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都那麼晚了......

第697章 都那麼晚了......

日向綾慢慢的朝著火影辦公室走去,她現在內心有些緊張。

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久時間她沒有這樣詭異的感覺。

這完全是因為宇智波啟這個傢伙造成的,鬼知道這個以前看上去那麼冰冷的傢伙,現在居然那麼的可怕!

這傢伙,根本就是個變態吧?

日向綾真的是被嚇到了,雖然她的身體似乎並不排斥這些,可是心理上總感覺有些不太好接受。

因此她打算先躲著這個傢伙,先等一段時間在說。

然而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因為醫療部需要重新建設的原因,倒是真的躲過了一段時間。

可是隨著四代火影波風水門跑去湯之國和四代雷影簽署條約,走的時候還順帶的將宇智波啟提拔成了代理火影,這一下日向綾感覺自己傻眼了。

她的工作因為剛剛展開,很多事情都需要和火影報備,並且需要火影親自簽字,不然的話很多事情根本無法展開。

尤其是撥款這方面,這種事情如果沒有通過火影的認可,那麼她根本沒有錢去做她想做的一切啊。

醫療部可不是警衛部,當初宇智波啟不需要去找三代火影,那是因為警衛部給本就不被看好。

基本就是丟給你自己玩,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而且當時宇智波啟的步子也不大,所以需要花錢的地方真的不多。

現在好了,自己躲了那麼久想冷靜一下,轉過頭自己要去找的人居然成了他?

這樣的情況日向綾怎麼可能不傻眼,但是形式比人強,她還能怎麼辦?

她能做的也只能是捏著去找這個變態的傢伙,說真的,假如不是非常的著急,她等一個月也不是沒有辦法。

然而現在她真的很急,假如沒錢了,她的那些計劃可就真的全部落空了啊。

深吸一口氣,日向綾敲響了火影辦公室的大門,很快那個熟悉的聲音就沖門後傳了進來。

日向綾鼓足了精神,隨後推開大門,很快她就見到那個很久沒有見到的傢伙。

依舊是一聲黑色的長袍,似乎他覺得自己不是火影,所以並沒有穿上那象徵著火影的御神袍。

依舊是那麼無所事事,明明都成為代理火影了,他似乎也壓根沒當回事。

不過轉念一想,好像他無論地位高到什麼程度,恐怕他也是這個樣子。

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忍界中所認知的極致。

當年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一人就可以毀滅一個大型忍村,而這個傢伙如果小心謹慎一些,一人推平整個忍界似乎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啊!

其實就連自己,如果真的想,恐怕也不是做不到吧?

「嗯?綾?」正在抵著頭滿臉無聊的宇智波啟抬起頭來,頓時愣了一下,隨後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真沒想到,你居然過來了?」

「不要誤會,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日向綾平淡的說道,清冷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緒:「這是我的報告,看看吧,然後簽字吧。」

「哈?至於那麼冷淡嗎?」宇智波啟有些玩味的看著日向綾:「是醫療部的改革嗎?我記得藥物研發實驗室已經建立,你是來要資金的吧?」

宇智波啟還是比較清楚醫療部的近況如何,畢竟日向綾在那裡,他不可能不關心。

因此當這個女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就基本上已經知道了她過來的目的是什麼了。

即便現在留在木葉的只不過是一具影分身,可是影分身的特性讓本體和分身實際上區別沒有那麼大。

除了不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有各方面需求,其他根本和真人沒有什麼區別。

「是的,你知道為什麼還要問?」日向綾皺了皺眉頭:「所以呢?批還是不批?」

「當然要批,不然呢?」宇智波啟笑了笑,隨後拿起筆在文件上籤了個:「好了,過了。」

「過了?」這一下,日向綾又有些莫名其妙了。

她對宇智波啟實在太了解了,她之所以不敢來見宇智波啟,是因為她知道這個傢伙絕對會借著這件事,從而又拉著自己不放人。

然後等時間晚一點邀請自己吃個晚餐,磨磨蹭蹭的又到十一點左右。

隨後用那個她現在想起都覺得可惡的口吻,和自己來一句『都那麼晚了』。

說實話,要不是日向綾知道自己恐怕根本拒絕不了,不然她也不會那麼擔心了。

這個無法拒絕,不是說宇智波啟會怎麼樣,而是她不想拒絕。

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那麼鬱悶。

然而現在,自己眼前這個傢伙情況實在和她記憶中那個,不拿到好處絕對不罷休的傢伙有很大的出入。

如果不是氣息、查克拉波動都完全一樣,她都懷疑是不是有人冒充宇智波啟了。

只是片刻,日向綾似乎就察覺到了什麼。

「你.....」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傢伙,隨後她才肯定的說道:「你是影分身?」

「不然呢?」宇智波啟笑著點了點頭:「本體出村了,和卡卡西一起出去的。」

「去哪裡了?」日向綾皺緊了眉頭:「為什麼沒有告訴我?還有健太為什麼沒有跟著?只是和卡卡西兩個人?」

「你那麼忙,而且也不願意見我啊。」宇智波啟攤了攤手:「至於健太,他現在也忙得不行,只有卡卡西這個小子算是比較空閑,因此我選擇了卡卡西。至於去哪裡了,也不算什麼陌生的地方,霧隱村。」

宇智波啟的影分身根本沒有任何隱瞞的意思,隨後他就將一切信息全部告訴了日向綾。

他們兩人確實沒有太多的秘密可言,因此說出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可是連楔的情報都告訴了日向綾的啊。

只是這個信息讓日向綾微微皺起了眉頭,她還真不清楚,自己故意躲著宇智波啟的時候,居然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不過她也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危險,或者說只要是關於什麼大筒木的事情,她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危險。

她只是覺得,自己是不是躲著這個傢伙躲的太厲害了,讓他有些事情不願意和自己說了?

思來想去,日向綾忽然嘴角露出了一個有些詭異的微笑。

隨後她朝著宇智波啟走了過去,接著她將自己的身體靠在了他的身上。

「你這是....」宇智波啟楞了一下,他有些沒反應過來。

「沒什麼,只是感覺有些時間沒見你了。」日向綾的笑容依舊:「難道你不想我?」

「當然,只是.....」宇智波啟有些尷尬,自己現在只是一個影分身啊,想有什麼用啊?

「你看,要不我們出去走走?」日向綾的笑容變得更盛了一些。

宇智波啟聽到這句話,頓時明白了這個女人的險惡用心,可讓他鬱悶的是他還拿這個女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現在,可只是一個影分身而已啊,非要說特殊一點,恐怕就是這個影分身有陰陽遁可以持續很久的時間。

感受著日向綾這個女人深深的惡意,宇智波啟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覺得,還是算了吧?畢竟我還是代理火影,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是嗎?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宇智波啟啊。」

「拜託,我真的很忙,你看太陽都快下山了,我都還在工作呢。」

「嗯哼,確實啊。你看,都那麼晚了.....」

「......」

.....

宇智波啟可不知道,自己的影分身被日向綾給調戲了呢。

他現在正一臉玩味的看著宇智波止水配合枇杷十藏對付四代水影呢,實際的情況也並沒有和他的計劃有太多的出入。

枸橘矢倉只帶了一些保護他的暗部,其他人他全部都沒有帶上。

不過他也很自信,他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會有什麼問題。

他可是布置了一些人手的,那就是鬼燈滿月那裡,除了鬼燈滿月也還有其他的人會過來。

他可不會徹底相信鬼燈滿月的話,如果只憑藉這一句話他就徹底相信,那麼他真的就是有問題了。

畢竟,他也不是不知道鬼燈滿月和他靠攏,就是為了對抗元師,他們兩人實際上差不多等同於盟友。

不過現在看來,滿月這小子還是挺可靠的。

他現在也只不過是充當誘餌,看看這群傢伙到底目的是什麼,然後對付他們。

就算沒辦法對付,也可以等待支援!

其實枸橘矢倉內心也有不少的驚慌,他很擔心來的人是上次那個神秘的宇智波。

那個傢伙對霧隱的到底多誇張,他至今記憶猶新,尤其那個傢伙釋放出了三尾更是讓他內心有些恨意。

不過那會兒他是被別人控制,他的實力並沒有徹底發揮出來,現在他沒有被控制,他認為自己可以再試一試。

看著眼前這兩個傢伙,枸橘矢倉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十藏,好久不見。既然回來了,為什麼要偷偷摸摸?還有,你身邊這個傢伙是誰?」

「哼,不要說什麼好久不見,你當初犯下的罪孽,我銘記於心!」枇杷十藏沒有絲毫的好臉色給自己曾經的影,他淡漠的說道:「不要說什麼你是被控制的,無論如何者都必須有人來承擔這個後果。」

「看來,我是沒辦法和你談了。」枸橘矢倉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目光放在了止水的身上:「那麼你呢?你又是誰?我可不覺得,你是一個無名之輩。」

「在下,宇智波止水。」止水淡漠的說道,他的雙眼在這一瞬間已經變成了寫輪眼:「很抱歉,我們的目標就是你,或者說是你體內的尾獸。」

宇智波?

聽到這個名字,枸橘矢倉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不過在他仔細打量了一番后,他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小子真的年輕的不像話,看上去也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

換句話來說,如果是七八年前的話,那麼這個小子怎麼看也就十歲不到的樣子。

那個歲數的人,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實力?

「宇智波嗎?」枸橘矢倉臉色逐漸變得陰沉了起來:「當年,也是你們的人,跑到我們霧隱來搗亂的吧?」

「也許吧。」止水並不知道情況,曉組織裡面的人也沒有和他說,因此他只能模稜兩可的做出了解釋。

「哼,還真是一群法外狂徒。」枸橘矢倉神系一口氣,只是瞬間他的身後就忽然出現了一條白色的尾巴:「你們以為霧隱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會讓你們知道,你們到底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話音剛落,枸橘矢倉已經瞬間出擊,他的目標是枇杷十藏。

宇智波止水這個傢伙,他並不熟悉,因此他決定讓暗部的人先去試試看,能不能搞到一些情報。

而枇杷十藏他是在再熟悉不過了,這個傢伙的忍刀都是他賜予的,他能不清楚這個傢伙的實力嗎?

他要做的就是盡最快的速度幹掉這傢伙,隨後在和暗部的成員匯合對付宇智波止水,又或者等待支援一起對付他。

止水注意到了這一切,不過他並沒有過於放在心上。

枇杷十藏這個傢伙他並不熟悉,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隊友,他壓根沒有放在心上。

何況他本來就是間諜,他怎麼可能和這些爆恐分子產生什麼羈絆呢?

面對突襲而來的暗部,止水一動未動,然而他雙眼中卻溢散出了詭異的查克拉。

瞬間,兩個暗部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旁,鋒利的忍刀一左一右貫穿了他的身體!

然而,當烏鴉的鳴叫聲響起時,止水的身體就化作了虛影,他化身為烏鴉一點點消散並且離開了原地。

而那兩個用忍刀貫穿他身體的暗部,則驚恐的發現他們刺穿的是對方的身體!

疼痛慢慢降臨,可是這樣的疼痛也只是瞬間,他們刺中的都是要害,他們甚至喊不出聲就已經直接停止了呼吸。

止水的幻術,並且沒有因為他的萬花筒是徹底強化須佐能乎而被削弱。

相反,他的基礎幻術能力變得更加的恐怖,也更加的詭異。

當瞬間解決了兩個暗部之後,他的聲音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另外兩個暗部身邊。

鋒利的忍刀快速出鞘,電光火石之間,一抹殷紅的灑在了地面的白雪之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 這個宇智波過於謹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7章 都那麼晚了......

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