

這一點,宇智波富岳作為佐助的父親也感覺到有些奇怪,誠然他也認為佐助的天賦很不錯,但是真要說起來和鼬相比,佐助可能還不如鼬呢。

但是對於鼬,宇智波啟的態度一直都是十分明確的。

這種奇怪的事情不僅是他,就連很多同族的人也想不明白,但是他們也根本不敢去找宇智波啟詢問情況。

現在宇智波啟主動提出了這個話題,他可是非常的感興趣,不僅是他,就連鼬也不由得豎起了耳朵,認真的聽了起來。

「其實,他看重佐助並不是因為他的天賦,因為認真說起來,恐怕他的天賦還不如止水和鼬,至少同歲數上,他們還有些差距。」

宇智波啟微微搖了搖頭,他今天打算把這個秘密給說出來,因為要不了多久這種事情可能就瞞不住人了。

「我看重他的原因,是因為他體內有一種很特殊的力量。那是宇智波一族先祖的力量,而同樣的在鳴人身上也有一種這樣的力量,那是來自千手一族先祖的力量。」

宇智波一族先祖?

千手一族先祖?

宇智波啟的話讓富岳和鼬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驀然間,他們彷彿知曉了什麼。

六道仙人的故事他們是知道的,六道仙人為了讓忍界具備抵抗大筒木的力量,為了讓忍界掌握查克拉的力量,不惜讓自己的兒子引導忍界戰鬥了起來。

千年的爭鬥,整個忍界擁有了大量控制查克拉能力的人,並且還繁衍出了各種難以想象的力量,就比如血繼限界之類的東西。

雖然這個過程異常的殘酷,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成果也是萬分的喜人。

至於六道仙人的兩個兒子,一個是宇智波一族的先祖因陀羅,一個是千手、漩渦等等這些家族的先祖阿修羅。

佐助的力量和因陀羅有關係?

不僅是他,鳴人那個小子的也有著和阿修羅有關係的力量?

看著眼前疑惑的兩人,宇智波啟隨後平靜的將這一切告訴了他們,而他們兩人也隨著講述神色變得不太一樣了,因為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如此奇妙的事情。

甚至他們都有些擔心,佐助和鳴人兩人徹底覺醒了這樣的力量后,還是不是他們本人,他們真正的本人。

不過這一點宇智波啟倒是給了保證,因為在他的眼裡這兩人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變化啊.....

.....

忍界各處都發生著戰爭,從戰鬥一開始的時候就趨於白熱化。

大蛇丸和兜的穢土轉生為帶土提供了強大的戰力,讓其在戰爭一開始獲得了不錯的優勢。

倖存下來的傷員不斷的往後方的醫療部隊送去,而白絕也發揮了他特有的能力,偽裝成傷員混入其中。

因為這種近乎完美的偽裝能力,就連白眼和感知忍者都無法認出,一時間整個醫療後勤陷入了恐慌之中。

這樣的情況讓日向綾都有些煩惱,後方的一員可不止一處,畢竟戰線拉的那麼大,覆蓋範圍那麼廣,補給線和戰地醫院自然也要拓展開來。

她倒是根本不擔心白絕這個玩意,無論是依靠著仙人模式的感知,還是依靠著轉生眼的力量,她都可以輕易的把這些傢伙給分辨出來。

但問題是,她又沒辦法使用空間能力,讓自己穿梭在所有的醫院。

就算可以讓今井健太或者現在已經掌握了空間能力的啟幫忙,但是這種事情也忙不過來。

何況,真讓他們出手了,自己還需要那麼麻煩嗎?

尤其是現在日向綾自己都還有挺多的問題需要解決,她可是得到宇智波啟的一些指示讓她暫時不要出手,所以她現在還在安心的處理自己的查克拉問題。

融合所有查克拉后所產生的質變,她已經在宇智波啟的身上看到了結果。

有了那麼優秀的模板,知曉了所謂血繼網羅的可怕之後,日向綾是絕對不會讓自己落後,也絕對不會讓自己拖後腿。

因此她才沒有行動,而是真正意義上的讓忍界的忍者們,自己想辦法去對付這些傢伙。

去對付這一次看起來嚴重,實際上根本沒有辦法和大筒木相比的危機。

其實不光是在各個醫院,同樣在正面戰場之上,也有白絕偽裝成聯軍忍者混跡。

它們變成了忍者們值得信任的隊友,並常常正在鏖戰之時朝著他們伸出了刀子。

在這種影響之下,大量戰場處於劣勢,總部的參謀團不停的收集情報並加以分析,卻仍沒有拿出有效的對策。

波風水門他們倒也想到了宇智波啟,但是思來想去他們也覺得這一次並不是宇智波啟出手的真正時機,因此他們也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宇智波啟是忍界最後的一張底牌了,忍者們要面對更加可怕的大筒木,如果連這些都沒辦法解決,那麼未來如何是好呢?

只不過就在這時,木葉負責守衛的重任連忙聯絡了總部,他們告知了鳴人和奇拉比一起奔赴了戰場。

「怎麼那麼亂來?」波風水門皺起了眉頭,他根本沒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兩人是擅自行動的嗎?」

「不是,火影大人。」聯絡官搖了搖頭:「是啟大人允諾的,而且富岳大人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他會親自向您做出說明。」

「是這樣嗎?」波風水門聽到這樣的話不由得鬆了口氣。

而同樣鬆了口氣的還有四代雷影,他在聽到自己的弟弟也跑到了戰場上時,一下子就忍不住想要衝過去將兩人給攔截了。

但是理智還在告訴他,最好不要這樣做,先搞清楚狀況在做出決定做好。

現在看來,自己忍住了確實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這可是宇智波啟做出來的決定啊。

雖然宇智波啟不見得會保護所有人的生命,但問題是出動的人可是包含了四代火影的兒子。

宇智波啟可以不在意其他人的生命,戰爭本就無情,尤其對於他這種在戰場上拼搏了那麼久的人而言,對於生命的模式恐怕比常人更勝一籌。

尤其慈不掌兵,戰爭哪有不死人的,只能說如何將自身的損失減到最小而已。

但波風鳴人可真不是什麼其他人,這個小鬼無論如何都不能死,不僅因為他是九尾人柱力啊。

自己的弟弟跟著他,怎麼看都不會有事,想到這裡四代雷影反而平靜了下來。

這個小波瀾並沒有引起他們太多的關注,而且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遇到的麻煩,似乎也很快被解決了。

鳴人和奇拉比在第一時間就衝上了戰場,並且很快他們就碰到了一隻忍者部隊,在了解了現在忍者大軍面對的難題后,鳴人決定主動幫忙。

九尾查克拉模式,這個特殊的能力他已經好好的磨鍊並且學習了三年時間,可不是原著中剛剛學會的那個小子。

在這樣的模式下,白絕們哪怕掩飾的再好,在鳴人的眼中都毫無意義,他毫不猶豫的朝對方沖了過去。

在他和九尾的配合之下,近乎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將所有的白絕給一網打盡了。

在忍界中,各大村常說,只有人柱力加上尾獸才能形成最強的戰力,發揮出的實力甚至比單獨的尾獸更加強大。

而這一說法徹底的在鳴人的身上被演繹了出來。

他的招式並不算多,但是無論手段還是對查克拉的運用都變得多樣了起來,呈現出的戰鬥效果也是難以想象的。

近百人的白絕部隊,在兩分鐘之內被鳴人和他的影分身給全部幹掉了。

不過在此之後,他的腦子裡面又出現了奈良鹿久的聲音,這一次他得到的情報是『擁有輪迴眼的忍者已經出動。』

「是他們那個首領嗎?」鳴人在得到這個情報后,心理快速分析了起來:「聽自來也爺....好色仙人說過,似乎那個傢伙叫長門,還是父親的師兄弟嗎?」

長門的情報,自來也沒有親自去摸索,而且因為長門沒有毀滅木葉的行動,哪怕去了木葉也直接被宇智波啟給趕走了。

因此鳴人並不知曉長門的情報,不過這並沒有妨礙他打算去找長門試試看。

「如果阻止了這個傢伙,就能阻止戰爭的話,那麼......」鳴人握緊了拳頭:「那麼一切說不定就可以結束,我一定要阻止這個傢伙!」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9章 對壘(求訂閱~)

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