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含沙射影的聚餐

第653章 含沙射影的聚餐

「做可樂雞翅吧?我想吃。」超市裡,葉詩雅在挑雞翅。

「好,就做可樂雞翅。你買吧,回頭兒我上網查一下。一定給你做得香香噴噴的,堪比飯店裡大廚的手藝。」

葉詩雅回頭看了他一眼,心想你這脾氣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好了?難不成是分開之後,才忽然意識到我的重要,想要珍惜我了?怎麼弄得像是重新追求我一樣?

還是在弄迷魂陣呢?

呵呵……你以為,我還會上你的當么?

之前,她也以為魏榮浩對她是死心塌地的,她以為她能控制住魏榮浩。可事實證明,魏榮浩對她的甜言蜜語,其目的,只是為了算計她。

「你老公對你可真好呀,我就說啊,女人找男人哪,就要找年齡大一點兒的!你瞧瞧人家!」賣雞翅的大嬸兒,和葉詩雅說話,又回頭兒藉機敲打她女兒。

「不是每個老頭兒都這麼細心!」在櫃檯后小桌子上吃熟食的一個胖丫頭道。

「我不是老頭兒,我今年才四十多……」魏榮浩很不滿意這個稱呼。

「這還不是老頭兒?你老婆今年多大啊?」

大嬸兒忙擋住了小姑娘,不讓她繼續說下去了。給葉詩雅挑好的東西過了稱、打了價碼,遞給葉詩雅。羨慕道:「閨女,你真有福氣哪!」

「呵呵……是嗎……」葉詩雅接過了雞翅,扔在了購物車裡,不願意和這買菜的老大娘多說話。

「你看,我們兩個在一起多般配?連賣菜的老大娘都羨慕。」魏榮浩笑道。

葉詩雅笑了一聲兒:「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升斗小民。」

「沒見過世面的人都能看得出來,你看不出來,你不是傻嗎?」魏榮浩道。

葉詩雅停住了,回身問他:「怎麼,你的意思是說,她的話是真的?你真的對我好?」

「難道不是么?」魏榮浩給她擺事實講道理,「你看,你做了這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我也沒怎麼樣,反而在你和那野漢子分手的時候,特意留下來哄你開心。這要是換做那些沒有心胸的小男人,他們做得到么?而且你仔細想一想,從咱們在一起之後一直到現在,我對你到底怎麼樣?哪件事情不都是盡量包容的么?」

「呵呵……你還好意思說呢……」葉詩雅冷笑一聲。

「雅雅,你是個聰明的女人,我知道是好是壞,你心裡感覺得出來」,魏榮浩的聲音鄭重起來,「所以呢,話我也不多說,咱們走一步看一步,好吧?」

葉詩雅繼續往前走著,半晌,點點頭,「嗯」了一聲兒。

聽這話的意思,魏榮浩真的是在重新追求她?

呵呵……這可是個好玩兒的事兒呢!

大名鼎鼎的浩哥,居然也會吃回頭草?他不是說,身邊兒的女人數斗都數不過來么?幹嘛非要在她的身上浪費時間?

但之前魏榮浩坑她坑得很慘。既然現在他自己送上門來讓她坑,她又何樂而不為呢?就算不能支使他做什麼大事兒,但是逗他玩兒,讓他圍著她鞍前馬後的獻殷勤一陣子,也算是出氣了。

「但是呢,我將醜話說在前頭」,葉詩雅回頭兒,笑道,「我呢,心裡對你積怨挺深的。所以很有可能,在你一通獻殷勤之後,我還是覺得無法接受你。那時候,我可就直接宣告你出局了?浩哥不是個輸不起的人吧?所以我希望那時候,你別胡攪蠻纏。」

魏榮浩連連點頭:「好好好,聽你的。」

其實他也不確定自己到底要不要和她重新在一起,重新在一起之後,又會走多遠、會不會結婚、會不不會過一輩子……

只是能確定,在這時候不想拋下她。所以葉詩雅的話說得正和他的心意。他原本也沒想一定要怎麼樣。

「再做個油燜大蝦吧?」到了海產區,葉詩雅問道。

「你隨便挑,你想吃什麼我都能做。」魏榮浩又放了豪言壯語。

葉詩雅笑笑,不管怎麼說,至少在現在這一刻,她挺需要這人在身邊的。自己的生活過得再好,沒有人照顧著,難免覺得孤單。別管是真情還是假意,反正在她需要人陪的時候,剛好有人願意陪著她,不是挺好的么?

……

袁襄說改天做東請他們吃飯,這「改天」,改得可真夠快的。就是第二天。還不如直接說「明天請你們吃飯」了。

看到袁襄出現在頂樓,沈墨再一次對蕭北提起了佩服之意。果然不出他所料啊,袁襄真的在第二日就自己殷勤的送上門來了。

「弟妹,忙著哪?」還是滿面春風地問了這麼一句。

「不忙」,沈墨笑道,「你看我像是忙著的樣子嗎?」

「我看不像。但這是必須要做的客套么,顯得你很敬業。」袁襄笑道。

也不用沈墨說「請」,直接推門而入。

「阿北,有空兒嗎?中午一起吃飯去啊?」

蕭北看了下時間,剛好十一點。

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起身,正了下西裝,直接往門口兒走。

袁襄跟著蕭北出來,不滿道:「來者是客,你不應該讓我先走么?」

蕭北讓了一下,做了個「請」的手勢:「你先。」

「呦呵,這麼好說話啊?」袁襄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不是一直很好說話么?我看我就是因為太好說話了,才會遭人算計。」

「哎,阿北,可是說過了既往不咎了啊。你小子,可別得理不饒人呦!」袁襄拍了拍蕭北的肩膀。

就在沈墨以為,蕭北會很嫌棄地打開袁襄的手的時候,卻聽到蕭北點點頭,說了一句——剛才是我不對。

沈墨簡直瞠目結舌。

看來蕭北對這位老大哥的敬重,可真不是一星半點兒啊。就算人家險些要奪走他的地位和產業,他也依舊對人很客氣呢。

對蕭北而言,能接受被人拍肩膀、能主動認錯,就已經是個奇迹了。更何況可還是對這個算計過他的人呢!

看來蕭北這心胸寬廣得,當真非常人所能及啊。

「墨墨,你想吃什麼?你是孕婦,照顧著你,你來挑。」袁襄道。

沈墨也不客氣:「中國菜吧,沒什麼忌口的,方便。」

「行,那咱們就去吃中國菜。前兩天葉詩雅帶我去過一個中餐館,我覺得很不錯,去嘗嘗?」

「好啊。」沈墨笑道。

「我是真佩服你」,蕭北道,「好歹也算在葉詩雅身上吃了虧,還能這麼不計前嫌地去她帶你去的地方呢。」

「這算什麼?人在江湖飄,恩恩怨怨是在所難免的。我這人哪,做一件事兒的時候呢,用心去做,放棄的時候呢,徹底放棄。不管是成功了還是放棄了,總是一碼歸一碼,就事論事,不會牽扯太多。」袁襄笑道。

蕭北冷笑一聲:「點撥我呢?」

「可以這麼說吧。」袁襄倒也不否認。

蕭北搖搖頭,心想我哪裡需要你的點撥?但卻也並未反駁什麼,覺得沒這個必要。

袁襄帶著他們來到一家裝修十分雅緻的中餐館,要了個安靜的包間,方便他們談事兒。點了幾道這家的招牌菜,菜上齊了,袁襄為他們二人一道一道地做了介紹,像是服務生一樣。這服務,可謂做得相當到位了。

「吃吧。別弄著些虛的。你說得天花亂墜也沒用,我要看的,是這些菜有沒有實際的好味道。」蕭北饒有深意地說了這一句。

袁襄「呵呵」笑笑,道:「好,那你嘗嘗。只是,如果這菜真的味道不錯,你是不是也該意識到我的誠意呢?可是我帶你來這裡嘗鮮的呀!哈哈……」

沈墨聽得他們兩人話裡有話地說著,就只是埋頭吃菜,裝聾作啞,不摻和到他們兩人的談話中去。

「對了,昨天說給你帶的東西,帶來了。」袁襄將皮包里一個文件拿了出來,遞給蕭北。

蕭北接了,連看都沒看,就遞給了沈墨:「沈秘書,拿著。」

「好的老闆。」沈墨嘴裡還有東西呢,抿著嘴接了過來。

「嗯……這道菜的味道真不錯。」蕭北指了指面前的一道菜。

沈墨不覺得這普通的一道滷菜,能做出什麼新意來。更不可能入如此挑剔的蕭北的眼。所以蕭北指的,一定是,袁襄這一舉動。

「哈哈……我也覺得味道不錯。」袁襄道。

「對了」,蕭北邊用筷子去夾旁邊的那一道菜,邊很隨意的問道,「上次你說,史蒂文在南非那邊,不知道怎麼能把他給引出來?袁大哥有什麼方法嗎?」

「呵呵……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阿北啊,你也知道,在國際上,除了這些政客之外,能讓我怕的,一個是你們蕭家、另一個也就是史蒂文這邊了。我怎麼能知道如何把他引出來?哪敢去圖謀他?」

「是嗎……」蕭北放下了筷子,「這道菜,可一看就不怎麼樣。不知道有沒有繼續嘗試的意義。」

說完,繼續和袁襄談正事兒:「但是史蒂文可是一個大毒瘤,一日不除,不只是我不放心,還有一些和你關係比較好的政客們,只怕也不放心吧?」

「你呢,如果能有本事把他引出來,交給相關的人處理,可是大功一件。在幫了我的同時,也對你自己有利。如果你不這麼做,難免讓一些人不放心,會繼續盯著你、找你的麻煩。袁大哥,被人盯著找麻煩的滋味兒,不好受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3章 含沙射影的聚餐

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