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無字之信

第245章 無字之信

這一戰結束后,君如風被風風火火趕來的顧言帶去了試煉之地,追風門弟子們全部沖著君如風離開。

顧言帶來的月白華裙女子倏然飄到唐與言身前,以島主的身份讓她賠償滄雲仙島的損失。

唐與言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廢墟,晃了晃手中握著的劍,「雲島主,你這圓台柱子的材質都不怎麼結實,隨便一砍就裂開了,我這是在幫你下決定換新的。」

雲傾甩袖惱怒道:「滾!」

唐與言也就那麼隨意一調侃,看雲傾被這麼一激直接怒了,神色恢復認真,拱手道:「雲島主,賠償一事你找聶兄商量,定好了數目,我會負責賠的。」

雲傾蹙著眉頭,暴怒道:「本島主叫你滾,沒聽見嗎?你們弒樓的人就會惹事,趁早給我滾回陸上去。」

唐與言對她消減不下的怒火有些好奇,眨了眨眼,說道:「走是自然會走的,不過雲島主,你難道不要我賠償了嗎?」

顧采之在一邊安撫道:「島主,莫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可不好。」

雲傾長吸一口氣,「毒聖,你若是真要賠,就把你師父十多年前毀了島上聖地的一塊給賠了!否則三天之內就給我滾,本島主可不想再見到你們弒樓的任何一個人了!」

唐與言:「???」

師父什麼時候來過滄雲仙島?印象中她幾乎從來沒有挪過地方。

雲傾指著崩塌的圓台,「顧采之,領著你的人去請人來修,其他無關人士現在就給我離開這裡。」

聶飛白摸了摸鼻子,跑過來跟在唐與言身後離開,「唐兄,我突然開始慶幸我選了回去,島主的脾氣也太暴躁了。」

聽說顧言和顧采之聊的內容,君如風可能還會被島主看重出面收徒,他忽然覺得險些贏了唐兄的君如風未免也太慘了吧。

唐與言若有所思,「雲島主的態度好像是做給旁人看的,對我並沒有太大的敵意。」

不過師父十多年前為什麼會來到滄雲仙島,還毀壞了島上聖地?

十多年前的記憶唐與言自認為還記得清清楚楚,出海到返程要耗費足月,師父從未消失過一個月。

更重要的是,東海沿岸是襄王的地盤,師父一旦出海,底細定然會被查的清清楚楚,繼而被襄王發現。

這其中的矛盾點太多,唐與言越想越感覺疲累,揉了揉太陽穴,說道:「聶兄,我想多留一日,我們後日啟程吧?」

雲島主定下了三天之內的時限,不管是在告訴她什麼還是單純的放狠話警告她趁早走,卡在後日離開,倒是剛好。

聶飛白沒什麼意見,「唐兄做決定便是。」

唐與言揚眉笑道:「你就不怕我給你賣了?」

聶飛白道:「唐兄也不至於缺錢到連好友都賣。」

唐與言調笑道:「聶兄,沒聽見雲島主剛剛所說的嗎,師父都賠不起島中聖地,許是賣了你也還不夠賠。」

聶飛白配合道:「不如我們現在就滾,也不要卡在三天時間內了,萬一雲島主變卦,我就要被唐兄給賣了。」

說完,他用雙手捂肩,瑟縮了下。

那畫面,怎麼說,聶飛白再貌美那也是個一眼就能看出性別的男子。何況膚色不知道是不是被海風吹的,原本白皙的皮膚變成了淺淡放棕黃色,看了一眼就覺得眼睛疼。

唐與言:「……」

聶飛白問道:「唐兄,你的眼睛怎麼了?」

唐與言淡淡道:「給你嚇的。」

聶飛白:「???」

唐與言道:「走吧,先去準備出海事宜。」

「好。」

屬襄王屬下的船工基本都已經到了滄雲仙島了,人數上能做到分開成兩波,分別開兩艘船。

君啟早已安排好了,一波人是希望留在滄雲仙島多學一學的,一波人只希望拿錢幹事,幹完事就走。

滄雲仙島除非是送人回去歷練,或是島上居民一同約好要去陸上採購才會順路帶幾個回去的人。不然你想要回返,你就得自己帶人來,帶人走,否則就得留在島上等一艘順風船回去。

君啟從唐與言那裡知道了這件事,便早已安排的明明白白,只因唐與言是一定會回去的。

唐與言找到那一波要出海的人,商定好細節,確認好時間,便帶著聶飛白回去了。

用三言兩語給聶飛白打發走,唐與言才回了室內,扶著屋內的擺設,身形搖搖晃晃地走到榻前,一倒就倒了上去。

她的體力早已不支,能支撐到現在,全是靠毅力堅持下來的。

唐與言脫下鞋子,躺在榻上簡單揉了揉酸澀的四肢,便閉目養神起來,隨後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期間聶飛白來找過,詢問要不要一起用膳,唐與言清醒片刻,拉長著音調讓他自己去,又閉上眼休息。

聶飛白離開后不久,有一位不請自來的客人從窗戶處闖了進來,停在了距離唐與言不遠處的架子上。

唐與言睜開眼,便跟一雙銳利的鷹眼對上,雪白的羽毛和矯健的身軀,以及那停在架子上點綴著紅纓的利爪,都證實著這隻鷹的不凡。

她躺了會,確認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便起身看著那隻鷹。

這隻鷹不如專門送信的訓鷹一樣溫順,還帶著野性的不羈,但它的腳上又的確綁著信筒,是別人放飛送來傳信的鷹。

唐與言試探性伸出手,看白鷹低了低頭,似乎是審視著她的目光,動作頓在那裡。

像這種仍帶有野性桀驁不馴的鷹,一旦暴起,啄擊和爪擊的力道不用否認,定然能弄出一道口子。

若拿著武器與其對峙,更是會增強它的警惕心,說不定上一秒還是過來送信,下一秒就要跟人打了起來。

待白鷹的目光轉變,抖了抖翅膀主動抬起綁著信筒的那隻腳,唐與言才慢慢地將手伸了過去,取下信筒里的信。

白鷹看唐與言拿到了信,直接飛了起來,從它來時穿破的那個窗戶飛了出去。

唐與言展開信紙,看到空無一字的白紙沒有慌亂,待試用過種種方法也不能讓字跡顯形時,才留意到紙張上除了捲起來的褶皺,根本沒有寫過字的痕迹。

如果說派鷹來送信里的信不是主要內容的話,那麼派鷹送信的過程,或許就是對方想要告訴自己的事情。

唐與言想了下,用了些乾糧充饑填補體力,便出門去打探那隻白鷹的消息。

很快,唐與言就知道那隻白鷹的消息——

那是仙主飼養的海東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星象江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星象江湖目錄 星象江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5章 無字之信

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