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誣陷

第165章 誣陷

「你親眼看到我下毒?」夭遙指著自己。

「是,我親眼看到你背著我們將毒藥下到酒壺裡。」

「那你還喝?」夭遙簡直要笑了。

「不喝可以嗎?你在長公主府里一手遮天,毒不死我,也會用其他手段,整個長公主府不都聽你的嗎?所以,我們只能喝了毒藥,讓大家都看到我們中毒了,你的惡行才能被揭開!夭遙,你不要怪我,是你自己過分了!不要怪我!」范建越說越激動,最後嘶吼起來。

夭遙定定的看他,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簡單,他們就是用如此簡單的手段陷害自己,反而,什麼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

「胡說八道!長公主只疼愛公子一人,我們公子用得著害你們?」柔寧氣壞了。

「段青,段御醫,你們先去看下另外兩個中毒的。」夭遙冷靜下來,吩咐道。

兩人是醫者,不管誰害誰,他們只管救人。

「來人,將下毒者關起來。」孫奕冷冷道。

立刻有兩個太監衝上來要抓夭遙,柔寧唰的一下拔出劍擋在夭遙面前,厲聲喝道。

「看你們誰敢!」

「柔寧姑娘,她殺人了,就算長公主包庇她,她也違反了國法!」孫奕義正言辭。

「無憑無據,憑什麼說是公子做的?你信口開河,就能當國法嗎?」柔寧才不怕他。

「正因為無憑無據,所以要宮裡的人來查。」

「柔寧,他說得對。」夭遙拉住柔寧。

事情出了,必須得查清楚,否則,大家在這裡吵沒有半點作用。

門外擁入很多灰袍太監,個個面容冷煞,氣焰囂張,直接將其他人趕出房間。

「夭公子,請隨奴才走一趟。」為首的人傲慢道。

「你們是誰?我們公子是隨便讓你們帶走的嗎?」柔寧冷哼。

「我們是貴妃娘娘派來查案的,長公主府有人下毒害人,嫌疑人自然能帶走。」

「哼,無憑無據,不能帶人走。」

夭遙微蹙眉,這一切,全都是策劃好的,貴妃動作夠快。

可是他們為了自己一個小小的男寵,至於鬧這麼大動作嗎?

「我跟他們走。」

「公子!」柔寧攔住,「不必去宮裡,就算要關也可以關在公主府里。」

「貴妃娘娘的旨意奴才們不敢違抗,若是姑娘要阻攔,那也得到貴妃娘娘面前才行。」

慕容瀲走的時候帶走了全部的護衛,長公主府留下的只是配置的人員,夭遙見他們人多勢眾,若是真的硬頂,柔寧她們都會吃虧。

「無妨。我是長公主的人,就算我有罪,也得通知長公主才能處置。」夭遙看向柔安。

奇怪的是柔安一直沒吭聲。

「那奴婢賠公子去。」柔寧緊緊護著夭遙。

「貴妃娘娘吩咐了,只帶夭遙公子去。」

「你們!」柔寧氣壞了,明擺著就是沖著夭遙來的。

「柔寧,公子不是兇手,就算進宮也不怕。」柔安說話了。

「可是……」

「你們聽好了,我們公子可以隨你們進宮,但若是公子少了根頭髮,我們長公主府定會找你們一個個算賬!」柔安面容一冷。

柔安眼睜睜的看著夭遙被人帶走,一跺腳,「柔安姐姐,那種地方公子一進去發生什麼,我們都護不了。」

柔安一轉身,冷冷道,「來人,將孫奕、吳觀生關押起來。」

「賤婢!憑什麼抓我!」孫奕大怒。

柔安舉起公主令牌,「就憑長公主的令牌。」

小五帶著幾個太監和護衛立刻將孫奕和吳觀生壓住。

「夭公子被宮裡審問,那我們就在長公主府審問你們。夭公子下毒有嫌疑,你們兩位公子也有嫌疑。」

「賤婢!」

啪!

一聲脆響,柔寧的巴掌狠狠的煽在孫奕嘴上。

「柔安有品階在身,你一介白衣竟然敢冒犯!」

孫奕捂著臉,氣瘋了,一個小小奴婢居然敢當眾打他。

可,夭遙被帶走,她們兩也是一肚子火,他也清楚,這兩個奴婢不簡單,非普通宮女可比,暫且忍著,先將大事做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書後被大王寵翻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書後被大王寵翻了目錄 穿書後被大王寵翻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5章 誣陷

9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