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鎮殺

第479章 鎮殺

「我們走!」

古寧見到那青色神劍飛馳而來,身周邪王之力頓時消散開來,抱著唐火舞的嬌軀迅速跳在了上面。

就見,那青色神劍上面所環繞的劍氣竟然沒有傷到他分毫,反而載著他猶如御劍飛行那般疾馳而上。

「除了那女子,盡數斬殺!」

古寧聲音冰冷至極,就彷彿是來自九幽的使者,他察覺到了唐火舞的氣息已經極為微弱,顯然是多次被抽取邪王所造成。

這些人都該死!

而洛遙,他想到了之前洛遙告訴自己不能看韓七幻眼睛的事情,如果不是洛遙說了這件事,他想贏下韓七幻還真的會更加困難,就當是還了這個人情吧……

既然蒼無悔已經出手,怎麼也都是再次動用了那股力量,那就乾脆直接將所有的麻煩都清理掉!

幾乎是轉眼間,古寧便扶搖直上來到了地面上,蒼無悔靜靜的站在這道深淵邊緣,似乎不用向下看去就能知道那裡所發生的一切。

「嗡~」

也就在古寧御劍衝出的一瞬間,蒼無悔周身爆發出了宛若無盡的劍氣,猶如狂風暴雨般向下方洶湧而出,竟是有種要將深淵之下填滿的趨勢!

「火舞。」

古寧蹲在地上將唐火舞抱在懷裡,一邊用將手貼在她身上向她體內注入靈力的同時,也在將森羅的生之力不斷注入進去。

唐火舞體內不管是靈力還是生命力都到了頗為虛弱的地步,可以想象若是自己再來晚上那麼幾天,亦或者被那邪靈教的人多抽取幾次,或許就會香消玉殞。

而古寧本就受到了頗為嚴重的創傷,在剛才更是強行動用邪王之力,現在的狀況也是有些糟糕,但眼下不能放唐火舞於不顧,無論如何也要讓她恢復過來!

「嗯……」

這時,唐火舞柳眉微微一皺,發出了一聲輕喃,似乎感受到了某種痛苦,不由緩緩睜開了眼睛。

在睜開眼睛的一剎那,那對美眸之中瞬間流露出了憤怒之色,隨即當她看見那張熟悉的面孔后,嬌軀不由微微一顫,慘白的俏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醒了就好。」

古寧見她醒來,心中不由猛地鬆了口氣,聲音卻是變得有些沙啞起來,感覺自己渾身上下似乎再也使不出絲毫靈力。

唐火舞聽到這幾個字后,嬌軀又是一顫,隨即緊咬著嘴唇,竟是緩緩將頭埋到了他的懷裡,聲音中透露著無比的虛弱和委屈道:「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

「我一直都在。」

古寧察覺到唐火舞的雙手緊緊摟住了自己,他也緊緊摟住了這具嬌軀,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想想她這段時間在下方石室中的遭遇,就感覺心如刀割。

索性,唐火舞現在只是屢次被強行抽取邪王,身體無比虛弱的同時,卻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這倒是讓他狠狠的鬆了口氣。

他抱著唐火舞,緩緩訴說著自己從知道消息再來到這裡的事情,也說出了當時唐火舞在那座山峰上時,自己就在下面,更說出了之後的諸多事情……

唐火舞在他懷裡抽泣著,時不時卻也會問出一些事情,兩個人的情緒也漸漸平復了下來,似乎只要這樣抱在一起,其他什麼事情都無所謂了。

夜晚在悄聲無息的褪去,天邊迎來了一絲黎明,古寧看著天邊的那道光,神情也是變得有些恍惚了起來。

而唐火舞已經不知何時在他懷中睡了過去,這段時間想必對她來說是無比凄慘的遭遇,而差點沒有趕上,也讓古寧心中有著深深的自責。

「嗯?」

忽然,他眉頭一皺,從儲物戒中拿出了傳訊靈符,竟是蕭風那邊傳來了消息。

求救?

古寧眉頭緊鎖了起來,看來不單單是自己這邊,蕭風那邊應該有更為強悍的人看守,不過原本他就知道,要想將唐家之主帶出來並沒有那麼容易。

現在他手裡的牌……

他看了看遠處唐家那依舊在施虐的強悍靈力,知道這場戰鬥在短時間之內根本不會結束,而眼下蒼無悔已經三番兩次的出手,若是再讓他繼續這樣下去,怕是根本等不到利用那三樣寶物療傷的時候了。

更何況,現在他已經沒有了多少戰力了,而唐火舞還需要人照顧一番……

「走,我們離開這裡。」

他只是猶豫了一瞬,便低喝一聲,抱起唐火舞向唐家外沖了過去。

而此時,那諸多勢力的人依舊還有一些站在唐家之外,有人還在觀察著局勢,有人則是想要衝進去卻忌憚蒼無悔出手。

隨即,他們就見到那個叫破妄的小子從唐家沖了出來,懷中更是抱著一位女子。

竟是唐火舞!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了驚訝之色,似乎沒料到竟然會以這種狀況看到這比武招親的主角,而眼下那破妄的傷勢更重了,這唐姑娘也是虛弱至極,唐家內部到底出現了怎樣的變故?

但緊接著,他們就見到了遠處獨立的一道身影,臉色紛紛一變,察覺到了這人是跟著破妄一起出來的,恐怕就是隱藏在他身後的那位絕世高手!

「這位前輩!」

無情宮主見到遠處的蒼無悔后,那張老臉上滿是激動之色,便要走過去。

「等等。」

這時,古寧叫住了他,稍稍猶豫了一瞬之後,便沉聲說道:「你想讓他指點你?」

無情宮主一愣,隨即猛地意識到了什麼,滿臉激動的道:「確實如此。」

「一會兒隨我去唐家辦一件事,若是成了,我便讓他指點你些許,干不幹?」時間緊迫,古寧懶得跟他多說廢話,直接拋出了條件。

「嗯?」

無情宮主見狀又是一愣,先是懷疑這小子說話到底管不管用,但隨即想起之前那位前輩對這小子的態度,便乾脆利落的道:「我自當沒有拒絕的理由。」

古寧點了點頭,隨即再次對他是說道:「無情宮剩下的人在哪裡,我需要有人暫時照顧一下她。」

「來人!」

無情宮主毫不拖沓,直接一揮手,便有數道身影快步而來。

古寧將唐火舞交給無情宮的人之後,心中才算是徹底鬆了口氣,之後的事情讓他根本無法分心照顧唐火舞,或者說接下來就連他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無情宮主既然是個劍痴,那麼就一定極為渴望蒼無悔能夠對其指點一二,而換句話來說,就算沒有蒼無悔在這裡,無情宮也不敢對重傷的唐火舞做什麼。

眼下雖然唐北玄已死,但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唐家的底蘊並沒有損失多少,換句話來說,只要那位唐家之主沒有死在他們眼前,任何一股勢力都不敢輕舉妄動。

「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幫你一二。」

這時,鄒恆天深深的看了古寧一眼,說道。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紛紛變了臉色,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鄒恆天,皆是從這句話中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堂堂的戰天門主,竟然主動的想要助他一臂之力?

而且,這話語中的態度,竟然是平起平坐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

古寧聽了也是有些驚訝,不過轉念便明白了他的打算,卻也沒有拒絕的理由,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說道:「那便多謝前輩了。」

「哼。」

呂獵鴻發出一聲冷哼,似乎也看穿了鄒恆天的想法。

「小子,我見你極為投緣,老夫便也助你一臂之力吧!」就在這時,金嘯狂竟然也是大大咧咧的說了一聲,就彷彿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滿臉的無所謂。

這下,眾人便感到更加的震驚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三位強人,怎麼也沒料到,這小子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話,竟然引得他們三位都要出手?

這下,所有人看向古寧的目光就都變得不一樣了,此次過後,東洲誰人還敢動他?

「怎麼?你鄒恆天能做的事情,我金某就做不得?」這時,金嘯狂察覺到了鄒恆天的眼神,對他冷笑了一聲。

鄒恆天眼皮微微一跳,沒有說什麼,一副看不出喜怒的樣子。

「如此,也多謝金前輩了。」

古寧對他們拱了拱手,心中清楚的知道,呂獵鴻是想求劍道真諦,而鄒恆天和金嘯狂則是想在肉身上更進一步。

這些人在東洲上或許是跺跺腳就能震動一方的角色,但放在中州卻根本算不上什麼人物,不得不說東洲在力量和一些奧義傳承上,根本無法與中州相提並論。

……

「轟!」

唐家後山的一座孤峰上驟然掀起了陣陣狂風,無數巨石被席捲到了半空中發出了接連不斷的轟鳴聲,一股股靈力波動更是讓人無比的驚異。

這應該算是除了唐家內部那靈力龍捲之外,第二處引人矚目的地方了,也不知是誰在這裡想要做什麼。

「噗!」

也就在這時,漫天轟鳴聲中傳出了一道微不可查的悶響,一道身影自上空墜落而下,鮮血在半空中四濺而出,難以想象是遭受到了怎樣的攻擊。

突然,一道完全由靈力凝聚而成的大手幻化而出,硬生生將那道身影抓住,隨即接到了地面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弒天邪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弒天邪帝目錄 弒天邪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9章 鎮殺

9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