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人......

第237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人......

一排排的弓弩前端鋒利的弩箭,仿若毒蛇的牙,在陽光下閃爍著幽冷的光芒。

擎著弓弩的將士,也各個神色冷漠,絲毫不會因貂蟬是位千嬌百媚的弱女子,而留一絲情。

然而,貂蟬對此卻視而不見,仍舊騎著馬一步步接近何瑾。

「何使君,許久不見。」

聽到這番話,何瑾忽然又笑了。

微微擺手,令手下撤下弓弩,道:「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事實上,我這番試探也顯得太過多餘了。」

「亂世男人不如狗,女人更是連男人也不如,要麼淪為賊匪玩物,要麼託庇於大族,甚至被烹煮吃掉,也不稀奇。」

「可你卻以區區弱女子之身,便從長安來到安邑。還忽然換了身份,成為秩兩千石中郎將身旁,一位舉足輕重人物......」

說到這裡,他不由仔細打量起貂蟬,評價道:「你真是位讓我看走了眼,卻又越來越有興趣的一個人......」

對於這番話評價,貂蟬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然而畢竟兩人身份已不同,何瑾卻覺那一笑,不僅僅嫵媚多情那麼簡單。還多了幾分魅惑的神秘,令他心神都有些恍然。

「小女子究竟是誰,對何使君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等此番應如何合作。」貂蟬敏銳把握到何瑾的心神失守,放緩了語氣慢慢說道。

「之前留在何太後身旁,小女子還能為何使君傳遞下情報。可如今何使君已天高任鳥飛,小女子自然也要換個身份,才能重入何使君的眼界。」

「也就是說,你千方百計混在牛輔身旁,就是為了能得到我的關注?」

何瑾又忍不住笑了,故意一撩額前的几絲碎發,做出天生麗質難自棄的模樣,傲嬌道:「雖然知曉你在貪戀我的美,可惜我已心有所屬,終究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這等臭不要臉的話,他對屬下部將也曾說過。換來的不是一記白眼,就是對方想抽刀子砍人。

誰知此番貂蟬聞言,卻捂著嘴咯咯笑了起來。聲音清脆而歡快,仿若花枝亂顫,一點都不讓人覺得輕浮,反而覺得她開朗大方。

這種性格在講究含蓄婉約的漢代,是很少見的。

笑完之後,她又肅斂了神色,認真回道:「小女子當然知曉何使君,已同蔡小姐私定了終身,可天下如你這樣的奇男子,實在鳳毛麟角。」

「小女子主動爭取一番,或許還有一絲希望。可倘若坐以待斃的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了......」

這話入耳,何瑾卻一下愣住了。

但最終,他還是保持住了自己的驕傲,認真點頭道:「嗯......不得不說,你很有眼光。」

然而,嘴上雖這樣說,心中卻漸漸有些不耐煩了:剛才那等話,開開玩笑還行,誰都不會當真。

而這個貂蟬此番看來,是真真正正要要纏住自己。但她卻一點沒暴露目的,就讓人很值得警惕了。

何瑾很討厭這種感覺,這是自己在明、對方在暗的失控感。

而他僅僅眉頭一蹙,貂蟬卻似乎已看穿了他的不耐,隨即開口道:「何使君無論日後想如何,牛輔終究是繞不過的一道橋樑。」

「此人優柔寡斷,性格又多變且多疑。有李傕郭汜這等厭惡何使君之人,在一旁日日詆毀,何使君終究事倍功半。」

「故而,由你在其間穿針引線,利用牛輔篤信巫祝的弱點,調和我倆之間關係,便省下了我小半的精力......」

何瑾當即明白了貂蟬的意思,隨後便冷笑著問道:「那你又想得到什麼?」

「小女子別無所求。」

「呵......」何瑾撇嘴冷笑,調轉馬頭就要離開:他可從不相信一無所求之人,任何免費的好處,到最後必然是最貴的。

果然,這經典的討價還價假動作,讓貂蟬神色隨之一變:「何使君,請留步!」

何瑾駐馬,卻一言不發,等著她的解釋。

然而貂蟬沉思許久,最終還是抬頭為難開口道:「何使君果然洞察人心。實不相瞞,小女子的確希望從你這裡得到一些東西。」

「只不過,那些東西並非尋常的財富權勢,也不會是何使君這個人。而是......你的計謀和手段。」

「計謀和手段?」

「不錯......」貂蟬咬了下櫻紅的下唇,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開口道:「小女子要看著何使君,如何一步步脫離董卓掌控,最終又能達到什麼樣的成就!」

這話入耳,何瑾殺機驟然再度而起!

不過稍微一冷靜,便又釋然起來:自己欲脫離董卓的心思,是瞞不住天下一些聰明人的。而這個貂蟬,縱然知曉了也無妨。

畢竟,董璜不是也知道了,還口口聲聲跟董卓說了,照樣沒阻止自己成為河東太守。

故而,也就不用懼怕貂蟬這麼一位來歷不明的女子,空口白牙地跑去向董卓告密——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場交易自己反而佔據主動強勢的地方,且獲利極大的。

想到此處,他忽然展顏一笑,令人如沐春風。伸出自己的右手,示意貂蟬結盟道:「既然如此,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貂蟬也當即伸出白嫩的小手,與何瑾對擊了一次,算是達成了君子協定。

「好,既然盟約已成,那我也要為你提供一些資源。」此時何瑾便換了副鄭重的神色,道:「首先,以後這樣的見面,能避免盡量避免。」

「我手下一支暗影部隊,很快要入駐河東。日後,可通過他們來秘密聯絡。」

貂蟬聞言,不由美目一亮。

「除此之外,我還會給予你緊急調動他們的權力。」說著解下腰間一枚令符,道:「緊急調動的口令,是......」

說著附耳湊向貂蟬,略帶羞恥地小聲言道:「大威天龍,世尊地藏,般若諸佛,般若巴麻吽!」

貂蟬頓時嬌軀一顫,明眸就疑惑了:何使君,你確定這是口令?......

何瑾就有些小羞惱了,爭辯道:「你這是什麼不確定的眼神兒?.......口令是中二了一點,但至少保密性很強吧?

你難道能想得出,如此清新脫俗的口令?」

貂蟬頓時驚恐搖頭:想不出,想不出......除了你這腦洞清奇之人,估計整個大漢誰都想不出來。

「嗯嗯......」這不明覺厲的反應,就讓何瑾很滿意,隨即又挽尊道:「還有其他一些金銀物資之類的,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能提供的必不會吝嗇。」

這條件蠻大方優惠,略微挽救了一下之前的尷尬口令事件。

「多謝何使君......」貂蟬聞言也點了點頭,看向何瑾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承諾道:「小女子必不會令何使君失望。」

言罷,二人極有默契地各自掉頭,分道揚鑣。

只不過走了沒多久,典韋便忍不住開口:「主公,河東這裡民生、豪強、賊患之事,已令人焦頭爛額,你怎還如此輕易中了美人計?......那神秘的女子,屬下無論怎麼看,都覺得不一般。」

誰知何瑾笑了,道:「什麼焦頭爛額,明明是已經有了很好的開端。」

「至於貂蟬一事,本主公向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合縱連橫這種事兒,怎麼能說我饞人家身子呢?」

「那主公說實話,剛才對著她耳朵說話的時候,有沒有升起一絲賊心?」

「那,那是正常的反應!」何瑾頓時面紅耳赤,爭辯道:「你沒看到,她耳朵根兒也紅了么?」

典韋卻嫌棄地一撇嘴,不搭理何瑾了。

而就在何瑾百口莫辯、滿心憋屈時,一名親衛斥候忽然來報:「主公,前面山崗之後,發生了一點有趣的事?」

「有熱鬧瞧?」

「嗯。」

「走,去看看!......」頓時他就如興趣被其他事物勾起的貓兒,興奮了起來,也不覺得憋屈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三國搞點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三國搞點事目錄 我在三國搞點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7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人......

9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