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黑(企業與暗界)

第227章 黑(企業與暗界)

周圍是濃郁的黑。深沉的黑暗完全籠罩住了愕然的她。「嘻嘻嘻。」一陣妖媚的笑聲在這片無止境的黑暗中回蕩,讓她從驚慌中鎮靜了下來。

她努力地回憶著剛才發生了什麼,但除了模糊的血紅之外,一切記憶都彷彿蒙上了一層薄薄的輕紗。她想要撩開輕紗,卻發現這層輕紗滾燙得令人難以忍受。

「為什麼要回憶起來呢?」那個笑聲停了下來,濃郁的黑暗劇烈地翻滾,最後形成了一位妖艷成熟的女子。

這個女子的身上穿著一襲彷彿被烈焰灼燒過一般的黑色魔法袍,頭戴一頂破舊得不成樣子的尖頂女巫帽,毫無血色的臉上有著一雙鮮艷如血磚一般的眼眸,嘴唇則蒼白得如同白紙。

「黑暗界?」她根本來得及去思考自己為何能分辨出黑暗的涌動,為何能在黑暗中看到這樣一個人,模糊的腦袋中便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詞。隨著這個詞在腦海中出現,一幕幕與她或並肩戰鬥,或互相敵對的畫面浮現在她的眼前。

一股莫名的悲傷在心中奔騰,淚水不自覺地順著臉頰流下,滴落在這片黑暗之中。

黑暗界笑盈盈地走到了她的身邊,為她擦去了淚水:「現在你已經與我是同路人了,不,其實也有些不同,至少你還是你,而我早已不再是我。你是烈焰燃燒后殘留下的灰燼,而我已經化為一片虛無。」

……

黑企靜靜地站在黑暗界的面前,冰冷的眸子無悲無喜,彷彿一位早已看穿了俗世的本質,卻因此萬念俱灰的學者。

她後退了數步,一層暗淡的灰芒以她為圓心,朝四周蔓延開來,形成了一個半徑約一海里左右的球形半透明灰殼。她抬起頭望著灰暗的天空,口中喃喃道:「你能看見嗎?看見你自己。」

黑暗界注視著黑企,凝神戒備著她突然發動襲擊。然而黑企什麼都沒有做,她獃獃地站在那裡,彷彿一尊望天的雕像。在她的周圍一層淡淡的灰芒不斷地翻滾涌動,將她全身籠罩於其中,給人一種虛幻縹緲的朦朧感。

黑暗界甩了甩腦袋,當她注視著黑企的時候,她的腦袋便感覺到一陣空虛,彷彿自己的意識被那層灰芒吞噬。她閉上了眼睛,用自身對黑暗的感知判斷黑企的行動。

然而在閉上眼的一剎那,她的心臟突然顫了一下,她不得已睜開了眼睛,用驚訝的目光望著這片被灰芒覆蓋的海域。

她無法感知到灰芒之外的區域,也無法感知到黑企的存在,那層灰芒就像是感知的屏蔽器,將自己的五感完全限制在了這片狹小的區域。

真是十分克制自己的能力。黑暗界對此做出了自己的評價。但她並沒有因為能力的強弱和是否克制便灰心喪氣,而是舉起了自己的法杖。

一團團漆黑的暗影用海面下湧出,凝聚出一個個暗影生物。這些暗影生物睜著自己血紅的眸子,朝黑企撲去。

「噗噗噗」黑企沒有任何反抗,任由這些生物扑打在自己的身上,發出一連串冒泡的聲音。這些暗影生物在接觸到那層灰芒后,身體不斷蠕動起泡,並冒出濃濃的黑煙,消散於空氣之中。

黑企拍打著自己的衣服,像是在彈去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細碎的暗色結晶體。「果然不行,你在壓抑自己吧,你本可以更強的。不過,這樣其實更好。」黑企終於將目光從天空移開,轉向了黑暗界。

從剛剛的進攻,黑企已經大致了解了黑暗界現在的狀況。比起那個她,現在的她仍然太弱了。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有帶走的意義。比起任由她不可控的發展下去,還是留在自己的身邊更讓黑企安心。

她抬起右手,從她黑袍寬鬆的袖口中飛出了一艘艘漆黑的無人機,這些無人機在飛出來的一剎那全身便籠罩上了一層與灰殼一樣的暗淡色彩。

「無用地掙扎沒有任何意義,跟我離開吧。」在說出這句話后,無人機便飛到了黑暗界的頭頂上空,隨著機槍的掃射和航彈落入水中引發轟鳴,黑暗界淹沒於一片慘白的水霧之中。

由於黑暗界的特殊,這一次她沒有手下留情,在受到了自己能力的影響,對方不可能躲開自己的一輪空襲,而以淺水重炮艦脆弱的身板,這一次轟炸足以奪走黑暗界的半條命。

她緩緩地鑽入了水霧中,尋找到了一團暗色的陰影。「怎麼樣?跟我走吧,只要你答應下來,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然而那團陰影並沒有給她回應,她就這樣靜靜地杵在那裡,既不行動,也不說話。

不對勁。黑企發現了異常。她伸手抓住了那團陰影,一股莫名的陰寒順著手心朝著全身蔓延開來。她縮回了手,用無人機掃除了水霧,終於看到了那團陰影究竟是什麼。

那是一個酷似黑暗界的陰影,有著與黑暗界無異的面容與衣裝,在她被黑企摸過的肩膀已經開始腫脹,冒出濃濃黑煙。她抬起頭看著黑企,臉上帶著令人毛骨聳然的笑容:「只要我想離開,你攔不住我。」隨即爆裂開來,形成一朵漆黑的蘑菇雲。

「跑了嗎?」黑企驅散了黑色的煙霧,揉著自己的腦袋,鬱悶地道。本以為實力不足十分之一的黑暗界十分好對付,但沒想到她使用陰影替身的能力已經達到了這種地步。

但這次戰鬥她也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對陰影的熟練程度比她所想的要高很多,這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畢竟這表明她還是她,但她也已經不是她了。

「很好玩嗎?既然都幫助我們到這種程度了,又何必這樣做呢?」在她的耳畔響起了類似於嘲諷地聲音。

「母親告知過我們,主的意志是合理干涉,在大方向不變的情況下對細節進行微調。而你的做法正在讓這條線偏離軌道,這對你和我們都不是一件好事。」觀察者似乎帶著些微怒氣,但考慮到對方的身份,她只能壓制著怒氣,說出了這番話。

「我知道,更何況我不是什麼都沒有做成功嗎?」黑企攤開了手,身上的灰芒消散了,就連那層暗淡的灰殼也一併消失。她甩了一下自己的黑袍,望向遠處那座漆黑的有著血紅紋理的永夜之塔,口中喃喃道,「黑暗界,黑·暗界。呵呵,也許除去了黑,她真的什麼都不是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碧藍航線之碧海揚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碧藍航線之碧海揚帆目錄 碧藍航線之碧海揚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7章 黑(企業與暗界)

9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