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狐妖誘惑

第740章 狐妖誘惑

「咦,什麼味道,怎麼這麼香?」

書生還無法屏蔽嗅覺,於是香味飄來的瞬間就有一些書生聞見,於是那些早已經飢腸轆轆的書生睜開眼,使勁的聞了聞香味。隨著香味撲鼻飄香之後,越來越多的書生放棄修鍊,轉而四處尋覓香味來由。

「諸位同學,此番趕路已久,頗為匆忙,不如我等也先吃食一番,再行修鍊?」

「兄台所言極是,正合我意。」

「善,正所謂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只是這荒郊野嶺,我等吃什麼?」

「山花野菜,山雞野兔,皆可食。」

眾人的討論聲漸大,一些還在修鍊的書生也被驚醒,然後很快的加入討論中。

寧采臣是被馮生和喬生叫醒的,三人剛準備探討吃點啥時,只見蒲松齡走過來說道:「寧兄、馮兄、喬兄,在下曾是山野之人,過慣了山野生活,對此倒是頗為熟稔。不過以我一人之力,做些吃食倒是有些繁瑣,不如我等一起?」

「蒲兄抬舉,既然蒲兄有意,不如我等簡單弄些吃食,不滿蒲兄,我等三人亦是窮苦出生。」

蒲松齡哈哈一笑,百人之中,蒲松齡簡單的觀察了一番,正如寧采臣所言,四人的穿著略顯樸素,可以看出,基本是窮苦出生。

「不知在下可否加入諸位?」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四人回頭一看,原來是此次科舉的探花——李蘭陵。

「哈哈……沒想到我馮生此次竟然與狀元,榜眼和探花聚集在一起,真是三生有幸。」

馮生哈哈一笑。

其餘人聽后,看向馮生,均是一笑。

「咦,那我這個既不是狀元,也不是榜眼,又非探花的不知可否加入諸位?」

額……

蔡延一宛如翩翩公子,溫潤如玉,輕笑一聲,說道。

「自然可以。」

「善,大善!」

毫不例外,蔡延一也加入了寧采臣的隊伍。幾人一番分工之後,便各司其職。

不一會兒,寧采臣就弄了一隻山雞回來,其餘人也都回來。

很快,一個簡單的小灶台就已經弄好,寧采臣這些人雖然都是書生,但平日這類事情也不曾少干,三兩下就已經將事情處理結束,只等開火煮吃食。

寧采臣這邊開火算是比較晚的,但卻是最為豐盛的,其餘的人三三兩兩結隊,簡單的弄了些野果填飽肚子。有些貴公子,這時也摒棄了貴公子的高傲,學著那些人一樣,吃了些果實填腹。

山雞並沒有烤著吃,而是煮成了一鍋,還未煮熟,寧采臣等人就已經目不轉睛的盯著雞湯蠢蠢欲動。

「好香啊……」

「許久不曾喝雞湯了,如今餓了竟然連聞都這般美味……」

「還有多久,我等不及了!」

咕嚕……

馮生肚子已經發出抗議聲,寧采臣掀開蓋子撈出來一看,說道:「快好了,你要是著急就先喝些雞湯。」

於是寧采臣拿起芭蕉葉,給馮生盛了一些湯,盛完之後,對著其餘人說道:「大家也來一碗湯吧。」

待到喝完之後,寧采臣發現湯還有許多,於是對著其餘人說道:「諸位若是不嫌棄,不妨也來喝一碗熱湯。」

其餘人面面相視,一時間均未開口。

咳咳……

這時,一個身著華麗服飾的青年有些尷尬的起身,然後走到寧采臣這邊,說道:「可否給我來一碗?」

寧采臣點頭,二話不說就給對方弄了些湯。

有了第一個,很快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到最後,整個石鍋之中就只剩下山雞一直未動,雞湯都已經被眾人喝完。見此,寧采臣不得不又增加了一些水。

……

「美味!」

燕赤霞一個人吃完一隻野兔之後,渾身舒爽,剔牙之後,燕赤霞想起了那些書生。

「也不知道那些書生怎麼樣了?」

那些書生,絕大多數都是嬌生慣養之輩,只有寥寥無幾的是窮苦出身,讓那些人自給自足,恐怕有些困難。

燕赤霞起身,決定回去看看。

「咦,什麼怪味……」

剛起身,燕赤霞就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仔細一聞,燕赤霞眼色一邊,抄起傢伙就準備動手:「是狐狸的馬叉蟲味!」

「遭了,是從那些書生的方向傳過來的!」

燕赤霞大驚失色,一個閃身化為黑影消失不見。

……

「救命啊……」

聲音凄凄慘慘,勾動心弦。

還在喝湯的眾人恍惚間聞到一股香味,飄散於空中,這是不同於雞湯香味的味道,似是女人香。

「采臣,你們方才可曾聽見什麼聲音?」

蒲松齡停止動作,仔細一聽,然後看向寧采臣等人,問道。

寧采臣搖搖頭,表示不曾,馮生打趣道:「蒲兄,莫非你聽見了?」

蒲松齡臉上閃過一絲疑惑,茫然說道:「好像聽見了,好像是女人的求救聲!」

馮生當即打斷道:「不可能,這荒山野嶺的,哪裡會有女人。蒲兄,你該節制了。」

蒲松齡:「……?」

這時候,其他書生也開始議論紛紛起來,只因無意間他們也聽見了女子的求救聲。蒲松齡看向馮生,馮生一愣,於是靜下心來仔細聽去,這一聽,果然聽見了女子的呼救。

「還真有……聲音的來源,好像在那邊!」

說著,馮生用手指了個方向。

「走!」

「去看看……」

呼救聲越來越大,距離眾人也越來越近。

一些書生早已經起身,準備營救,馮生看著寧采臣,見寧采臣等人無動於衷,於是拉著眾人起身,說道:「人命關天,我們也去看看。」

寧采臣反問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這地方為何會忽然傳來女子的求救聲?而且,你們沒有聞見空中瀰漫的那股味道嗎?」

「這有什麼奇怪的,說不定是強盜將女子擄劫到這鬼地方,後來被女子逃走了呢。至於你說的味道,我們不是在煮雞湯嗎,有味道很正常。」

馮生不解,這和以往古道心腸的寧采臣不同啊。

蒲松齡和其餘人倒是反應過來,蒲松齡問道:「寧兄可是知道什麼?不妨告知我等。」

寧采臣也不準備瞞著他們,於是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女子,恐非人!」

嘶……

喬生點頭,說道:「現如今已經有眾多學子被蠱惑,我們該怎麼辦,找燕統領嗎?」

李蘭陵建議道:「正好我等已學會運氣之法,不如我等去除妖?」

馮生眼睛一亮:「好!」

蔡延一有些擔心,說道:「若是此妖妖法高深,我等前去豈不是自投羅網,不如兵分兩路,一些人去尋燕統領,一些人去看看,順便將此事告知其他同僚,以防不測。」

寧采臣等人點頭同意,只聽蒲松齡說道:「不如這樣,喬兄,蔡兄和李兄三人前去尋找燕統領,寧兄,馮兄和我前去一探究竟。」

「好,你三人萬事小心。」

說完,蒲松齡三人轉身,跟著其餘書生一同離去。

「各位公子,救救小女子……」

當寧采臣、蒲松齡和馮生三人趕到時,這才發現,不只是一名女子,而是足足有七八名女子,這些女子穿著樸素,但天生麗質,眉宇間的華美僅是看了一眼便迷倒眾生。

數十個書生圍著一個女子,開始對這些女子噓寒問暖,寧采臣見到此場景,不由眉頭一皺。

「寧兄,可是有何發現?」

蒲松齡扭頭望向寧采臣,問道。

寧采臣搖頭,香味確實是從這些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但也僅僅如此。這些女子是不是人寧采臣也不敢妄加斷言,冥冥之中寧采臣感覺此事必有蹊蹺。

「哎,采臣,這些女子比你的小謝姑娘還要美呢。」

唰!

寧采臣一聽恍然大悟,沉聲說道:「這些女子,不是人。」

這一次,寧采臣的聲音很是堅定。蒲松齡和馮生一聽,前者微笑點頭,後者有些詫異,隨後低頭沉思,之後又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些女子,一邊看一邊說道:「莫急,待我最後看幾眼,稍後我們便降妖。」

「咳咳,你就不怕我將這件事告訴秋容?」

「哼,那我就告訴小謝,你跟我一起看的。」

蒲松齡有些艷羨,唯沉默以應對。

「可是如果我們現在戳穿她們該如何除妖?」

蒲松齡道出關鍵。

「自然是用它。」

黃符在手,天下我有。

寧采臣早已經學會黃符之法,燕赤霞也教了眾人,不過那時候他們暫時還不會運氣,如今已然學會運氣,只需輸入文氣便可驅動。

「事不宜遲,遲者生變,我看,不如我等直接出手,好叫這些妖孽顯形?」

馮生煞有其事的說道,已經躍躍欲試。

「把黃符往她們身上一貼就知道了。」

說著,寧采臣拿著黃符,準備動手。

蒲松齡伸手攔住,說道:「不行,我們只有三人,而對方有七人,萬一妖怪見同伴暴露直接下殺手豈不是禍及無辜。」

寧采臣點頭,馮生也想到了,不由一拍腦海,正當眾人苦思冥想之際,忽然有道聲音從寧采臣身後響起:「不知我等四人可否幫得上忙?」

「你們是?」

四人雖然有些眼熟,但寧采臣還真不知道四人姓名,蒲松齡無奈向寧采臣介紹道:「這位是殿榜第五名吳承德,這位是殿榜第六名曹霑,這位是殿榜第七名施彥端,這位是殿榜第八名羅賢,他們是……」

吳承德笑道:「他們我等四人認識,寧采臣寧兄,以及馮生馮兄,不知在下說的可對,蒲兄?」

蒲松齡點頭。

「加上我等,剛好七人,不如我等一齊動手,讓這些妖怪原形畢露?」

羅賢建議道。

眾人點頭,紛紛將黃符放置手中,隨後分為八個方向,朝著七個妖怪走去。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便在這時,寧采臣等人忽然念起了正氣歌,七人聲弱,可氣勢十足,當即給這些沉迷女色的書生當頭棒喝,瞬間清醒。

敕!

唰!

說時遲那時快,寧采臣七人忙趁其餘書生停滯之餘,急忙給女子貼上黃符,雖有些措手不及,但七人皆成功。

「啊……」

剎那間,七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起。

「快後退!」

七人一馬當先,站在其餘書生面前,警惕的望著這些女子。

「是狐妖……」

恍惚間,狐妖顯出原形,被一種書生髮現,驚叫一聲,連忙後退。

狐妖見已經暴露,徹底露出狐狸臉,眨眼間,七隻狐狸露出獠牙,惡狠狠的怒視著寧采臣七人。

「你們敢壞我好事?」

「找死!」

說罷,七隻狐妖準備動手,寧采臣見狀,於是大聲喊道:「諸位同僚,隨我一起念。」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倏忽之間,整片天地充斥著浩然正氣,狐妖沒想到,這些普通的書生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力,一時間,狐妖不慎被正氣纏繞,正氣無孔不入,深入狐妖身軀,將狐妖妖軀分裂瓦解。隨著寧采臣等人越念越響,只聽一聲爆炸聲,七隻狐妖便出真身。

「這……這真是我等的作為?」

有些書生難以置信,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厲害。

「哈哈哈……好好好,聖上果然沒有看錯你們。」

這時,燕赤霞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燕赤霞從天而降,落在一顆高樹上,一臉笑意的看著眾人。

「哼,這是給你們上的第一課,茫茫野外,若是你們只有這般警惕,還是等著我給你們收屍吧。妖怪千變萬化,陰險狠辣,這只是簡單的狐妖,若是碰見那些猛獸之妖,以爾等這般實力,恐怕最後也會化為黃土。」

燕赤霞冷聲說道,見一眾書生都有些恍然,這才下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燕赤霞說罷,便施法用靈氣包裹眾人,隨後離去。

「遭了,我等山雞還沒吃呢。」

……

趕路三天,寧采臣一行人由原來的百人減少到七十人不到,路上遇見的妖魔鬼怪讓這些書生損失慘重。

最為嚴重的一次便是途徑一間山神廟,眾人在此地露宿一宿,結果第二日醒來便看見滿身是血的燕赤霞以及一些同伴的屍體。

寧采臣等人這才知道,遠離喧囂之外的世界竟然如此殘酷,一時間,整個隊伍的氣氛有些沉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聖旨駕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聖旨駕到 聖旨駕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0章 狐妖誘惑

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