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偽齊的動靜

第211章 偽齊的動靜

張俊發愁,倒不是因為將要打仗的事情,參軍這麼多年,仗打多了早已習以為常,況且身為將領,被擊斃的可能性要比普通的士兵低的多。

打不過就跑,這一點不需要別人來教,張俊早已駕輕就熟。

北伐這樣的大事件,如果放在後世必然是熱搜置頂的存在。

頂級的流量下,如果不蹭一波流量,實在不符合張俊那顆靜不下來的小心思。

如何蹭到流量,是張俊現在很發愁的問題。

上一次宋金交戰的風頭都被岳飛搶了,那倒也罷了,畢竟岳飛現在紅日當頭。

但他張俊在上一次的交戰中,存在感稀薄,甚至還比不上不知道從哪裡刨出來的新人韓世忠。

若不是當初用義女做了伏筆,或許會被逐漸邊緣化的趨勢。

得想辦法搶戲啊。

獃獃的看著面前的朝廷文書,張俊在苦思冥想。

「有了,有了!」張俊連拍大腿,似乎想到了什麼主意。

讓周圍的屬下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張俊在嘀咕著什麼,什麼有了有了?莫非是他閨女有了?懷了龍種?還是他第n房小妾有了?

……

大名府。

恢宏的大殿在規模上已經和東京的垂拱殿相當。

金人親自主持修建的規模,張邦昌也沒法拒絕。

他能做到的是,在其他方面盡量保持低調,以皇帝自居這種事情,張邦昌的小心臟仍然承受不了。

朝會之時。

眾臣要跪拜,張邦昌勸不住便只能跟著跪,眾臣要站著,他也跟著不坐下,後來站累了,就給大家一人一凳子大家一起坐,不敢逾越半點,一直試圖和其他的大臣保持著一種平起平坐的狀態。

頗有一種共和國議會的感覺,他只能算作議長。

至於他這樣做,會不會得到其他人的同情,那也很難說,哪怕是偽齊的這些大大小小的官員見到張邦昌如此低調,也大多覺得他這是在當biao子還想立牌坊的行為。

心裡怎麼想的倒不會說出來,這張邦昌就算看起來再怎麼廢物,他們也不敢忤逆。

畢竟他爹可是大金。

「啟奏陛下,數日之前,偽宋發檄文,準備誓師北伐我大齊。」

當大臣把大宋準備北伐的事情告訴了張邦昌之後,張邦昌興奮的拍桌而起。「太好了。」

宋朝終於要北伐了,最好把他這齊國給滅了,他這皇帝一天也不想幹了,折壽啊。

只不過這脫口而出的一句太好了,讓其他人有點懵逼。

宋朝打過來可是很恐怖的事情么?他們現在可是敵國關係,敵國來干,那可是生死存亡之時,他們原本都是宋臣,投降金人後成為這偽齊的官員,若是被宋人滅國,他們這些人肯定下場悲慘,古往今來都是如此。

但這張邦昌笑的這慘樣,顯然很高興,這貨不會是間諜吧,好傢夥,國家首長竟然是間諜,莫非他叫川建國?

張邦昌收斂了笑容,注意到現在的場合不太合適,他是想著大宋能把這偽齊滅了最好,但其他人可都是心向大金。

「予不過是笑那大宋自不量力,竟然敢討伐我們,他若敢來,必叫他們大宋有去無回!」

對於表現失態的事情,張邦昌也輕易圓了過去,頂尖文官出身的他,別的不說,這扯犢子的能力遠超一般人。

「陛下,偽宋此時選擇北伐,絕非善事,夏國正與那宗澤交手,大金亦出兵增援,此時無暇南顧,若是大宋揮軍前來,外無強援之下,我大齊恐無力抵擋。」

偽齊丞相,原濟寧知府劉豫出言說道。

曾經的劉豫雖為進士及第,卻因為是貧農出身,被徽宗嘲笑譏諷。

這份羞辱一直埋藏於心中,在大金南下之時,也是率先投降金人的官員之一。

不僅僅是怕是,更帶著一種一定要像大宋復仇的決心。

所以在大宋說要北伐的時候,深知齊國內部狀況的他遠比其他人更擔心齊國的存亡。

「那不正好么。」張邦昌笑道。「予的意思是,金人既然無暇南顧,那正好,正好可以讓金人見識一下我軍的威猛,若是能夠擊敗宋軍,哪怕是金人也不敢小覷我們。」

說的竟然好有道理,讓一眾的大臣無言以對,但總覺得哪裡似乎有點問題。

問題大了,劉豫覺得這張邦昌也太過於託大了,他們大齊不過原宋國的三道之地,哪怕是軍隊,也都是用流民充數的,雖然有金人資助的一些兵甲器具,但也都是些二手坑爹貨。

這樣的軍隊想和正規軍打,根本就是老太監逛青樓……有心無力啊。

「陛下!」

「陛下!」劉豫連連提醒了數聲,他想勸說張邦昌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然他們這還不滿周歲的大齊就要胎死腹中了。

不過看到張邦昌那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劉豫也意識到和這廢物似乎沒法溝通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齊國自有吉人天相,宋軍若來必大敗而歸。」張邦昌看著周圍急的上火的大臣,依然雲淡風輕的一言帶過。

宰相劉豫心中頗有憤恨。這大齊是他向趙宋復仇的憑藉,絕對不能就這樣沒了。

散會後的劉豫,返回了住所。

張邦昌這個大齊皇帝是靠不住了,劉豫想要應對大宋的北伐,那隻能通過自己的謀划。

深思熟慮之後,劉豫提筆寫了三封信。

便是叫來自己的家奴。「你去南邊一趟,把這三封信交給……你應給知道吧。」

「小的知道,老爺放心。」家奴小心翼翼的接過劉豫寫好的信件,便是自行準備馬匹和乾糧去了。

「北伐。」劉豫靜靜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冷笑著。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百步之室焚於突隙。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

「人言齊國不過偽朝,彈指可滅。但你趙家人百年氣運也該到此完結。」

……

開封府。

時值深夜,張憲也顧不得許多,敲開了岳飛的房門。

岳飛睡眼惺忪的看著張憲,但見到他一臉興奮的樣子,睡意也沒了。

「好事。」張憲對岳飛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北宋不南渡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北宋不南渡目錄 北宋不南渡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1章 偽齊的動靜

9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