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蒲松齡的夢境

第741章 蒲松齡的夢境

帶來的好處也是有的,萬幸生存的書生逐漸成長,開始日夜修鍊,當燕赤霞得知寧采臣已經可以文氣外放之後,燕赤霞便抽了個時間,將自己對靈氣的理解一股腦的灌輸給寧采臣。

緊接著,蒲松齡、李蘭陵等人均緊隨其後,都學會了文氣外放。

這一日,眾人來到一處村莊。

村莊已經破舊不堪,十分荒涼,一地的落葉隨風飛舞,滿地的塵埃翻湧在空中。

「大家小心,這裡陰氣很重。」

燕赤霞面露凝重,走在前方,提醒著眾人。

一聽這話,所有書生立馬警惕起來,與身旁夥伴緊挨在一起,如今這些書生,早已經脫胎換骨,手持木棍,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但這一身實力,繞是夏侯劍客也不敢輕視。

村莊沒有一個人,時至今日,眾人也能聞到空中瀰漫的血腥味,這個村莊的血腥味極其濃重,聞著讓人有些不適。

「跟我來。」

燕赤霞說道。

越往前走,燕赤霞的速度便越慢,眾人也意識到這一點,戒備心越發濃重。不知不覺中,燕赤霞已經帶著眾人遠離村莊,來到一片樹林。

「不好!」

燕赤霞忽然驚叫一聲,似是察覺到什麼。

「趕緊捂住鼻子!」

可惜遲了,樹林之中,不知為何突然瀰漫出霧氣,很快就將一眾書生包裹起來,燕赤霞見狀,頓時一驚,剛準備動手驅散霧氣,卻猛的發現,自己身體無法動彈。

與此同時,無孔不入的霧氣瞬間湧入燕赤霞的鼻子,僅僅只是掙扎片刻,燕赤霞便陷入獃滯,整個人徹底昏迷。

燕赤霞如此,那些實力尚且不如燕赤霞的書生亦是如此,連反抗都沒有,直接陷入昏迷之中。

……

寧采臣從石廟中醒來,剛睜開眼睛,猛的發現自己身處一處陌生之地,寧采臣渾身無力,下體更是隱隱作痛。

嗯?

有點冷,寧采臣想要將衣服裹緊,忽然發現自己上半身只裹了一件很是單薄的衣裳,剛坐起,寧采臣定眼一看,頓時蒙圈。

「啊,你是誰?」

寧采臣將雙眼捂住,如同驚嚇到的小兔子一般,大聲質問睡在寧采臣身旁且一絲不掛的妙齡女子。

妙齡女子本挨著寧采臣睡覺,結果聽見寧采臣的聲音,於是將手一搭準備搭在寧采臣身上,忽然察覺到身旁的這個男人已經不見了。

妙齡女子猛的一驚,聯想到母親告訴自己的「越是好看的男人越不可信」以及深惡痛絕的一句話:「世界上沒有一個好男人」,妙齡女子睡意全無,猛然睜眼。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寧采臣見妙齡女子沒有動靜,拿開手一看,碰巧發現女子正一動不動,滿臉笑意的看著自己。

這小子,寧采臣有些慌了,可以說,這一看,妙齡女子的半個身子都被寧采臣看見。一緊張,寧采臣連忙擺手語無倫次的說道,反觀那女子,依舊一臉笑意的盯著他。

「哥哥,你慌什麼,怎麼昨個如此粗暴對待貴兒今兒個又如此害羞?」

說著,自稱為貴兒的女子伸手將寧采臣的手抓起,然後放在自己軟弱無骨的嬌軀上。

感受到那種完全不同的與小謝身體的觸感,寧采臣呆若木雞,腦海中更是想到了對自己萬分包容的小謝,於是瞬間驚醒,將手縮了回去。

貴兒一見,臉上閃過一絲驚愕,於是起身,不顧身上絲毫未穿,任由自己絕美的身軀暴露在寧采臣面前。

「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貴兒有些生氣,之前還叫人家小甜甜,怎麼一下子就開始翻臉不認人了。

再加上之前聯想到母親對男人的評價,貴兒心生不安,一雙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寧采臣。

寧采臣早已經轉過身,就在方才,寧采臣感覺鼻子一熱,似乎有莫名液體流出,用身上那件僅有的衣服擦拭一看。

額……竟然流鼻血了。

寧采臣臉色一紅,暗罵自己不爭氣。

於是寧采臣一手捂住鼻子,背對貴兒說道:「姑娘,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是第一次見到姑娘,怎會與姑娘……至於姑娘說的昨夜事情,在下……」

有殺氣——

寧采臣連忙起身,將貴兒護在身後一臉凝重的說道:「姑娘小心!」

貴兒聽完寧采臣的話原本一臉怒氣,心中已經認定這個奪了自己清白之軀的男子是一個衣冠禽獸。就在自己對其露出殺意時,寧采臣突然起身,然後將自己護在身後,這一刻,貴兒有些猶豫。

不知不覺間,最終連貴兒都不曾發現,自己心亂了,也心軟了。

殺氣不見了?

有些呆愣的寧采臣臉色一變,這殺氣來的快去的也快,讓人摸不著頭腦。

「哥哥~,扶我起來。」

貴兒有點看不懂寧采臣。

「男人總會在一夜之間成長起來。」

這句話也是母親告訴自己的,但之前貴兒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而今,見寧采臣如此模樣,貴兒有些明悟。

「難道,成長的代價就是失憶?」

貴兒不準備動手,而是打算先試探試探寧采臣。

寧采臣一聽貴兒的話,剛準備回頭將貴兒扶起,然而猛然間想起——貴兒好像還沒有穿衣服。於是寧采臣又扭過頭去,說道:「那個,貴兒姑娘你還是先把衣服穿起來吧。再這樣下去,你會著涼的。」

貴兒嫵媚一笑,捋了捋頭髮,說道:「我的衣服不是都被你扯爛了嗎?」

額……

昨晚我到底對這陌生女子做了什麼,為何沒有半點印象。

寧采臣有些奔潰。

「怎麼,玩完之後就開始嫌棄我了?」

貴兒壓制怒火,不想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傷害寧采臣。

寧采臣啞然,猶豫片刻之後,寧采臣緩慢轉過身來,貴兒瞧見,臉色好看了許多,小白兔也開始為寧采臣綻放笑容。

「對……對不起,貴兒姑娘,男女授受不親,而且,在下心中已經有心愛之人……」

說罷,寧采臣準備離去。

貴兒一聽,當即勃然大怒,她總算是看明白了,寧采臣就是不想負責。

貴兒一怒,石廟的石門和石窗轟然關閉,石廟之內,黑氣滾滾,狂風怒號,貴兒整個人盤坐在地上,陰鬱的看著寧采臣。

寧采臣見此情景,已然覺察到發生了何事,回頭一看,果然,貴兒姑娘不是人。

寧采臣吞了吞口水,一覺醒來,不僅連地方都變了,而且還碰見了一個如此可怕的女孩。

「貴兒姑娘,你……」

貴兒冷笑一聲,死寂的聲音傳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說話。

你,願不願意,做我男人?」

做你男人?

寧采臣連選擇都沒有選擇,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行,我的妻子是小謝!」

「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

寧采臣大驚失色,恍惚間,濃濃黑氣襲來,瞬間將寧采臣包裹,寧采臣閉眼,嘴裡念出了早已經化為本能的「正氣歌」。

唰!

頓時間,一道金光從寧采臣身上發出,驅散無盡黑氣。

「啊……這是什麼?」

貴兒慘叫一聲,驚恐萬分。

寧采臣掙脫貴兒的黑氣,想要離去,可是前方的大門和窗子早已經緊閉,而且還是石門石窗,寧采臣一邊大聲念正氣歌一邊想辦法。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出去?」

貴兒雖然震驚寧采臣有修為,但以寧采臣的修為難以對她造成傷害,於是貴兒再一次逼迫寧采臣,想要永遠留住寧采臣。

寧采臣別無他法,眼看黑氣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身上的文氣光輝越來越弱,不得已,寧采臣只好硬著頭皮大喊了一句:「開門!」

轟……

寧采臣沒想到,大門居然真的開了。

「不要……」

貴兒也沒有想到,於是她驚叫一聲。

寧采臣聽見貴兒的聲音身體一頓,最終還是離去。

「不要……不要走……」

貴兒癱坐在地上,傷心欲絕。

「哈哈哈……死……死……寧致遠……我要你死……」

……

蒲松齡從睡夢中醒來,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有三妻四妾了。

八個人擠在一個農家木屋之中,生活樂無邊。

這一日,蒲松齡外出準備探查一件事情,他記得自己原本是當朝狀元的,不知為何,現在突然變成了一個農夫。

雖說家中有美眷相伴,對自己這個丈夫言聽計從,但不知為何,蒲松齡總感覺這一切有些夢幻。

多少日夜蒲松齡完事之後總會陷入沉思,總在思考眼前的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於是就這般一個月過去,蒲松齡驚訝的發現,雖然自己住的的農屋,但吃的喝的都不像是一個農夫該有的。

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不知名的甘甜泉水。

唯一讓蒲松齡感到不適的是,這方圓不知道多少里,似乎就只有自己這一戶人家,其餘人家,連影子都沒有看見。

是以,蒲松齡挑選了這一日,希望出門找到一處人家,好為其解惑。

蒲松齡走在山路上,兩旁的樹林參差不齊,走著走著,蒲松齡發現了不對勁,似乎自己一直在原地轉圈圈。

蒲松齡靈機一動,在其中一棵樹上留下了一個幾號,留完之後,蒲松齡順帶記住了四周的環境,這才離去。

蒲松齡不知道,當他離去之後,這片樹林驟然一變,所有樹木的排列發生了變化,那棵樹也藏匿在樹林深處不知所蹤。

「奇怪,怎麼回事?走來走去還是沒走出這片樹林?都已經走了一個時辰了。」

蒲松齡疑惑不解,再這麼下去,等天黑都不一定能夠回的來。

蒲松齡思考片刻,決定再走半個時辰,如果還是沒找到出路,蒲松齡今日就先放棄。

結果,蒲松齡無奈回去。

如果說出去的路顯得無比艱難,可是回去的路格外順暢,蒲松齡驚訝的發現,他出去花了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而回去,竟然只用了半個時辰不到。

這讓蒲松齡心中疑惑更深……難不成他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回到家中,蒲松齡享受的美眷帶來的溫柔和服侍,值得一提的是,家中的女人是七姐妹。

咳咳……蒲松齡也不知道自己前世修的什麼福分能娶到這麼賢惠的妻子。

幸福的日子總是很短暫的,山中無歲月,蒲松齡原以為自己可以和七位妻子白頭偕老,可是幾年之後,蒲松齡震驚了:他的身體日況漸下,整個人已經長滿鬍鬚,可是自己的七位妻子,看起來依舊美艷動人。

不得已,蒲松齡再次生起了要外出尋人的想法。

這一次,皇天不負有心人,蒲松齡遇見了一個和尚,一個留著頭髮的和尚。

和尚一見到蒲松齡就詛咒蒲松齡,和尚說道:「施主,你家中有妖……」

蒲松齡本準備破口大罵,但是聯想到自己這些年所經歷的怪事,繞是蒲松齡也有些懷疑,但蒲松齡表面卻裝作若無其事問道:「和尚,此話當真?」

和尚點頭,然後說道:「施主,可願雖老衲離開此處?」

「和尚,先回答我的問題,我家娘子是人是妖?」

「施主,是人是妖是鬼是怪又有什麼區別?若施主想要離去,老衲又留不住,若施主不願離去,老衲亦無法強求。」

蒲松齡最終將和尚趕走,或許他已經知道答案,或許他已經不在乎了。

……

「敕……天地無極,玄心正法!」

迷霧之中,陡然傳出一道玄音,灰濛濛的白霧中亮起耀眼光芒,驅散了縈繞在燕赤霞等人身上的白霧。

「怎麼樣,老頭,你沒事吧?」

燕赤霞還未清醒,司馬三娘就帶著兩個孩童跑來,司馬三娘關心問道。

嗯?

當司馬三娘瞧見燕赤霞的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只見燕赤霞嘴角躺著一滴晶瑩的水滴,嘴巴更是不時的發出奇怪的聲音。

見此,司馬三娘不顧兩個徒弟奇怪的眼神,一巴掌拍到燕赤霞的腦袋上。

「哎呦,誰打我?」

燕赤霞正享受著夢境中所享受的舒適生活,沒想到突然被人一巴掌打醒,燕赤霞頓時一怒,正準備破口大罵,猛的發現司馬三娘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見到司馬三娘,燕赤霞一愣,獃滯片刻,眼神有些茫然,但是很快燕赤霞就反應過來,驚喜的叫道:「三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旨駕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旨駕到 聖旨駕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1章 蒲松齡的夢境

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