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趙佶的南下之路(中)

第257章 趙佶的南下之路(中)

「下官是磁州通判嚴京,這些都是本地的鄉紳士族,聽聞太上皇途徑磁州,實乃我磁州百姓之福啊,今特前來拜謁,一睹聖容,並奉上薄禮,還望太上皇笑納。」

「若太上皇還有何吩咐和需要,儘管吩咐,我等願效犬馬之勞。」

趙佶從真定南下的一路之上,可謂聲勢浩大,像這樣的事情,每路過一地都會出現。

許多還懷念趙佶時期的士族們,送吃送喝,送上真摯的感情。

或許還夾雜著一些小小的心思。

就比如說這嚴京,本是一名京官,因為主和派的不得勢被貶到了地方,現在想著重新爬上去,趙佶似乎是他唯一的契機,混個臉熟,等到趙佶得勢的時候,就是他們各地主和黨重新崛起的機會。

不過,給趙佶吃喝的人可不止嚴京一人,趙佶能不能記得住還是個問題。

這一路之上,趙佶的南下旅程可謂是聲勢浩大,對此趙佶也樂於此事,畢竟享受著眾人的恭維和侍奉,這才是皇帝應該有的享受。

聲勢過於浩大。

哪怕是不用刻意打聽都能摸清楚趙佶所在的位置,以及南下的路線。

對於趙佶的安保工作,岳飛還特意派了數十名精銳的背巍將士參與護送,足以見得岳飛對於趙佶安全的重視程度。

官軍,加上各地的自發而來的士族私兵,陣容之大,山賊是不可能覬覦的。

……

但張俊不得不覬覦。

張俊很容易便摸清楚了趙佶的所在,但如何拿下趙佶卻是很大的問題。

「土兵自不必說,趙佶的身邊還有幾個岳家軍的人,如果強攻的話,恐怕根本不可能成功。」張俊的心腹家將在調查之後向張俊解釋道。

岳飛的岳家軍……這讓張俊很苦惱。

為了保證隱蔽性,張俊只帶來了十幾個人,本以為夠了,但趙佶南下的排場卻出乎了張俊的意料。

岳家軍的人,張俊可沒信心用這十幾個人強行攻打,畢竟那是可以和金人騎兵剛正面的存在。

張俊覺得岳飛有些蠢,揣摩不到陛下根本不可能願意讓趙佶回來。

即使不幫著幹掉趙佶,也不應該派兵護送,純粹是給他增加幹掉趙佶的難度。

「老爺,我們還幹麼?」家將不知道張俊有什麼打算,看著他陰沉臉思考的樣子,不禁問道。

」當然!「張俊點頭,干肯定是要干,這畢竟是自己攬下的事情,他要讓趙榛明白,有些事情他能做到,但其他人做不到。

僅此而已。

問題是怎麼干,干多久的問題

「只能這樣了。」張俊嘆息一聲。原本打算悄咪咪的暗殺,現在還沒普及攝像頭,弄死個人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趙佶現在的陣仗,顯然不可能被靜悄悄的幹掉,護衛趙佶的人太多,根本沒有下手的餘地。

那就只能用另一種方案了。

張俊換回了官袍,收拾了一番之後,迎向趙佶的隊伍。

……

「什麼人?」

一名岳家軍的軍士上前問道。

「知樞密院事,張俊特代陛下前來迎接太上皇。」

知樞密院事是干迎接這種事情的么?眾人不知道,但這確實是個大官。

張俊拿出了自己的印信,以及趙榛給他的明旨,手續齊全,足以證明張俊的所言非虛。

「怎麼停了下來?」

隊伍中的趙佶從馬車上走了下來,數日間的養尊處優,又讓他恢復了精神,至少不像當初一樣一副落難百姓的樣子。

「是朝廷派來的人。」身旁的人提醒道。

「知樞密院事張俊,特待陛下前來迎接官家,還請官家隨我回京。」張俊上前,向趙佶行禮,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知樞密院事?趙榛就派你過來么?」趙佶有些疑惑,再怎麼說,他也是皇帝的老爹,好不容易從金人手裡死裡逃生,朝廷的迎接陣仗不能就這麼寒顫吧。

看那張俊一行,只有寥寥十幾人,連個迎接的車攆都沒,實在是有些失禮。

不過說來也是,趙佶心裡並不喜歡趙榛,恐怕那趙榛也不想他回來。

那他趙佶就偏要回來,絕對不能讓這小子稱心如意。

「真是個不孝子。」趙佶冷哼一聲,表達了對趙榛的失望。

「陛下早已在城外備陣迎接。只是讓微臣先行來一步,以防宵小傷了官家。」

「普天之下,皆我趙家所有,誰能動我分毫?」

回到了宋地,趙佶也膨脹了起來,對於金國遭遇讓他難以啟齒,但那都過去了,回到了家,自然而然安心多了。

「還是小心為好,以防萬一。」

「你說的也是,你叫張俊是吧。」

「對,微臣本是康王屬下,後來太上皇假位於信王后,便追隨了信王,直到現在。」

「構兒啊。」說起康王,趙佶的眼神多了份色澤,雖然趙佶也並不喜歡趙構,但和趙榛相比,趙構感覺會孝順的多,至少如果趙構當了皇帝,應當會想辦法把他從金人的手裡救出來,而不是現在等到金人良心發現才把他放了。

「聽說構兒沒了。」

「康王不服信王,起兵作亂,後來兵敗之後,信王不計前嫌的赦免了康王,奈何天不遂人願……」

「是嗎?」

趙佶也只是聽聽,對於趙構的死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於傷感。

兒子太多,有些連名字就記不住,更別提培養感情了,除了趙楷之外,其他的兒子都是垃圾。

「你們回吧,接下來太上皇便由本官護送。」

迎到了趙佶之後,張俊則是對其他的護送人員命令道,接下來的行動,顯然要支開這些人。

「那我們便回真定交差了。」岳飛派來的將士沒有懷疑,向張俊行禮后,便收拾東西準備北還。

至於同來護送的附近鄉紳和地方官卻有些念念不舍。

他們費心費力的來保護趙佶,顯然不會那麼單純和好心,把趙佶安全送到京城,對他們來說是對以後政治地位的投資。

「太上皇遠道而來,且讓我等盡些綿薄之力,一同護送官家回京?」有個胖乎乎小官,討好般的在張俊身邊請求道。

「太上皇何等金貴,豈需要你等護送,你等三教九流之輩,誰能保證沒人會打太上皇的主意?若是太上皇有個閃失,你等能夠負責?」

「我等可都是忠君愛國之輩,怎麼能做出謀害太上皇這樣的事情出來?」

「等你們打算謀害,就晚了!」張俊抽出佩劍,冷冷的劍聲,讓小官噤若寒蟬,求助般的望向趙佶,想等著他的意思。

「張樞密說的也對,你們且回去吧,心意我領了,不用費心護送了。」地方小官的跪舔,實際上並不能讓趙佶感恩,趙佶是個很注重階級身份的人。

像這樣的泥腿子和芝麻大的小官,如果不是一路上送吃送喝,趙佶連搭理的想法都沒有。

他畢竟是身份尊貴的太上皇,這些屁民看著就噁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北宋不南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北宋不南渡 北宋不南渡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7章 趙佶的南下之路(中)

9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