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混亂

第699章 混亂

看著白絕這個傢伙沉入地面,帶土完全沒有理會。

對他而言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需要理會,白絕這個傢伙離開之前已經把全部的情報都說了出來。

對他而言這已經完全足夠了,靜靜的等待著,沒過多久帶土忽然站起身來。

遠處已經傳來了強烈的查克拉波動,根據這股查克拉傳過來的方向,如果沒有意外那就是止水他們已經動手了。

而且就這樣的爆發力度來看,他們打起來似乎一點都不輕鬆呢。

「用力點吧,最好讓那個枇杷十藏直接死在這裡,然後枸橘矢倉也死了最好。這樣,我就省事了。」

帶土小聲的嘟囔了一聲,隨後一躍而起。

他可不僅僅感受到了止水那邊的查克拉,他更是察覺到了有兩批人分開朝著他這邊過來了。

身上有白絕細胞的他,意外的獲得了一些感知能力,雖然這樣的感知能力很弱,但是也比當時的宇智波啟強了。

他能感受到一些其他成分的東西,或許是查克拉,或許是奔跑時引起的震動。

很清晰,也很刺耳,但是帶土知道自己要等的人來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兩批人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趕了過來,他們很急切,因為他們要去救援自己的影!

這一幕倒是讓帶土感慨良多,因為他回憶起了當年自己跑去木葉的時候,那些人也是如此的著急去拯救他們的影。

搖了搖頭,帶土把這些沒有必要的東西甩出了腦海之中,隨後他慢慢的朝著那些霧忍們走了過去。

這些霧忍顯然也發現了帶土,看著那黑底紅雲的長袍,以及那詭異的漩渦面具,他們頓時開始警惕了起來。

這幅打扮,和他們之中先前與之交手的兩個怪人,實在太像了!

他們幾乎第一時間就斷定,這個傢伙是站在這裡攔截他們的。

稍微對視了一眼,他們立刻做出了決定,一部分人直接朝著帶土動手了,而另外一部分則繼續向前趕去。

「何必那麼著急了。」

帶土淡淡的看著這一切,他的面具下的嘴角甚至露出了一抹嘲諷。

「上一次我遇到你們霧忍的時候,你們好歹還問了我半天,雖然.....」

驀然,帶土那猩紅的寫輪眼散發出詭異的光澤,而他的手中更是出現了一根恐怖的黑棍!

這把黑棍,比他的鎖鏈更加恐怖,這是他使用陰陽遁陰陽遁凝聚的,宇智波啟所給予的完整的陰陽遁。

面對這些霧忍的攻擊,他一動不動,就當那些霧忍們已經自己攻擊奏效之時,他們才錯愕的發現自己居然穿透這個傢伙。

「他們都死了!」

伴隨著帶土的話音落下,下一刻這些貫穿了他身體的霧忍才愕然發現,這個傢伙已經脫離了他們的攻擊範圍。

手中的黑棍揮舞,這兩個霧隱頓時已經停止了呼吸——他們被這黑棍輕輕碰了一下,就直接斷氣了!

帶土沒有絲毫的停歇,他直接向前衝去,最前方的一名忍者怒吼,揮舞著長刀斬出。

然而,當兩個身影交錯,前方的霧隱忍者倒飛而出。

他的身體已經被那詭異的黑棍貫穿,殷紅的血雨灑落,濺落在白色的雪地之上,顯得格外的妖嬈。

此刻,旁邊的一名忍者殺到,帶土輕輕一個錯身,一把苦無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上。

這個忍者瞬間身體停滯,在他倒下去的時候他的胸口正插著那把苦無!

帶土的動作雖然算不上優雅,但是絕對也是簡練到了極致。

那麼長時間的運用自己的瞳術,並且因為白絕細胞可以肆無忌憚得到使用,他早就已經將自己的這部分能力變成了本能。

接近三十人的支援小隊被分開,他所面對的這些傢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實際上在不了解他情報的情況下,這些人再多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你到底是什麼人?宇智波?」

終於,剩餘的霧忍們發現情況有些超乎他們的想象了。

他們的攻擊沒有任何效果不說,單單這幾個呼吸間就被對方滅了掉了那麼多人,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而且對方那顆猩紅的寫輪眼,無一不在透露著對方的詭異。

這不由得讓他們聯想到了八九年前,那襲擊了他們並且釋放出來三尾的神秘宇智波!

而且,這個傢伙之前不是說了,他之前可是和霧忍動過手的。

「又是這一套嗎?」帶土搖了搖頭,他看起來似乎有些微微嘆息:「真沒想到,你們居然一點都沒變,真是讓我有些失望啊,不過.....都無所謂了,到此為止了。你們.....」

「都得死!」

「快攔住他!」

霧隱們大吼道,長刀揮舞,天上落下的雪花在這一刻似乎都停滯了下來。

這一幕讓帶土有些似曾相識,他似乎思緒回到了那個充滿了血色的一天,那個毀滅了他所有的一天!

驀然,止水忽然感覺自己的眼睛有些異樣,一股奇怪的共鳴和他的雙眼產生了交匯。

這種情況讓他有些莫名其妙,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過他沒有放在心上,當所有的攻擊全部穿透了他的身體時,他化作一道鬼魅迅速在眾人的縫隙中穿行。

他手中的黑棍宛如忍刀,宛如利劍,不停的穿插在所有霧隱忍者的身上。

他的效率實在太高了,任何和他接觸的霧忍都被他直接幹掉,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只是片刻,留下來攔截他的人都已經死了個乾淨!

那些打算提前去支援的人,甚至他們還沒有走遠就錯愕的發現,自己的隊友已經死了個乾淨了!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把這個傢伙給處理掉,他們是別想在繼續支援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帶土臉色到底有多麼的古怪,如果不是面具的遮掩恐是個人都能發現。

帶土此時確實驚訝的不行,他的能力依舊可以使用,他的寫輪眼洞察力依舊存在。

但是在那一顆屬於他自己的寫輪眼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些奇怪的圖像。

這些圖像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不過他似乎認出了一些東西,那就是自己所看到的圖像.....

好像也是在這附近!

「這是怎麼回事?」帶土心理默默的想到:「不應該出現在這樣的情況才對啊,難道....」

帶土一下子愣住了,因為他想起來自己好像確實出現過類似的情況。

只不過這個情況的出現有些偶然性,並且這也是他可以選擇去遺忘的一件事!

當年他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他急切的去尋找卡卡西和琳,然後就莫名其妙的和卡卡西進行了鏈接。

這一次....

難不成卡卡西那個傢伙也在霧隱村?

他為什麼跑過來了?他要幹什麼?

這一瞬間,帶土心亂如麻。

和卡卡西的見面他從來都不反對,但是他反對的是自己的身份被曝光!

他不願意用帶土這個身份和卡卡西見面,因為帶土做了太多的錯事了。

他更希望帶土這個名字伴隨著木葉戰爭英雄的名號,一起永遠被埋葬在墓地之中。

至少,他能自己救贖,並且還可以用『宇智波林』來面對卡卡西他們,不是嗎?

「該死,到底是怎麼回事?」帶土心理暗暗罵了一聲,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還是先把這些傢伙處理掉吧在說!」

想清楚的帶土速度更快了,他強行無視掉那若隱若現的畫面,配合著自己的神威開始大開殺戒。

只是終歸,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當他用陰陽遁凝聚的黑棍擊殺掉最後一人時,一個同樣帶著詭異漩渦面具,身穿黑色長袍的傢伙來到了他的身旁.....

......

「我說,你怎麼回事?」

宇智波啟一臉疑惑的看著卡卡西,不過他的內心倒是有些許的猜測了。

很可能,自己真的給說中了,那就是他發現了帶土的存在。

只不過他是依靠著寫輪眼發現在的,這一點和他的預想有很大的出入,不過也算是意外的讓卡卡西抓住了些重點吧?

宇智波啟現在有那麼興趣,他很好奇當卡卡西發現所謂的宇智波林就是帶土,到底會是怎樣一副場面呢?

激動的無以復加?

懷疑這一切是陰謀?

宇智波啟不知道,畢竟他又不是卡卡西。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傢伙恐怕內心的求知慾望一定非常的強烈吧?

果不其然,就在這個時候卡卡西忽然開口了:「啟,林的身份,是不是偽裝的。」

「為什麼這樣問?」宇智波啟明知故問的說道:「其實無論是不是偽裝的,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情,不是嗎?」

「或許吧,有一個問題.....」卡卡西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你確定,主導這一次任務,那些曉組織任務的人,就是林嗎?」

「我能肯定,就是他。」宇智波啟點了點頭:「而且,你現在所去的方向,就是他所在的方向。」

宇智波啟話音落下,卡卡西就再一次變得沉默了一起。

他們所去的方向是宇智波林所在的方向,而自己寫輪眼出現的共鳴方向,也是來自於那裡。

就在不久之前,他和宇智波啟一起觀看止水還有枇杷十藏對抗四代水影的時候,他的寫輪眼中就忽然一副詭異的畫面。

那畫面中呈現的一幕幕完全不是他們當前發生的一切,更像是其他人所面的東西。

那白色的身影,莫非就是白絕?

那個從啟口中得知的,是因為無限月讀而被造就出來的適合於戰鬥的戰鬥成員?

見這個傢伙的,顯然是宇智波林,但是為什麼宇智波林和會自己的這一顆寫輪眼產生如此的共鳴呢?

回憶起曾經的種種,自己明明第一次見到這個傢伙,卻莫名的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感覺。

那是一種熟悉感,彷彿與生俱來一樣。

不僅是他,就連其他同學也是如此,就好像宇智波林本來就是他們其中一員一樣。

而宇智波林融入他們的時候也非常的自然,沒有絲毫的隔閡,大家看上去就如同相處了十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而且,宇智波林似乎對大家都很熟悉,明明大家都沒有說過什麼啊。

想到這裡,卡卡西深吸一口氣。

這個宇智波林的身份絕對不簡單,這裡面一定隱藏了什麼,在結合現在與自己的眼睛產生共鳴,那麼......

想到這裡,卡卡西內心無比的堅定,他必須要確認一些事情。

『或許我的權利還沒有達到什麼秘密都知道的地步....』他心理默默想到:『但是我也要搞清楚一些事情,我也要說明一些事情!』

心理這樣想著,卡卡西的動作更快了一些。

只是讓他萬萬沒料到的是,當他和宇智波啟剛剛出發不到五百米左右,忽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卡卡西幾乎第一眼就認出這個傢伙是誰了,這個傢伙不就是上一次被宇智波啟給教訓了的人嗎?

那個,同樣擁有著輪迴眼的傢伙?想到這裡,卡卡西停下了腳步,他的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啟。

「還真沒想到,居然遇到了那麼有趣的事情啊。」

宇智波啟也有些意外,因為他是真沒想到長門這個傢伙居然會在這裡。

講道理,帶土不是應該把他給支開了嗎?

而且,黑絕那個傢伙顯然應該在盯著他,怎麼讓他跑到了這裡來了?

難不成,這個傢伙懷疑帶土他們了?

還是說,他一直在小心著止水他們的任務進度嗎?

想到這裡,宇智波啟不由得微微嘆了口氣,幸好自己過來了啊。

雖然這個傢伙會以此來找借口,但是宇智波啟可以讓這個傢伙閉嘴!

「你們是.....」

長門也愣住了,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就變,因為他已經察覺到了眼前這個傢伙,他的氣息是那麼的熟悉。

這讓他幾乎瞬間就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也同樣擁有輪迴眼,並且第一個正面輕易擊潰了自己的男人!

怎麼回事?

這個傢伙.....

怎麼也在這裡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9章 混亂

9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