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凡是女人就是你老婆嗎

第466章 凡是女人就是你老婆嗎

玄蛇覺得這裡很有意思。

它那龐大的身軀來到這裡的時間並不長,大約是妘載他們進行最後一次地勢測量的時候來的,中途還瞻仰了一下奇觀,別說,挺好看的。

多大啊,大就是漂亮,大就是好看。

玄蛇覺得,那個大氣象台特別符合自己的氣質,如果自己盤旋上去,仰起蛇頭,然後俯瞰天下………

這,可太裝逼了。

我想有一個家,城壘山丘,高高大大。

頂著大雨在南方爬了幾天,玄蛇覺得有些麻煩,自己始終不能靠近那些部族居住的地方,因為那裡實在是人太多了。

自己這麼大個玩意,爬來爬去的太顯眼,然而不能準確的確定太陽之丘所在的位置,那麼即使發了大水,也是白白浪費水資源,反而會讓南方人有所防備。

所以說,節約用水,你我同行,我玄蛇不生產水,只是水的搬運工。

玄蛇仔細琢磨了一下,覺得是時候用一個特殊技能了。

那就是化形。

是的,是化形,當然,準確的來說化形這種說法並不是指的妖獸褪去妖身變成人類………

化形的本意只有兩個。

一個就是指的神佛妖魔鬼怪之流的變身,而第二個,是「死去」的雅稱,是「形骸化去」的意思。

像是應龍這種不知道是天神還是龍類的傢伙,變個身輕而易舉,不過她那種變身,更應該稱呼為改變形象……

玄蛇不是神,也不是神獸,更不是天神,神人之類的玩意,他就是一隻吃了不死草,修行到現在的異獸而已。

但是託了當初吃掉的那隻塵的福,修行了這些年,已經達到了荒獸的頂點,加上他會法術,這般buff開起來,蛇體素質早已不能和其他的蛇一概而論。

不是強大的異獸就一定會化形,這是一種法術,也是需要一定資質才能施展的,首先,你要和神這個字沾點邊。

別說修蛇多強,哪怕修蛇嘲笑玄蛇,這麼大個蛇還和人的行為一樣……

玄蛇也可以反駁:爺會化形,怎麼樣,你會嗎?

修蛇恐怕就是直接開罵你找死,你有病吧……

玄蛇準備模仿一個人的臉,不過有些神人化形之後,會保留動物的面孔以顯示自己的威嚴,譬如著名的陸吾神……

當然也有很多神人,是本身就長那個樣子的,什麼人頭龍身,什麼羊頭人身,鳥頭人身……

還有那個**當眼睛,用力揮大斧的半殘人士……

人家本來就長這個樣子,所以山海時代的神,你是不是個完全的人樣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在某些部位像人。

「不過現在我是蛻皮之後的恢復期,化形可能讓我的實力下降三成……」

但是考慮到自家兩個卧龍鳳雛去南方逛了一圈,表示南方人熱情好客之後,玄蛇也就釋然了。

既然熱情好客,就表示沒有多大危險。

玄蛇在山裡面蹲了幾天,觀察了一下往來的人們,按照他們的樣子,開始雕琢一個面孔。

捏人界面,一個賬號可只有一次捏臉機會……

往來的人都長的一般……

直到玄蛇看到了一個人!

他帶著一個少年走過來,步伐平平無奇,然而那個側臉,卻帥氣到了天上!

太子長琴奇怪的摸了摸頭:「感覺有人在看我……」

象適時的道:「老師那麼好看,肯定有人在偷看啊!」

師徒兩人從這裡路過,不一會,山野中,一塊巨大的「石脈」開始蠕動變化,最後走出來一個和太子長琴有六分相似的人。

沒敢捏七分以上,畢竟六十分及格,多一分浪費。

玄蛇眯著眼睛:「很好,有這樣一個人的身份在,我就可以自由出入南方……」

玄蛇就這樣,去附近的部落偷了一套衣服來,大搖大擺的去了洪州聯盟的農貿區,當然,玄蛇走著走著,就有些走不動道了。

雖然這個季節,距離耕耘時期還很遠,但是一些特殊的作物,在氣候逐漸變暖的南方,依舊可以種植,於是犁具依然在田野中被牛拉著………

水車在轉,耬車在推,小推車帶著糧食和果子從外面回來,這裡所用的生產工具,都是玄蛇從沒有見過的。

自詡活了幾百年,且對人族並不關心的玄蛇,這一次,終於感覺這個世間似乎有些陌生了。

他把步伐放的很緩慢,一步一步的走著,而越是向人們聚集的地方走,他能看到的新鮮事物與風景就越多。

他看到一片沃土,耕地連接著耕地,一望無際,似乎與天的盡頭接壤。

直到他來到農貿市場,來到公田。

他這才明白,原來之前看到的無邊沃土,不過是一角罷了。

農貿市場中人聲鼎沸,甚至還有其他地方的零散商人,中原來的先龍他們也抵達了這裡,在交接牛羊之後,中原的人們也被這樣嘈雜繁榮的區域給震撼到了。

光是這裡的繁榮,就已經不下於陶唐的市場了。

只是南方人口不如陶唐,但是在這農貿市場裡面,基本上看不出什麼區別來。

一個紅衣服的女人也在這裡,不過是在磨坊的攤位上拿酒喝。

應龍為了維護自己的光輝形象,又為了能大口喝酒,所以登錄女號經常來光顧農貿市場,久而久之,大家都對這個能喝酒的女人見怪不怪。

畢竟男號有前科,幾位首領一致不同意應龍多喝酒,每個月有嚴格的配合量,這讓應龍就很難受。

幸虧老子三個賬號。

但是就這驚鴻一面,玄蛇渾身僵硬,他感覺到此女非同尋常!

不過另外一邊,先龍這個氣血方剛的小夥子,眼睛都直了,等到應龍離開,先龍立刻轉身,問邊上一個攤主,問他這個女人叫什麼,住在哪裡,門牌號多少……

好巧不巧,攤主是侔洪氏族長尤牢……

現在侔洪氏的攤位比起原來的東門口處,向裡面移了一些,但是沒有移動太多。先龍他們進來,正好是應龍買酒離開。

先龍看著一臉茫然的尤牢,深切且熱情的表示,自己看上那個女人了,要她當自己的老婆!

尤牢表示他並不知道那個女人住哪裡,不過他同時表示,那個女人絕不是你這毛頭小子能追到的。

你以為還是五龍氏時期呢,看上誰上去就是一幫子打暈拖走?

先龍卻是很興奮:「你放心,他一定會成為我的婦的!」

尤牢皺著眉頭,剛想說什麼,這時候邊上來人,干越的精神小伙阿追聽到這句話,扛著菜缸,當場就罵了一聲:

「癲子,阿傻?你以為是個女人就是你妻啊!」

先龍一愣,頓時大惱,阿追又罵了兩句,先龍哪裡受得了,立刻就上去要和阿追比劃!

「中原人打人啦!」

另外一方面,玄蛇在市場里逛了一會,感慨這裡的繁華。

他偷的這衣服主人,口袋裡只有一枚貝幣,玄蛇就買了一瓶醬菜。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

他一邊吃著一邊出了農貿市場,結果身軀頓時一僵!

「我說……你不是太子長琴么……你怎麼……哈……怎麼在這裡?」

應龍看到玄蛇,有些迷糊,又拉他一把:「來來來,喝酒不啊?」

玄蛇頓時瞪著眼睛,口乾舌操,感到大禍臨頭!

這個女人靠近自己,自己居然全無反應!

然而電光火石之間,玄蛇已經被應龍灌了一壇酒在臉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不可思議的山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不可思議的山海目錄 不可思議的山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6章 凡是女人就是你老婆嗎

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