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局勢明朗

第381章 局勢明朗

京城,宣政殿。

「廢物,通通是廢物!」

看著手中這份由高望上呈上來的,有關於西涼方面的奏報。哪怕是天子經過了白禮的折騰,對壞消息已經有了一定的抗性。但是此時還是被氣的渾身發抖,那久違的巨龍的虛影也再次的盤旋在了皇城的上空。

讓皇宮中的內侍,不由再次想起了被天子憤怒所支配的恐懼。

尤其是現在正在宣政殿服侍的人,一個個噤若寒蟬,生怕天子注意到自己。然後抓個由頭,杖斃當場。

也不怪天子會如此之怒。

實在是大行司這次捅的簍子太大了。

大到就算他是天子,也承受不起的地步。

樂重這位世子繼位,使得西涼免去了一場內亂之爭,讓大行司的一番謀划,全部都為他人做了嫁衣。

而其後碎鐵衣的刺殺行為,又成為了壓垮雙方之間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讓鎮西候府和朝廷之間已經降到冰點,並且直接變成了負數。

在這種情況下,西涼這個人很可能會拉著其他兩鎮諸侯一起舉起造反。面對如此有大概率,即成事實的禍事,天子就算是心再大,也做不到等閑視之。

而對此高望在來之前顯然是已經有了一定的心裡準備了,畢竟那份奏報上的內容他已經爛熟於胸,早在之前就看過了。

事實上,但凡有一點可能。高望也不想帶著這份自奏報來見天子,迎接天子的怒火。

只是誰讓這情報找上了他。

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是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瞞報,因此只能硬著頭皮前來。

而且老實說,天子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剋制。最起碼沒掀桌子摔碗,給他開瓢、讓他這個帶來噩耗者血濺宣政殿。

罵幾句就罵幾句吧。

左右他這段時間也被罵習慣了,也不差這一兩聲。

不提正跪在宣政殿之中,念頭百轉的高望,如何苦中作樂。

天子到底是能夠自數位有力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最後坐上天子之位的勝利者。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壞消息,雖然此時心中已經怒急了。但是在咆哮發泄了一通,還是勉強壓引住了自己的怒火,讓自己暫時先冷靜了下來。

開始考慮起了,要是西涼真的連同其他兩鎮諸侯一起叛亂,朝廷應該如何自處應對。

然而越想,越覺得不妙。

同時也越加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在長孫無忌上表其計劃具體之時,自己不叫停對方的計劃。

不提天子怒火之餘,心中的百般悔恨。

這麼大的事情,肯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一個穩妥的解決方案來,光靠天子一個人肯定是不行。

因此天子便直接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著手下內侍去將晁景等人給傳喚到宣政殿之中。

同時在他們到來之後,便將高望之前所上呈的奏報分發了下去,讓晁景等明白,為何天子會這麼急的召集自己等人。

「陛下,這,這上面所寫可是真的?」

雖然晁景不認為天子會在這種事情上,和自己等人開玩笑,但是奏報上所寫的實在是……實在是……

反正晁景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最不可能成為西涼新主的,成為了鎮西侯。而大行司的人在刺殺完了上一任鎮西候覺得還不夠,竟然把目標又對準了繼任的鎮西候。

而且更要命的是,任務還失敗了,而且還暴露了,自己大行司人的身份。

這差事辦的,晁景都懷疑此去西涼辦差的,會不會是反周勢力的卧底。要不然,但凡腦子稍微正常,怎麼可能會讓結果演變於此。

而面對晁景的疑問,天子有心說不是,但是很可惜,這些偏偏都是事實。

就在剛剛晁景等人到來之後,天子強行按耐不住怒氣,對著高望盤問過這奏報的來龍去脈。

據高望說,消息源自於他手下的一位千戶。

至於說這位千戶的消息是怎麼來的。

這還要從此人曾經在西涼埋過一根釘子說起。

反正總而言之吧,就是那個釘子和千戶是單線聯繫的,除了大行司總部有過備案,無一外人知曉。

因此就躲過了西涼那邊的追查。

在明白自己所掌握的消息的重要性之後,抓住了一個時機將消息送回,這才到了天子的手裡。

而對於這一套說辭,最起碼天子是沒有從其中聽出什麼假來。

而且在這種消息上做假……他圖的什麼?

就為了遛朝廷的大軍到西涼一圈,或者讓朝廷因此而緊張,天子和各部大員因此而失眠?

沒有人會那麼無聊,也沒有人會拿自己的命來開這種玩笑。最起碼正常人是不可能的。

而晁景處,雖然早在之前他也明白,沒人會蠢到在這種消息做假。但是當親耳聽到了天子肯定的回答之後,晁景還是不由嘆了一口氣。

一嘆世事無常,常在河邊走,大行司這次不光什麼鞋子濕透了,就連褲子也沒能夠倖免。

二嘆亂世將至,這好不容易在安穩的天下,又要亂起來,又該到那幫武將得意之時了。

不提晁景這裡的感嘆過後,已經開始苦思,事已至此,朝廷應該如何應對。

另一邊,在見到高望所上呈的那份奏報,明白了他所預計的,最壞的結果終於發生了的王玄策。這膝蓋終於在支撐不住身體,當場又跪了下來直接請罪。

一罪自己教導無方,致使長孫無忌先斬後奏,釀成如此大禍。

二罪自己識人不明,竟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碎鐵衣來辦理,致使西涼局勢崩潰。

而面對五體投地,叩首請罪的王玄策,天子有心重處,但是考慮到現在正是用人之際。

未來要是西涼真的連同鎮北侯府和鎮南候府一起反了,人手可能會更缺。

在加上王玄策雖然言語間,看似將自己則全部都歸於自己。但是細品,卻都隱指向他這位天子。

像是識人不明,長孫無忌之所以能夠,以這般年齡,執掌一方。靠的是什麼?能力嗎?

這確實也有。

不過最關鍵的還是他這位天子的寵信。要不然,以他的年紀,怎麼也坐不到司副之位。

而那先斬後奏的計劃就更不用說了,是經過他這位天子首肯的。真要說錯,他這天子也逃不了責任。

總而言之,天子要是真拿這些來說,重處王玄策,其他臣子嘴上可能不說,但是這心裡怎麼想,那就只有呵呵了。

因此面對叩首請罪的王玄策,天子就這麼冷眼看了片刻,便不想再和他糾纏,一句滾到一邊跪著去,便將目光轉向了晁景等人。

他現在急需這些心腹,給他拿出一個穩妥的辦法來。經歷過新城大墓疑雲、東南黃天之禍、京師摩尼之亂、并州龍武之威等連番的禍事之後。

現在朝廷急需要休養生息,可不能在折騰了。

尤其是這種可能會波及天下的數州的折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磨了10年劍的我終於可以浪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磨了10年劍的我終於可以浪了目錄 磨了10年劍的我終於可以浪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1章 局勢明朗

9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