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冷熱

第129章 冷熱

「不就是沒有靈根么,又不是什麼大事,死不了!」

歐陽苒珺掃過每一個垂著頭的人,激烈:「我們活下來便是幸運。是,我們現在是很弱小,我們沒法修鍊,可那又如何,這個世界變成強者不只有成為修真者這一條路!」

有靈根者可以很快引起入體,成為法修。沒有靈根者,也不是就沒有成為修士希望。

以武入道者在修真使上不是沒有,反而很多。

大乘飛升者不佔少數。

他們每一個都很厲害,一把武器跟隨他們征戰修行界,讓無數法修退避三舍。

「武道雖難,卻是希望。我蒼月國傳承數萬年,其間不乏武道修士,他們每一個人都讓人崇敬。」

彩溪鎮沒有靈根的人也可以走武道一途,能不能進入後天、先天那便是屬於他們的造化。

就算他們與修行無緣,未來他們的后入卻不一定無緣。

「定蟬會給你們修行武道的秘籍,能走到哪裡就看你們自己,我定蟬不求你們做什麼,只要爾等無愧於心。」

歐陽苒珺從儲物袋裡拿出幾十本秘籍,這些秘籍大部分來自白組織,還有幾本是歐陽苒珺前世修習的,這一世將其背書。

鎮上的人能走多遠一是看悟性和天賦,二是靠他們自身堅持。

歐陽苒珺想要將彩溪鎮納入定蟬,讓整個彩溪鎮變成私有物。

夜深露中,彩溪鎮活下來的人一夜無眠,手裡拿著秘籍徹夜挑燈夜讀。

寒氣降低室內溫度,坐在凳子上或是躺在被單上看書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有些冷。

屋外天空,飄起一張又一張鵝毛大雪,人們不得不找出最厚的衣服裹著禦寒。

歐陽苒珺站在院子里,望著滿天大雪心沉。

現在是盛夏,不應該下雪。

何況,旱魃出世根本不可能下雨何況是雪。

「整理出來的物資里有冬衣、冬被給人送去。」別度過了巨變卻死在了驟降天氣里。

天氣突變,只怕這一晚大雪又要凍死人。

一場大雪下了整整三天,所有人龜縮在剛建好的房裡裹著被子取暖。

屋外飄著大雪,氣溫低的可怕,可地面上卻沒有半點積雪。

很是詭異。

雪花落到地面便融入土壤里,地面卻依然乾燥。

就好像地面藏著什麼吞噬水雪的異獸一般。

明明地面溫度不熱。

「好冷!」蔡進老爺子牙齒打顫,這詭異天氣真是太邪門了。

不是修士沒辦法禦寒。

就算是修士,也害怕極度深寒。

屏幕亮著,從新聞里歐陽苒珺等人知曉,這一場雪下的範圍很大,整個蒼月國在夏天下了三天雪。

整個蒼月國唯有一處沒有被這場大雪影響依然安寧。

新聞囑咐所有人不要外出,不要碰觸雪花。

第四天一早陰沉沉的天空終於露出了一角,天放晴了。

溫度上升。

躲在屋裡的人正打算踏出門,卻被倉央攔在門檻石前。

「你看。」倉央手裡彈出一粒米,米粒掉落在地上,瞬間炸開了花熟了。

……

「我去!」屋裡人都驚了,這地面溫度得有多高?

歐陽苒珺下令:「快!用喇叭通知所有人不從外出。」

蔡楠飛奔到了窗口,拿著喇叭對著窗口用最大嗓門大吼:「所有人都聽著,不要出門!不要出門!地面溫度奇高,一旦踏出門就會被地面溫度烤熟!」

胡楊從桌上拿起一塊抹布丟向屋外,那抹布落在地上一分鐘不到,直接燃起了火燒了個乾淨。

……

汗水滴落,胡陽忍不住抬頭望了望剛出的太陽,看著挺溫和呀?

「這是下面變火山了?」

倉央搖頭,若是地面變火山,這屋裡也一樣。

「這太陽有毒吧!」蔡楠看著手裡被曬融化一角的喇叭無語。

「不是太陽有毒,那根本不是太陽。」倉央冷笑,天宗那些個高高在上的修士還真是永遠這副德性。

「所有人不準外出,我去去就來。」倉央話音未落便消失在屋裡。

「不,不是太陽會是什麼東西?」胡陽摸不著頭腦。

歐陽苒珺深吸一口氣,揉了揉眉心呢喃:「是太陽精火。」

「啥玩意?」一群人剛入修真界,不知道太陽精火這東西。

「太陽精火,是神獸三足金烏所產,這世間也唯有三足金烏可使用太陽精火。」

歐陽苒珺右手手指放在眼角:「天宗第一百二十二位宗主,曾經便有幸遇到過一處秘境,在裡面得到過一縷太陽精火。

嘯閆真人剛好是這位宗主徒孫的徒孫。」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天宗那位吃了雁盪妖山的虧。

為了找場子,拿出了太陽精火。

想要直接曬死他們這些將來可能對天宗造成因果的凡人。

當然,首當其衝的便是雁盪妖山和太弦門。

天宗嘯閆真人捅了簍子,那位散仙師尊自然要封口,只是拿出一縷太陽精火這手臂太大。

「那,那之前的……」雪呢?

歐陽苒珺沒有說話,而是從儲物戒里丟出一本書,翻開其中上一頁。

書頁上畫著一張十分好看的鳥,渾身雪白極好看又威風。

小鳥腳踏冰川,天空下著大雪。

還有啥不明白,這也是天宗威脅手段之一,就是要打擊他們信心,讓蒼月國修士和凡人們知曉他們之間有如雲泥差別。

屋裡人有些窩火,「……真不是東西!將來……」

將來他們一定要將天宗拆了,讓天宗修士白天被太陽精火滋潤,夜晚被太**火洗禮。

「倉央不會有事吧?」吳思琦還有些擔心,那人雖然是大佬重修,可現在修為也才心動期。

歐陽苒珺搖頭,倉央作為讓天宗頭疼聯合絞殺不成的人物,怎會怕一縷太陽精火。

又不是真三足金烏。

說倉央,倉央到。

倉央嘴裡冒著煙,攙扶著探員回來。

身後還跟著一位穿著青衣的少年。

三人臉上都有些灰,衣衫凌亂顯然是經過一番打鬥,探員頭頂和青魚衣服上還粘著鳥毛。

「來,來來,快坐下。」胡陽殷勤搬來一張椅子讓探員坐下。

「倉前輩,您這是去幹嘛了?」嘴裡不停冒煙。

倉央捂著嘴,打了個飽嗝:「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而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仙而富目錄 仙而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章 冷熱

92.14%