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第一章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小樂,你咋又往醫院繳了八萬塊?別再往裡填了,大伯的病就是個無底洞啊……」

院子的老棗樹下,陳樂聽著電話里大伯虛弱又執拗的聲音,他說:「大伯,您好好養病,別的不要多想。」

陳樂不可能放棄的。

他四歲的時候,爸爸山裡採藥墜崖而亡,四個月後,媽媽進城再沒回來,是大伯拉扯他長大,而且供他讀了大學。

心念家裡,陳樂畢業后回村創業,小有成就,可今年大伯得了一種奇怪的病,基本是住在醫院了,里裡外外花了快有三十萬,今天的八萬塊是陳樂變賣了所能賣的,之後……

錢,是個難題!

八萬塊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陳樂頭疼接下來的治療。

「你的孝心大伯知道,但咱不能這麼花,說起來,我最希望死前看你能成個家,死了也好有臉見你爸了。」

這是大伯的一塊心病了,尤其是病重后,總會提起。

陳樂接著聽到電話那頭有醫生要檢查的聲音,大伯又說了幾句別再花錢了就匆匆掛了電話。

把弄著手機,陳樂眉頭緊鎖。

早兩年,媒婆都要踩爛了他家的門檻了,可那時候陳樂一心在創業上,沒成家的心思,大伯病重后,有了這方面想法,但是,媒婆不上門了。

大伯躺在醫院就是燒錢。

如今,陳樂將養殖場都給賣了,一貧如洗。

沒誰會將自家姑娘往火坑裡推。

「唉……」

陳樂長嘆了一聲,他拿起了鋤頭要下地。

吱呀。

開了院門,陳樂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名女子。

此女秀髮高盤,柳眉大眼翹鼻小嘴,精緻的五官配上高挑的身子,陳樂覺得自己活這麼大就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

更為主要的是……

她穿著一身漂亮的婚紗。

婚紗?

一個穿著婚紗的女人怎麼站在他家門前?

被陌生男人這樣看著,女子本就紅撲撲的臉蛋微微低下,臉上密密的汗珠順著鼻尖下巴往下滴。

或許了跑了很長的路,喘氣很重。

她腳上沒鞋,磨破了多處,令人心疼。

因為低頭,她看到自己高高的位置,當一滴汗水滴入進去,她更加的不知所措了,兩隻手想要去擋心口位置,卻又不敢一樣,幾次嘗試,最終兩手只能緊緊的捏住婚紗的一角。

暴在外面的腳趾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動,如不知所措的她。

「你……」

陳樂打破了沉靜,可他剛開口,對面女子就抬起了頭,咬咬牙,道:「我叫林清晨,你能收留我嗎?」

她憋著氣的樣子,好似鼓起了最大的勇氣。

那一時間,空氣彷彿凝固了,過了好半響,陳樂眼皮子眨動了兩下。

什麼意思?

一個比電視上明星還漂亮的女人穿著一身婚紗來到他家門口,自報姓名求收留?

剛剛他還覺得沒誰會將自家姑娘往他這個火坑裡推,開門就主動來了一個?

陳樂還在發愣,對面自稱林清晨的女子緊緊抿著嘴唇。

她知道這樣的話很冒失,可是,沒辦法。

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說出來,她緊張到了極點,臉上汗珠更加的密集了,就連長長睫毛上也掛著了水珠,乍一看哭了似的惹人憐。

長睫毛撲閃,林清晨動著大眼睛,偷偷看了一下陳樂,發現陳樂還在發愣,她那張紅撲撲的臉更加紅了。

她含著羞意和難為情的將頭埋的更低。

兩隻修長好看的手更緊的捏著婚紗,小竹筍一般的腳趾頭頻繁的在動。

緊張、期待,更害怕。

她一個女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山村,站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求收留。

不知道人家會不會答應,更不知道對面站著的是不是個好人,萬一是壞人……

林清晨心口位置起伏更厲害,她能聽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聲,感覺要跳到嗓子眼了。

如果對方是壞人,就再跑一次!

林清晨下定了決心,她再次開口:「求、求你了。」

陳樂有著一種恍惚感,難不成真的是老天爺可憐自己,老天爺要幫他圓了大伯的心愿?

一個穿著婚紗的女人站在自家門前求收留,肯定是有問題的,或許還會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可這個時候,陳樂沒多想這些,大伯可能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

陳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聽到聲音,林清晨更加緊張,趕緊說道:「我給你做飯,為你洗衣服,我可以學著跟你一起種地,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求你了。」

林清晨微微抬起頭,無比可憐的樣子哀求:「好不好?」

真的令人難以拒絕啊。

「你家哪裡的?為什麼跑來山村?」深吸了一口氣,陳樂還是問了一句。

「我、我……」

林清晨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場景,數十輛輛警摩開道,清一色的勞斯萊斯幻影迎親隊,而後是法拉利、邁凱倫、雷文頓等等豪車夾道。

半個城都為了這個迎親隊伍停了。

林清晨耳中彷彿還響著各種發動機的轟鳴。

因為,腦海場景中的女主正是她,而她卻……

林清晨支支吾吾半天,才說道:「我、我是逃婚出來的,我家在東海市……」

說話間,林清晨緊咬著嘴唇,都有血絲出現了,楚楚可憐。

陳樂多少能猜測個大概,看林清晨可憐模樣,加上大伯的心愿,便點頭道:「好,你留下吧。」

「真的?」

林清晨激動了,那兩隻手終於是不再捏婚紗,她一高興抓住了陳樂的胳膊,連問:「真的嗎?」

近距離之下,毛孔都能看到,林清晨的肌膚白裡透紅,簡直和嬰兒一樣的好。

吐氣如蘭的,陳樂不由心神微動。

「對不起,對不起……」

林清晨發覺自己的冒失,她退後兩步,羞的脖頸也紅了。

「你跟我來。」

陳樂丟下鋤頭,朝屋裡走去。

「哦。」林清晨跟在後面,她看著陳樂堅實的後背。

他的胳膊好硬啊,跟石頭似的。

林清晨突然又來了一個想法:「他這麼有力,萬一對我做些事情,我根本反抗不動的,可怎麼辦呀?」

如此一想,腳步不由停住。

「進來啊,愣著幹什麼?」

陳樂回頭髮現林清晨站在門邊不動了。

「我、我……」

林清晨不敢進屋。

陳樂也沒管她,進了一個屋開始收拾,進進出出上樓下樓好幾趟,林清晨看著後背濕透的陳樂,悄悄的還是跟著上樓了。

「這個屋你住,我住對面。」

聽到這,林清晨心頭的大石彷彿落了下來,她真怕被安排和陳樂一個房間的,暗自呼出來一口氣,擠出笑來說道:「好的,謝謝。」

「這裡以後就是自己的房間了……」

屋子不大,因為東西不多,倒顯得空曠。

地面不是地磚砌成,牆面也只是簡單的刷了一層白灰。

只能用一個簡陋來形容。

對比自己家裡奢華的房間,她倒沒有什麼失落的,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倒也還不錯。

從窗戶就能看到高山,想來這裡應該是安全的吧……

牆角有半袋子東西,林清晨走過去提,卻沒一下提起來,發現陳樂投過來目光,她尷尬一笑:「我可以的。」

勉勉強強用兩手硬是把半袋子東西給抱起來了,也不怕弄髒了身上漂亮的婚紗,她搖搖晃晃的走。

「我來吧。」

陳樂感覺林清晨隨時會倒地。

「沒,沒事,我……可以的。」

林清晨都不敢大喘氣大聲回話,踉踉蹌蹌的下樓,眼看要到樓下了,還沒來得及鬆口氣,最後一個樓梯踩空,她「啊呀」一聲趴在了地上。

陳樂趕緊快步下來。

「我沒事,我真的沒事。」

林清晨臉上有痛楚,疼的都要哭了,可是她盡量的不讓眼淚流下來,生怕被陳樂覺得自己沒用被趕走。

看著林清晨勉勉強強的將半袋子重新給抱著起來,陳樂默默跟在後面。

「放……放哪裡?」

林清晨感覺真要吃不消了,兩臂抖的厲害,臉通紅通紅的,眼圈裡的淚水也要忍不住往下落了。。

「就放這吧。」

陳樂丟下了手裡的東西,先上樓了。

「呼……」

林清晨長出了一口氣,看了看手肘,流血了。

剛剛陳樂瞅見了的……

又想到今天發生的一切。

委屈勁上來了,林清晨卻不敢哭出聲,淚水一個勁的往下掉,半響,勉強調整了情緒,抹掉眼淚。

正悶頭的走樓梯,沒看著站在二樓樓梯口的陳樂,差點兒撞上了,她連道對不起。

結果,陳樂直接抓起了林清晨的手臂。

林清晨驚呼了一聲,暗道完了,他終於是撕去偽裝,該怎麼辦呀?

掙又掙不脫。

好像真的沒辦法呢。

難道馬上要成為他的女人了?

我、我還沒準備好的。

我們剛見面,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嗯?」

哪知,陳樂只是拿起了她的右臂,將一個創可貼貼在了她的手肘磕破的位置,還用紙巾將血跡仔細的給擦乾淨。

「那個,我我……」

剛才還因這事有點兒小委屈,更是誤會陳樂要對她做什麼,一時間也不知說什麼好。

「那個……」

林清晨吞吞吐吐好一會才說出口:「大,大哥,你能幫我找件衣服嗎,我穿這身好麻煩。」

「叫我陳樂吧。」

陳樂接著為難的說道:「我家裡就我一個,沒女孩子的衣服。」

「沒關係的。」林清晨說道。

陳樂點點頭,帶著林清晨去了自己的房間,「衣服都在這柜子里,你自己看哪個能穿。」

說著,陳樂出去繼續搬東西。

陳樂將房間清理好了,在院子的水井旁洗手,林清晨這才出來。

「大哥……陳樂。」林清晨喊了一聲。

陳樂轉身,看到林清晨,他嘴巴微微的張大。

林清晨穿著白色的襯衣和黑色的短褲,很顯然,不合身。

她將褲腰簡單的用針線縫了幾針,襯衣的衣角系在腰間,看起來竟有著別樣的美感。

不合腳的拖鞋居然和一身有些兒協調。

如果說穿著婚紗的林清晨是不食人間煙火仙子的話,那此時林清晨表現的是山林中最為樸素的美了。

都說人靠衣裝,陳樂覺得這句話用在林清晨身上不太對,因為林清晨怎麼樣穿都是那麼好看。

林清晨發現陳樂在自己身上移不開眼睛,羞答答的臉蛋就跟那熟透了的蘋果一樣。

陳樂目不轉睛,也不知是幻覺還是怎麼,似乎有一道光從林清晨身上出現,那光與他相連。

叮!

陳樂腦袋裡突兀的發出一聲響,一個面板浮現在腦海之中,如同屏幕。

積分、抽獎、商城、倉庫。

這、這是系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黃金山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黃金山村 黃金山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