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婚事變故1

第427章 婚事變故1

「這位小施主請留步。」無塵大師此言一出,不止是被喊話的錦畫堂停住了腳步,就連往後殿的方向走的宣昭太皇太后;往殿門的方向走的慕翎太子、文旭太子和徐嬤嬤俱都停住了腳步。

錦畫堂到是想裝作沒聽見那聲「留步」,可是不行啊——

沒聽見人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喊「小施主」呢!放眼整個慈安宮正殿,還有比她年紀更幼小的嗎?且這會兒就她站在那位無塵大師身邊,想裝作對方喊的不是自己,難啊!

走得好好的突然被人喊住,感受著那幾道投注在她身上的視線,錦畫堂到也從容淡定,只是稍稍調整了一下情緒就抬頭看向了站在她身旁的那位年齡不知幾何的僧人,笑得一臉天真無邪:「不知大師喊本公主何事?」

宣昭太皇太后目光灼灼地望著無塵大師,卻不料,無塵大師先是低聲念了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隨後才不疾不徐地答曰:「這位小施主雖與我佛有緣,卻並無慧根。」

四下環顧,井底很黑,但又很亮。黑得周圍什麼都看不清,只剩下她正對面不遠處的那個半人高的洞口裡亮堂堂的。

看著不遠處那個亮堂堂的洞口,那裡似乎是唯一能夠走出這井底的通道。而夢境里的自己已經不見了,想必是鑽進那個半人高的洞口裡去了。

錦畫堂下意識地不想跟上去,心裡似乎有種抵觸的情緒。

可是她仰頭往上看,頭頂上只有一個巴掌大的亮口,只能看見巴掌大的一片昏暗天空。

錦畫堂估算了一下從井口到井底的深度,保守估計得有六、七丈深,也許遠遠不止。

且不說這井底很大,根本無法讓錦畫堂借力支撐攀爬。就算單論這口枯井的高度,錦畫堂也覺得她應該爬不上去。

饒是宣昭太皇太后聞此言也不由得一愣:「那大師剛剛所言何意?」

只見雙手合十的僧人面容沉靜地看著他面前的小姑娘,聲音低緩地說道:「貧僧曾與人做下一約定,如今便是在履行約定。」

聽了這話,錦畫堂也是跟著一愣,唇邊依舊掛著笑,眨巴著眼睛問:「不知大師是與何人做了什麼約定?如今又為何來糾纏本公主呢?」

「凝胭,不得對大師無禮。」錦畫堂那話才說出口,宣昭太皇太后就如此毫不猶豫地低聲斥責了一句。

宣昭太皇太后雖寵愛凝胭公主,卻不是那種毫無底線的溺愛、縱容。

以往凝胭公主在宣昭太皇太後面前撒嬌耍賴,宣昭太皇太后只想著小孩子嘛,活潑鬧騰些挺好的,瞧著就有勁兒;

抬眸,與面容沉靜的僧人四目相對,錦畫堂一字一句問得極其認真:「倘若那被欺辱之人已不在人世,再也看不見、感覺不到了該如何?心中執念豈非永世無法消散?」

「南無阿彌陀佛!」雙手合十的僧人面容沉靜,聲音低緩地念了聲佛號,這才不疾不徐地回答:「佛曰:緣來緣去,都是天意,無需不甘,無需執著。」

無意間一瞥眼,瞧見了站在不遠處的宣昭太皇太后,在對上宣昭太皇太后那若有所思的視線時,錦畫堂心裡忽地「咯噔」一下就慌了:瞧太奶奶這神情……怕是在懷疑什麼了!!要遭!!不行,她得趕緊想辦法脫身,萬一這和尚說漏了什麼就完蛋了!!

如此思索著,凝胭小公主果斷決定不再糾結那些過往,直接咧嘴笑得一如之前那般天真無辜:「大師的禪機太過高深,本公主怕是得花費許久才能參透了。不過還是謝謝大師送的佛珠,本公主瞧著很喜歡。」

說完這話,錦畫堂不敢再有絲毫逗留,轉身就準備走。

點著數盞燭燈用以照明,布置曖昧的廂房裡,一身紅衣似火的小姑娘站在房中那張掛著粉色帷幔的雕花木床前,一手端碗一手執勺,甚是耐心地喂躺在床上的少年喝粥。

因為少年身上有傷,而且傷還不少,向來沒心沒肺的小姑娘又一次難得良心發現一回,很是體貼地喂少年喝完了一整碗雞絲粥。

見手裡的碗空了,小姑娘還笑眯眯地問:「吃飽了嗎?要不要再來一碗?」

說著說著,小姑娘自己已經笑得樂不可支了:「如此想,是不是心裡就好受多了?」

小姑娘的思路太過清奇,饒是有傷在身的少年也被逗得咧了咧嘴,笑:「誠然如此。」

見少年首肯了自己的話,小姑娘很是自得地昂起了她那圓圓的小下巴,神色很傲嬌:「你看,很多事情換個方向想,你就會發現,其實它也沒原本想象的那麼艱難嘛!」

少年沒有接小姑娘的話,而是問:「阿媛,現在已經很晚了,你要回宮去嗎?」

一聽少年這問題,坐在床沿上的小姑娘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個時辰宮門怕是已經落鑰了……」話音一轉,忽又見小姑娘眉開眼笑了起來:「今晚我就在這宿一夜罷,明日天亮了再回宮。我就住你隔壁屋子,你要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就喊我。」

躺在床上的少年輕輕點頭:「好。」

躺在床上的少年含笑搖頭:「不必了。久餓之人不可飽食。」

小姑娘聞言點了點頭,深以為然地嘀咕了一句:「說的挺有道理的……」

如此嘀咕著,小姑娘便轉身走到了一旁的茶桌前去放她手裡的空碗。

因為身上有傷,高熱也才退下去,少年的手腳這會兒都還是軟綿綿的,這才折騰了好半天都沒能爬起來。這要是換成以往,少年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就起來了,哪兒用如此費勁。

在錦畫堂兩世的印象里,並不是沒有見過棺材。畢竟上一世的凝胭公主喜歡微服出遊,見過的世面還是挺大的。但這卻是錦畫堂第一次見到石制的棺材。

可是錦畫堂卻下意識地覺得,即便是石棺也不該如此簡單粗糙啊!

這石棺擱在那裡,若不細看,根本就像個長方形的石頭盒子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待卿之以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待卿之以誠目錄 我待卿之以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7章 婚事變故1

9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