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痴心妄想(二合一)

第270章 痴心妄想(二合一)

宇宙深處,一道星光所鑄的化身飄然而至,赤裸玉足輕點日冕火浪,白色羅裙隨風而舞,傾城國色下眸子星光點點。

一時間,兩人一狗同時呆住。

不是為美色所吸引,而是為道所痴迷!

「因果道主滄月!」

心中迸發這一個念頭,眸子卻無法移開,打眼一瞧本為傾城國色所吸引,仔細打量卻恍恍惚惚,如墜迷霧。

明明近在眼前,卻如墜入一條汪洋的長河而不能自拔!

一條長河自不可知處而來,滾滾向著時空盡頭而去,而自己如長河中的小魚,肆意的努力著擺脫,卻只能捲入那倒卷的狂狼中,隨著大勢滾滾而動。

因果長河……

她竟然將道修行到幾乎顯形的地步……

滄月短髮化作一頭及腰長發,赤足立在日冕之上,羅裙自火浪中起舞,威儀而有氣度,宛如自天而降的仙子,超然出塵。

「滄月姨?」

吳常開口,雖對眼前這位不熟悉,但這位曾前往阿鼻地獄探望過他,並留下一縷印記守護他。

老黃狗只聽聞過也沒見過,當年滄月、陳須臾等人奔赴玉皇山逃命時,老黃狗早就壯烈的跳崖自盡了,而李奇便更不認得。只是輕輕點頭。

按輩分或許小,但是實力卻不遜色。

這位雖未成聖,但是那股氣機之恐怖,連他都心生忌憚。

滄月輕輕點頭:「你們之事,我已洞悉,凝練化身,前來相助!」

舉止之間,一枚流光溢彩的子彈自掌心盤桓而出,光澤瑩瑩,纏繞因果之力。

「多謝因果道主出手相助!」

「多謝滄月姨!」

三人大喜,連連拱手,滄月卻不多言語,遙隔光年凝練一具化身,多說一句都要損耗無數法力,將這枚因果道則鑄成子彈,已經耗費極大法力。

玉手一拋,落入老黃狗眉心,同時叮囑道:「只是一縷因果之力,善用之!」

「放心,放心!」老黃狗兩眼放光,還不等多說話,周身已經流光溢彩,特別是鼻子處,籠罩奇光,簡直蓋過太陽璀璨。

只是剎那間,因果子彈於周身熔化,一縷縷因果之力融入鼻息之間。

「呼~吸~」

老黃狗長嘯一聲,紅色披風狂抖!

「汪汪汪,搜因查果大鼻息神術,給我啟!」

「李奇,血液!」

同時大叫一聲,李奇連忙將一縷精血彈入老黃狗嘴中,頓時毫光大放!

幾個剎那,老黃狗便銅眼爆瞪,指著深處一個方向大叫:「找到了,那個方向!」

三人不做猶豫,即刻化作流光沖入。

那個深度,已經深入到這顆超巨星的核心區域,無止盡的核聚變爆發著無可形容的能量,無窮的元氣渦流時而迸發環繞,重重交錯,令兩人一狗艱難前行。

太陽最外層,滄月眸子眨動,卻並沒有隨之深入,輕輕點頭,羅裙身形化作星光點點彌散而去。

一絲一縷如綢帶消散。

「我已預感,大劫或是大機緣......將至!」

「因果……或可……」

......

「哥哥,你怎麼如此心狠手辣!」

那不知幾十萬里高的瓷娃娃一臉無辜的看著掌心再次炸裂的心魔之主,傷心欲絕的啜泣。

兩顆黑白分明的眸子銜著淚,任何一個女子見到都要母愛爆發,如此精緻可愛的孩子怎麼能夠忍心傷害!

那還是人嗎!

竟然對這般可愛精緻的娃娃下手!

滿天血光垂落,將瓷娃娃的雙腿濺成一片血色,如他攤開的紅蓮花,血腥刺鼻。

「呼!」

半空,心魔之主再次重生,呼吸之間疲憊而急促,望向那詭異的瓷娃娃,心中升起振奮。

「還有一次,便可以擺脫這詭異小子的攻擊範圍,真的是太令人振奮了!」

這一刻,激動難以言喻。

在那大手探來之際,身形爆退!

再死一次,自己就可以逃脫玄胎天範圍!

逃出生天!

哈哈,終於要逃出升天!

咔嚓!

大手無可爭議的將他捏住,這是毫無爭議的,和自己的謀算完全一致,距離逃出玄胎天還有三步之遙!

只要再死一次!

大掌收回,心魔之主被狠狠捏住,脊骨根根斷裂。

疼痛猶在。

他卻絲毫不慌,反而志得意滿,冷然的望向那玄胎,輕哼道:「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

「哥哥,你不喜歡我們了嗎?」

瓷娃娃如億萬張大口齊發音,震得心魔之主耳朵根子嗡嗡作響,卻是漠然冷哼!

這個詭異的小東西,他早就受夠了!

此時膽子也暴漲起來:「醜陋卑微的傢伙,沒有人會喜歡你的,既然你孤獨為什麼不去死!」

「唔......」

玄胎娃娃一聽心魔怒罵,頓時變了臉色,先是悲痛欲絕,而後整張臉通紅如血,粉蝶玉琢的面容如毀容般大變。

等他回過神來,一張地獄餓鬼般猙獰的面容已經浮現。

面龐被根根交錯的青筋與肌肉擠滿,一嘴的獠牙肆意的生長,瞳孔里儘是憤怒與殺氣。

「哥哥……」

嘭!

心魔之主周身一痛,捏住他的大手倏忽力度加大,差一點將他捏死,他卻是已經忍不住,大叫著:「殺了我吧,殺了我吧,你這個魔鬼......」

只要再死一次,自己就可以......等等!

突然,他神情大變,元神瘋狂的跳動,細細感應下不由變色:「放肆!」

竟然有人進入了李衝波藏身的超巨星!

「哥哥,你真是傷透了我的心......那就死去吧!」

那瓷娃娃的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紫,如川劇變臉般極速猙獰!

一時悲傷欲絕,一時猙獰十足。

如同佛祖與明王同生一體,一面是慈悲,一面是怒火!

「快殺了我!」

他大叫著,希冀在那三人破壞大陣之前重生,然而那瓷娃娃還在絮絮叨叨的變臉,超巨星已經爆發出駭然的震動。

哐當!

一聲脆響,根根鎖鏈斷裂,李衝波自超新星中脫離,被李奇三人拖走。

「......」

心魔之主張口便是一口老血噴出,這是元神之血,便是自身靈機也一下黯淡下來。

肉身與元神的聯繫被隔絕了!

自己死了就不會再重生了,就算是復活,也是在鳳池中,到那時自己的修為,經驗都會喪失,如同新生。

「不,我不要!」

這一刻,他驚恐的大叫,然而那玄胎終於下定決心,一口咬了下來。

「不,你是最善良最可愛的娃娃,叔叔在這裡陪著你陪著你......饒我一命!」

無由的,心魔之主軟弱了,退縮了,從心了。

他還不想死!

若是再被殺滅,自己的靈機藏在吳狄的元神世界,尋不到寄主,遲早會徹底消散,回歸鳳池!

「唔~」

憤怒戛然而止,玄胎好奇的瞪著眼睛,洋溢起一縷笑意,將心魔捧在嘴邊,生滿獠牙的大嘴在他身上蹭了蹭。

那張猙獰紅臉也瞬時變回原狀,楚楚可憐道:「哥哥,你終於回心轉意了嗎?」

「回心轉意,回心轉意了!」心魔之主連連點頭,什麼都不重要,命才是最重要的!

尊嚴算什麼?

他可是詭詐的魔神,最洞悉人心的魔神!

對於他來說,投降是詭詐之計謀,是最深刻的籌謀!

是為了父皇的大計!

自己也是迫不得已!

「哥哥,犯了錯可是要受到懲罰的奧......」玄胎盯著他幽幽道。

心魔心中打鼓,小心翼翼的問道:「什麼懲罰?」

「哥哥,我的肚子好孤獨......他摸著肚子,還順帶響了一圈,如打雷般轟鳴不止。

這卻讓心魔之主頭皮發麻,舔著笑臉道:「乖,叔叔身子不大好......啊~」

慘叫聲一層層的盪開雲層,飄蕩萬萬里。

遠在太極圖麥田的老農手頭農活一頓,將撕到一半的黃矮星放下,仰頭看向玄胎天滋滋稱奇:「讓你來種地不來,這次成了雞翅,可是爽翻了!」

也不多想,再次悶頭幹活。

自己可是事業重大!

農業為萬業之本,自己身上的擔子大呀......

「啊~」

「啊~」

......

心魔連叫了六聲才嗚呼哀哉的收聲,剛才那可惡的魔娃殘忍的將他六根手臂全部撕了去大口吃掉。

八臂魔神被卸了六條胳膊,還是什麼八臂魔神?

背部的劇痛讓他打著擺子。

這熊孩子身有秘力,傷口處被秘力沾染,根本無法修復,彷彿化膿般恆久不消。

「呼~」

心魔之主面色蒼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娃娃,這次可以放了叔叔了吧......」

「嗯嗯嗯,哥哥,我們繼續玩捉迷藏遊戲......」

那娃娃站起身,陡然將自己放在地上,笑嘻嘻間頓時潰散。

如雲霧墜落,轟然砸在地上,一個個小魔崽子大叫著從騰騰雲霧中爬出來,咧著一嘴尖牙笑道:「哥哥,你來藏,我們來找奧......」

「......」

心魔心頭堵住,萬種悲苦無處發泄。

「被找到的話,可是要懲罰的呦!」

「......」

心累。

想死。

無限的循環里,心魔感覺自己配不上這個名字。

自己,心魔之主,幻!

八臂神王座下最強橫的魔神之一,現在只想找個地方靜靜!

他多麼希望,夢醒時......一切都是假的。

「哥哥......再不藏好的話我們就要開吃嘍!」

頓時,心魔一個激靈。

將頭從臂彎中抬起,一個個魔童張著嘴巴看著他流口水......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我......」

他喉頭一堵,頓時無語望天,仰頭狂嘯:「去他媽的......」

「吳狄,給我個痛快吧!」

嘶吼凄凄慘慘。

情真意切似乎能感天動地!

「我受夠了!」

「我受夠了!」

......

這一刻,心魔的心理防線徹底的崩潰了,他堂堂大魔神,玩弄心計的詭道之主,如同被欺負的小媳婦,不爭氣的留下淚來。

「啊~」

「......」

大羅天中,一縷青光垂落,化為人形,吳狄面色古怪的看向崩潰的心魔之主,無語道:「這麼脆弱......」

思緒之間,已經覺察心魔之主生平之事。

擁有河圖洛書,即東皇元神之後,元神的增長終於跟上肉身體魄的瘋狂增長,意念也終於從維持強大體魄中脫離出來。

千般智慧輪這道神通也被他修行到更加高深的地步。

幾乎達到洞徹諸天明的境地!

除了事關八臂神王的訊息被遮蓋,其餘的東西一覽無餘。

心魔之主,幻!

八臂神王第三十子!

生而顯聖,出生之日吞服三千種族,滅絕三百星辰。

元神自成,生神通「勾魂奪魄」與「奪舍入侵」。

曾入侵大秦咸陽宮,欲奪舍祖龍嬴政皇帝,被門前小將斬了一身道行,將靈機鎮壓在長城之下。

后大秦國滅,被火焰之主扒出,留在人間恢復元氣,后神漢與火焰之主大戰,殃及池魚,靈機被名叫王莽之人打爆。

一縷靈機依附人間生靈逃遁,意外竄入大楚界蟄伏。

大部分靈機返回鳳池重生。

只是事關鳳池這等神物,吳狄也無法查探,不知其如何自八臂神庭重生!

這般手段,卻是比他的金印還要神秘的多。

靈機打散都可以復活,吳狄自問沒有這般手段!

思緒一起,吳狄心有意動,隨心隨性,白衣飄然間降臨玄胎天!

「啊......噶!」

心魔之主崩潰大叫戛然而止,目光被緩緩浮現的白衣身影所吸引。

那身影分明渺小,卻帶給他一種至大至偉的感覺,如同面見自己的父王一般,心中唯有深深的絕望。

只是一眼。

他便知曉不是對手!

自己竟然企圖對這般恐怖的存在出手......這個人已經擁有了面對自己父王的實力了......

神王......

「停手吧。」

吳狄擺了擺手,一個個還囂張無比,流口水的魔童們不甘的從心魔之主的身體上爬下去。

一步三回頭的走進迷霧消失。

彷彿在留戀與回味。

讓心魔之主不禁一個寒戰,寧死不從......這般折磨他不想再經歷哪怕一次!

望著眼前渺小卻偉岸至深的白衣身影,一句囂張的話也不敢說。

他終於明白破敗之主的慘然。

他......死的不冤!

「殺了我吧。」他沉聲開口。

「奧?」吳狄卻是失笑,盤膝坐在心魔之主的對面,彷彿老朋友般開口:「你幫我完善了三十六天界,我為什麼要殺你?」

「你還想折磨我?」心魔瞳孔幽深。

吳狄搖頭,直接攤牌:「告訴我八臂神庭的一切......」

「痴心妄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體天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人體天庭目錄 人體天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0章 痴心妄想(二合一)

9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