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對持

第483章 對持

「咳咳咳……」

古寧在不遠處的巨石上靠坐下來,口中時不時便會咳出鮮血來,若是不熟悉的人看到他現在這副樣子,絕對無法認出來。

現在他的身軀,就算稱之為皮白骨也絲毫不為過,看上去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他左手顫顫巍巍的抬起來,掌心中有最後剩下的四枚回天丹,動作緩慢的將其吞入了腹中。

由此,他身體才勉強散發出了幾分生機,皮膚上也開始浮現出了血色,微微吐出一口氣之後,身體也逐漸鼓漲了起來。

「這下,你是與英雄村徹底的一刀兩斷了,但卻把自己糟踐成了這般模樣。」這時,他腦海中響起了蠻唬的聲音。

「呵呵呵……」

古寧象徵性的笑了笑,不想在這件事上多說什麼。

「值得嗎?」

「怎麼算,都是英雄村那小子撿了個大便宜。」

蠻唬沉默了一會兒后,對他問道。

「無礙,沒了這份祖血,倒是讓我感覺輕鬆了不少。」古寧扯了扯嘴角,心中卻真的有著一抹失落,但更多的卻還是解脫……

「照這樣下去,你恢復過來不知要猴年馬月,更是會給自己留下暗傷,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蠻唬感嘆似的說了一聲,緊接著便有一股霸道至極的力量在古寧體內湧現,更是攜帶著無比濃厚的血氣,就猶如大河絕堤般衝擊著他身體各處!

古寧身體猛地顫抖了起來,在這一瞬間幾乎感覺自己的身體要被那一股股力量給衝垮了,不過好在他的肉身從裡到外都極為堅韌,即便是感受大了無比巨大的痛苦,也依舊能夠堅持不毀。

他緊咬著牙,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皮膚徹底化為了赤紅之色,看上去極為猙獰。

祖血已經失去,那麼就需要極為濃厚的血肉之力才能讓肉社恢復到巔峰,而蠻唬此舉幾乎是直接抽取了萬靈血池中的部分力量來助他恢復。

「我們晚一點復活倒是沒關係,如果你小子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這一切可就都要化為泡影了。」

蠻唬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古寧也是緊咬著牙不讓自己慘叫出聲來,身體卻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但饒是如此,他眼底深處也有著一抹深深的疲憊,氣息也是極為微弱。

「找到他了!」

突然,一道厲喝響起,無數身影紛紛沖了過來,竟是眾多的唐家高手!

古寧見到那些人後,心中便是不由一沉,知道自己這下可是麻煩了。

與此同時,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起,向高空之上的戰場沖了過去。

而在這些人當中,足足有十幾個生魂境高手!

「咚!」

就在此時,虛空中響起一道嗡鳴,就見一片青光照耀在這片天地,竟是讓那十幾道身影停在了半空中。

「老夫還沒死呢,你們這些小輩想去哪?!」

遠處走來一道身影,竟是渾身染血的吳不爭!

他雙眸中滿是陰沉之色,那頭長發無風自動,渾身上下都帶著一股慘烈之氣,難以想象之前經歷了何等的戰鬥。

「先殺了這小子!」

眾多唐家高手當中,為首的一人握著長刀對準古寧,冷喝一聲后,周身頓時又凜然的殺氣升騰。

「哦?要不我們來過過招?」

突然,一道玩味的聲音響起,就見藍凌火身形詭異的出現在古寧身前。

「咔咔咔~」

與此同時,周圍地面竟有一股寒氣瀰漫開來,有的地方更是凝結出了寒冰,唐家眾多高手臉色微微一變之下,也看見了一道身影自遠處走來。

周淼手持玄冰戰戟緩步而來,臉色冰冷的令人心生畏懼,漠然說道:「我剛好想試試,在同等級的啟靈境當中,我到底能敵過多少人。」

「你還需要多久?」

這時,藍凌火微微轉過頭看向古寧,滿臉無奈的道:「你可不知道,我為了幫他迅速恢復,花費了多少心思,但眼下我們只有兩人,怕是也阻擋不了多久。」

周淼看了他一眼,隨即轉過頭將玄冰戰戟對準唐家一眾高手,冷漠的說道:「誰第一個過來送死?!」

唐家眾多高手臉色微微一變,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也許他們一起上,這兩人根本無法抵擋,不過卻也能拉上幾個墊背的。

而誰第一個上……誰就有極大幾率成為那個墊背之人!

「嘭!」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在高空猛地砸落在地面,竟是一個渾身是血的老者,通體上下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道傷口。

呂獵鴻緩緩落到地面上,看了看那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唐家二長老長老,不由搖了搖頭。

「啊!」

卻也在這時,一道慘叫聲響徹在高空之上,緊接著鮮血猶如雨點般灑落下來,就見又有一道物事掉落下來。

那竟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四長老!」

不管天上還是地下的,唐家無數高手見到這一幕都駭然出聲,臉上也都露出了恐懼之色,似乎沒料到在這轉眼之間,唐家的兩位長老就已經身隕!

金嘯狂和鄒恆天也落在了地面上,同時也見到了古寧那無比虛弱的樣子,臉上都多少露出了驚容,剛才他所施展的力量還歷歷在目,沒想到轉眼便落得如此下場。

不過,仔細想想,他以啟靈境竟能爆發出生魂境五轉之上的力量,會有如此後果也是理所當然。

「敢問這幾位前輩,你們這是在助此子毀滅我唐家嗎?!」這時,唐家高手之中,一位面容冷峻的男子沉聲道。

呂獵鴻倒是沒有什麼表示,而鄒恆天和金嘯狂則是眉頭微微一皺,不遠處的吳不爭更是冷哼了一聲,卻都沒有說什麼。

他們都清楚的知道,眼下擊殺了唐家兩位長老,已經是與唐家結下了生死之仇,至於之後事情會如何發展,還要看那位始終沒有露面的唐家之主了。

「我問你們……」

這時,一道帶有幾分虛弱的聲音響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唐家高手見古寧緩緩站了起來,眼中都露出了刻骨銘心的仇恨,若不是眼下有那幾位前輩高人存在,他們早就衝上去把這小子大卸八塊了!

古寧看著黑壓壓的一片唐家高手,臉色冷峻的道:「唐家大長老勾結二長老和三長老篡奪家主之位,將唐家之主囚禁,還把唐火舞作為籌碼送給他人,這些你們可知道?」

此話一出,無數人都跟著變了臉色,就連鄒恆天和金嘯狂幾人都是微微一驚,到此時才明白唐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根本不可能!」

「休要在此妖言惑眾!」

「……」

眾多唐家高手反應過來后都是滿臉殺意的怒斥出聲,但卻也有少數幾人臉色劇變,跟著漸漸蒼白起來。

「你們仔細想想……」

古寧見到大部分人都變了臉色,心中已然有了底,繼續冷聲說道:「此次把東洲大部分勢力都齊聚一次,又是唐火舞的比武招親,如此盛世身為唐家之主為何遲遲沒有露面?而唐火舞又為何在唐家消失了?」

此話一出,不少人的臉色又是變了變,甚至有不少人在之前就察覺到了不對,但鑒於大長老唐北玄的威信,也不敢多想。

但眼下這種情況,仔細想想,說不定還真……

「而唐家的那位三長老,還有幾位實力極強的供奉,發生了如此大事,他們又在哪裡?」古寧緩緩說著,心中卻已經漸漸明白了過來。

唐家絕對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入侵進來的,也絕對不是單單鄒恆天這幾人就能迅速鎮殺一切的。

唐家長老的實力著實強悍至極,但除此之外,唐家之主和唐家的幾位供奉卻也是一大戰力,但眼下已經到了這種局勢,唐家之主先不說,那幾個傳言中的供奉卻始終沒有露面,還有那位三長老……

恐怕是……

「我懶得與你等廢話,從現在開始,若是再有人向前一步,便要死!」

古寧冷冷的說了一聲,隨即轉頭看了一眼那已經崩塌的不成樣子的孤峰,說道:「我並不是想將唐家覆滅,爾等若是有一絲一毫察覺不對的話,便在這裡等著,我這就去將唐家之主給你們帶出來。」

說完,也不給唐家眾多高手說話的機會,轉身對鄒恆天等人說道:「還請幾位在這裡稍後,我去去便回。」

隨即,他轉頭看向了呂獵鴻,說道:「還請前輩再與我走上一遭。」

「呵呵呵……這是自然。」

呂獵鴻笑呵呵的點了點頭,知道他讓鄒恆天等人在這裡等著,是要震懾住這麼多的唐家高手。

此時在場的唐家眾多高手當中,生魂境已經有了足足二十幾位,雖然大部分都是生魂境五轉以下,但若是一起發難的話,鄒恆天等人就很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

「吳老也先在這裡恢復一番吧。」

這時,古寧對吳不爭點了點頭。

吳不爭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呵呵……丟人丟大了啊,放心吧公子,這次絕對沒問題。」

之前古寧讓他留古辰一命,結果他卻是把人給弄丟了,這可謂是丟人丟到家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弒天邪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弒天邪帝目錄 弒天邪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3章 對持

9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